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第三章小精靈和血戰

  “吾是小jing靈,吾問乃,乃就是吾生死與共的宿主嗎?”自稱為小jing靈的生物說話的聲音軟軟的,嚅嚅的,nǎi聲nǎi氣中又裝得很嚴肅,讓人啼笑皆非。:看小說
    “宿主?我不知道什么宿主啊。你到底是什么東...”吳依本來想說是什么東西的,但突然意識到問別人是什么東西很不尊重人,就算對方不是人,也不好這樣問。
    “吾的本體是名為升級系統的神物,現在已經和乃的身體和靈魂融合,乃就是吾的宿主。吾是宇宙中力量的化身,智慧的化身,財富的化身,敵的化身。”小jing靈一臉高手寂寞的樣子說道。
    吳依看不慣它一臉臭屁的樣子,他突然伸出雙手,把小jing靈抓在手中,使勁的蹂躪它一身柔順的毛發。
    “我看你是小不點的化身還差不多,不過摸起來還挺舒服得,看在你還算可愛的份上,我就勉強讓你當我的寵物吧。還有,不管你是什么來歷,到了我這就該遵守我的規矩,不準再稱呼你的主人是乃。”看著在自己的掌中奮力掙扎拍打著羽翼的小不點,吳依一臉邪惡的說道。
    “乃素個壞yin,告訴乃,乃能很幸運的成為吾的宿主,是乃的榮幸,在吾的幫助下,乃也能成為宇宙中的強者,乃的實力到達一定程度后,破碎虛空回到地球也不是問題。”小jing靈極力想擺脫成為寵物的命運,一下就命中了吳依的要害,在這個陌生而又危險的世界,吳依迫切的想要回家,自己這樣突然失蹤,還不知道姐姐和父母會急成什么樣呢。
    “那你說,你能怎么讓我成為一個強者,回到地球。”吳依從穿越到這個危險的世界來之后,就很不安,剛才和沉淪魔的一番激斗讓他意識到他力量的弱小,如果這里真的是暗黑世界,不點想辦法的話,他可是很難在這個惡魔遍地的世界生存下去的,小jing靈說能讓回到地球的時候,吳依還是很激動的,也沒有和它過于糾纏于自己的稱呼問題。
    “那乃點放開吾。”小jing靈回答道。
    吳依松開了雙手,讓小jing靈ziyou的漂浮在空中。
    只見小jing靈輕松的飛到那具被吳依蹂躪得血肉模糊的沉淪魔尸體前,它對這血腥殘暴的“犯罪現場”毫反應,只是輕輕揮了一下手中的法杖。
    一小團散發著ru白sè光芒的發光體從沉淪魔的身上漂浮了起來,然后飛的投入了小jing靈的口中,如果不是吳依一直盯著小jing靈的動作,恐怕是難以發現這一景象的。
    “是靈魂的美味喚醒了吾,恭喜乃,乃完成了第一個主線任務第一滴血。”小jing靈吃下了那團光團之后,像剛k了粉的癮君子一樣一臉陶醉的說道。
    “系統提示:得到魂能2點。”
    “系統提示;完成主線任務第一滴血,獲得系統獎勵:破舊的劍。獲得稱號:滴血的黃瓜。”
    主線任務-第一滴血:任務說明:剛穿越到這個世界,你就遇到了極大的危機,面對兇惡可怖的敵人,只有勇往直前才能生存下去,狹路相逢勇者勝!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任務要求:為了活下去,殺死第一只對自己有殺意的生物。
    任務獎勵:獲得稱號‘滴血的黃瓜’。
    滴血的黃瓜:勇氣的象征,對沉淪魔一族的傷害+30%。
    響徹在腦海中的系統提示讓吳依有點沒反應過來,那種機械而又冰冷的聲音讓他很不習慣,這種聲音和小jing靈nǎi聲nǎi氣的聲音實在是兩個極端。
    “魂能是升級系統進行工作的能量之源,可以用來升級乃自身的屬xing和技能等級,還有乃的武器裝備,只要有魂能,升級系統就能幫助乃將實力一直提升上去。吾則負責指導乃合理有效的使用升級系統,以免乃浪費珍貴的魂能。乃能通過殺死任何擁有靈魂之力的生物來獲得魂能,所以乃有心理準備,為了變強而從此走上一條充滿血腥和殺戮的修羅之路么。不過吾會告訴乃現在升級系統還沒有完全激活而法進行升級么。”小jing靈的回答還是沒有讓吳依對升級系統有一個直觀的認識。
    “吾知道乃仍有很多疑問,不過吾覺得乃現在還是想辦法從這危險的絕境中逃走,吾感覺到了有幾只充滿惡意的生物已經包圍了這里。”小jing靈的話讓吳依猛然驚醒,然后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了薄霧中出現了很多拿著各式武器的沉淪魔的身影。
    剛才那只被吳依殺死的沉淪魔發出的慘嚎早就驚動了一只在周圍覓食的沉淪魔,但同類的慘叫沒有讓膽小如鼠的沉淪魔有絲毫去拯救對方的心思,而卑鄙恥的本xing讓它叫齊了眾多兄弟之后才氣勢洶洶的過來享受鮮的人類血肉。
    如果這些沉淪魔能和人類溝通的話,它此時一定會相當得意,然后囂張跋扈的對吳依說:"小子你是要單挑呢,還是要圍毆。單挑是你一個人單挑我們一群,圍毆就是我們一群圍毆你一個。"
    吳依此時可顧不上這些沉淪魔的想法,他看著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的眾多沉淪魔,心中不禁有些絕望,如果換種地形還好一些,在這種一片空曠的地方被人四面八方的圍攻,實在是難有逃脫的機會。
    “這是系統獎勵給乃的手裝備,拿好它然后殺出去吧!”小jing靈直接扔過來一把一臂長的劍,吳依下意識的接在了手中。
    破舊的劍:白板一級。攻擊力1-2,耐久度33。裝備需求:。裝備注釋:**裸的高xing價比手必備神器,在它徹底的崩壞之前,還是能讓你在戰場上殺人數所向披靡的,有這樣強的屬xing你還想鬧哪樣。
    一劍在手,吳依的心中立刻燃起了一些希望,雖然這把劍破了一點爛了一點,滿是銹跡的外表確實不咋樣,但剛才如果有這把劍的話,殺死那只沉淪魔絕對不會那么狼狽。
    在地球時,吳依就被姐姐何漣逼著練習劍術,在家的時候,每個星期都會檢查吳依的劍術進度,檢查的方法就是對練。
    作為劍術天才的何漣在劍術上的過人悟xing和付出在上面的眾多努力讓她的劍術很是犀利,何漣在其他方面對吳依確實是很溫柔愛護,但惟獨在練習劍術這一事情上從不讓步,反正吳依在和她的對練中每次都是被虐得體完膚,為了不被虐得太慘,吳依不得不在劍術上下了不少功夫。
    而現在,正是檢驗吳依劍術成果的時候。
    映入眼中的破劍的屬xing讓吳依覺得蛋疼不已,但吳依顧不得吐槽這坑爹的裝備說明,他持劍沖向一只看起來瘦弱一點的沉淪魔,準備在它們還沒有完全合圍之前,打開一個逃生的缺口。
    缺了一顆獠牙的沉淪魔看到吳依朝自己沖過來不驚反喜,這個人類剛才殺死自己的同類的時候受了不輕的傷勢,自己完全有能力干掉他,那樣的話自己就有權利飽餐一頓了,這只沉淪魔yy得口水都流了出來。但它不知道有劍在手的吳依是多么的可怕。
    吳依敏捷的閃避開沉淪魔劈過來的小刀片,手中一條銀sè匹練橫空而過刺穿沉淪魔的脖頸,在沉淪魔難以置信的眼神中將對方挑飛了出去,沉淪魔捂著頸部怎么也止不住暗紅sè的鮮血噴涌而出,它已經逃避不了死亡的命運。
    劍術jing通:5級。使用劍類武器時,傷害+6%,攻擊速度+6%。
    突刺:3級。以極的速度刺出手中長劍,刺穿對手。出手速度+50%,附加8%敏捷+12點額外傷害。消耗能量3,緩沖時間10秒。
    有了滴血的黃瓜這個稱號的傷害加成,吳依持劍在手后,一個技能就輕松的秒殺了一只沉淪魔。
    另外一只沉淪魔正準備從后面偷襲吳依,它的木棒剛舉起來,就看到吳依像是背后長眼一般,突然轉過身來,手中的破劍猛然劈了下來,氣勢狂猛。
    被吳依的氣勢所攝的沉淪魔只能徒勞的舉起手中的木棒,希望能稍微抵擋一下,但它這種想法顯然是種奢望,巨大的力量從它的木棒上傳來,震得它手臂發麻,連武器都拿不穩了,木棒從它手中掉落到地上。
    隨后破劍順勢而下把沉淪魔劈飛了出去,有一道巨大的傷口從右肩一直延伸到左胯,鮮血噴灑了一地,那只沉淪魔眼看是不活了。
    重劈:3級。以絕對的力量擊潰敵人的所有防御。附加8%力量+12點額外傷害,額外附加力量差值的絕對傷害。消耗能量3,緩沖時間10秒。
    突刺和重劈這兩招是吳依為了應付何漣強大的劍術攻勢而專門練習的兩招,突刺奇的速度和重劈的力量壓制能讓吳依有稍微反抗一下的能力,不過每次還是被何漣的萬點寒星輕松破去,讓吳依只能望其項背。
    現在這兩招被系統強化成了正統的技能,出手之時的效果達到了吳依最巔峰的狀態,一招一式間都能達到最大傷害,一經使用就起了奇效。
    不過因為成為了技能,使用這兩招的時候也有了一定的緩沖時間,法不間斷的連續使用。
    吳依兩劍秒殺了兩只沉淪魔,自身也付出了一定代價,被趕過來的第三只沉淪魔在腰間劃開了一道口子,見了血的沉淪魔被刺激起了嗜血的yu望,壓倒了它們對死亡的恐懼,黑壓壓的圍了上來。
    又添一條傷口的吳依顧不得報仇,隨手給了身后的沉淪魔一劍之后邁開步子就往打開的缺口處跑了出去,而小jing靈吞噬了兩團魂能后拍動翅膀很輕松的就飛在吳依身旁。
    沉淪魔們“拉卡尼丘”的叫喊著追了上來,誓不放過這個人類,在沉淪魔的眼中,吳依現在就是可口的食物,它們怎么會讓煮熟的鴨子就這樣飛了呢。
    一群沉淪魔追著吳依四處跑的畫面和電影中經常出現的原始食人族追著主角到處跑的場景極其相似,比如加勒比海盜中的杰克船長,以前看的時候吳依覺得十分的有喜感,但被追的對象換成苦逼的自己的時候,吳依一點都笑不出來。
    “你難道就沒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嗎,你看你的宿主我都這么危險了,隨便來點什么末ri審判冰封千里之類的大招把后面窮追不舍的那群矮子惡魔給干掉就可以了。”被追得很狼狽的吳依轉頭沒好氣的對身旁一臉輕松表情的小jing靈說道。
    “吾沒有攻擊能力,吾只有絕對防御的能力。”小jing靈一臉得意的說道。
    “那好,你趕給我加個絕對防御,讓我回頭把這群惡魔全部干掉。”吳依已經開始意yin自己大殺四方的樣子了。
    “吾的絕對防御只對吾有用,法對其他人施放。”小jing靈的回答打破了吳依的美好幻想。
    “那你還說你是敵的化身,力量的化身,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嘛。”難得吳依難得還有心情在這調侃小jing靈。
    “吾的絕對防御能讓吾免疫一切傷害,吾當然是敵的化身。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吾能給乃綁定英雄模板,賜予乃力量,難道吾不算是力量的化身么。”小jing靈反駁道。
    “好,好,算你厲害。”吳依雖然很想弄清楚英雄模板是什么,但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讓他糾纏于這個話題了。
    “看來只能靠自己了,腰間的那道傷口對行動的影響還是很大啊,這些沉淪魔越追越近了,這樣下去絕對會被追上的,只能賭游戲中沉淪魔的那個特xing在現實中也適用了。”吳依邊跑路邊考慮著自己危險的處境,最后只想到一種方法。
    一旦決定的事,吳依就會全力去做,他突然反身,對追在身后追得最歡的那只沉淪魔一記突刺,劍光一閃,沉淪魔便被吳依一劍穿喉,死的不能再死了,算是讓吳依報了剛才的一刀之仇。
    吳依只來得及再來一記重劈將旁邊的那只沉淪魔給秒殺,就被緊隨其后的兩只沉淪魔近了身。
    吳依艱難的避開了從左邊削過來的刀鋒,不可避免的被另一把砍刀在背上開了個口子,吳依的襯衫被鮮血浸透,粘連在他的背上。
    從襯衫的缺口中,可以看到鮮血涂滿了吳依的后背,背上印著的一朵幽暗神秘含苞待放的蓮花印記若隱若現,深紫sè的印記被鮮紅的血液浸染,顯得格外的妖艷。
    吳依趁機也給了這只沉淪魔一劍,然后視身后沉淪魔的攻擊,速的接上兩劍將受傷的沉淪魔給干掉了。
    一點點的耽擱就讓眾多的沉淪魔追了上來,吳依陷入了重重的包圍之中。
    陷入了絕境中的吳依反而被激起了窮的斗志和潛力,在刀鋒上跳舞一般面對著沉淪魔們的圍攻,竭盡全力的閃躲和格擋,就算是閃避不開也要強忍著利刃及體的痛苦以傷換傷的給沉淪魔添上一道傷口,在遍體鱗傷的情況下再度殺死了兩只沉淪魔。
    總算拖過了技能緩沖時間的吳依施放了最后一記突刺和重劈,在生死關頭的情況下,這記突刺和重劈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威力,突刺直接刺爆了一只沉淪魔的頭顱,而重劈是將另外一只沉淪魔一刀兩斷,現場比的血腥殘暴。
    這兩劍也耗盡了吳依最后的體力,他只能將破劍插在地上,身體拄在劍上才能勉強站穩,他此時全身沾滿了粘稠的鮮血,根本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破破爛爛的衣服全都粘連在傷口上,又痛又癢。
    這種極具視覺沖擊xing的場景似乎震住了剩下的所有沉淪魔,他們恐懼的看著眼前這個遍體鱗傷的人類和遍地的沉淪魔的尸首,就算知道對方現在是強弩之末,隨便一個沉淪魔都能將這個堅韌的人類干掉,但他們就是鼓不起勇氣發起再一次的進攻。
    僵持了一下之后,一只比較膽小的沉淪魔被吳依嗜血而又猙獰的表情嚇住了,丟掉手中木棒之后轉身就逃,受此影響,眾多沉淪魔就像被傳染了一般,紛紛望風而逃。
    吳依終于松了口氣,看來自己賭對了,在暗黑破壞神的游戲中,沉淪魔是一種很矛盾的惡魔,它們血腥殘暴而又膽小如鼠,在同伴傷亡到一定程度時,它們就會扛不住對死亡的恐懼而逃跑,,沉淪魔的數據也提到過它們膽小的特征,所以吳依才敢拿命來賭一賭
    突然,從吳依面前的泥土中鼓起了一個巨大的土包,一根大象腿一樣粗細的墨綠sè物體從中鉆了出來,粗略一看就像是一只擇人而噬的巨蟒,憑吳依的眼力勉強看出這是一根樹藤一樣的東西,上面還長著很多根比主藤細小一些的樹藤,眾多的分藤在吳依的視野中群魔輪舞,遮天蔽ri。
    張牙舞爪的分藤突然伸長繃直,紛紛抽在逃跑的沉淪魔身上,沉淪魔在這種巨力面前是那么的脆弱,一擊之下就都被抽得骨肉崩潰,鮮血內臟分撒了一地,幾乎所有的沉淪魔都被樹藤在一瞬之間解決掉。
    吳依依稀看到了遠處跑來的人影,正在此時,吳依手中破爛的長劍不堪重負的寸寸斷裂,虛脫力的吳依法站穩一下倒在了地上,來不及吐槽小jing靈給的武器質量之差勁,吳依很干脆的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