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1)     

第六章訓練

  第二天,吳依醒得很早,畢竟是初來陌生的世界,睡覺的時候心緒混亂,輾轉反側,睡得很不踏實。
    吳依推開房門,走到屋外,發現天才微亮,朝陽才露出了一點點金邊。
    吳依住的屋子位于艾爾村西南邊的角落里,本來是空置的房屋,在救回吳依后,稍微打掃一下就讓吳依住了進去,房子雖然不大,但只吳依一個人住,吳依也并不覺得小,在這個充滿危險的暗黑世界中,有這樣一個安全的小窩已經很讓人滿足了,人不能奢求太多。
    艾爾村并不小,住有幾百戶人,村子規劃的也很好,道路四通八達,建筑整齊劃一,一覽余。
    在暗黑世界難得一見的朝陽中,吳依走在寧靜祥和的艾爾村中,村民們知道了吳依是被愛莉救回來的,都很友善的和吳依打著招呼,讓吳依感受到了這與地球完全不同的風土人情。
    吳依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了村子zhongyāng的廣場,于是便看到了正帶著村民進行晨訓的耐克,其中有男有女,青壯年都是艾爾村守衛隊的隊員,有經歷過轉職儀式失敗的雇傭兵,也有普通的村民,連一些毛都沒長齊的頑童都參與了訓練。
    暗黑世界的尚武風氣很濃,大多數的孩子在小時候就很崇拜職業者,夢想成為這樣守護人類家園的英雄,為此從小就開始鍛煉身體,學習戰斗技巧。
    但轉職儀式的費用實在是居高不下,不是普通平民能承受的。
    人類陣營的最高議會掌控著幾乎所有的轉職祭壇,議會在所有大型的人類聚居地中建有訓練營,訓練營會錄入年輕天才成為其中的學員,在訓練營中能得到強大而又專業的教官的教導,學員們經過幾年的艱苦訓練后可以免費參加轉職儀式。
    所以每年想要考取訓練營資格的少年男女如過江之鯽,比之天朝考取公務員的架勢有過之而不及。
    能考進訓練營中的人畢竟是少數的幸運兒,還有數的**絲們只有望之興嘆了。
    所以有不少懷著夢想的普通人冒險進入惡魔們的領地,組隊獵殺落單的弱小惡魔來獲取金幣,這種人被稱為冒險者。
    惡魔投影們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羊羔,稍有不慎就會陷入惡魔的圍攻中,力戰身死是很常見的結果,冒險者也算是為了夢想甘冒奇險。
    愛莉之前就誤認為吳依是個懵懂知的冒險者,不知危險就獨自進入鮮血荒地中。
    耐克身穿著普通的灰sè便裝,教導著很多黃毛小子簡單的格斗技巧,有些頑童還扭打在一起,耐克也不阻止,只是在他們被摔打得鼻青臉腫的時候幫他們小小的治療一下,讓他們繼續這種鍛煉。
    在廣場的角落里,吳依看到了揮汗如雨的阿迪。
    阿迪此時沒有了之前的嬉皮笑臉,他仍是一身比斯巴達還斯巴達的裝扮,四肢綁著法術加重過的小巧但絕不輕松的負重物,一臉認真的揮舞著鋒利的車輪巨斧劈砍著他面前滿是裂痕的灰sè巖石。
    阿迪的每一斧都勢大力沉,雖然速度不是很,但帶有的沉重壓力絕不會讓敵人輕松的閃躲開來。每一次揮舞大斧,他整個人的jing氣神都整合為一,那勢不可擋的氣勢仿佛一座山也能劈成兩半給你看。
    但這樣讓吳依自愧不如的攻擊卻只能在灰sè的巖石上留下一道白印,一塊模樣普通的巖石居然擁有這樣強悍的防御讓吳依驚嘆不已。
    阿迪似乎沒有發現吳依的到來,他的氣勢突然變得如淵似海,手中的巨斧迅速被白sè的銀光包圍,鋒刃處是璀璨奪目,巨斧化為了白sè耀眼的雷霆轟在傷痕累累的巖石上,在上面留下了一條巨大的裂縫。
    重擊!
    重擊:一階技能,聚集身體中的力量,給敵人以雷霆般不可阻擋的巨大傷害。
    用出了重擊的阿迪緩了口氣,發現了在一旁默默語的吳依。
    “吳依小兄弟,你也起來這么早啊。”阿迪這次沒有喋喋不休的使用語言轟炸,只是隨意的和吳依打了聲招呼,兩人的關系似乎已經變得很好了。
    “阿迪大哥,你真是讓人佩服,看樣子,你肯定天沒亮就在這開始鍛煉了。你剛才那一下是重擊吧。”吳依有些疑惑,阿迪明明沒有轉職成功,怎么會使用出野蠻人職業獨有的技能重擊,而且威力十分的巨大,技能等級顯然不低。
    看起來連塊巖石都沒造成多少傷害,但吳依感覺到了那巨大的破壞xing的力量,讓吳依產生了一種難以抵擋的感覺。
    “嗯,確實是重擊。”阿迪明白了吳依話語中隱含的意思,向他解釋道:“職業者可以用升級后得到的技能點來學習或升級技能樹中的技能,這也是職業者能對抗惡魔的原因之一。但這并不代表只有使用技能點才能學習或提升這些職業技能,只要掌握了技巧,并且足夠努力,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使用這些職業技能。通過研究,人們也發現了,如果能掌握一些職業技能的話,轉職成功的幾率就會很大,轉職之后就會對這些技能理解加的透徹,威力加巨大。”
    “阿迪大哥的重擊真是強得不行啊,我實在是甘拜下風啊。這巖石品質并不算很好啊,怎么會如此牢固堅實。”吳依上前摸著普普通通的灰sè巖石,看不出來有什么特別的,但卻出人意料的堅固。
    “這是愛莉大姐大使用法術強化過的訓練用巖石,強度確實很可怕,我需要使用上百次的重擊才可能完全的破壞掉一塊。”阿迪指著這些訓練用的石塊說道。
    “這樣說來,愛莉姐的實力非常強大咯”吳依的天眼也曾經查看過愛莉三人的實力,但看到的信息都是問號,說明吳依與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十分大,以實力為尊的暗黑世界里,阿迪和耐克兩人還叫愛莉為大姐大,愛莉的實力可想而知。
    “那是相當的強大,大姐大可是絕世強者,她曾經離開過庇護所世界,在其他世界和惡魔軍團戰斗過,而且還是最稀少的雙職業者。”阿迪帶有一絲崇拜的說道。
    “雙職業者,難道是轉職后擁有兩種職業的職業者,那豈不是和作弊一樣。”吳依心中暗想,這外掛開的和我的金手指差不了多少了。
    “你聰明的程度已經趕上我了,雙職業者確實是擁有兩種職業的職業者,有著雙倍的技能點和屬xing成長,還能學習兩種職業的技能。大姐大既是德魯伊,又擁有亞馬遜的能力。之前救下你的就是大姐大召喚的猛毒花藤了,戴在大姐大手上的那個翠綠的手鐲就是這只可怕的花藤變化而成。”阿迪說到猛毒花藤的時候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憶,全身打了個哆嗦。
    “既然愛莉姐這么強,怎么會待在艾爾村這樣的小村子做一個普通的守衛隊隊長。”吳依想到了他昏迷前看到的那遮天蔽ri的恐怖花藤,那還僅僅是愛莉的一個召喚技能,自己學習的召喚蛇藤就是在這個技能的基礎上變異而來的。
    聽到吳依的疑問,阿迪全身一震,謹慎的四處瞧了瞧,發現沒有別人注意這邊后,走到吳依身旁,甕聲甕氣的說道:“悄悄告訴你一個驚天大秘密,其實愛莉姐回到艾爾村來,全是因為她知道我就是這暗黑世界的救世主,為了保護我,她才這樣做的。我是信任你才讓你知道的,你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
    阿迪雖然盡量的壓低了聲音,但他洪亮的大嗓門讓他這樣的行為顯得毫意義,他的回答讓吳依哭笑不得。
    “吳依你也是準備參加轉職儀式的把。”阿迪像是沒事人一樣岔開了剛才的話題。
    “嗯,不過我現在連一枚金幣都沒有,要想辦法去掙錢,聽愛莉姐的意思,還需要鍛煉好身體素質。”吳依如實回答道。
    “金幣的事你不用著急,去殺鮮血荒地的沉淪魔,硬毛老鼠和僵尸都有一定幾率掉落金幣,沉淪魔族群還有著收藏金幣的習慣,我就經常去鮮血荒地獵殺沉淪魔來賺取金幣,不然我沉淪魔克星的稱號是如何得來的。只要你勇于戰斗,就不會缺乏金幣,不過以你敢獨戰眾多沉淪魔的行為,想來也不是一個膽小之人。”
    吳依聽出了阿迪話語中的意思,得到金幣最捷也是最危險的方式就是到危機四伏的鮮血荒地中去戰斗,去獵殺惡魔投影,獲取金幣。
    要知道,在暗黑世界中,幾枚金幣就足夠一個三口之家滋潤的過一個月,可想而知,1000枚金幣絕不是一個小數目。
    “至于鍛煉的事,大姐大也說了讓我訓練你一段時間,你就跟著我混吧,保證讓你的實力成長一ri千里的。”阿迪拍著吳依的肩膀說道。
    看著阿迪臉上的笑容,吳依卻有了一種上了賊船的不詳預感。
    “一ri千里還說不清楚,但跟著你混的話遍體鱗傷是絕對的。”耐克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兩人身后,他一臉和善的和吳依打了個招呼。
    “他的訓練方法雖然殘酷了一點,但是效果還是很好的,而且你放心,就算你受傷了,還有我在旁邊開啟祈禱幫你療傷,一會兒就能讓你生龍活虎。”耐克的話讓吳依不好的預感加強烈了。
    阿迪從旁邊拿來了幾個護腕一樣的護具,幫助吳依穿戴好這些麻煩的東西。這些護具看起來很小巧,不會影響關節處的靈活xing和肌肉的發力,但實際上十分的沉重,吳依感覺全身像是套上了一副沉重的枷鎖,整個人都變遲緩了很多。
    “這是一套經過法術加重過的負重物,你需要花費多的體力于行動中,但上面的法陣也能加速的回復你的體力和魔力,在村子里的時候你就一直戴著它,吃飯睡覺都不準取下來,現在你要做的就是打碎一塊訓練用的巖石,完成了任務才能吃飯哦。”阿迪把吳依領到了一塊完好的巖石旁,遞給了吳依一把普通的鐵劍。
    既然大家這樣幫助自己,自己也不能讓他人失望啊。吳依暗暗想道。
    吳依持劍在手,氣勢一變,手中的長劍帶著一往前的力量刺在了光禿禿的巖石上。
    突刺!
    盡管早有了心理準備,但看到勢在必得的突刺只是在巖石上留下一個小坑之后,吳依還是倒抽了一口涼氣,頭皮有些發麻,這得多少下才能擊碎一塊巖石啊。
    不信邪的吳依再度舉起長劍,一記勢大力沉的重劈劈在巖石上,只留下了一道劃痕。
    吳依苦著臉刺出手中的利劍,卻只能在巖石上留下細微的白印,換來了身旁兩位不良男人幸災樂禍的笑聲。
    狠狠的瞪了這兩個家伙一眼后,吳依毫不理會他們的笑聲,繼續做著看似徒勞的刺擊。
    想要回家的話,就需要依靠升級系統的力量,只有轉職成功才能完全激活轉職系統,所以現在辛苦的鍛煉是完全值得的。吳依暗暗想道。
    穿在身上的負重物就像是一個底洞一般瘋狂的吸收著吳依的體力,需要他額外消耗不少的體力才能保證出劍的準確和威力,一段時間后,吳依的體力和能量值便被消耗一空。
    不過就算渾身力,但吳依還是咬緊牙關堅持著不斷的對著堅硬的巖石刺出手中的劍,他感受到了身后阿迪和耐克兩人意味深長的目光,恐怕今天真的只有打碎了這塊巖石才能得到兩人真正的認可和尊重。
    渾身酸軟的吳依感覺每一次出劍都是一項艱難的挑戰,汗水在臉上流淌著,連視線都因此受到影響,那塊幾乎毫發損的可惡巖石已經有些模糊了。
    手腳發軟加上視野受限的結果就是吳依刺在光滑的巖石邊緣后,身體平衡受到影響,差點一頭撞在巖石上,不過左手手掌還是在巖石上擦出了一道傷口。
    雖然傷口處鮮血淋漓,又麻又癢,倔脾氣上來的吳依卻完全不理會這些,抓緊鐵劍咬牙切齒的對著巖石狠刺猛劈,而在一旁的耐克看到吳依意外受傷,他腳下突然出現一個淡藍sè的光環,四溢的靈氣飛進了吳依的身體中,治療著吳依的傷勢,吳依手掌上的傷口很就痊愈了。
    受到耐克祈禱光環幫助治療的吳依加認真,他要向兩人證明自己的能力。
    拼命握緊手中利劍不停向巖石輸出的吳依意識漸漸變得空明,手中的刺痛已經完全感覺不到,心中只有這塊堅硬的石頭,進入了忘我的狀態。
    “姐姐我敢打賭,吳依一定能在ri落之前擊碎這塊巖石。”愛莉神出鬼沒的出現在阿迪和耐克身后,絲毫沒有影響到正專心致志的吳依。
    阿迪和耐克面面相覷,正想回話,就發現愛莉繼續著神出鬼沒的風格,突然消失在了兩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