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73 運輸機

  這一夜,四人都沒能睡踏實,一大清早,大家就都起來了,在天還沒完全明亮便出發了,主神任務的時限就如同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讓人不敢有絲毫放松。
    清晨的托爾市非常的清冷,太陽還沒完全出來,微弱的ri光法給人以暖意,再加上空一人的街頭,已經顯得非常荒涼的城市,不時從yin暗角落中傳出來的宛如野獸般的吼叫,都讓人心底發涼。
    四人結成小心翼翼的在街上行進,因為有了明確的目標,這次他們沒有對周圍的建筑進行仔細的搜索,以最最安全的速度朝著海邊的工業區前進。
    轉過一個街角之后,吳依的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一輛停在路邊的傳說中的神車:米國校車。
    這是一輛和大巴有些類似的特種車輛,橙黃sè的車身,外形厚重,裝甲堅固,災難發生時車禍頻繁,一輛小轎車和這輛校車迎面相撞,小轎車的前半部分車身已經完全粉碎變形,而校車的車頭卻仍然完好損,還有一輛越野車追尾撞在校車的尾部,越野車完全報廢,這樣慘遭爆菊,校車的菊花卻還是安然恙。
    “嘿嘿,是號稱平民坦克的校車哦。”看到這輛被夾在中間的黃sè校車,吳依笑了,這安全系數已經爆表了,悍馬神馬的和校車一比簡直弱爆了。
    “你們有誰會開車嗎?”吳依轉頭問李月兒和楊清惠,林軒作為武學位面的土著,就不用對他抱有希望了。
    李月兒兩女經過了一定的強化,但身體素質肯定比不上人形怪獸般的吳依和林軒,有了車輛代步,四人的速度便能上很多。
    李月兒搖了搖頭說道;“我才16歲,還沒有達到法定年齡,法考駕照,不過我也學過開車,勉強能開,實際的上路經歷幾乎為零,你還是別對我抱有太大期望。清惠姐姐似乎對開車有yin影,也不會開車。再說我們沒有車鑰匙啊,這輛校車的車門緊鎖,我們怎么開得走啊。”
    “呵呵,山人自有妙計!”吳依笑著說道。
    既然夸下了海口,吳依不得不召喚出小jing靈和它進行了溝通,消耗了幾百點魂能學會了駕駛技巧,經過了一次醍醐灌頂的感覺之后,吳依學會了開車,實際上現在讓他去開坦克和裝甲車都沒什么問題。
    放任小jing靈去和李月兒兩女賣萌,吳依拿出萬能鑰匙打開了緊鎖的車門,李月兒兩人相繼走了上去。
    吳依走到前面,輕輕一提,就把擋在車前報廢成一堆廢鐵的小轎車舉了起來,隨手扔在路邊,那輕松隨意的樣子讓李月兒兩女對吳依的怪力一陣咋舌。林軒也在后面一拳將車屁股處的越野車推開,讓校車有了開動的余地。
    “出發咯,生化末ri旅游團開拔咯。這里有空空蕩蕩的城市,有驚險的追逐游戲,也有最專業的喪尸cosplay夾道歡迎,實在是高xing價比的重口味旅游熱線,歡迎大家的惠顧。”招呼林軒上車后,吳依插上萬能鑰匙,發動了校車。
    “呵呵,世界各地風格迥異的風景我都看過了,就是沒看過空一人的步行街和高樓大廈,這個生化末ri旅游團真是鮮呢。”李月兒坐在副駕駛座上盯著吳依猛看,自稱是學習開車,讓吳依很是奈。
    坐在校車上駛過街道,路旁到處都是廢棄損毀的汽車殘骸,吳依又是個手,校車的速度根本法起來,還好校車堅固厚重,碰到堵死的情況也能硬生生撞開,這吳依非常爽,現實中是不可能讓你這么霸氣的亂撞的。
    街邊的一些喪尸被車輛的聲音驚動,邁著緩慢的步子追向校車,可惜他們那太空步般的步伐是不可能追得上來的,不過還是有些擋在路zhongyāng的喪尸悍不畏死的撞在車頭上,腥臭的血液飛濺在玻璃上,吳依打開雨刷都涮不干凈,讓整個視野都帶上了淡淡的紅sè。
    不過校車也算是樹大招風,這么巨大醒目的目標招惹來了不少變異喪尸,幾頭迅捷幽靈邁開步子奔跑,勉強能跟著校車,在校車身后發出憤怒的吼叫聲。
    楊清惠來到車廂后面,拿著疾風之翼對著緊追不放的迅捷幽靈一陣掃shè,子打在它們身上,巨大的沖力讓它們的沖勢受挫,離校車越來越遠。
    一只迅捷幽靈倒霉的被子連續的shè中頭部,頭部整個被打爆,血肉爆散在空氣中,身體仰天倒下。
    有些喪尸被校車撞倒,倒下之后被輪胎碾壓而過,血肉涂滿了橙黃sè的車身,校車在地上留下一條血紅sè的醒目印記,堅定的駛向遠方。
    拐過一個街角后,校車駛出了這片居民區,上了一條寬闊的公路,這條公路緊靠海邊,坐在校車上能看到那滿是銀白sè沙礫的美麗海灘,海風吹拂著臉頰,隱約間還能看到那片海域發出的藍sè光芒。
    吳依興奮的吹了個口哨,笑嘻嘻的說道:“在地球上時,我從來沒見過大海,一直想要找機會到海邊看看,沒想到我第一次看到大海居然是在這末ri世界。”
    “嘿嘿,我跟著清惠姐姐到世界各地旅游呢,海邊去過不少次呢,不管是落ri繽紛的,還是湖光山sè的,或是波濤澎湃的,不同風格的海灘真是賞心悅目呢,讓人一見難忘。”
    “嗯,看到這波瀾壯闊的大海,讓我不禁想吟詩一首,以表達我的感情。”吳依深沉的說道。
    李月兒拍手稱道:“好啊,好啊,讓我看看吳依哥哥你的文采怎么樣。”
    “大海啊,你全是水。駿馬啊,你四條腿。”吳依搖頭晃腦的吟詩道。
    李月兒:“......”
    林軒:“......”
    楊清惠:“......”
    正在吳依等四人因為這美麗的風景而心情大好的打鬧時,突然從那海灣方向傳來了一陣轟鳴聲,這是飛行速度太而引起的氣爆聲,巨大的風壓由遠及近。
    吳依的頭伸出校車外面,能看到那是一架灰白sè的大型運輸飛機,靠著良好的視力,吳依能看到飛機側面涂著一個黑白分明類似太極八卦的圓形標志,吳依記得托爾市地圖上的建筑物到處都是這個標志,這是諾倫集團的標志。
    吳依大吼提醒道:“是諾倫公司的飛機!”
    林軒聽到之后,從車中翻到車頂上,向飛機揮手致意,但低空飛過的運輸機視了這輛搭乘著幸存者的校車,呼嘯著直接朝著市區內飛了過去。
    “這飛行員什么意思,我們這么大這么醒目的一輛車他都看不見么嗎,真是眼睛瞎了!”李月兒憤怒的嚷嚷道。
    “我看到那架飛機好像向下面空投了一些東西,不過距離太遠看不清楚。”吳依指著遠處還在緩緩飄落的小黑點說道。
    “我也看到了,空投的是比較大的箱子,而且不只一處,每一只箱子都分得極開,散落各處,不知道里面裝了什么東西。”林軒在車頂上說道,他站在高處,視野比車中的吳依好多了。
    “那我們換個方向,去看看那運輸機到底空投了什么吧。”吳依提議道。
    李月兒贊同的點了點頭,她說道:“嗯,我們可以去看看,說不定有什么意外的發現呢。我還以為這個世界的人類已經死得差不多了,只能茍延殘喘,組織建制了,沒想到罪魁禍首的諾倫公司還能派出珍貴的運輸機來,看來諾倫公司的勢力仍然很龐大啊。”
    林軒和楊清惠也沒有什么異議,吳依開著校車駛上了通向市區的道路,尋著他記憶中最近的一個箱子的落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