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60 子彈風暴

  五哥被孤狼用狙擊槍一槍爆頭之后,并沒有出現腦漿血液滿地的情景,他的整個身體都突然散開,化成一大團銀白sè的液態合金,然后緩緩的向黛兒的方向蠕動前行。
    黛兒反應過來之后,她沒有悲嚎怒吼,而是默默的拿出了眾多武器槍械,將之仍在五哥所化的液態合金中,那團液體般的合金將之全部吸收,然后開始覆蓋在黛兒身上。
    在短短的時間內,黛兒的身上就多出了一件全方位防護的外掛裝甲,銀白sè閃動著金屬光澤的合金緊貼著黛兒的身體,將她前凸后翹的身材體現得淋漓盡致,冷冰冰的金屬面罩遮住了她美麗的臉龐,在xing感之余還有著一種冷酷的味道。
    合金裝甲讓黛兒的力量和防御得到了極大提升,此時她的右臂上突然多出一把黃金雙管獵槍,口徑比之前的那把還要大很多,黑洞洞的槍口指向地面重傷不起的鬼猴。
    在鬼猴驚恐的眼神中,黛兒連連扣動扳機,不停噴shè而出的鋼珠將鬼猴shè殺,他的尸體上布滿孔,連鬼都認不出來他原來的面目了。
    在看到吳依出現將狙擊手糾纏住之后,黛兒沒有去管孤狼,她左臂上的銀sè合金鎧甲一陣流動變換,手中出現了一把黃金加特林,看她輕松的表情就像是拿著一根稻草,毫壓力。
    “你們都去死吧!”黛兒將左臂對準正沖上來的光頭男,加特林的槍管開始加速旋轉,從中噴shè出一條兇猛的火舌,光頭男看到這一幕腿都有些發軟,但他只能硬起頭皮發動金鐘罩,一個金黃sè的圓形氣罩將自己防護起來。
    數子不停掃shè在光頭男外放的金鐘罩上,被堅固的罩子飛,光頭男周圍的地面上布滿了坑,密密麻麻,觸目驚心。
    光頭男雖然用金鐘罩擋住了加特林的掃shè,但不可避免的被巨大的沖擊力不停的朝后推送,根本不可能沖到黛兒身前。
    看到黛兒大發神威,雙刀客也沖向她,不想讓她繼續輸出。
    正在此時,黛兒右臂上的雙管獵槍變成了一把黃金m134轉管機槍,隨著槍管轉動,又一條火舌從她手中噴出,兩把重機槍的巨大重力和后坐力都法影響到她的shè擊。
    yin沉老者連忙在雙刀客身上施加了一個鬼氣森森的黑sè護盾,配合著刀客舞動得潑水不進的刀法,才勉強在這種槍林雨中存活下來。
    兩個近戰都被黛兒一個人壓制,黑衣忍者忍不住出手偷襲,他還是從黛兒身后出現,鋒利的忍刀劈向黛兒脆弱的脖頸,就算合金裝甲能防御住利刃,但也難將其中蘊含的內勁全部擋住。
    就在此時,黛兒的左右肩上都伸出一根槍械,然后對著忍者開始瘋狂shè擊,忍者連忙揮刀防御,一片刀光中,子被紛紛開,有些反在黛兒的身上,只見銀白sè的裝甲一陣翻滾子都被吸收消失,對黛兒沒有造成什么妨礙。
    這還沒完,從黛兒的裝甲上不停的伸出各種各樣的槍械,光是那如同刺猬般的外表就讓人不寒而栗,這可全是可以用來制造一場屠殺的武器。
    這些冷冰冰的槍械都開始向外瘋狂的噴shè子,形成了一股恐怖的子風暴,將她攻擊范圍內的所有敵人都籠罩了進去,進行著差別的攻擊。
    看著黛兒面表情的控制著這些殺人利器,槍械shè出的火舌照亮了她jing致美麗的面容,數的殼掉落在地上,這種xing感美女加重型槍械很黃很暴力的場景讓男人本能的熱血沸騰,有一種吸食大麻般深入到骨髓中的酥麻感。
    似乎是覺得只憑子還不夠,黛兒的裝甲上再次伸出一根大口徑槍管,一發榴從中拋shè向白骨骷髏中,爆炸成百塊小破片,大量殺傷了范圍內的眾多骷髏。
    這些槍械經過了這身裝甲和黛兒自身的強化加成后,都已經達到了白銀級別以上,加上里面夾雜著的特殊子,絕對不是普通的槍械可以比擬的。
    身體素質經過了多次強化的雙刀客僅僅是被一發子擦中了右臂,就受了不輕的傷勢,一大塊血肉被削飛,立馬鮮血淋漓,對他的刀法都有一些影響。
    化身為多炮塔神教成員的黛兒一人便將整個戰場掌控,強大的火力居然壓制得在場所有人都難抬起頭來,只能悶頭防御躲避。
    伊芳也只有趁此時間給吳依一定的支援,然后繼續投入這邊的戰場,拼命拉弓壓制住對面的jing靈shè手,讓他法sāo擾處于這種狀態的黛兒。
    戰斗雙方都清楚,黛兒這種狀態肯定法持久,光是子方面就扛不住這樣的消耗,光頭男等人就是在等她停下來的一瞬間發動突襲。
    被壓制著的光頭男沒有發現,黛兒已經放松了對他的攻擊,讓他能緩緩接近自己,而在黛兒的身后,晴子拿出了一個木質的盒子,這是黛兒用自己的機關術和附魔技術制作的破盾神奇——暴雨梨花針。
    正在光頭男沾沾自喜,以為黛兒已經是強弩之末時,晴子將盒子的前端對準他,然后按下了盒子上的開關。
    在光頭男的視野中突然出現了一大蓬銀針,這些銀針極細極多,密密麻麻反shè著淡淡的光芒,如同一片暴雨襲來,在視野中留下了一朵盛開的梨花。
    這蓬寒芒隱現的銀針密如暴雨,讓人處躲閃,光芒閃動中又如同一團燦爛的梨花盛開,美麗之余又包含著窮殺機,愧于暴雨梨花之名。
    密密麻麻的銀針瞬間shè至光頭男面前,在暴雨梨花出現的時候他才有大難臨頭的危機感,可是他根本從閃避,只能硬著頭皮將金鐘罩崔動到極致。
    暴雨梨花針不出意料的全部shè在金鐘罩上,之前加特林重機槍都法憾動分毫的金鐘罩爆發出了一陣強烈的耀眼金光,在泛起了劇烈的漣漪后,稍微抵擋片刻就被輕松撕裂開,銀針勢不可擋的shè在了光頭男身上,讓插滿銀針的光頭男就像一只人型刺猬。
    主修防御功法的光頭男生命力十分強悍,銀針突破了金鐘罩之后也已是強駑之末,暴雨梨花針全數shè在他身上也只能讓他輕傷。
    金鐘罩被破之后一段時間內都法再用出,光頭男看到轉向他的多個槍口,不得不運起鐵布衫硬扛。
    光頭男的雙臂護在胸前,黃金加特林等機槍的子紛紛shè在他身上,將他的上衣瞬間撕碎,露出他jing壯結實的肌肉。
    此時運起鐵布衫的光頭男古銅sè的皮膚表面帶著一層毫光,讓表皮變得光滑而又堅硬,瘋狂的子shè在上面大多數被開,只有少數的子能穿過這層牛皮般的防御,鉆入他緊繃的肌肉后被攔截下來,濺起了一朵朵血花。
    雖然大多數子都法破防,但蟻多咬死象,光頭男的生命值在穩步下降。
    加雪上加霜的是,伊芳也在這時出手了,她拉開長弓,一根寒氣四溢的箭矢離弦shè出,正中光頭男。中了冰箭的光頭男感到渾身一寒,正在緩慢后退的動作一僵,被凍結在原地,連眉頭都結上了一層薄霜。
    伊芳連連shè出冰箭,讓光頭男的速度降到極致,沖又沖不上去,退又退不了,只能在原地當一個活靶子。
    “救我!”光頭男向身后的巫師求救道,用血肉去硬擋幕,光頭男不敢保證自己能堅持到黛兒的子耗盡,說不定下一秒他就會被shè成一堆爛肉。
    煉魂巫師也不希望這個稱職的肉盾就這么犧牲掉,yin沉老者的骨杖指向自己控制的鬼魂,杖中噴shè出一道黑光,鬼魂在黑光的籠罩下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全身爆開,形成了一團黑霧。
    這團黑霧速的飛到光頭男的身前,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層黑暗幽深的護盾,可以隱約看到,護盾由一張張表情扭曲的恐怖人臉組成,它們張嘴怒嚎,極力想要擺脫法術的束縛,使得護盾在不停翻滾涌動。
    看起來很不穩定的幽魂護盾卻對物理攻擊的防護效果極好,子shè入護盾中將一張張人臉擊碎,可又很重組生成。
    數的子shè中護盾,只有極少數的子能穿過護盾,子穿過這層黑霧之后,也成了強弩之末,法對光頭男再造成多少傷害。
    “我來幫你。”雙刀客也適時發力幫助分擔部分攻擊,將伊芳shè來的冰箭撥開,光頭男的壓力陡然一輕。
    向外shè出了數子的黛兒終于到了盡糧絕的時候,她的所有槍械突然齊齊啞火,然后從她的裝甲上掉落了下來,在地上堆了一堆槍管發燙的槍械。
    不過黛兒也不算手寸鐵,她手上還拿著一把修長唯美的金黃sè槍械,上面還帶著榴發shè器,就這一把槍械,卻帶給了眾人比剛才還要危險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