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41 傳送站和信息

  在休息了一晚后,吳依沿著道路開始向冰冷之原的深處進發。
    冰冷之原上有一個叫弗拉的小型營地,冰冷之原的傳送站就建在里面,有著大量的冒險者和職業者負責保護這個營地。
    吳依首先要找到這個營地,用阿卡拉給自己的身份證明在那里登記一下,以后就可以使用這個傳送站了。
    順著人類修建的大路,吳依用了一天的時間便找到了弗拉營地的所在。
    在半路上,吳依遇到過一種叫黑暗獵人的人型怪物。
    它們一手持彎刀,一手持盾牌,身上穿著簡單的盔甲,頭部被頭盔完全遮掩住,眼中滿是暴戾的氣息,嫉妒著活著的生物。
    黑暗獵人:等級5。生命值150,防御力15,攻擊力9-16。戰斗能力:普通。備注:曾經的戰士被地獄氣息喚醒,成為了助紂為虐的魔xing怪物,還殘余的智慧使得它們能使用生前的武器。
    它們動作敏捷,十七八只一起成群結隊的向吳依發起進攻。
    吳依揮舞利劍刺向黑暗獵人的時候,它能很矯健的用自己手中的小盾牌擋在面前,讓吳依的攻擊大大降低效果。
    而它們揮舞的彎刀砍在吳依的身上也能給他造成一些傷口,被多只圍攻的吳依有點手忙腳亂。
    后來吳依干脆不抵擋它們的攻擊,以傷換傷的和它們硬干。
    還好這些黑暗獵人的生命值很低,只要被吳依砍到身體,兩劍就能解決一只,運氣好的話,一劍就能把它們的頭砍下來。
    突刺!
    使用了技能的吳依一劍就能將黑暗獵人的小盾穿透,像串冰糖葫蘆一樣將它和盾牌穿在劍上。
    而狼群對付這些黑暗獵人比吳依還簡單,盾牌想要擋住身形如電的狼群幾乎不可能,只是一塊擺設,狼群配合著很就能解決一只黑暗獵人。
    小白奔襲之間能在一只黑暗獵人完全沒反應過來之前,把它撲倒,咬破喉嚨后就把它秒殺。
    蛇藤則寧愿讓它們來攻擊自己,憑著劇毒外表的變態效果將它們慢慢毒死,效率也不低。
    吳依和蛇藤在前面吸引火力,狼群在后面輸出,很就能解決一群黑暗獵人,只是吳依身上不可避免的密布著小傷口,生命值也降到了80%以下,可見戰斗的激烈。
    不過以吳依的體質和愈合能力,喝下一瓶輕微治療藥劑后,在下一次戰斗之前就能把這些傷勢恢復完全。
    每只黑暗獵人提供了12點魂能,也不枉吳依所受的這些傷勢了。
    黑暗獵人的本體是死亡后的人類強者,尸體被地獄氣息侵染改造,成為了低級惡魔中的一員,投影到了暗黑世界就成為這種怪物。也有些黑暗獵人是死掉的人類戰士的尸體被感染而形成的。
    所以暗黑大陸上的戰士戰死后,尸體要么直接火化,要么送回聚集地埋葬,免得被地獄氣息魔化。
    在每殺死一個黑暗獵人的時候,吳依明顯的感覺到一股形的靈魂波動從尸體上被釋放出來,然后消散在空氣中,人們認為這是幫他們凈化了一部分被腐蝕的靈魂。
    在夕陽下,吳依來到了弗拉營地的入口處,他遇到了嚴格的排查,他只好把跟隨在后的狼群和蛇藤收進了召喚空間中,并拿出了阿卡拉給的身份證明和職業者勛章才順利的進入其中。
    之所以排查的如此嚴格,是因為這個傳送站非常重要,是羅格營地在冰冷之原里的前哨站,從羅格營地到這里有幾天的路程,靠傳送陣才能速到達。
    只有得到了阿卡拉等羅格營地長老的認可,并且在傳送站留下自己的身份證明,才能激活相應的傳送權限,在兩地之間進行傳送服務。
    進入了弗拉營地后,吳依發現這個營地也有很多冒險者存在,這里作為中轉站和安全的休息地點,有酒館,有旅館,有雜貨店,連修理裝備的鐵匠鋪都有一個,為冒險者們提供相應的冒險物資和交易場所,完全就是一個縮小版的羅格營地。
    在營地守衛的引領下,吳依見到了營地的負責人,亞馬遜弗拉維和法師艾拉。
    把阿卡拉給的身份證明交給他們后,艾拉為吳依在傳送陣上記錄下了他的個人信息,這樣他就有了冰冷之原的傳送權限。
    以后可以花100個金幣從羅格營地直接傳送到這里,節約了很多的時間和jing力。
    在告別了弗拉維和艾拉后,吳依來到了營地的酒館中,準備在營地中逗留一晚上。
    吳依一進酒館就感覺里面熱浪朝天,氣氛十分的熱烈,眾多冒險者在其中喝酒狂歡,環境嘈雜不堪,此時正是一天中酒館生意最好的時候。
    一個陌生人的進入并沒有吸引太多人的注意,只有少數的感官敏銳者往入口處撇了一眼,而有一人感興趣的盯著這個頭戴狼頭的年輕德魯伊。
    吳依感覺到了這人微顯灼熱的視線,他向這人的所在看去。
    在一個圓木桌上圍坐著三名冒險者,一名身穿暗紅sè皮甲的男子正看著吳依,他的年紀比吳依略大幾歲,胡子唏噓,國字臉上正氣凜然,他坐的時候背挺得極直,動作之間充滿了鐵和血的味道。
    他看到吳依睜著看他,微笑著對吳依說道:“這位小兄弟,酒館中正是熱鬧的時候,已經沒有多余的位置了。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到我們這坐坐。”
    他之前雖然表情略顯嚴肅,但這一開口邀請卻能讓人感覺到親切,他的話語中滿是真誠,指著他旁邊的空位說道。
    吳依的心中隱隱一動,點了點頭后不客氣的坐到了他旁邊的位置上,他笑著說道:“我是德魯伊吳依,謝謝這位大哥了。”
    “我是圣騎士康拉德,這兩位是我的隊友亞馬遜福特和法師霍爾。”康拉德向吳依介紹他的兩名隊友。
    福特是名英俊的男xing弓箭手,他穿的是一件黑sè的布甲,長弓就背在身后,他朝吳依露出熱情的笑容,看樣子應該是很受女人歡迎的魅力男子。
    身穿藍sè長袍,手中拿著一根短杖的中年男子是法師霍爾,他的臉被籠罩在高頂帽的yin影中,康拉德介紹到他的時候,他只是沉默的朝吳依點了點頭。
    “看吳依你很面生,而且風塵仆仆的,是剛從羅格營地來冰冷之原么?”康拉德隨口問道。
    吳依雖然靠著在神跡ri那天和埃菲爾一戰成名,但也不算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別人不認識很正常。
    “嗯,我前幾天剛得到阿卡拉大人給的認可,從鮮血荒地轉戰到冰冷之原來,各項事務還不熟悉。”吳依回答道。
    “我看到吳依你是一人進的酒館,聽你的語氣,難道你真的如同我猜測的那般,是一個人進行冒險的獨行者么?”康拉德的語氣變得慎重了一些。
    “是的,因為在剛轉職的時候領悟了技能,面對鮮血荒地上的怪物還是能勉強對付的,所以就獨自一人冒險了。”吳依謙虛的說道。
    聽到吳依真的是名獨行者,康拉德和福特都露出了吃驚的神sè,連一直很淡定的在一旁靜坐的霍爾也抬頭看了一眼吳依,臉上也泛起了波瀾。
    并不是每個人都有像升級系統一般的金手指的,靠著超強的召喚物和疾風步能視沉淪魔的人海戰術如物,普通的職業者只有靠著團隊的力量才能從菜鳥階段成長起來。
    康拉德三人并不是什么天長,三人是從一級就開始組隊升級,在沒裝備,沒等級的時候,三人可謂小心翼翼,有著被強大的沉淪魔族群追得雞飛狗跳的經歷,那真的是一段艱辛困苦的時期。
    剛轉職的職業者中也有不少曾嘗試著做獨行者,要么在一開始就被淘汰,命喪于惡魔投影之手,要么在經歷了一段時期的痛苦后重加入了團隊。
    說到底,這是個用實力說話的世界,吳依能獨自活著混到冰冷之原,就證明了他的實力,難怪三人會吃驚。
    “不知吳依你現在有沒有加入團隊的打算,我們這支隊伍的實力在冰冷之原這塊還算可以,如果可能的話…”康拉德的話沒有說完,但吳依知道他是想邀請自己加入他的隊伍。
    吳依想了一下后,婉言拒絕道:“謝謝康拉德大哥的好意了,我已經習慣獨自一個人戰斗,配合意識實在是不好,暫時沒有加入團隊的想法。”
    “這樣的話,那就算了,相信吳依你很就能適應在冰冷之原的戰斗。不過這段時間冰冷之原上的危險并不限于那些怪物們,吳依你獨自冒險的時候要小心墮落者的襲擊。”雖然有些失望,但康拉德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做過多的糾纏,反而向吳依提到了墮落者。
    “在離開羅格營地之前,阿卡拉大人也提到了墮落者,并且叮囑我注意防備他們的襲擊,康拉德大哥能否和我仔細的說下他們的情況。”吳依對墮落者的情況很感興趣,他殺死查爾斯的收獲可謂是巨大,讓他有些食髓知味。
    “自從神跡ri之后,真的是風云詭譎,惡魔投影族群的實力變強了很多,jing英惡魔的比例超乎想象的高,而且墮落者活動變得非常猖獗,數量似乎也很多,他們能在一定程度上cāo縱惡魔投影,敵在暗我方在明,在冰冷之原上已經有多只隊伍受到了襲擊,據說已經戰死了好幾名職業者了。不過聽說鮮血荒地那邊有村子擊斃了一名墮落德魯伊,讓眾多職業者的士氣為之一震。”康拉德在說到墮落者的時候咬牙切齒,語氣森然。
    “不止如此,就在昨天,有幾名墮落者襲擊了冰冷之原上的一個村子,造成了重大的人員傷亡,其中有多名辜的平民被殺害。幸好有兩隊職業者及時趕到,才將他們驚走,不然說不定就是村毀人亡的后果。這些該死的惡魔走狗。”福特說道,他的雙目赤紅,明顯是被墮落者這種襲擊平民的行為激怒了。
    吳依聽后默默的點點頭,他沒有多說什么,但以后遇到墮落者后,免不了要讓他們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