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61 自食作用

  孤狼中了翡翠一擊后,被束縛住,吳依沖上來一記突刺正中孤狼的胸口,孤狼被打得蹌踉后退鮮血長流。
    翡翠一擊的束縛效果很消失,吳依使用了霜之星,冰環擴散開來,蔓延到孤狼身上,他的速度一緩,吳依繼續跟上,雙手握拳,像是一把鐵重猛然重劈在孤狼的頭上。
    頭部要害受此重擊的孤狼,眼中金星直冒,被錘得撲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泥,狼狽不堪。
    不過孤狼的身體強度確實很可怕,以吳依變身狼人后的變態力量,一記重劈連鐵棒都能打彎,可孤狼頭部被轟中還能搖晃著站起來。
    還在孤狼處于腦部震蕩的負面狀態的時候,他身后的土壤突然破開,碗口大的蛇型藤蔓電shè到他身上,含有劇毒的獠牙輕易的咬中他的手臂,隨著猛毒的注入,孤狼的右臂呈現出詭異的青綠sè,一時提不起勁來甚至全身發軟。
    綠sè的蛇藤纏繞到孤狼的身上,那種冰冷滑膩的觸感和真正的毒蛇如出一轍,蛇藤突然發力,整個身體盤起收緊,將孤狼緊緊束縛住,巨大的蠻力勒得孤狼的雙眼暴凸,臉部沖血發紫,讓人懷疑他的腦袋會不會因此而爆開。
    吳依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千載良機,他的雙手連連揮動,在孤狼的身上增添著一道道恐怖的傷痕,有了追蹤術的減防,孤狼的鎧甲效果大降。
    他身上的金屬鎧甲多處被鋒利的爪牙撕開,掛在身上已經到了衣不遮體的地步。
    加雪上加霜的是,從恐懼狀態中恢復過來的小白發生了一聲憤怒的嚎叫,它居然被一只怪物的虛影威懾恐嚇住,任人宰割,它心中有一種難言的屈辱,而這種恥辱就應該以仇人的鮮血來洗刷。
    小白含怒而來,在孤狼的身上爪撕嘴咬,面對這種毫防御行為的敵人,小白的暴擊機率大增,攻擊時連連造成巨大的傷口,讓孤狼的生命值狂掉。
    被蛇藤束縛住的孤狼拼命掙扎,不停的攻擊著蛇藤,身上是電光閃爍,連續放出雷電轟擊蛇藤。
    被電得全身焦黑的蛇藤仍然很堅韌的死死捆住他不放,絲毫不為所動。
    看到這種場景,吳依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如果讓孤狼掙脫束縛,到時就結果難料了。
    吳依突然怒吼了一聲,他的全身肌肉都在蠕動膨脹,青筋暴起的肌肉充滿了力量感,本來就高大健壯的狼人,整個身體都變大了一圈。
    力量爆發!
    激活了天生神力的吳依力量翻倍,力氣充滿全身簡直要溢出來的吳依毀滅的yu望大增,他急需要目標來發泄這種想要破壞的yu望,而近在眼前的孤狼就是好的對象。
    吳依一拳轟向孤狼的胸口,撲面而來的拳風就讓孤狼睜不開眼,心中驚駭恐懼難以自已。
    鐵拳不出意外的正中孤狼的胸口,拳勁透體而過,孤狼背部的金屬凱甲像紙糊的一樣被輕松撕裂,而他體內的臟腑等都受到了重創,張嘴噴出一大口鮮血。
    在吳依連續的幾記重拳之后,孤狼的胸口被轟出了一個血洞,血液噴涌而出,還隱隱可以看到已經破碎的內臟,受此重創,孤狼的血量狂掉一大截,到了10%以下的危險線以下。
    孤狼因為血液流失太多,雙眼都沾上了鮮血,視線已經變得模糊,視野中的所有物體全都染上了一層鮮艷的紅sè,他可以看到一個紅sè的鐵拳狠狠地轟在他頭上。
    喀嚓一聲,孤狼的脖子法承受這股蠻力而發生了骨折,頭部奈的往一側歪著。孤狼在挨了這一拳時眼前一黑,他心里一陣絕望,出來混遲早要還的,看來是要死在這里了。
    正在孤狼深陷絕望之中時,他眼前出現了一道亮光,他發現自己處于一片黑暗的虛空間中,在他面前,一道光柱籠罩著他身前的兩人。
    一只紫sè皮膚的長角怪物正撲在一個毫反抗能力的人身上盡情的吞食對方。
    看清楚了兩者樣子的孤狼心里一寒,因為這只栩栩如生的怪物正是他用來威懾吳依的虛影,被怪物情吞食的人和孤狼長得一模一樣,應該說,被吞食的人正是孤狼。
    紫sè怪物突然回過頭來,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殘忍的說道:“小子!你只有一分鐘的時間!在一分鐘里,什么都好,吃點東西!對了,最好是最高級的美味!是死亡還是進化,就看你自己了。”
    曾經聽說過這個場景的孤狼反應了過來,這是美食細胞的自食作用!
    孤狼身上植入了一種名為美食細胞的強化細胞,人體的細胞因此可以活xing化,在享用美食后可以進化,同時力量也會變得超過普通人類,超越人類的極限,孤狼所使用的雷電之力正是美食細胞在身體上開發出來的生物電,和自然界的雷霆差不了多少。
    美食細胞如同兩面刃在增強自身的同時,也存在著危險的副作用,即自食作用。
    在面臨生命危機時,美食細胞可能會自主進入自食狀態,吞食人體內的其他細胞,此時人體的潛能會得到爆發,身體中所有細胞都會活xing化,表現出來就是人體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提升,所有的傷勢都會被強行維持住,個體近乎不死。
    自食作用是有時限的,在時限內如果能吃到足夠的美食,身體就會因此而進化,如果吃不到,后果就是被美食細胞所吞噬。
    剛才孤狼所經歷的場景是在他的意識深處,看似過了很久,但現實空間中只過了一瞬間。
    吳依一拳將孤狼的脖子打歪了,他突然發現孤狼身上冒出一種深邃的淡金sè光芒,這種神圣的光輝將孤狼的全身都籠罩住,吳依感到孤狼的生命氣息從最低谷瘋狂拔升到了一個不可想象的高峰,比他最巔峰時候的氣息還要強盛。
    然后孤狼突然睜開了眼睛,他的眼中出奇的冷靜,完全沒有將死之人的絕望和瘋狂,因為他相信活下去的一定是自己。
    孤狼一扭脖子,本來已經被打歪的頸骨居然能重擺正,連他胸口處的血洞也在一片血肉蠕動中止血結疤,在身體上留下一個碗口大的破洞,能從這一邊看到后面的場景。
    胸口要害上有一個空洞的孤狼還能ziyou活動,仿佛他的身體本來就是如此的。
    看到這樣的場景,吳依背心發涼,被打得生活都不能自理了還能繼續戰斗。
    “難道是chun哥教信徒,信chun哥,得永生!死后還能滿血滿魔滿狀態原地復活!”吳依暗暗的吐槽道。
    “在一分鐘之內,你必死!”孤狼可沒有時間理會吳依心中所想,自食作用只有一分鐘的時間,到了時限還沒有進餐的話下場可是很慘的,而只有先干掉吳依,孤狼才可能安全的渡過自食作用。
    想到這,孤狼不敢耽擱,他全身開始凝聚閃電,紫sè的電光從他身上不停放出,在消耗了蛇藤不少血量之后,窮的怪力將蛇藤的整個身子都繃直。
    吳依趁機再次給了孤狼幾記重拳,但全都如同打在鋼板上一般,就算將他的骨頭都打斷了,孤狼也能照樣發動攻擊,而孤狼強頂住吳依的攻擊,瘋狂的掙扎著,讓蛇藤的血量不停下降。
    在短暫的拉鋸之后,孤狼渾身的肌肉猛然爆發,配合著狂暴的雷電,他一下就將堅韌的蛇藤崩斷,掙脫出了蛇藤的束縛。
    正在此時,小白猛撲到傷痕累累的孤狼身上,鋒利的牙齒在他大腿上撕下了一大塊血肉,孤狼電光閃爍的拳頭一拳正中小白的頭頂。
    小白被這蓄勢待發的一擊打得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全身抽搐,法動。
    沒有理會血量降到低谷而鉆入泥土之中的蛇藤和躺在地上全身麻痹的小白,孤狼一拳轟向吳依,處于力量爆發狀態的吳依當然不會害怕比拼力量,他同樣一拳直擊孤狼。
    兩人的拳頭沒有任何花哨的碰撞到一起,如同一發炮爆炸般,兩人卷起的拳風都將周圍的碎石吹飛,雙方腳下的土地都已經龜裂,輻shè狀的裂紋一直延伸到幾米開外。
    吳依和孤狼對了一拳之后,被孤狼拳頭上的雷電電得手臂發麻,生命值由少幅度的下降,而孤狼在自食作用的效果下,力量仍然和吳依有一定的差距,他強頂住沒有后退,可也全身血液翻滾,被巨大的力量震傷。
    孤狼卻像沒事人一樣再次沖向吳依,看到吳依揮拳攻來,他沒有任何防御的心思,任由吳依的重拳擊中,只是以傷換傷的一拳轟在吳依胸口上。
    兩者都中了對方的鐵拳,被打得向后暴退。
    吳依只感覺胸口像是被一記鐵錘錘中,喉頭一甜,一口殷虹的鮮血不由自主的噴出,染紅了胸口被電得焦黑的毛發,頭昏眼花之中看到胸口塌陷全身被閃電環繞的孤狼再次堅定的揮拳沖了上來。
    面對如同發狂般的孤狼,吳依心中血氣一涌,角斗場隨著他的意愿降臨。
    決斗!
    在這古老的角斗場中,隨著戰鼓聲響起,兩個高大健壯的肌肉男戰成一團,吳依毫不避退的和孤狼以攻對攻,雙鐵拳轟向對方。
    兩人這一次沒有一觸即分,而是進行了一連串瘋狂的對轟,拳頭如同雨點般不停落在對方身體上,而自己也不斷的遭受著敵人的重創。
    兩人的打斗激起了地面上的塵土,黃土飛揚中,兩人的戰場被塵土籠罩住,模模糊糊讓人看不清楚其中的情況,只聽到不斷的拳頭打在**上時沉悶的聲音,這真的是拳拳到肉的決斗方式,只有堅持到最后的一方才能獲得勝利和榮譽。
    突然,一道身影從戰場中被打飛了出來,在地上翻滾了兩圈,全身鮮血的白sè狼人又沾滿了泥土,顯得非常的狼狽,被打出來的人正是吳依。
    此時吳依已經眼神渙散,身上多處骨折骨裂,皮肉也大多被電得要熟了,他沾著的鮮血已經難以分辨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連拳頭都打得裂了開來,可以看到那白慘慘的手骨,可見兩人戰斗之激烈。
    另一個身影從飛揚的塵土中走了出來,此時孤狼也比吳依好不了多少,身上的金屬鎧甲全都不翼而飛,左手因為和吳依對轟而成了一堆爛泥,和面條一樣軟綿綿的垂在腰間,身上多處都有塌陷進去的傷口,里面的骨頭已經沒有多少是好的。
    受了這樣非人的創傷,孤狼不僅沒有戰死當場,他還能搖搖晃晃的走向吳依,臉上的表情平靜而又堅定。
    突然一道白sè的身影撲到孤狼身后,張開血盆大口咬在孤狼的腿上,阻擋著孤狼前進的腳步,這樣忠心為主的當然是恢復行動能力的小白。
    孤狼一拳狠狠打在小白身上,小白出奇的沒有躲閃,而是死死的咬住他的腿骨,牙齒瘋狂的發力,巨大的咬合力磨得孤狼的腿骨咔咔作響。
    心頭焦急的孤狼被小白托在原地,根本法移動到吳依那邊去,他只能不停揮拳,要將小白先解決。
    在連中了幾記重拳后,小白全身的骨頭都被震得發麻,再也法繼續耗下去,被孤狼一拳打飛,落在地上發出不甘的“嗚嗚”聲。
    小白本來威武帥氣的樣子變得慘不忍睹,身上焦黑,還散發出一股肉香,就像一只丑陋的癩皮狗。
    吳依勉強站起來,他全身一處不疼,十跟指頭不受控制的不停發抖,手背上皮肉都已經被打爛,露出里面的白骨,可以看到一些細碎的骨頭渣子插在血肉模糊的手背上,指甲全部翻開。
    一團火焰在他胸口燃燒著,不吐不,他猛然將這些破碎的指甲全部拔了下來,就算是劇痛難忍,但他仍然努力的握緊了拳頭,血液不停從手上滴下,染紅了地面。
    孤狼正好一拳打來,吳依毫不畏懼的揮拳硬碰,他身體一震,一股巨力傳來,他連退了三步,右手的皮肉全被掀飛,幾根手指全變成了森僧白骨,只有少許的血肉還粘連在上面,整個手掌看起來實在是慘不忍睹。
    孤狼也是兩敗俱傷,他的手臂徹底骨裂,不僅成了骷髏手臂,還能看到上面密布的裂痕,但自食作用使得他的身體沒有任何不適感,還有足夠的體力來戰斗。他的一記上勾拳將吳依打飛,只見吳依一口鮮血噴出,一嘴的牙齒幾乎全被打碎,還差點咬斷了舌頭。
    躺在地上,吳依感覺到一陣頭昏腦脹,渾身一處完好,但在不完全清醒的情況下,他的身體仍然在努力的爬起來,結果因為法保持平衡而摔了一跤,加的雪上加霜了,在這種情況下,似乎站起來也是一種勝利了。
    “這是何必呢!就算你能再站起來也沒有任何的意義,處于這種情況下的我幾乎是不死的,剛才你也體會到了吧,我受到的傷害和你差不多,我現在仍然保持著全盛時的戰力。”孤狼帶著勝券在握的表情向吳依走來。
    吳依看到慢慢接近的孤狼,看到對方臉上帶著勝利的笑容,他調集起全身的力氣,才搖搖yu墜的站了起來,可也幾乎耗光了剩余的體力,就算想使用疾風步撤退也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孤狼的拳頭在眼中越來越大。他輕聲呢喃道:“凡所見,皆可殺!”
    決斗的時間已經到了,古老角斗場的虛影散去,兩人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黛兒和伊芳等人面前。
    決斗期間,有角斗場的關系,其他人法干涉決斗中的雙方,而不進入角斗場的話也法探知場內的戰斗情況。
    看到吳依遍體鱗傷搖搖晃晃的站著,能站起來已經是吳依的極限了,而孤狼正要一拳擊殺吳依,眾人不禁心中一沉。
    猛烈的拳風刮得吳依面部生疼,但他卻倔強的死死睜大眼睛,有一種寧死不屈的感覺。
    “你說你是不死的,可我不信!”在孤狼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吳依怒吼著舉起了拳頭,緩緩的迎向對方的攻擊,這輕飄飄的一拳幾乎不帶有任何的力量,連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都不如,對孤狼幾乎是沒有任何威脅的。
    就在孤狼的拳頭和吳依的拳頭撞擊在一起,眼看吳依就要喪命在孤狼的鐵拳下時,吳依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劇痛和毀滅般的后果。
    不解的吳依抬頭看向孤狼,發現孤狼臉上的表情很奇怪和矛盾,有對命運的不甘,有對生命的眷戀和不舍,也有一些平靜和釋然的感覺,最后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用只有吳依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你贏了......”
    在兩者的拳頭觸碰之后很短的時間內,孤狼的身體漸漸分崩離析,化為了細小的粉塵,隨風消散得干干凈凈,只余下一只輪回腕表掉在地上。
    在他人看來,正處于絕對巔峰的孤狼居然被吳依輕飄飄的一拳打成了飛灰!
    在自身作用的時限內,孤狼確實是近乎不死的,但吳依在他實力大增的情況下,和他以攻對攻的戰斗了整整一分鐘,直到最后一瞬間都倔強的不肯認輸。
    一分鐘的時限一到,美食細胞就將他的生機吞噬殆盡,落得一個死全尸的下場。
    吳依坐倒在地上,孤狼力竭而死之后,吳依松了口氣,這個兩次把吳依逼入絕境的男人總算死了。
    已經傷痕累累的他是真的筋疲力盡了,此時連根手指都不想動,只想就這樣躺在地上休息。
    但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場所,旁邊不遠處還有一群人在進行著激烈的戰斗,為了以防萬一,吳依不得不強行坐起,從物品空間中拿出一瓶淡紫sè的輕微回復活力藥劑。
    他仰頭一口喝下,巨量的生命力涌入身體之中,生命值在瞬間就回復了小半,吳依感覺身上的傷痛要好多了,手上的皮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出來,被他親手拔掉的指甲都開始出現,身體其他地方多處細小的傷口都在速的愈合,連體力都因此而回復了少許,不再是一幅萎糜不振的樣子。
    他開啟反召喚陣,將重傷的狼群和蛇藤都送回召喚空間,免得已經沒有戰斗力的他們受到戰斗余波的波及。
    就在吳依盡量回復戰斗力時,另一邊的戰場又發生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