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1)     

無限之升級系統54 故人

  張豐的左臂揮動,一個半徑三十米的圓形魔法陣在地上形成,冒著紅光的線條勾勒出一個個繁復的花紋,在圓陣的zhongyāng,一道淡淡的鬼神虛影飄浮在空中。
    稍微有些呆滯的眼神和表情說明這只是鬼神本尊的一種投影,雖然只是一道虛影,仍然有一種睨眸天下的氣勢,盡顯鬼神的威嚴。
    刀魂卡贊!
    張豐召喚出刀魂卡贊之后,這位強大鬼神的虛影讓法陣籠罩的隊友們得到了力量和jing神力提升的增益,整個隊伍的戰斗力都得到了很大提升。
    張豐再次發難,他沖到紅衣劍士身前,手中巨劍連連揮動,上挑下劈在虛空中劃過弧形的軌跡,銀sè的劍光在空氣中宛如一道皎潔銀月,在少女般嬌羞的半遮半露中有一種純潔的美好。
    月光斬!
    銀sè彎月般的劍氣讓紅衣劍士產生了危機感,他手中長劍一震,劍勢一變,火紅長劍化為一團奔騰流動的烈焰,洶涌澎湃的和張豐的月光斬碰撞在一起。兩種不同xing質的能量劇烈碰撞后,除了崩散飛濺的少部分之外,其他部分相互消磨抵消。
    在兩道犀利的劍氣全部消散后,張豐提劍指向紅衣劍客,在對方挑釁的眼神中,他身形猛然一動,腳步滑動,瞬間就來到了邪魅少年段霖面前,帶著兇猛的沖勢斬向段霖。
    在白sè的劍光中,段霖豎起火紅長劍擋在身前。張豐的巨劍和火劍短暫的交鋒之后,兩人錯身而過,張豐在沖到段霖身后時,視慣xing的突然反向帶著強的力量再次斬向對手。
    段霖反應很的回身揮劍格擋,勉強擋住了這一擊。
    然而張豐的攻勢還沒有結束,在揮出第二記斬擊后,他神奇般的再一次轉向滑動,毫不留情的斬向段霖。
    三段斬!
    面對張豐這突如其來的一劍,段霖手中的火紅長劍猛然shè出,正中巨劍的劍刃,稍微阻擋了來襲的劍勢后,回了段霖手中。有了這瞬間的緩沖,段霖揮動長劍,化為了一面火焰盾牌,橫在張豐的斬擊上。
    將火盾劈散之后,已成強駑之末的巨劍只能將段霖擊退幾步,在他胸前流下一道淺淺的傷口。
    張豐的攻勢連綿不斷,他突然跳向段霖,在紅衣少年頭頂兩三米時去勢已盡,張豐帶著泰山壓頂之勢撲向敵人,空氣都被重壓排斥開,掀起一股氣浪,巨劍上有著危險的寒芒,相信就算是一座山峰都能崩開一個缺口。
    崩山擊!
    就在利刃即將臨身之際,段霖居然揮出右拳,毫不畏懼的迎向帶著重壓落下的巨劍。
    眾人想象中的臂斷人亡的情形并沒有發生,段霖的鐵拳轟擊在劍刃上,居然將巨劍蕩開,還將張豐震退了一段距離。
    張豐感到左臂上一股滾燙巨力傳來,震得張豐差點脫手,落地后手中巨劍變得滾燙比,就像是拿著一根燒紅的鐵棒。
    反觀拿肉掌硬接利刃的段霖,他手上毫發傷,只是右臂上的袖子被劍氣震碎,露出了他強壯詭異的火紅sè手臂。
    段霖的右臂此時已經變得通紅,上面紋著一只霸氣猙獰的兇獸麒麟,張口怒吼的紅sè麒麟在手臂上十分的顯眼奪目,飄起的草屑落在他手臂上化為了一股輕煙,可見他手臂上的高溫,已經不似人手。
    “麒麟臂!沒想到你居然擁有這種神物。”張豐看到這只奇異的手臂后,臉sè凝重的說道。
    “算你有點見識,你能逼我用出麒麟臂,也算有些本事,用麒麟臂殺你也不算浪費了。”在段霖眼中,張豐已經是個死人了。
    因為他絕對不可能擋得住麒麟臂的攻擊。
    面對段霖的輕視,狂傲的張豐心中怒極,但他什么話也沒說,只是默默的伸手去解右臂上的鎖鏈,準備在對方最驕傲的方面將他徹底擊垮擊潰。
    隨著捆在右臂上的束縛被解開,張豐的手臂展現出了它本來的猙獰面目。
    這是一只帶著森森魔氣的魔xing手臂,骨質粗大猙獰,密密麻麻的青筋宛如一堆糾纏在一起的小蛇,暗紅sè的皮膚上有著眾多神秘的紋理,寸長的指甲十分的鋒利,讓人看了寒氣直冒。
    看到張豐的魔手,理解了他的深意,段霖似乎看到了非常可笑的事情般的哈哈大笑道:“沒想到你居然天真到想要靠著一只鬼手來對抗我的麒麟臂,我會將你的那只垃圾手臂先扯斷,然后把你全身的骨頭都打得粉碎,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殘忍!哈哈。”
    張豐冷冷的看著他,語氣輕蔑的說道:“像你這樣只會耍嘴皮子的,我要打十個!”
    張豐那不屑一顧的神情讓心高氣傲的段霖氣得發狂,他語氣森然的說道:“你這是在自尋死路。”
    他的右臂一豎,整個手掌都變得火紅如血,手掌充血般越來越大,越來越紅,里面的鮮血仿佛隨時都會滴落下來。
    在段霖蓄勢待發之時,張豐的魔手也開始凝聚力量,一大團的液態黑sè能量宛如墨水般在他手臂周圍纏繞流動,魔手受此刺激,整體都變粗壯了很多,上面的紋理都清晰了不少,骨節處甚至長出了銳利的骨刺。
    段霖一掌拍向張豐,火紅的手掌上有一圈金sè的火焰,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sè手掌,空氣中有著“嗤嗤”的燃燒聲,周圍的光線都扭曲變形,巨掌還未襲來,就有一股滾燙的熱風撲面而來,讓人難以睜開眼睛。
    張豐絲毫都沒有因此而受到影響,他手臂一探,黑暗能量在他魔手周圍形成了一只幽冥鬼手的虛影,上面的六根手指都栩栩如生一模一樣。
    兩只奇異的手臂碰撞在一起,場中傳來一聲巨響,兩人腳下的土地都發生了龜裂,碎石狂風襲卷全場。
    等扛過了這輪余波,眾人連忙看向場中,發現張豐一臉淡然的站在原地,襲來的碎石和氣浪都被巨劍輕松擋住,而段霖則倒退了一段距離才能保證全身毫發傷。
    張豐看著段霖,緩緩的說道:“麒麟臂,還可以。你,不行!”
    被人當眾貶低,段霖臉sè鐵青,但他處于下風確實是不容辯駁的事實,他冷哼一聲,再次撲向張豐,準備找回場子。
    吳依看到戰斗雙方那千奇百怪的裝扮和形態各異的武器時已經很驚奇,完全和暗黑世界的風格不符,特別是黛兒使用的左輪讓吳依目瞪口呆,不過看到作為本土居民的伊芳都一臉淡然的彎弓shè箭,這些異常在她眼中都是浮云,吳依只能勉強接受這一事實。
    吳依看到張豐那粗壯畸形的手臂和他右手上的六根手指時徹底法淡定,他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語道:“居然是瘋子,他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出現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
    原來張豐是吳依在孤兒院認識的朋友,張豐因為一頭白發和畸形的手臂而經常被人嘲笑圍攻,吳依與他同病相憐,兩人便成為好朋友,兩位難兄難弟聯合起來面對困境才讓自身好過一些。
    吳依和張豐兩人可謂是有著深厚的戰友感情,后來張豐被他的遠房親戚領走,沒過多久吳依被何誠領養,從而離開了那個黑暗的孤兒院。
    兩人已經有十多年沒見,但吳依看到他獨一二的奇異右臂和滿頭白發時還是一眼確認了他的真實身份,那只詭異而又強大的右臂能爆發的恐怖力量吳依可是很了解的。
    看到張豐也在戰場中之后,吳依立馬熱血沸騰,想起了兩人并肩作戰的場景,那是何等的年少熱血。
    那是在十四年前,吳依剛剛經歷了那場人生劇變之后。
    “來,這是我們接收到的孤兒,名叫吳依,是紫魅大人特別囑咐過的,讓我們要好好‘關照’他,激發他的本xing和戰斗本能,如果能達到紫魅大人的要求,我們一生的榮華富貴都享之不盡。”臭名昭著的青山孤兒院的院長對著自己的手下邪惡手段層出不窮的惡霸凌天說道。
    吳依低頭站在他身邊,對周圍發生的一切都毫不關心,盡管身邊的兩人正在討論如何將他賣個好價錢。
    “哦,這小子什么來歷?有什么特別之處么,居然能得到在組織里說一不二的紫魅大人的特意關照。”凌天問道,似乎對吳依很是好奇。
    “這個小子的家鄉剛發生地震,他和他媽被埋在里面七天七夜,在廢墟之中,為了讓兒子活下去,他媽把自己全身的血都喂給這小子喝,自己活生生流血而死。這幸運的小子憑著堅強的毅力活了下來,可在看到***死狀之后受了刺激,從此不發一言,成了這幅癡呆般的模樣。而他那死鬼老爸也早在兩年前就失蹤了,他因此變成了孤兒,被紫魅大人看重,送到我們這來。”院長平淡的說道,他已經對這種命運多舛的孤兒見怪不怪的了,還昧著良心做下了不少惡事,不過為了錢和權,賣了良心的又何止他一人。
    “這小子居然能得到紫魅大人的青睞,讓她下令要特別對待。看這瘦瘦弱弱的樣子,和街邊那些沿街乞討的小乞丐一模一樣,完全看不出來有什么特別的啊。他這小身板,扛得住那些被我訓練得猶如惡狼般的小子的折磨么。說不定幾天之后就被玩死了!”凌天變態的舔了舔嘴唇說道。
    他在孤兒院的孤兒眼中和惡魔沒有任何區別,而他最大的樂趣就是凌虐兒童,越是長相清秀的小正太越是能激起他變態的yu望。
    “你可別小看這小子,他雖然一副瘦弱的樣子,但既能吃還能打,一身蠻力不遜sè于比他大幾歲的孩子。哼,我不管你之前的行為有多么變態惡毒,只要你能按雇主的要求馴服這些小屁孩,我都不想干涉。但這次可是紫魅大人親自出面的,你可不要將他玩壞了,那我們的下場將會比他慘!”院長想到了那位大人可怕的手段,不寒而栗的說道。
    “嗯,我知道的,這和那個全家被人虐殺在眼前而變得古古怪怪的小瘋子一樣嘛。都是紫魅大人關照過的,我知道分寸,既要讓他們宛如活在煉獄中,又不能太過。”凌天深有經驗的說道,因為馴服孩童是他的拿手好戲。
    凌天走到吳依面前,對著吳依說道:“小子,抬起頭來讓大爺看看你,如果你長得一副好皮囊的話,說不定能得到大爺我的‘寵幸’。”
    院長知道凌天所有的所作所為,雖然不屑于他的行徑,但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他從來都是昧著良心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很少干涉他的行為。
    在孤兒院中活下來的孤兒對凌天都滿含畏懼,對他的話都言聽計從,不敢有絲毫的違抗,這都是深受折磨之后的自保之舉。
    這讓凌天充滿了成就感,認為任何孩子都不敢違抗自己的命令。
    但吳依卻對凌天的要求毫反應,仍然不發一言的低頭看著地板,不知是不屑還是知。這種行為等于是在凌天臉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還是在他頂頭上司孤兒院院長面前被打臉。
    凌天怒氣沖沖的抓著吳依的頭發,狠狠的一拉,讓吳依不得不抬頭面向凌天。
    映入凌天眼前的,是一張清秀絕倫的正太臉,本該是陽光干凈的面容卻帶著一股yin郁之氣,讓惡人凌天嚇得魂不附體的是吳依那只詭異的右眼。
    那是一只被血sè所覆蓋的眼睛,眼珠中間是一塊宛如血淚的斑點,其中蘊含著盡的死氣,凌天甚至能通過這血sè的瞳孔看到一片血光淋漓的地獄,他罪孽深重的靈魂就在那地獄之火中熊熊燃燒,承受著盡的折磨。
    被那恐怖詭異的地獄場景所驚嚇,凌天錯的連連后退了好幾步,狼狽得差點摔倒在地上。
    要知道窮兇極惡的凌天可是膽子極大之人,他敢一個人闖進yin森恐怖鬧鬼鬧得厲害的兇宅中睡一個晚上,還睡得非常香,不敬鬼神所以才敢惡不作,說他被一個小孩子嚇成狗了絕對沒人信。可剛才從吳依的眼中他看到了地獄,那場景真實比,由不得他不信。
    站在他身旁的院長嘿嘿一笑,說道:“被嚇著了吧,我第一次直視他的眼睛的時候也被嚇了個半死,但后來發現只是一只有些畸形病態的眼睛而已,沒有什么詭異的力量。只是沒想到敢晚上睡墳山的凌天你也被嚇著了,真是難得啊。”
    “我哪有被嚇到,只是我很厭惡這種畸形的怪胎而已,就像我厭惡那個長著一只鬼手的小瘋子一樣。如果不是這兩個家伙的身價比較高,我一定會將他們活活玩死的。”凌天惡狠狠的說道,被損了面子的他心中正醞釀著惡毒的方法來懲罰吳依。
    “哼,你還是想想怎么盡的完成紫魅大人的要求吧!”院長離開之前說道。
    吳依就這樣落入了手段殘忍的凌天手中,進入了這個弱肉強食的孤兒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