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1)     

無限之升級系統70 夢中的英雄

  這是一條寂靜悠長的走廊,昏黃黯淡的燈光只能照亮方寸大的一小片慘白的墻壁和骯臟油膩的地面,在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是窮的黑暗,那黑暗深邃比,宛如一只擇人而噬的巨獸,吞噬著人的理智和勇氣。
    從黑暗中突然傳來一陣雜亂章的腳步聲,是那么的焦急和慌亂,讓人能感同身受的感覺到這腳步聲主人心中的惶恐。
    一個身穿白sè連衣裙的十五六歲的靚麗少女闖入了這片搖搖yu墜的光明之中,她見到這片燈光之后有了久違的一絲安全感,疲憊的不顧淑女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位白衣少女有著一雙靈動明亮的藍sè大眼睛,宛如那清澈見底的湖泊,修長筆挺的睫毛輕輕抖動,顯示出她的不安,此時擔心害怕的心理使得雙眼蒙上了一層水霧,顯楚楚動人,是個將來要禍國殃民的美人胚子。
    少女的眉毛像那月,加上她jing致小巧的五官,白皙細嫩的皮膚,絲滑柔順的長發,最主要的是那雙特別的大眼睛,靈動傳神,讓她看起來就像是個迷失在人間的jing靈,惹人憐愛,有一種清自然的氣質。
    黑暗中突然傳來了“噠噠”的腳步聲,是皮鞋走在水泥地面上的聲音,在寂靜的環境中十分的明顯,宛如一道驚雷在少女的耳邊響起,讓她手足措的站了起來。
    腳步聲很緩慢很清晰,不停的在向這片光明之地接近,那片深邃的黑暗都仿佛活了過來,涌動向那聲音的源頭,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腳步聲的主人十分的可怕,帶給了她難以言喻的恐懼感,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正是這個腳步聲和那恐懼感驅趕著她一直向前奔跑,直到筋疲力盡。
    腳步聲越來越近,少女已經可以隱約看到一個高大危險的身影緩緩出現在黑暗邊緣,連那昏黃的燈光都不愿照shè到他身上,根本法看清他的形態和樣貌,少女卻能看到那人的雙眼是野獸般的豎瞳,在黑暗中呈現出詭異的綠sè,危險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少女全身的寒毛都被激得豎了起來。
    正在那道身影準備沖進這片光明之地,將少女生吞活剝時,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從天而降擋在了少女面前。
    僅僅是看到那熟悉的寬厚偉岸的背影,少女的心中就涌現出比的安全感,她不禁松了口氣,恐懼和不安全部被一掃而空。
    少女下意識的張口呼喚那道身影的名字:“小西哥哥!”
    聽到少女的呼喚,她身前的那道身影緩緩的轉過頭來,少女甚至能看到對方那菱角分明英俊挺拔的面容。
    突然,這個場景支離破碎,少女被驚醒了!
    李月兒突然睜開了雙眼,她感覺到她正躺在一個溫暖柔軟的胸膛中,她抬頭看去,看到了一張滿是關心愛護表情的俏臉。
    將李月兒抱在懷中的是她最親密的朋友楊清惠,是一位大姐姐般的存在,只比李月兒大兩三歲,卻處處照顧著她。楊清惠面容清麗,有一種溫和平靜的氣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很是淡定從容,往往能讓周圍之人信服。
    兩人都是和衣而睡,身上穿著輕便的運動服,不過此時李月兒感覺到自己全身黏黏的,像是經歷了一場激烈的運動。
    看到李月兒從噩夢中醒來,楊清惠松了口氣,剛才李月兒做噩夢時滿身冒冷汗,在床上翻來滾去的,臉sè也很差,很讓人擔心,就算醒來了,也和經歷了一場馬拉松一般全身都虛脫了。
    李月兒正要向楊清惠道謝,卻見楊清惠將食指放到嘴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后指了指門外。
    這讓李月兒一驚,她反應了過來,她們現在的處境并不安全,自從被那個所謂主神的家伙‘綁架’到這個末ri的世界,李月兒的神經就從未放松過,到處都是喪尸的世界讓她步步為營,不敢大意。
    李月兒和楊清惠兩人在得到了基因強化藥劑i型的強化之后,還得到了兩把銀白之星,在黃昏前清理完了這個家庭旅館,幸運的找到了一把名為疾風之翼的微型沖鋒槍和大量子。
    疾風之翼:黑鐵三品。攻擊力20-25。疾風:shè擊速度+20%,命中率+10%。特殊能力:對攜帶幽靈病毒的生物+10%傷害。夾:35發子。耐久度:3232。裝備要求:力量8點以上,槍械jing通2級以上。備注:該槍集超高的連續shè擊能力超輕微的后坐力和輕巧靈活的機動xing于一體,使得它在微型沖鋒槍中可匹及。但由于制造工藝極為復雜并且需要眾多稀有材料進行加工,所以這種型號的槍支產量極為稀有!這把槍的原主人是個有被害妄想癥的可憐家伙,花費了大力氣搞來的防身武器,但災難爆發時,這把好槍還沒有發揮作用,他卻最先被感染成生化幽靈,還抓傷感染了其他的家人。
    于是兩人便把這個各個系統還算完好的旅館當作休息場所,李月兒在迷迷糊糊中進入了夢鄉。
    jing惕xing高的楊清惠搖醒了做噩夢的李月兒,兩人此時都感覺到了那異樣的響動。
    在寂靜的夜里,密密麻麻的“咔咔”的聲音傳來,如同有人在用尖銳的指甲刮著墻壁,甚至能想象到墻壁被刮弄得的石粉簌簌掉落。
    這聲音來自靠街邊的墻壁外面,有人或者說有怪物正在靠著鋒利的爪牙攀爬這些建筑物,到處尋找著躲藏在建筑物中的獵物,李月兒暗暗的想到。
    李月兒兩人所睡的房間是這座小旅館二樓最里面的一間雜物房,兩人擠在一間小床上睡的,這雜物間只有靠街角方向的一個小口,皎潔的月光散落在房間中,讓兩位美女身上熠熠生輝,宛如純潔的女神,手腕上樣式特別的腕表帶著一些熒光,標示了她們也是輪回者的事實。
    李月兒被楊清惠抱在懷中,她感覺到楊清惠的身體突然一僵,心跳猛然加速了很多,她也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兩把銀白之星,只見一個身影出現在邊,在月光下,它恐怖的樣貌在月光照耀下纖毫畢現。
    這是一只皮膚綠sè黑sè相間,面容猙獰的生化幽靈,臉上青筋突起,額頭甚至還長著兩個肉瘤似的觸角,巨大的眼睛向外凸出來,在黑暗中都能清楚的視物,它的爪子非常的鋒利,可以讓它輕松的刺進墻壁中,隨意的在墻壁上攀爬。
    暗影狂徒:等級8。生命值400點,攻擊力22-30,防御力24。致命弱點:頭部,頭部遭到攻擊會受到200%的額外傷害,并且對頭部的傷害超過生命值一半有幾率被一擊致死。特殊能力:飛檐走壁:可以輕松的在墻壁上攀沿,在墻壁上如履平地。感染,可以感染其他生物。生命頑強:生命值+40%。戰斗能力:jing英。備注:被幽靈病毒感染時發生了一定程度上的變異,擁有飛檐走壁的能力,成群出現很可怕。
    這只暗影狂徒通過這個小口看到了躲在雜物間中的楊清惠兩人,它張開了血盆大口,露出了一個邪惡血腥的笑容,它猛的一撞,將玻璃撞得粉碎,頭部最先鉆了進來,準備開始享受饕餮盛宴,可惜它面對的不是像以前一樣只知尖叫逃命的膽小女子,迎接它的是連續不斷的子。
    暗星狂徒的身體還沒有完全鉆進來,根本沒有空間躲避李月兒和楊清惠的shè擊,被連連shè中頭部,成了一塊活靶子被兩人用槍活生生shè死。
    擊殺了這只暗影狂徒后,楊清惠一把拉起李月兒,背上裝著一些干糧和藥的背包,兩人合力速將堵在門后的雜物推開,然后打開了雜物間的門。
    兩人使用了槍械,那喧鬧的轟鳴聲驚動了其他的暗影狂徒,可以聽到不斷有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在旅館外面攀爬的眾多暗影狂徒發現了建筑物里面的獵物,撞破脆弱的戶闖進房間中。
    李月兒和楊清惠一出走廊,在昏黃的燈光下,就看到了一只暗影狂徒打破了墻角的戶,一下跳入了走廊當中,兩人朝這只怪物開了幾槍之后,默契的一邊換夾一邊朝著樓道跑去。
    隨著兩人的跑動,不斷有暗影狂徒從房間中沖出來,它們像是壁虎一樣四肢著地在地板上速的爬行,極難命中,窮兇極惡的追在兩女身后,有些暗影狂徒還戲劇xing的撞在一塊,稍微拖延了一下暗影狂徒們的腳步。
    “上樓頂!”進入了樓道之后,兩女看到一樓中也有迅捷幽靈在沿著樓梯向二樓移動,兩女不得不往樓上跑去,幸好兩人都使用了基因強化藥劑,身體素質都得到了極大的強化,力氣比一般的壯漢還要大上幾分,半人高的木箱一只手就扔了出去,楊清惠在李月兒身后不停用疾風之翼壓制shè擊和丟下一些雜物來阻礙怪物們的追擊。
    李月兒劇烈的喘息著,她想到了剛才的噩夢,也是這般瘋狂的逃命,身后是那如芒在背的危險,前方也看不到希望。不知道,這樣的絕境是不是也是一個難以醒來的噩夢,她的心神有了一絲的恍惚,腳下不穩差點摔了一跤。
    “小心點。”幸好在她身后的楊清惠眼疾手一把將她扶住,推著她的往上飛逃。
    邊打邊退中,過了幾分鐘后,兩女來到了頂樓,一腳踹開木門,李月兒不得不退到了天臺上。
    一輪彎月掛在天空中,沒有烏云的遮擋,月光可以盡情的散落在人間,可惜在美麗的月光照耀下的可不是什么人間仙境,而是一座鬼魅之城,人類退避,只有行尸走肉在橫行其道。
    李月兒站在天臺邊緣往下看,樓下有很多只暗影狂徒正利用尖銳的爪子在墻壁上攀爬,準備這樣爬到樓頂上來,在看到了李月兒后,它們興奮的磨著鋒利的牙齒,口水從中滴落,動作還了兩分。
    李月兒被它們看得心底發毛,舉起銀白之星居高臨下的朝下shè擊,子shè在暗影狂徒身上,上面攜帶著的巨大沖力使得它們法抓緊墻壁,紛紛被李月兒shè落,掉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可惜這些暗影狂徒擁有著驚人的生命力和毅力,毫不氣餒的爬起來再次向頂樓發起沖擊。
    李月兒手中的銀白之星到底只是手槍,法壓制如此多的暗影狂徒,喪尸們的前鋒不斷的向前突進,終于有一只暗影狂徒跳上了樓頂,李月兒不得不朝后退去。
    楊清惠那邊也被突破,她從樓道中退進了天臺,眾多的迅捷幽靈緊隨其后沖了上來,兩女瞬間就被很多生化幽靈包圍。
    一只迅捷幽靈忍受不住近在咫尺的食物的誘惑,率先朝兩女沖來,它也因此付出了代價,被兩人集火秒殺在了沖鋒的路上。
    兩女背靠背的面對著喪尸們,槍械噴shè出的火蛇照亮了兩女冷峻的表情,就算是如此絕境下,背后之人傳遞來的溫暖卻是她們此時堅持下去的支柱,那是在地球上時同甘共苦數次形成的信念。
    “咔咔”聲響起,這是槍械空膛后扣動扳機的聲音,兩女的夾相繼shè空,在這種情況下,喪尸們絕對不會給她們換夾的機會。
    死亡,即將降臨!
    “能和清惠姐姐一起死去也不錯,起碼黃泉路上不會孤單。不過,在這樣危急的時刻該會出現吧!”迅捷幽靈的爪風撲面而來,李月兒卻極力睜大了眼睛暗暗想道,她的面容中還有著一絲希翼的神采,等待著奇跡的降臨。
    楊清惠拔出腰間的一把切肉刀,正準備拼個魚死破,突然感覺到頭上一道強大的風壓臨頭,讓她的長發都因此飄飛起來,一道銀sè的匹練從天而降,橫掃在沖上來的一圈迅捷幽靈身上,鮮血迸shè,迅捷幽靈都被巨大的力量掃飛了出去。
    橫掃!
    受過槍擊的迅捷幽靈因為生命值不滿,大部分被這一范圍攻擊秒殺,其余的也都重傷倒地,以它們超強的生命力也法馬上在受此重創的情況下站起來,兩女周圍的喪尸被一掃而空,解了她們的燃眉之急。
    “乃這個吃貨!表面看起來沒什么,沒想到這么重,吾以后再也不帶乃飛了!累屎了!”小jing靈化為一道白光投入吳依身體中,都沒心思找面前的兩個美女賣萌。
    剛才一記橫掃英雄救美的正是吳依,之前他和林軒在不遠處的一棟房子里休息,突然響起的槍聲將兩人驚醒,不管是輪回者還是本世界的幸存者,對吳依來說都有利用價值。
    吳依火急火燎的讓小jing靈帶他去事發地點,小jing靈只有不情不愿的抓著他的肩膀帶他飛到旅館這,吳依才能在關鍵時刻拯救兩女。
    李月兒呆呆的看著從天而降的一手持劍一手持槍的男子,他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數次出現在夢幻和現實之中,給人以安全感,有這道身影在她前方,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小西哥哥!你果然出現了!”李月兒脫口而出道,她的神情十分激動,一下就抓住了吳依的左手。
    吳依轉頭微笑道:“美女,你認錯人了。”
    聽到吳依所說的話,李月兒和楊清惠的表情都發生了變化,李月兒是難以置信和失望,而楊清惠則是比震驚。
    “怎么會,不可能的,你就是小西哥哥,十年來你微笑著的樣子一直都沒變!”李月兒喃喃自語道,她的聲音清脆空靈,十分特別,辨識度很高。
    看到對方仍然一臉不信,吳依奈的說道:“妹紙,雖然我很想當你哥哥,但我是個有原則的人,我不得不實話實說,我從沒有見過你,應該不是你那什么小西哥哥,不管是在現實中,還是在上,我都沒有使用過這樣的名字,我的御用稱號一直是中國最菜男,如果你想,你可以叫我菜男哥,我是不會介意的。”
    看到這兩個異常水靈的漂亮妹紙,吳依管不住嘴的調戲道。
    “不可能的,你每次都在我和清惠姐姐遇到危險的時候從天而降,微笑著救我們于危難之際,然后一言不發的離開。這次還肯和我們說話。”李月兒拉著吳依的手臂說道。
    “關于這個問題,我們稍后再解釋,現在我們必須先把這些家伙解決掉。”吳依指向從后面上來的三只獨特的生化幽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