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8)     

無限之升級系統49 擊殺血鳥

  一顆枯萎腐朽的巨樹迎風而立,光禿禿的樹枝,深埋地下極力吸收養分的樹根,它已經因為衰老而變得灰白,充滿了yin沉沉的死氣,但它仍然堅挺筆直,以一種極度頑強的姿態繼續存活著。
    而在這顆隨時都可能死亡崩潰的老樹上,盤桓著極多的嗜血烏鴉,這種烏鴉是受到地獄的魔氣影響產生的,他們邪惡又嗜血,有死亡的地方就有著他們的身影。
    它們極其喜歡鮮血的味道,剛死去的尸體是它們的最愛,它們一擁而上,一具鮮活的尸體很就會被飲盡鮮血,變成一具恐怖的干尸或骷髏,有些受傷的人類也會被他們襲擊,幸好它們的力量并不強大,不算是一種魔怪。
    此刻,它們在進行著屬于它們的盛宴,在枯萎的老樹上,用繩子吊著一具具鮮活的尸體,他們身上布滿猙獰恐怖傷口,有弓箭等武器造成的,也有嗜血烏鴉們饑不擇食瘋狂搶奪造成的,鮮血從**上不斷的流出來,滴落在已經被鮮血染紅的土地上,被泥土貪婪的吸收。
    被吊在樹上的尸體,各個都面目全非,死狀非常慘烈,吳依看著離他最近的尸體,超強的視力讓吳依離很遠還可以依稀看出這是一個稚嫩淳樸的少年,他的眼神中恐懼和充滿了不可置信,掙得大大的眼睛中有對這個世界的眷戀和不舍。
    在他胸口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仿佛被一只巨獸一下掏出了心臟一般,在傷口周圍的血肉還呈現出一種詭異的死灰sè,連嗜血烏鴉都不去搶食那些如同壞死般的血肉。
    一只嗜血烏鴉飛到這具尸體的肩膀上,血紅sè的眼睛在尋找著尸體上可以下口的地方,看到保存還算完好的面部,嗜血烏鴉興奮的在上面啄食了兩口,食髓知味的嗜血烏鴉啄向了尸體的眼睛,準備把仍然明亮的眼珠啄食出來。
    正在嗜血烏鴉要達到目的的時候,一根突如其來的硬刺將這只食腐者釘在了樹枝上,嗜血烏鴉掙扎了兩下就死去了,在其身旁的其他嗜血烏鴉也是同樣的下場,被遠處shè來的硬刺shè殺。
    突然的攻擊驚動了正在進餐的烏鴉群,它們離開了尸體,“刮刮”的叫著,飛在空中遮蔽了一大片空間,就如同一大片烏云。
    憤怒的烏鴉群看到了襲擊者,是一只皮毛黝黑,堅挺健碩的豪豬,它的身邊,是一個全副武裝的人類,讓欺軟怕硬的嗜血烏鴉們失去勇氣的,是他身后一群比它們殘忍嗜血的鬼狼。
    烏鴉群發現了敵人的不可力敵后,它們一哄而散,離開了這些沒有什么價值的尸體,只有兩只貪婪的嗜血烏鴉準備撈一口再走,在尸體上啄食下了一塊血肉,而它們也為自己的貪婪付出了代價,被吳依身邊的豪豬準確速的shè殺。
    嗜血烏鴉們的動靜驚動了在老樹下欣賞自己作品的一個血sè身影,它憤怒的轉過身來,看向打擾自己興致的敵人,它發誓要讓對方付出生命的代價。
    這是一個身背弓箭的丑陋怪物,它本來jing致漂亮的五官因為地獄力量的影響,已經扭曲變形,再加上恐怖猙獰的傷口,讓人看了不寒而栗,它的眼睛通紅,顯得十分的嗜血。
    它的頭盔擁有著兩只尖銳鋒利的頂角,沾滿血跡的頭盔和它身上的血sè武裝一模一樣,上面斑駁的血跡凝結成的一塊塊的血塊代表了所經歷的眾多戰斗和擁有的可怕戰績。
    這就是本來是人類強者和英雄,卻在死亡之后墮落到地獄陣營的恐怖魔怪——血鳥。
    血鳥:等級8。生命值600,防御力64,攻擊力30-63。火焰箭:能shè出附有20點火焰傷害的弓箭。爆裂火焰箭:shè出一只附有100點火焰傷害的箭矢,緩沖時間1分鐘。特殊能力:召喚饑餓死者。戰斗能力:頭目。備注:曾經是最強大的羅格,為保衛心愛的家園而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她的尸體卻被魔神喚醒,成為了的地獄惡魔,它仍然保有生前的恐怖速度,還能驅使饑餓死者為它而戰。
    血鳥看到了吳依之后,它露出了一個嗜血的笑容,拉開了手中的戰弓,強大的力量將戰弓拉出了一道夸張的弧線,它松開弓弦后,附著火焰的箭矢瞬間跨越廣闊的空間,shè到了吳依面前。
    在血鳥開弓shè箭的時候,吳依已經開始做規避動作,火焰箭在飛行途中徹底變化成為了一團劇烈燃燒的火球,吳依從容的躲過了這宣戰的一箭,從他耳邊飛過的炙熱火球將他的頭都烤得略微的卷曲。
    吳依在躲開攻擊的第一時間,就進入了疾風步的隱身狀態,風馳電掣的朝著血鳥猛沖過去,移動速度的加成讓吳依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陣風,血鳥憑借感覺shè來的一只只火箭都被拋落在身后,只是讓他周圍的空氣變得炙熱滾燙。
    隨著兩者毫不猶豫的開戰,他們屬下的小弟也各自做出了動作。
    血鳥可以召喚饑餓死者,所以它麾下聚集著一批強大的饑餓死者,有一只頭目和幾只jing英,加上周圍受它驅策的一大堆骷髏和饑餓死者,勢力相當強大。
    饑餓死者頭目:7級。生命值640,防御80,攻擊力12-40。特別強壯:生命值+250點,攻擊力+8點。硬化皮膚:防御力+30點,減少受到的物理傷害10點。劇毒之爪:攻擊中附帶20點每秒的毒素傷害,持續3秒。戰斗能力:頭目。備注:被地獄氣息喚醒的死者,饑餓是它們唯一的感覺,對生者充滿怨念,總是想飽餐一頓鮮的血肉。吃過人肉的它比普通的饑餓死者加的健壯,爪子上還沾滿了尸毒。
    上百米的距離在吳依面前一晃而過,他一馬當先的沖到血鳥面前,當胸一劍刺了過去。
    隱身于虛空中的這極其兇惡的一劍在血鳥的胸口留下了一條深可見骨的傷口,吳依的身體也隨之出現在血鳥的面前。
    被吳依近身的血鳥悚然一驚,它憑借著超強的機動力,從來都是拉開距離盡情的輸出,沒有遇到過這么輕易就被人近身的情況。
    血鳥轉身就逃的身影被吳依釋放的冰環輕松追上,霜之星蘊含的冰霜力量讓它的全身都凝結出了小小的冰花,敏捷的身形頓時遲鈍下來。
    豪豬落井下石shè來的毒刺是雪上加霜,讓它根本法和吳依拉開差距,背對著吳依的舉措是讓吳依抓住機會給了它重創。
    突刺!
    重劈!
    橫掃!
    連續的技能釋放連貫有力,讓血鳥力招架,只能被動的承受著一次次的打擊。
    被減速效果拖累的血鳥知道自己暫時法拉開距離,它果斷的回身拉弓shè箭,如此近距離的shè擊讓變身為狼人的吳依法閃躲,被火焰箭shè在身上,上面蘊含的火焰傷害讓狼人渾身雪白的毛發都變得焦黑,頗有些滑稽。
    威武霸氣的形象被徹底逆轉成犀利哥的吳依十分的憤怒,他的雙爪不斷的在血鳥的身上留下一條條傷口,血鳥眼中閃動著危險的紅sè光芒,被吳依不斷打擊讓它感覺boss的威嚴受到了冒犯,變得十分的憤怒。
    血鳥突然停下徒勞的攻擊,它頂著吳依的爪子,猛然深吸了一口氣,緩慢的拉開了手中的長弓,隨著血鳥的動作,它的氣勢高漲了很多,在它的弓上形成了一根兇猛燃燒著的火箭,橘紅sè的火箭里蘊含著爆裂毀滅xing的能量,給了吳依一種非常危險的感覺。
    看血鳥這樣的威勢,絕對在準備一個大招,吳依想要打斷它的動作,戰斗技能都處于緩沖期的吳依只能妄憑普通攻擊能幸運的成功阻擋它。但血鳥這次是鐵了心要給吳依一記狠的,任憑吳依鋒利的爪牙在它身上留下數傷口。
    吳依看著已經蓄勢待發的火箭,如此近的距離絕對難以避開,他血氣一涌,沒有逃避的想法,堅毅的直面血鳥的大招,轉身逃跑將后背對著血鳥絕對是一個最愚蠢的選擇。
    血鳥帶著猙獰得意的笑容松開了手中的弓箭,火箭帶著恐怖的灼熱氣息shè在了吳依身上,吳依舉起手臂擋在面前,火箭成功的命中了吳依,蘊含在火箭中的眾多火焰能量隨之動蕩混亂,發生了恐怖的爆炸,吳依只感覺自己的雙臂上傳來了難以抵擋的巨大蠻力,火熱的氣浪將他推送了一段不短的距離。
    吳依狼狽的硬扛下了血鳥的一記爆裂火焰箭,他感覺自己好像中了一發火箭炮,雙臂被巨力震得發麻,爆炸過后還有著大量的火焰在不停的灼燒著吳依白sè的皮毛,本來純白sè的皮毛變得焦黑卷曲,成了一大塊黑炭。
    吳依的生命值因為中了這一記爆裂火焰箭掉落到了50%以下,剩下的灼燒效果還在不斷的削減他的血量,這還是因為變身狼人后的吳依的生命值有多項加成,如果是一個普通的職業者過來很有可能會被一記爆裂火焰箭輕松秒殺。
    正在血鳥得意的看著自己的杰作的時候,它沒有發現,在它的身后,一只墨綠sè的蛇形藤蔓正張開血盆大口,對它展露出了劇毒比的獠牙。
    猛毒注shè!
    劇毒蛇藤從后成功的偷襲了血鳥,它的毒牙咬在血鳥的手臂上,猛烈的毒素隨之注shè進血鳥的身體中,血鳥的左臂沾染上劇毒后,變成了幽暗的綠sè,毒素讓它的左臂變得酥軟力。
    在猛毒注shè之后,是蛇藤的蛇身絞殺,被蛇藤束縛住的血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吳依帶著怒氣速的沖到了它眼前,然后爪子不停的落在它的身上。
    決斗!
    血鳥就在發了一記大招之后,被yin險的蛇藤配合吳依活生生的抓死,到死的時候都沒能掙脫蛇藤的束縛,連使用同歸于盡的技能的機會都沒有,死得憋屈比。
    系統提示:在決斗中殺死血鳥,攻擊力永久增加3點,已累計增加20點攻擊力。
    隨著血鳥的倒地身亡,從它身上涌出很多的白sè的靈魂,這些靈魂面部痛苦猙獰,從血鳥身上脫離之后,像一道道閃電一樣在這片空間中亂竄,不多時便消散在空氣中。
    在傳說中這些靈魂都是被血鳥殺死的辜的靈魂,被吸收到血鳥的邪惡身體中,在其中不斷的受到地獄氣息的影響和折磨。殺死血鳥便能解放這些可憐的孤魂野鬼。
    殺死血鳥之后,在吳依和蛇藤的幫助下,狼群很就解決了剩下的饑餓死者。
    血鳥和它的眾多收下全部被清理完后,周圍總算安靜下來,沒有之前幽冥鬼蜮般的氣氛。
    吳依走到血鳥身后的yin氣森森的大樹邊,砍斷了樹上的繩子,將被吊在樹枝上的幾具尸體小心的解救了下來。
    從這幾具尸體的服飾和面容來看,他們各個都是青chun陽光的少年,年齡和吳依相仿,差距沒有多大,他們的裝備雖然沒有吳依的全面和極品,但也算全副武裝,裝備jing良,他們就算不全部是職業者,起碼也是冒險者中的jing英了。
    所以說職業者生涯絕非一片坦途,其中充滿著盡的危險,隨時都有可能被惡魔投影殺死,可能死后還會悲哀的被惡魔的邪惡之力支配,成為受惡魔驅使的不死生物,但守護家園的信念讓暗黑大陸的年輕人們前仆后繼,敢于直面這種死亡的威脅,以成為一名職業者為榮。
    看到這些戰死的年輕職業者們,吳依有一點兔死狐悲之感,因為自己也有可能會在某一天就這樣和惡魔們戰斗到死,所以吳依非常想要回到地球,不然在暗黑世界客死異鄉也算是種悲劇。為了不讓那種情況發生,吳依只有在現在不斷的增強自己的實力,用絕強的實力將擋在眼前的敵人全部轟碎成渣。
    不過吳依卻從他們的傷口上發現了詭異之處,他們被吊在血鳥的地盤中,但他們的傷口卻沒有多少是弓箭造成的,反而有很多巨大的抓傷,傷口處不僅呈現出詭異的死灰sè,還被恐怖的尸毒腐蝕得破破爛爛,上面帶著一種十分邪惡腐臭的死亡氣息。
    可怕的是,他們的心臟全都被人活生生的掏了出來,胸口處巨大詭異的血洞讓人觸目驚心,感覺到了出手之人的可怕和殘暴。
    吳依可以判斷這些抓傷不是血鳥屬下的饑餓死者所為,因為他們沒有這么強大,氣息沒有這么邪惡可怖,難道這些人類中的jing英都是被血鳥之外的邪惡生物殺死的?
    吳依被自己的推論驚到了,不過這一假設成真的幾率很高,這樣看來,恐怕埋骨之地中還可能藏有什么未知的危險生物,吳依因此提高了jing惕。
    吳依將這幾具冒險者的尸體收入了自己的物品空間中,等吳依回到營地,就可以將他們的尸體交給營地中的相關人員處理,他們會好好安葬這些羅格營地的英雄,并且給他們的親戚朋友優厚的撫恤。
    小jing靈張口一吸,數的魂能組成的ru白sè光團如同飛蛾撲火般投進它的口中,吳依的升級系統中就多出了上千點魂能。
    小jing靈拍了拍撐得有些鼓的肚子,憨態可掬的說道:“吃飽了,力量就涌出來了。”
    吳依在一旁欣喜的打開了血鳥和饑餓死者頭目掉落的兩個靈魂寶箱,得到了一把白板五級的武器和三瓶小型治療藥劑,當然還有幾顆魂晶。
    jing良的長劍:白板五品。攻擊力3-16,劍術類技能傷害+10%。耐久度備需求:力量10點以上,劍術jing通5級以上。備注:鋒利的長劍,能充分發揮出主人的劍術造詣。
    小型治療藥劑;白板五品,在三分鐘內回復150點生命值。備注:比較有效的治療藥劑,如果輕微治療藥劑已經法滿足你的話,這款藥劑是個好選擇。
    這把長劍修長鋒利,用起來很稱手,吳依馬上換上了這把武器,傷害輸出又提升了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