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06)     

無限之升級系統55 回憶

  在青山孤兒院中,所有的規矩都是凌天所立,除了院長之外的任何人都不能違反他的意志,連他手下的一些chéngrén教員都是如此,輕則被打一頓,重則被他廢掉手腳成為殘廢。歡迎來到閱讀
    凌天規定這些被接手的孤兒們需要通過爭斗來獲取食物,每到了吃飯的當口,孤兒們隨機抽簽,兩兩爭斗,打贏的那個才能獲得一份食物,而打輸的那個,就只能餓肚子,餓了一餐,下次爭斗當然會處于弱勢,這樣惡xing循環下去,弱者弱,強者強。
    敢和對手‘假賽’,然后平分食物的,被舉報發現后,就會遭到嚴厲的懲罰,被關禁閉,被教員凌虐猥褻,甚至被打成重傷后丟給凌天養的惡狗當狗糧。
    當然,凌天也不會讓這些孤兒活活餓死,實在是活不下去的,就會被凌天‘制作’成殘疾,丟到外面去乞討,賺的大頭被凌天拿著,只丟給他們一些食物,讓他們餓得皮包骨頭,這樣加能博取同情心。
    不過,勝者也不一定能享受到自己應得的食物,因為由十五歲的孩子王高峰帶領的一群孤兒組成了團伙,他們個個高大健壯,剝削著比他們幼小的孩童,讓勝者進貢食物,如果敢不給,就會被狠狠打一頓,然后搶走所有的食物。
    獨來獨往的吳依就屬于這被敲詐的一部分人,他靠著蠻力和兇猛不要命的戰斗方式,才能以六歲這最小的年齡打贏大部分的孤兒,贏得食物。
    但面對高高胖胖的高峰帶領的眾多大孩子,吳依的力量還是太弱小,次次都被圍毆一頓,然后被搶走所有食物,幸好凌天對他有特殊的要求,每次都會用最好的藥劑給吳依治傷,在他堅持不住的時候扔給他食物,讓他重站起來。
    這一天,吳依又成為了勝者,他的對手是高峰手下一個得力干將嚴熊,人如其名,壯實得就如同一只狗熊,每次都是他帶頭圍毆吳依,將他暴打一頓。
    這次冤家路窄,在凌天的面前,只能一對一的單挑,吳依以傷換傷的拼命將嚴熊打成了豬頭,雖然報仇雪恨,但自己也受了重傷。
    在事后果然遭到了高峰等人的報復,為了立威,在眾多孤兒的面前,吳依反抗了一番,打傷了一個高峰的手下后,終于被高峰等人制服,被屈辱的壓在高峰面前,接受高峰的教訓。
    “小啞巴,你真***是個硬骨頭,和電視上演的地下黨差不了多少嘛。被打了這么多次了,還不服軟,次次都要打傷我兩個手下才被制服,你不知道這樣我們下次出手會重么,非要把你打成殘廢你才罷休么。”高峰捏著吳依的臉,慢條斯理的問道。
    回答他的是吳依的一口帶血的唾沫,被噴了一頭一臉的高峰惱羞成怒,他怒吼一聲“打!”。
    高峰的手下面對如同地下黨般的吳依毫不猶豫的出手了,邊打高峰還在旁邊罵罵咧咧的說道:“雖然不知道凌老大為什么對你特別對待,在你受傷之后給予你最好的醫療條件,我知道凌老大的意思,可以打你罵你,不能把你搞殘廢,也不能弄死你。但你以為我就沒有辦法整你了么,以后我們會天天來打你一頓,天天讓你餓肚子,誰敢和你說話親近的,都別想有好下場,讓你這個小啞巴成為一堆臭狗屎。”
    吳依言的盯著高峰看,眼神毫屈服的感覺,那血紅的眼睛讓動手的幾個孩子心里發毛,對他下手重了。
    高峰看著周圍眾多孤兒那既厭惡又恐懼的眼神,他十分受用,也漸漸的體會到了凌天的心境,他心里充滿了變態的感。
    “高峰老大,恐怕每天打一頓也不能讓這個紅眼小鬼屈服,還是會每次拼命反抗,我們可沒有凌老大的特殊照顧,被這臭小子打傷了只能靠自己慢慢恢復,這樣下去兄弟們都不愿和他動手了。”高峰手下的狗頭軍師黃毛說道。
    “是啊,這小啞巴不知道為什么特別倔,寧愿被打也不愿向我們進貢,我們也不需要他全部的食物,我也不愿和這小子干耗下去,但這樣我們下不了臺啊,如果我們放過他,別的臭小子也會效仿他的,不能讓他激起其他人的反抗心理。”高峰小聲的對黃毛說道。
    “這樣,我聽說這小子不說話不是因為身體上有殘缺,而是因為受了刺激,有心理障礙不肯說話,弄得我們都以為他是個啞巴。這小子因為死了老媽,經常拿著他老媽留給他的遺物——一塊玉佩發呆,我們把他的玉佩搶來逼他,相信這倔小子會向我們屈服的。”黃毛在旁十分得意的向高峰獻上了毒計。
    “哈哈,好主意,不愧是我的軍師,真是智計百出,有你幫忙出主意,又幫我解決了一塊硬骨頭。”高峰十分高興,拍著黃毛的肩膀大加贊賞。
    高峰走到吳依面前,他的兩個手下馬上用力按住想要掙扎的吳依,高峰嘿嘿一笑,強行從吳依的胸前取下了那塊對吳依來說萬分重要的玉佩。
    “還給我!”吳依突然怒吼道,聲音宛如野獸在泣血咆哮。
    “這破玉佩也沒什么特別的嘛,不就是你那死鬼老媽留給你的破玩意么。拿出去賣也賣不了幾個錢,就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小雜種才會將這破東西當作寶貝。”被吳依的怒吼嚇了一跳的高峰看著被壓制住的吳依,輕蔑的說道。
    高峰看到吳依用仇恨的眼光盯著自己,覺得非常不爽,他拍了拍吳依的臉,語氣yin森的說道:“你再敢反抗,信不信我把你這破東西仍到廁所里,或者給凌老大的狗戴上,甚至摔成粉碎。”
    隨著高峰的話語,吳依的表情越來越猙獰,眼中兇光畢露,使得那血紅sè的眼睛顯邪惡詭異。吳依猛然爆發出一股蠻力,兩個十五歲的壯實少年都一時沒有壓制住,被他完全掙脫開來。
    掙脫了束縛的吳依一把從高峰手中搶過自己的玉佩,然后握緊拳頭照著高峰的臉就是狠狠的一拳。
    看到老大被打,高峰的手下馬上反應了過來,對吳依拳打腳踢,想要把他從高峰身上弄開,但吳依卻對落在身上的拳腳視若物,對著高峰的臉拼了命的揮拳,被打得越狠,下手就越重,這樣下去,要么吳依被打場打死,要么高峰被吳依打得連鬼都認不出來。
    黃毛從旁邊抄起一根棍子,兇狠的朝吳依的腦袋上敲去,如果被敲實的話,輕則腦震蕩成為腦殘,重則腦漿迸裂當場慘死。
    正在這危急關頭,黃毛的耳邊傳來一聲怒吼:“都給老子滾開!”
    一只漆黑壯實的手掌一把抓住了黃毛手中的棍棒,手掌上銳利的指甲甚至將木棍抓得木屑紛飛,讓黃毛使盡了力氣都法抽出木棒來。
    黃毛轉頭看過去,發現阻止自己的是高峰等人十分頭疼的另一個硬骨頭,長著一只畸形手臂的小瘋子張豐。
    這張豐比吳依還難對付,此人發起瘋來十分可怕,一只鬼手犀利異常,等閑幾個壯實少年都制不住他,非得付出血的代價把他打暈才能制服他,連凌天都拿他沒有多少辦法。
    張豐此時一臉兇樣的盯著他,眼中滿是嗜血的光芒,這是他發瘋的先兆。
    黃毛想到以前小瘋子的瘋狂行為,他有些虛了,但也只能硬撐著說道:“小瘋子,你想怎么樣,我jing告你,我可不是怕你,你現在插手幫助這小啞巴的話,別怪我們出手太重,把你打得幾天下不了床。”
    回答他的,是張豐勢大力沉的一拳,看到被打倒在地的黃毛,張豐一臉興奮的說道:“吳依這小子,實力足夠成為老子的伙伴,而且脾氣也很對老子的胃口,以后他就由老子罩著了。你們這群廢物,沒有任何值得老子忌憚的地方,只會靠著人多勢眾,不過人越多老子越興奮,好久沒有和你們這群廢物動手了,是該活動活動筋骨了。”
    說完,張豐主動的向高峰的眾多手下發動了攻擊,完全沒有因為人數的差距而有任何的猶豫。
    眾人不得不上前抵擋,這也極大的減輕了吳依的壓力,讓他從容的一拳一拳活生生的把高峰打暈了過去,而高峰的樣子也就變得慘烈比,難以入目。
    解決了高峰之后,吳依也沖入了戰場,和張豐并肩戰斗,兩人面對將他們團團圍住的高大少年,毫不懼怕。
    在戰斗之中,兩人默契十足,相互防守對方的背面,發揮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力量來,在缺少了高峰和黃毛這兩個主心骨之后,眾多小混混心戀戰,撂下幾句狠話之后,很就帶著受傷的兩個頭目退走了。
    擊退了敵人之后,吳依和張豐兩人很是高興,也對對方充滿了欣賞。
    “老子叫張豐,爹媽都被人剁成了十幾塊,在外面和野狗搶食了兩年,老子就被人帶進了這家破孤兒院,別人都叫老子小瘋子,因為老子打起架來從來都不要命,你剛來老子就注意到你了,你小子打架的時候也和老子一樣不要命,還敢和高峰那老小子對著干,力氣也和老子一樣大,吃得比老子還多,老子佩服你,想和你交朋友。”才七歲的張豐因為在外面混過兩年,已經滿口老子的稱呼自己。
    吳依點了點頭,臉上終于帶了點正能量的表情,那是喜悅的笑容。
    兩只沾滿了血跡的手掌握在了一起,兩人的面容雖然稚嫩瘦小而且傷痕累累,但那染血的笑容卻異常堅定真誠。
    那一年,瘋子七歲,吳依六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