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92 天籟之音

  “月兒,你這個年紀應該正在上高中吧,難道你沒有上過學么。”吳依說道。
    “是啊,我和清惠姐姐相依為命,我們兩個弱女子,為了生活下去,必須努力工作,哪里有時間去上學啊,清惠姐姐也是沒有上過學的,在天朝沒有經歷學生生涯,我們好可伶的。”李月兒睜著辜的大眼睛看著吳依,一臉的可憐相讓吳依很憐惜。
    看到吳依轉向自己,淡定姐楊清惠也沉不住氣了,她有些好笑的用手語回答道:“哪有月兒說的那么夸張,明明是因為她比較喜歡唱歌跳舞,不喜歡去復雜多變的校園,我又需要去世界各地尋找美食,她一直背著吉他跟著我一起到各種地方去旅行,所以才沒有上學。”
    月兒吐了吐舌頭,拉著吳依的手臂嬌嗔道:“吳依哥哥,我和清惠姐姐都自學了大部分的高中大學的基礎課程,人家可是個天才少女哦,我會好幾門外語呢。英語歌ri語歌德語歌法語歌等等我都會流利的唱,不準因為我沒上過學而看不起我。”
    吳依說道:“那是當然,月兒你可是比我這種每天宅在寢室里不學術的死大學生要有學問多了,到現在我的英語四級還沒有過呢。呵呵。”
    吳依的話讓月兒捂著嘴輕笑道:“吳依哥哥,你和強子一樣傻傻的,真可愛。”
    依看了一眼正圍著陳雪打轉的張強,笑而不語。
    “你們呢,你和小雪兩個人戰斗力不強,你們是怎么來到幸存者營地的,比我們還早。”張強向李為佳問道。
    “我們也是被幾位好心人給救了,他們也是被分配到這棟居明樓里。”李為佳說道。
    說曹cāo,曹cāo就到。幾個身穿黑sè斗篷的男人從樓里走了出來,他們的斗篷里面那面是血紅sè的,和黑sè的外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們的臉被籠罩在斗篷兜帽的yin影下,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他們的長相,他們的額頭上還畫著一個黑sè的五芒星印,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如果不是看到了他們手腕間的輪回腕表的話,吳依還以為他們是這個末ri世界興起來的奇怪宗教。
    “就是這幾位把我們從喪尸群中救了出來,還帶著我們找到了幸存者營地這來。”李為佳介紹道。
    “這些人時什么底細啊,個個都穿得嚴嚴實實的,還在額頭上印著在宗教學里被廣泛運用的五芒星,我怎么感覺他們看起來像是什么邪教徒,不會向你們宣傳了什么‘xx**好,真善美’之類的理論吧。你不記得學校開大會的時候還提醒過我們現在有些邪教非常流行囂張,制造了不少自殺慘案,有個教派就是組織整整整幾百人在一個倉庫中割脈自殺,地面上還畫著這種五芒星陣,血流成河時整個五芒星都被涂成了血紅sè,這事可是鬧得非常大,在天朝掀起了軒然大波呢。”張強拉著李為佳悄悄的說道,他覺得這群人極為不靠譜。
    “呃,他們自稱為求真教的教徒,和我們一樣是天朝人,帶頭的那位是副教主楊祭,其他的都是教中的五大護法,他們對我們還是挺照顧的,為人友善,一路護送我們進的希望營地,也沒有過多的和我們交流,我不清楚他們的其他情況了,不過他們應該是好人吧。”李為佳說道,他對這群人還是頗為信任的。
    “好吧,居然還有副教主和護法,這真是邪教組織的范啊。那他們的教主呢,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強人能在清掃一切牛鬼蛇神的天朝創辦出這樣的教派。”張強感興趣的說道。
    李為佳說道:“我們一遇到他們時,他們就是以楊祭為首的,可能是他們的教主沒被主神選中傳送進來吧,到底是什么情況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們的教義好像是去偽求真,釋放真正的自我,凈化心靈,尋找真我。他們的神似乎就是求真教的教主,號稱末ri即將降臨,天神降世,來拯救世人。”
    楊祭此時也看到了李為佳和張強等人,知道了張強就是李為佳提起過的同伴,他友好的朝眾人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好,我是楊祭,很高興認識你們。”
    “你好,我是張強,是小雪和為佳的朋友,非常感謝你救下了他們。”張強確實對楊祭很感激,所以對他非常的友好。
    “沒什么,舉手之勞而已。”楊祭說完就看向了營地zhongyāng非常高大的塔形建筑。
    眾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發現營地zhongyāng的大樓墻壁都是由一塊塊的屏幕組成,此時正播放著一段歌曲的mv。
    在一大片隨風搖曳的五顏六sè的花海中,靜靜的站著一位身穿紅sè公主裙的漂亮小女孩,她只有十一二歲,五官秀美絕倫,未施粉黛的清秀童顏讓人憐惜,長長的紅sè頭發披散在身后,隨風起舞,不時有花瓣在她張開的手掌中隨風飄散,映襯出她人比花轎的雙容顏。
    她緊閉著雙眸,卻透露出彷若在暗處鮮花般盛放的感情,在傾訴出對生命的熱戀和某種超乎世俗的追求。輕輕的張開薄嫩鮮紅的雙唇,天籟般的聲音從她口中傳出:
    盛開的野花啊
    請你一定告訴我
    人為什么要互相傷害互相爭斗
    凜然開放的花啊
    你在那能看到什么?
    人為什么就是不能互相原諒呢
    雨過后夏天變藍
    融為一體
    在輕輕搖曳的我面前
    一言不發
    一同枯萎逝去
    你有什么想法
    用那言的葉
    竟能傳達愛
    隨著手中之火熄滅
    風漸漸停息
    兩相重疊
    為了證明曾經生存過
    我放聲歌唱
    為了名的朋友
    在她放聲歌唱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幸存者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靜靜的看著畫面中的小女孩,沉浸在那純凈得不含有一絲雜質的歌聲中,讓她那宛如天籟的聲音撫平心中的恐懼悲傷,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有些人靜靜的留下了感動的淚水,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加的干勁十足了。
    連吳依等人都不知不覺被她的歌聲吸引,那感覺是如此的奇妙,這是一種純天然沒有經過任何加工的純凈嗓音,是最貼近大地自然的產物,她是用ri語清唱的,卻能讓任何人都聽懂歌詞的意思。
    聽著她的歌聲很容易讓人入迷,震撼人的靈魂,引起人的共鳴,不愿做其他的事,就希望這樣靜靜的持續下去。
    一曲唱罷,余音繞梁,很多人還沉浸在剛才的心境之中,只有機器的轟鳴聲響徹在營地之中,驚醒了大部分的幸存者,他們繼續埋頭工作。
    “這個小女孩是誰?真是天籟般的童音啊。”吳依向李為佳問道,他覺得這個小女孩在這個世界的人氣絕對很高,如果問王宏光的話那就不免引起他的疑惑,只好問早些來希望營地的李為佳,他應該會知曉一些情況。
    “她名為天籟,據說是托爾市的全民巨星,在大災變爆發前,每個托爾市的成員都聽過她的歌聲,受到所有市民的尊敬和寵愛,是整個托爾市的公主。據說她的歌聲有洗滌人的靈魂的作用,人們在工作和學習之余都會聆聽她的歌曲,在末ri之后,她那純凈空靈的歌聲是成了大多數幸存者的jing神支柱,希望營地中每天都會播放她的歌曲,讓幸存者們充滿希望的繼續工作勞動。”李為佳回答道,他比眾人先來到希望營地,當然對這里加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