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50 大陵寢

  殺死了血鳥之后,吳依也完成了系統的任務,獲得了任務獎勵,一個使徒名額。最
    使徒:智慧生物心甘情愿簽訂契約后,雙方之間建立起難以分割的神秘聯系,成為受升級系統惠顧的使徒。
    “擁有使徒名額后,乃可以招募自己的屬下,成為使徒后,就可以受到升級系統的幫助,能用魂能來升級等級技能和裝備,享受到升級系統的大部分福利待遇。使徒殺死敵人,吾也可以吸收到魂能,使徒和乃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系。以后乃遇到好的苗子,就可以讓其成為乃的使徒,成為乃的一大助力。好好努力吧,乃以后還有可能獲得多的使徒名額呢。”小jing靈在一旁解釋道。
    吳依點點頭表示了解了,使徒就是吳依的追隨者,是一種很強力的助力。
    “看乃點頭點得這么歡,乃是灰常想找一個能暖床身材嬌小的**娘當使徒吧。聽說宅男最喜歡童顏**的蘿莉了,蘿莉有三好,清音柔體易推倒。升級系統有了這么強大的能力,一看就知道乃是想要靠收使徒的能力在異界開**的鬼畜宅男。”小jing靈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道。
    “你錯了,我比較喜歡黑絲長腿直發的御姐一些,你不知道御姐有三好么,啤酒洗澡吃嫩草。”吳依下意識的反駁道,說完才反應過來,自己好像說漏嘴了。
    “嘿嘿,說出乃的真心話了吧,乃這個戀姐癖少年。”小jing靈睜著黑寶石般的大眼睛局促的說道,它很喜歡看到吳依吃癟的樣子。
    “隨你怎么說,我哪有你想的那么不堪。而且你這個沒節cāo的小jing靈,完全就是在這里秀下限,我還沒有你邪惡,每天都在想些水晶宮之類的事情。”面對小jing靈的取笑,吳依反而沒有多大反應了。
    “好吧,吾的節cāo和下限一起私奔了,只能祝它們幸福了。吾就當乃是個正直陽光的宅男好了,不過話說有這樣的宅男么。”小jing靈的話讓吳依有種使勁揉捏它圓臉的沖動。
    吳依沒有回應它,不想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
    “不管怎樣,乃還是盡找到一個好目標,將他招募為乃的使徒比較好。乃現在收集魂能的效率已經不能滿足吾了,乃要想盡辦法來提升乃的實力,乃的等級越高,吾擁有的能力也越多越強大。”小jing靈對魂能的需求簡直是窮盡的,如同一個底洞般,不管吳依如何努力恐怕都是法滿足它對魂能的渴望的。
    說到提升實力,吳依馬上和小jing靈達成了共識,吳依心中莫名的緊迫感一直讓他不敢放松下來,他預感到了在未來有著數的強敵,他需要跨過數的生死難關,為了能活下去,吳依只能勇往直前。
    殺死血鳥之后,吳依也沒有多做休息,他很就收拾好心情,在埋骨之地中,還有一個大陵寢和墓地,里面還存在著大量的不死生物,當然也就不缺少寶箱和魂能了。
    血鳥所在的這顆大樹在埋骨之地的zhongyāng,而大陵寢和墓地則在大樹的兩側,相距還是有一定距離的,經過一定的考慮,吳依準備先進大陵寢。
    站在大陵寢前,這是一座深處地下的巨型陵墓,雖然被惡魔的力量所影響,常年人打理,顯得有些破舊,但仍能看出當年的莊嚴和大氣。
    吳依帶著眾多召喚緩緩進入了磅礴大氣的大陵寢中,隨著往里推進,看到了一座座的石質墳墓,有些墳墓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破裂,露出了里面空空如也的空墳,埋葬的尸體大多數成為了陵寢中的不死生物。
    而在大陵寢的深處,還有著一些石質棺材,yin氣森森的。在玩暗黑破壞神的游戲的時候,吳依經常會翻開這些棺材和墳墓,里面有時會掉落金幣或道具,還有可能開出怪物。
    在真實的暗黑世界中,吳依當然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主要是就算有什么陪葬品或寶藏也被職業者前輩們洗劫一空了,還不如多殺幾只不死生物劃算。
    大陵寢里埋葬的都是曾經的達官顯貴,經過時間的侵蝕,現在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堆腐朽的白骨,全都塵歸塵,土歸土。
    這些孤獨的游蕩在大陵寢中的骷髏和饑餓死者,看到生者之后,它們帶著巨大的惡意,揮舞著武器攻了上來。
    根本不用吳依動手,狼群和豪豬就會將這些外圍的怪物們輕松解決,吳依所過之處,留下了一地的白骨和尸骸。
    吳依不斷的向前推進,收獲了不少魂能金幣和藥劑,不可避免的,在戰斗的余波中不小心打壞了一兩座墳墓,露出里面慘白的尸骨,被打擾了清靜的亡者隨手cāo起一塊骨刀就沖向吳依,逼得吳依不得不將它消滅。
    在黑暗yin森的墓室中不斷前行,這種從未有過的刺激感讓吳依興奮不已,他不知疲憊的探索著一間間不同的墓室,想要尋找到職業者前輩們未曾發現的寶藏。
    但吳依失望了,大陵寢中的各個墓室就像是被蝗蟲過境一般,被收刮得干干凈凈,吳依得到的戰利品全部都是從怪物身上掉落下來的。
    根據吳依得到的情報,大陵寢深處的墓室中有一只頭目級的饑餓死者,它守護著一個寶箱,吳依此時只能期望這個小boss已經刷出來了,并且它守護的寶箱能收集些好貨。
    正在吳依考慮著之后的行動路線的時候,走在前面開路的狼群那邊傳來了很大的響動。
    吳依連忙趕了過去,轉過一個拐角,吳依看到狼群正和成群結隊的jing英級怪物激戰正酣,連豪豬和猛毒蛇藤都隨后加入了戰斗。
    面對著眾多的jing英級怪物,雖然總體數量上占劣勢,但狼群在小白的帶領下,不斷的發揮著狼群配合默契,團隊協作的優勢,總能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
    幾只鬼狼吸引周圍的惡魔投影的注意力,剩下的鬼狼則非常迅猛的圍攻著jing英級別的骷髏,憑借著犬類本能的傷害加成,狼群很便能解決一只骷髏戰士。
    只見狼群們一擁而上,骷髏戰士毫反抗能力的被撲倒,靈魂之火很就被吞噬一空,沒有力量支持的骨骸散落一地,狼群馬上撲向其余的骨頭架子。
    當吳依趕到戰場的時候,場中幾乎已經看不到骷髏怪物了,只剩下一大群皮糙肉厚的饑餓死者。
    吳依揮劍殺向身邊的一只jing英,劍光閃動間,隨著突刺和重劈的使用,jing英的生命值一泄千里,很便頹然倒地,成了一具真正的尸體。
    有了吳依的加入,在他超高的輸出下,怪物群很就被清理干凈,讓吳依收獲了眾多的魂能和戰利品。
    周圍清靜下來,吳依才發現戰斗發生在一個大墓室之前,墓室的大門緊緊的關閉著,光從墓室大門上繁復大氣的花紋上,也能看出墓室所葬之人的身份肯定十分高貴。
    大陵寢已經被職業者前輩們探索完畢,可以說沒有什么秘密可言,這個墓室應該就是饑餓死者的頭目所在之處。
    吳依沒有任何心理壓力的推開了沉重的墓室大門,準備干掉頭目收刮戰利品之后就離開大陵寢,回福倫村休息一下,順便把戰死的職業者的消息傳回給羅格營地。
    但墓室中的情景卻讓吳依倒吸了一口涼氣。在這個寬廣巨大的墓室中,密密麻麻的站著數的饑餓死者,粗略一看幾乎都是jing英,其中鶴立雞群的站著幾只高大強壯得恐怖的饑餓死者,從天眼的信息中得知,這幾只都是頭目級別的怪物。
    jing英成群,頭目扎堆的情景讓吳依十分吃驚,讓吳依難以想象的是墓室深處的景象。
    這些成群結隊的饑餓死者所在之處只是墓室大門前的副廳,副廳雖然很大,但也很難容下這么多的饑餓死者,這些饑餓死者卻被形的威壓所懾,寧愿擠得密不透風也不敢越雷池一步,進入大廳之中,甚至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不敢驚擾墓室深處的存在。
    墓室的大廳正中,白玉所做的高臺之上,擺放著一具朱紅sè的木質棺材,這具棺材很小,吳依目測最多只能裝下一個體型嬌小的小孩子。
    在這具小棺材的兩旁,擺放著兩具同樣顏sè和材質的棺材,這兩具大棺材呈保護之勢將小棺材護在中間。
    這三具木棺和吳依之前在大陵寢中所見的石棺風格都不一樣,雖然材質和樣式都很普通,但卻古香古sè,有一種歷史的厚重感和恢宏大氣。
    讓吳依有一種看到了中國古代棺材的感覺,而且吳依敏銳的野xing本能感覺到了棺材之中存在著邪惡而又強大的生物,讓吳依如墜冰窖,寒毛都立了起來。
    隨著吳依推開墓室大門時發出的巨響,驚動了站在門口的眾多饑餓死者。
    它們憤怒的看向吳依和他身旁的召喚物,毫不猶豫的揮舞著粗壯的手臂向吳依發起了攻擊。
    顧不得繼續觀察墓室中有些詭異的三具木棺,吳依一劍將沖到眼前的jing英的手臂斬斷,然后不得不變身為狼人,迎上了兩只頭目級別的饑餓死者。
    變身雪白sè狼人的吳依面對兩只頭目的圍攻,在壓制著兩只頭目之余,還能時不時的使用技能擊殺身旁的jing英,減輕眾多召喚物的壓力。
    吳依和召喚物們不停的收割著饑餓死者的生命,讓它們成為真正的尸體,就算全部都是jing英的怪物群都難以阻擋吳依的腳步。
    吳依頂著毒素強化的頭目的攻擊,霸氣的抓住另一邊特別強壯屬xing的頭目的手臂,爆發出恐怖的蠻力,將它烏黑堅硬的手臂生撕了下來。
    隨意的將頭目一把抓了起來,然后按到了石壁上,不停的揮拳砸在了頭目的臉上,每一拳都讓石壁一震,石塊飛濺,石壁都被轟出了一個大坑。
    特別強壯的頭目那自傲的力量在吳依面前都是浮云,只能如同柔弱少女面對蠻力壯漢般任憑蹂躪。吳依在蹂躪著特別強壯的饑餓死者的時候,不可避免的驚動了墓室中的存在。
    棺蓋滑動的聲音在一片混戰的混亂場景中都清晰比,于吳依來說如同一道驚雷,他轉頭看向大廳內。
    只見小型棺材右邊的木棺的棺蓋已經被推開了一半,一股如同實質的強橫的邪惡氣息縈繞在大廳中,讓朱紅sè的木棺都變得詭異的漆黑sè。
    “嗷吼!”一聲震人心魄的怒吼從木棺中傳來,里面的存在被吳依和饑餓死者的打斗所驚醒,十分震怒,它的怒吼震得整座大陵寢都有些晃動。
    吳依臉sè凝重,因為饑餓死者們因為這聲怒吼,居然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眾多饑餓死者的身體力量像吃了激素一樣瘋狂的增長,皮膚變得硬如鋼鐵,爪子變得漆黑鋒利,眼睛也從慘白sè變為了詭異的血紅sè,氣息變得十分的狂暴。
    從天眼獲得的信息中,吳依得知這些饑餓死者的血量,攻擊和防御等屬xing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本來被吳依壓制的兩只饑餓死者頭目也發生了異變,它們的屬xing增長加的夸張,特別強壯的頭目已經可以抗衡吳依的蠻力,幸好吳依有百毒不侵的屬xing,面對毒素強化后的頭目毫壓力,但面對兩只變異后的頭目已經盡了全力,力去幫助召喚物們。
    戰斗力激增的饑餓死者讓狼群的壓力陡增,蛇藤扛著眾多怪物的圍攻血量狂降,豪豬在外圍都吸引到了幾只饑餓死者追著它跑。
    吳依看到眾多召喚物吃力的樣子,他退意已生,木棺中的存在給了他很大壓力,僅僅只是嚎了一嗓子就讓饑餓死者有了脫胎換骨般的改變,其實力之恐怖可見一斑。
    一直留意著木棺的吳依陡然發現,木棺中有了的異變,一只詭異恐怖的手臂搭在了木棺邊上,手臂上長滿了漆黑如墨硬如鋼針的黑sè毛發,烏黑的指甲,讓人看了之后毛骨悚然。
    只見這只手臂猛然指向吳依,有一種不可一世的囂張和不屑一顧的輕視,一道黑光猛然shè向吳依的面門。
    吳依本能的感到了極度的危險和不安,汗毛直立,他不顧一切的向一旁撲去,但仍然沒有躲開襲來的黑光,被shè中了肩膀。
    側身躲避的吳依渾身一震,肩部劇痛襲來,讓他悶哼了一聲,這一攻擊附帶著的沖力使得他在地上狼狽的翻滾了幾圈,被弄得灰頭土臉。
    起身之后,吳依看向自己受傷的肩膀,上面插著一根寸長的漆黑指甲,指甲很輕易的就洞穿了吳依的肩膀,視吳依的防御如物。就算吳依有著百毒不侵的屬xing,受傷部位的血肉都變得烏黑腐爛,不停流出的血液都帶著惡臭,連分擔了大部分毒素傷害的劇毒蛇藤都在不停扭曲,生命值再緩慢的掉落著,可見這只指甲上帶著的劇毒之猛烈。
    吳依的血量受到如此重創,猛然跌到30%,還在持續的受著尸毒傷害。
    吳依將被當作暗器的指甲拔了出來,喝下一瓶藥劑,按住傷口,讓眾多的召喚物開始突圍,木棺中的存在僅僅只是一擊就讓吳依受到重創,不是吳依現在能對付的存在。恐怕大陵寢外面被吊在樹上的冒險者就是這個存在殺死的,強大而又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