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6)     

無限之升級系統58 獨斗狙擊

  是那個狙擊手!
    在場外的吳依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只有那個恐怖的狙擊手有這么可怕的爆發力,而且對方也有充足的條件來發動這時機恰到好處的一擊,如果不是五哥將黛兒推開,正在瘋狂輸出的黛兒絕對是被爆頭身亡的下場。最
    通過shè擊的角度和方向,吳依發現狙擊手真的在吳依面前的這個土坡上,只是對方處于隱身狀態系,吳依的天眼暫時沒有反隱能力法發現敵人。
    在認清這一事實的時候,吳依從物品空間中拿出他特地準備的顯影之塵,激活使用之后,帶著熒光的顯影之塵紛紛揚揚的散滿了方圓1000碼的范圍,如同一場美麗的煙花般讓人迷醉。
    花了10顆魂晶兌換來的顯影之塵的效果十分明顯,隱身在草叢中的狙擊手顯現出了身形,他身上被顯影之塵沾染,帶著幽幽的熒光,就像是黑暗中的螢火蟲般顯眼,連處于激烈戰斗中的雙方都發現了他的蹤跡。
    吳依看到狙擊手是一個身著科幻sè彩濃厚的鎧甲,穿著狀束身衣,面戴鐵制豬臉面具的家伙。
    令吳依有些難以置信的是,對方的裝扮簡直和地球上臆想出的鐵血戰士形象一模一樣,肩膀上的等離子炮如出一轍,連頭發都扎成了和鐵血戰士那樣的辮子狀,就像是某些昆蟲的觸須,不過他裸露在作戰服外的皮膚可以看出他是個人類。
    稍微有些不同的是他沒有鐵血戰士那么高大健壯,而且他手上拿著一把巨大得夸張的槍械。
    這是一把很拉風的槍械,全身銀白sè的特殊材質打造,修長jing悍的槍身,充滿了科幻sè彩,槍管上依次刻著七顆暗合天象的星辰,顯得神秘而又強大。平時可能內斂低調,當它顯露出猙獰的真面目時,盡顯華麗霸氣。
    看到這位一身科幻風格的敵人,吳依的腦子一陣迷糊,如果是在地球上看到這樣裝扮的人,吳依會認為他是在玩cosplay,然后佩服對方的專業。但現在是在惡魔和天使共存的魔幻世界,這樣毫節cāo的亂入到底是想鬧哪樣。
    不管吳依怎么吐嘈,他還是不得不接受他的敵人是個鐵血戰士的事實。
    在電影中,鐵血戰士的微型電腦可以讓他在戰斗中隱身,所以這名穿著鐵血戰士裝備的狙擊手在使用狙擊槍時都不會暴露身形,而吳依的疾風步在攻擊的一瞬間就會現身,兩種隱身之間各有優劣。
    追蹤術!
    吳依的魔力化為一道特殊的骷髏標記,形的黏在了“鐵血戰士”的身上,就算顯影之塵的效果消失了,吳依還是能看到用作戰服隱身的“鐵血戰士”。
    正在轉移陣地的鐵血戰士十分jing覺,看到自己身上不停散發著藍sè瑩光,就像黑暗中的瑩火蟲般顯眼,他意識到了隱身是毫作用的。
    在帶有熱成像的多功能面罩幫助下,他看到了一個人型的紅sè光點在向他速靠近,正是帶著一往前的氣勢狂奔而來的吳依。
    數百米的距離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吳依跨越,和鐵血戰士只有幾十米的距離,以吳依的速度,這短短的距離瞬間就能沖過去。
    鐵血戰士將手中貴重的狙擊槍收了起來,在這種情況下還使用狙擊槍那簡直和找死沒多大區別。
    不過身為狙擊手的‘鐵血戰士’被人近身之后并不是沒有還手之力,他肩膀上的等離子炮轉向了吳依,炮口閃動著危險的藍sè光芒,一團紅sè斑點出現在吳依胸口,吳依在那一瞬間突然變向,擦身而過的流星狀等離子將地面熔出了一個坑,坑中都是被高溫熔化成琉璃狀的晶體。
    吳依也看過有關鐵血戰士的電影,里面那足以在瞬間將一個成年人蒸發大半的等離子炮讓吳依印象深刻,就算吳依的體質已經增強了幾倍,但也絕對不希望用**去挨上這種兇器一炮。
    吳依邊沖向鐵血戰士,邊進行著狼人變身,在奔跑中,吳依的身體不停的進行著變化,骨骼變粗變高,肌肉變得強壯,手上的指甲變得鋒利,全身長出了濃密的銀白sè毛發,很一只強大的白sè狼人就出現了。
    看到狼人這種恐怖的魔怪向自己撲來,鐵血戰士沒有任何的驚慌,眼中反而有著難言的興奮,那是一種看到了獵物時的表情。
    在電影的描述中,鐵血戰士是擁有高度文明的外星種族。他們的科技十分發達,有先進的星際航行能力,可以便捷的在宇宙中穿梭旅行。
    鐵血戰士酷愛獵殺強大的生物,像恐怖的異形就是他們的天敵,也是他們最喜愛的獵物。
    這名穿著鐵血戰士的人類輪回者十分崇拜鐵血戰士的習xing,他此時看到吳依變身為的狼人,見獵心喜,認為他的收藏品中可以增加一塊狼人的頭骨了,之前戰斗中用狙擊槍爆頭,可是浪費了好幾個收藏品。
    鐵血戰士拿出了一把造型奇異的手槍,稍微對準吳依的方向就扣動了扳機,如果是普通的手槍,這樣不瞄準就開槍,能打中人只可能是走了狗屎運。
    可惜這不是一把普通的手槍,從里面shè出的不是金屬子,而是一張半徑有近十米的六邊形金屬,住目標后,金屬會自行收縮,直到將中的獵物硬生生絞碎為止。
    看到金屬帶著巨大的沖力shè來,吳依靠著變身后獲得的速度提升,他猛然加速沖出了金屬的籠罩范圍。
    鐵血戰士手中已經換成了一件飛盤狀的武器,飛盤的兩端是十分鋒利的斧刃,由不知名的合金打造而成,帶著幽幽的金屬光澤。
    鐵血向吳依仍出了手中的飛盤,飛盤旋轉著shè向吳依,利刃破空聲讓人聽了寒氣直冒。
    避可避的吳依將雙臂護在胸前,直面shè來的飛盤,他相信自己的體質。
    飛旋轉著的飛盤切入**,吳依感到雙臂一陣劇痛,鮮血飛濺,手臂像是要被絞碎一般,吳依怒吼一聲,猛然發力,將飛盤頂飛了出去。
    承受了飛盤的切割后,吳依的雙臂傷痕累累,血肉模糊,有些部位還能看到慘白的骨頭,但在狼人形態的超強回復力下,這些恐怖的傷口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速恢復著。
    鐵血戰士從腰間抽出了一根收縮折疊著的長矛,然后將它還原到本來面目,一根鋒利猙獰的鐵血長矛。
    長矛的結構十分的復雜,尖端布滿了銳利的尖刺,刺入人體后勢必能造成多種難以愈合的傷口,光看外表就是一件殺人利器。
    吳依來到鐵血戰士的面前,他揮爪抓向鐵血。
    爪風撲面而來,雖然帶著面具,鐵血仍然感到面部生寒,有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
    鐵血戰士揮拳直擊,正中吳依的利爪。拳爪相交之后,吳依的手骨被震得發麻,而鐵血則被擊退了好幾步,拳上也添了幾道抓傷。
    吳依趁勝追擊,再次撲向鐵血,對方刺出了手中的鐵血長矛,吳依暫避鋒芒的躲開了這一刺。
    白sè狼人不停朝著鐵血發動猛攻,在你來我往中,鐵血十分狼狽,他被狠抓了幾下,身上的鎧甲都被撕開缺口,上面布滿了爪痕,吳依身上也被長矛刺出了幾個血洞,鮮血沾滿了柔順的白sè毛發。
    鐵血瘋狂的喘息著,自己的身體經過強化,絕對比普通的鐵血戰士要強,此時卻在速度和力量上被全面壓制,對方的身體之強讓人心驚。
    鐵血突然發現自己身上不再散發藍sè瑩光,他心中一動,看向吳依,果然發現對方此時迷茫的左顧右判,尋找著處于隱身狀態的敵人。
    鐵血戰士暗暗想道:“看來沒有那可惡的魔法粉塵,狼人就法看破隱身。”
    鐵血戰士小心翼翼的轉移身位,不想驚動茫然四顧的狼人。
    鐵血移動到吳依惻面后,他松了一口氣,這個變身為狼人的德魯依給他的壓力很大,幸虧這往而不利的隱身能力再一次幫助了他。
    悄悄移動到吳依的身后,鐵血戰士猛然刺出了鐵血長矛。
    鋒利的矛尖刺中看似毫防備的吳依的背心,鐵血長矛一下就刺穿了吳依的身體。
    正在鐵血心神松懈,認為偷襲成功之際,手上傳來的空虛的感覺讓他心中一驚,這是刺在空處的感覺。
    原來在鐵血戰士發動偷襲的一瞬間,吳依腳步一邁,就來到了鐵血戰士的側面,在原地只留下一道被刺穿的殘影。
    疾風步!
    在追蹤術的加成下,狼人變身的移動速度本來就已經很恐怖,此時再加上疾風步的速度加成,吳依已經徹底化成一道風。
    吳依的爪子直奔鐵血戰士的面門,鐵血從面罩中的熱成像系統中清晰的捕捉到了吳依的身影,但卻完全反應不過來。
    吳依的攻擊正中鐵血的頭顱,絲毫沒有受到對方隱身效果的影響,鐵血噴血飛出。
    再次站穩的鐵血戰士批頭散發的低垂著頭,他臉上的面罩被吳依破壞,露出了一張中年男人的臉,上面還有幾道吳依留下的抓傷,本來平凡普通的面容因此而顯得有些猙獰。
    中年男人喘息了兩下,聲音低沉的說道:“你能看破我的隱身能力,對吧。”
    吳依點了點頭,承認了這一點。
    “嘿,沒想到我孤狼也會中這么明顯的陷阱,你變身狼人后的嗅覺十分靈敏,光是我身上的血腥味都會暴露我的身形,怎么可能毫感覺呢。看來我是太久沒有近身搏斗,太長時間沒有直面死亡了,整個人都變遲鈍了很多。”孤狼越說越興奮,甚至整個人都在興奮的發抖。
    “你是什么人?就是你們毀滅了福倫村,還屠殺了整個村子里的平民么?”吳依盯著這個名為孤狼的男人說道,他的心中實在是充滿了疑問。
    “對,就是我們合力屠殺了那些弱者,他們在這個殘酷的世界中就是任憑宰殺的豬羊,弱小就是一種罪!不過我不屑于像我的‘同伴’們一樣折磨蹂躪這些平民,烏鳩那個混蛋居然下作到殺死胎兒來制作鬼嬰的地步,這極不服鐵血戰士一族不殺孕婦的傳統。沒想到和他們分道揚鑣守株待兔時居然真的等到了你這一獵物。”孤狼說道。
    “可你還不是沒有成功的將我狙殺,不管你們是什么人,現在就該讓你為那么多條人命付出代價的時候了。”吳依捏緊了拳頭說道,想到福倫村中滿地尸體的場景就讓他雙眼通紅,對孤狼十分痛恨。
    “你能躲過我首次狙殺不得不說你的jing惕xing和對危險的直覺相當強,不過就是因為我的‘好同伴’們明知道我要守株待兔還在村子中到處放火,影響了我的視野,不然就算你躲進了房子中我也能穿墻將你狙殺。不過沒關系,你已經成為了我的獵物,還獨自一人來找死,你的頭骨馬上就要成為我的收藏品之一,告訴你一些信息也妨。”
    就在吳依露出不耐煩和不屑表情的時候,孤狼帶著自信的笑容說道:“你也看出來了吧,我們不是暗黑世界的原住民,而是異界來客,來自一個叫做通天塔的地方。我們受一個名為主神的上存在的驅使到各個世界中完成各種各樣的任務,我們也被稱為輪回者!”
    “至于輪回者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通天塔和主神的具體情形又是怎樣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只需知道我們屬于惡魔陣營,是和墮落者一樣的存在,毀滅福倫村這樣的人類聚集地只是我們任務的一部分,殺死你這樣的人類陣營的職業者是獎勵豐富呢。”
    最后他的表情變得嗜血和瘋狂,面容病態而扭曲的吼道:“那就讓我殺死你來激活我的野xing本能吧。”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身體中的肌肉都開始膨脹,整個人都大了一圈,頭頂上隱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兇惡怪物的虛影。
    這張怪物頭上長著兩只尖角,皮膚是一種詭異的紫sè,頭發都扎成了很多根辮子,飄在腦后就像是數的昆蟲觸手,狹長的雙目冒著危險的紅光,張開的巨嘴中滿是尖銳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