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18 授勛儀式

  四周的職業者看到吳依這個晉職業者居然召喚出了四只jing靈狼,而且其中有一只還是戰斗力遠超同類的頭狼,人群像炸開了鍋一樣,開始議論紛紛,贊嘆聲不絕于耳。W
    “剛一轉職就領悟了這樣的強力技能,而且技能效果還發生了變異,召喚出了比普通召喚物強的頭狼,弟弟你可以重點發展這個技能,這個技能的潛力很大哦。”愛莉向吳依提議道。
    吳依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他的召喚狼群技能吸取了狼人的召狼和德魯伊的召喚靈狼的優點而變異成的技能,召喚數量和召喚質量上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當然是潛力巨大的技能。
    小白看到吳依突然召喚出一群同類,它很興奮的朝著狼群嚎叫著,吸引到了狼群的注意力。
    原本霸氣側漏的頭狼看到體型比較嬌小的小白后,一開始有些不屑一顧和鄙夷,后來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居然露出了敬畏的眼神,帶著狼群走到小白的身旁,然后伏低身體表達出臣服的意思來。
    看著圍攏在自己身旁,像是護衛一樣的同類們,它像是蘇醒了某種本能,威風凜凜的巡視著自己的屬下,它對月長嘯起來,雖然聲音還有些nǎi聲nǎi氣的,但里面卻蘊含著一股堅定的意念,讓周圍的群狼都跟著它嚎叫。
    隨著小白的這些舉動,吳依感到和它建立了一種莫名的聯系,能隱約的感覺到它的想法和心情。
    系統提示:激發召喚狼群隱藏功能,小白加入狼群成功,成為頭狼。
    隨著小白的加入,召喚狼群的屬xing隨之發生改變。
    召喚狼群:2級。召喚出5只狼幫助戰斗,頭狼可以邀請其他狼族加入狼群。消耗能量45。
    頭狼小白:生命值320,防御30,攻擊力10-28。技能:致命一擊:30%的幾率造成2倍傷害。命令光環:提高所統領狼群的攻擊力15%。戰斗能力:頭目
    狼親衛疾風:生命值240,防御25,攻擊力8-24。技能:致命一擊:25%的幾率造成2倍傷害。戰斗能力:jing英
    jing靈狼:生命值150,防御20,攻擊力5-18。技能:致命一擊:15%的幾率造成1.5倍傷害。戰斗能力:普通
    有了小白的加入,吳依對陣埃菲爾的勝算又大了很多,讓吳依一陣興奮。
    在零點即將到來之時,阿卡拉帳篷的簾子終于被掀開了,在眾人矚目之下率先走出來的卻是一身戎裝的卡夏,隨后出來的阿卡拉也身著一套jing美的修女服,最后出來的卻是一個手拄拐杖的老者。
    這位老者是羅格營地的另一位管理者,賢者迪克凱恩,他是一位睿智的長者,是赫拉迪姆譜系中最后的傳人,他不是戰士法師,像是一個詩人或是學者,不斷積累著那些威脅到暗黑世界的惡魔的知識,以此對抗那些邪惡勢力,負責幫助職業者們鑒定未辨識的裝備。
    他們三人就是羅格營地中的實際領導者,掌控著羅格營地的各項事務,他們三人出來之后,現場的職業者都停下了話題,靜靜的看著三人。
    吳依使用了召回法陣,將狼群都召回了召喚空間,接下來的事情不適宜有它們在場。
    “這一次的晉職業者都已經到齊了,神跡ri的活動可以開始了。”卡夏對阿卡拉說道。
    阿卡拉聽后點了點頭,對在場所有的職業者說道:“現在請所有晉的職業者跟隨我去城zhongyāng的廣場,在那里進行一場特別的儀式。”
    阿卡拉三人走在前面,一大群職業者跟在后面,在街道上的人群看到這樣的陣容,都下意識的讓開了道路,消息傳到了前面,人們直接為他們開辟出了一條寬敞的大道,直通到城zhongyāng的廣場,以對待英雄的態度夾道歡迎他們。
    而愛莉和耐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加入到道路兩旁的人群中,跟隨在阿卡拉身后的都是晉的職業者。
    在緩慢行走了十幾分鐘后,阿卡拉終于帶著眾人來到了一個十分巨大的石質廣場處,在廣場的zhongyāng處,有一個很古老破舊的祭壇,和吳依轉職的時候所見的有些類似,但又不全部相同,祭壇上擺放著四男三女七座巨大的人物雕像。
    聽伊芳所介紹,這七位形象各異的人,就是暗黑世界七大職業的祖師,就是他們發現了最初的轉職祭壇,并且把自己所學銘刻進了世界法則中,讓后人能夠得到職業者的力量。
    這七座雕像栩栩如生,將七人的氣質凸顯得淋漓盡致,野蠻人的霸氣威猛,女法師的知xing優雅,圣騎士的堅韌不拔,亞馬遜的野xing英武,死靈法師的超凡脫俗,女刺客的神秘xing感,還有德魯伊的清自然。
    阿卡拉帶他們這些晉職業者到這里來,就是為了舉行活動,授予晉職業者們職業者勛章,宣布他們職業者生涯的開始,而且讓這些弱小的菜鳥們獲得前輩們的饋贈,這也是每個職業者應該擁有的榮耀和權利。
    在巨大的廣場周圍已經聚集了幾萬名羅格營地的民眾,他們興奮地看著站在祭壇上的職業者們,討論著自己知道的一些八卦。比如一個大嬸以前是其中一個轉職者的鄰居,她面sècháo紅的向周圍的人講述那位轉職者到了八歲還尿床的笑料。
    午夜的鐘聲敲響,表示著的一天的來臨,吵鬧的人群聽到鐘聲都漸漸地安靜了下來,因為神跡ri已經到來。
    “在1000多年前,暗黑大陸的人們飽受著惡魔們的襲擾,連地獄的三大魔神和四大魔王都降臨下投影。
    在人類陷入絕望之時,暗黑大陸上降下了神跡,數的轉職祭壇出現在了暗黑大陸上,通過轉職儀式,人們成為轉職者,獲得足以和惡魔們對抗的資本和潛力。
    轉職者迅速成為暗黑大陸對抗地獄的主力軍,暗黑大陸因此而獲得了喘息的機會,我們把神跡降臨的那天叫做神跡ri。
    今天是神跡ri,在昨天一天的轉職儀式中,羅格營地總共有113位晉職業者轉職成功,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多,這是人類之福。”阿卡拉的聲音并不大,但卻能讓在場的幾萬人很清楚的聽到。
    人們在聽到今年晉職業者的數目后,爆發出了一陣巨大的歡呼聲,多的職業者就代表著多強大的戰士,代表著普通人的安全得到了多的保障。
    “現在,讓我們的英雄們來接受職業者勛章和前輩的饋贈。”阿卡拉說道。
    晉職業者們依言井然有序的站成一排,吳依和伊芳還有阿迪下意識的站在了一起。
    在祭壇上,周圍的魔法水晶發出的璀璨的光亮,讓人們能清楚的看到這些青chun洋溢的笑臉,這些晉職業者大多數是年輕人,能在這么多民眾面前被當作英雄崇拜,讓他們心里充滿了自豪感。
    從祭壇下,走上來一群盔甲鮮明,全副武裝的職業者,他們身著的裝備和武器都很很有特點,要么猙獰恐怖,要么威武帥氣,要么神秘優雅,光看外表就能讓人倒吸一口涼氣,絕對是很高級很極品的裝備。
    這些人一出現就hold住全場,他們各個英武不凡,都是氣勢磅礴的大人物,聽伊芳的口氣,這些人是職業者中的元老級人物,年輕時候都是從羅格營地走出去的聲名遠播的天才妖孽,現在是一個個活著的傳奇。而一臉嚴肅表情的愛莉赫然在列。
    眾多大人物的出場讓圍觀群眾的情緒加熱烈起來,看著這些傳奇人物的出現,民眾們興奮不已。
    現在就是由這些大人物給晉職業者佩戴職業者勛章,并贈送他們一些手裝備,以示職業者jing神永遠流傳之意。
    職業者勛章是由職業者議會制作出來的一種身份象征,每一個職業者都擁有一枚,晉職業者在拿到之后,會在上面留下個人獨特的靈魂印記,在議會下屬組織中作為身份憑證存在,絕對不可能作假。
    手們忐忑的看著自己曾經的偶像們走到自己面前,給自己戴上一枚流光溢彩的職業者勛章,然后饋贈一件他們用過的小極品的低級裝備,最后拍拍他們的肩膀,說些鼓勵的話。菜鳥手們臉上馬上變得光彩熠熠,充滿了斗志,感覺就算三大魔神出現在面前也能毫不膽怯的沖上去戰斗。
    愛莉走到了阿迪面前,為阿迪佩戴上了屬于他的勛章,然后從自己的物品空間中拿出了一把寒光四溢的黑sè巨斧,斧頭的斧刃處已經崩裂出幾個豁口,上面粘著很多難以磨滅的暗紅sè印記,看著上面的痕跡就可以想象出這把巨斧經歷過的數的艱巨血腥的戰斗和它擁有的光輝的戰績。
    愛莉眼神復雜的撫摸著這把破舊的巨斧,眼中帶著復雜的情感,有懷念,有感傷,也有堅定,她的jing神陷入了那曾經波瀾壯闊和幸福溫暖的回憶之中,想起了那一場場激烈危險的戰斗,想起了那一張張法忘懷的笑臉,想起了那一聲聲曾經自己很不爽現在卻比懷念的“小愛莉”的稱呼。
    “小愛莉,你又變得強了。很就能超過我了。”溫柔的隊長大哥經常對她這樣說,讓她充滿了干勁和動力,完全不是為了超越他,因為他在她心中永遠是敵的強者。
    “小愛莉,你有什么不開心的事,說出來讓大家開心一下。”那個怪蜀黍一樣的長得憨厚純良,但實際上xing格極其猥瑣yin蕩的不良副隊長每次都這樣犯賤,但又很能讓她yin郁的心情很好轉。
    “小愛莉,我又成功研究出了一種的符文組合,多謝了你的幫助啊。”將自己的一生都付出在探索未知尋求真理,被稱為導師的善良老者把自己的成功都歸功于同伴們的幫助。
    “小愛莉,這次的惡魔,你又沒有我殺得多,你也不需要灰心,畢竟你不能和我惡魔克星巴達爾相比啊。哈哈!”那個自戀的男人每次發出這樣的笑聲的時候,都讓愛莉滿臉黑線。
    “小愛莉,要不要來嘗嘗我這次學會的菜,地道的紅燒硬毛老鼠,隊長吃過這道菜后稱贊不已,還說要讓大家都品嘗一下呢。”自稱為美廚娘的嫵媚女人一直試圖向她推銷這些重口味的菜肴,而飽受折磨的隊長也難得的yin蕩一回,將隊員們都拖下了水。
    “小愛莉,不,我覺得我應該叫你愛莉姐。”外表正太,內心卻滄桑到妖的兒童團成員經常這樣裝嫩。
    “小愛莉,圣山亞瑞特峰頂的風景真的很不錯喲。就是那三位守護者的脾氣有點差,對我不怎么友好。”某位絕世驢友的目標就是踏遍所有的密地險境,越危險的地方他就越有興趣。
    這些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讓愛莉不可自拔,最后只剩下那個身為隊長的那一句。
    “小愛莉,相信我,總有一天,我們大家會再相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