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6)     

無限之升級系統137 求真教

  心思敏感脆弱的陳雪抹了抹眼角的淚跡,和李為佳一起拼命的跑動著,連飛來的小石子在小腿上擦出了一道傷口都毫不在意,仿佛想要發泄些什么。
    正在心不在焉的陳雪拐過街角的時候,一個黑影從yin影中撲了出來,爪風撲面,甚至能感覺到對方口中噴出的惡臭,是血腥味和腐臭味夾雜成的味道,讓人作嘔,將陳雪徹底驚醒,可惜她已經沒有了躲避的機會。
    幸好她身旁的李為佳還保持著足夠的jing惕,一下將陳雪拉到身后,一腳踹在了襲來的暗影狂徒的頭部,將其踢飛,還趁機掃了一梭子子,將這只生化怪物擊殺。
    這只是掀開了攻擊的序幕,有很多道黑影從天而降,跳到了街道周圍,隱隱的將兩人包圍住,張牙舞爪的準備開始這場血肉盛宴。
    就在陳雪緊張不已,以為這回肯定是九死一生時,從他們側面突然傳來了連續的槍聲,正在擺pose的暗影狂徒紛紛被命中,被shè得血肉橫飛,很就躺了一地的尸體。
    兩人轉頭看去,發現伸出援助之手的是楊祭和他的五位教徒,幾人的配合非常默契,而且都經過了強化藥劑的強化,比之霍華德的守衛小隊還要強上好幾倍,一輪掃shè就干掉了眾多的暗影狂徒,沒有任何一只僥幸逃得xing命。
    他們還是穿著那身神神秘秘的黑sè兜帽斗篷,不過袍子里面還穿著和醫生等人一樣的白sè防護服,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搞來的。
    “楊祭大哥,原來是你們,謝謝你們又救了我和小雪一命,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諸位。”李為佳見是楊祭,松了口氣,滿是感恩的語氣說道。
    “沒什么的,見人有難,怎么可以袖手旁觀,我們只是順應了心中最真實的想法罷了。我和教友們正準備突圍到城外去,遇到你們也是有緣,說明這是命運的安排。你們不是還有幾位同伴的呢,怎么現在只有兩個人了。”楊祭說道。
    “我們走散了,只有我和小雪一起逃命。楊祭大哥你們也接到了主線任務四的提示了吧,聽你的語氣,你們準備選擇的求生路線二么。”李為佳問道。
    “嗯,你們呢,你們朝城內的方向撤退,是想逃往避難所吧。”楊祭問道。
    “不是呢,我們也準備選擇逃生路線二。我們知道一條密道通往城外,正好楊祭大哥你們也要想辦法逃出去,不如我們一起結伴從密道中走吧。”李為佳說道。
    有了楊祭等幾人的幫助,他和陳雪的處境應該會安全多吧,李為佳如是想到。
    “好吧,從密道中走比明目張膽的突圍要安全輕松多了。”楊祭說道,不過他的面容隱藏在兜帽之中,李為佳沒有看到他嘴角勾起的詭異的笑容。
    李為佳便帶著楊祭和幾名求真教護法朝著王宏光的工作室跑去,而此時吳依正帶著林軒三人到處尋找著他們的蹤影。
    在半個小時的努力尋找后,吳依等人已經救下了不少士兵和幸存者,還擊殺了數在城內肆虐的變異喪尸,其中大多數是行動敏捷的迅捷幽靈和暗影狂徒之類的,而暗夜幽靈則是手中沾染鮮血最多的生化怪物,數目眾多,行動鬼魅,在夜晚中如魚得水。
    “半個小時了,還沒有搜尋到醫生他們,看來要么他們已經不在城內了。”吳依站在一棟建筑物的頂樓說道,在這樣視野空曠的地方他看到城內只有zhongyāng區域還傳來激烈的槍聲,是費爾南多組織起來的最后的防線,營地內的其他地方靜悄悄的,零星的幸存者幾乎已經死光,到處都是橫行的喪尸。
    “嗯,醫生大哥他們要么已經逃進了避難所,要么已經從密道中逃出了城外,說不定他們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開始休息了。”月兒說道。
    “我們走吧,恐怕費爾南多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到時候他會啟動營地的自爆系統,我可不希望和這座營地陪葬。”吳依轉向工作室的方向,大家一起邊打邊退,朝營地邊緣逃去。
    在吳依等人身后,跟來了不少暗夜幽靈,它們都把吳依幾人當成了最后的獵物,不希望這場饕餮盛宴被同伴所搶食,吳依還看到了有很多低矮的身影在建筑物之間攀爬跳躍著,是數的暗影狂徒。
    窮追不舍的暗夜幽靈們很就嘗到了苦頭,吳依拿著屠魔勇士-地獄火連續shè了幾發高爆榴,因為競爭而擠成一團的暗夜幽靈從躲避,在團體的中心位置落下了群傷利器,榴爆炸后掀起了恐怖的血肉狂cháo,數的斷肢殘骸被炸得飛上了天,街道上立馬尸橫遍野。
    在建筑物上的暗影狂徒也不好過,月兒和楊清惠的槍法在這幾天的戰斗中已經鍛煉得十分可怕,幾乎百發百中,就算它們在黑暗中若隱若現都法逃脫子的shè擊,數暗影狂徒中之后從大樓上摔落,九死一生。
    吳依四人幾乎沒有遭遇多大的阻擋便逃到了王宏光的工作室前,在這里躺倒了一地的尸體,有暗影狂徒暗夜幽靈,還有不少合金刺客。
    最讓吳依驚奇的是還有一只地獄爪的尸體,它全身傷痕累累,身體都被子打爛了,最致命的就是腦袋上插著的幾把手術刀,吳依看出來了是醫生的手法。
    “看來醫生他們也逃到這里來了,月兒你說的對,他們說不定已經在什么隱蔽位置休息在,看來我們不需要擔心他們了。”吳依踢了踢地獄爪千瘡百孔的尸體說道。
    “我們確實不用擔心他們,但還是擔心下我們自己吧。”林軒面sè凝重的說道,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吳依看到了從街角緩步走出來身披血紅sè披風的暗夜君王,還有他身后的幾只暗夜刺客。
    暗夜君王穿著一套做工jing致的類似中世紀晚禮服的正裝,加上它酷似人類的臉型,站在黑暗中宛如一位優雅中又帶著十足神秘感的貴族,只是它猩紅的眼睛和嘴巴猙獰的獠牙出賣了它的身份,有一種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感覺,顯得不倫不類。
    不過它居然還保留著一部分人類的思維方式,選擇穿著生前的衣服,而且將其保養得相當之好,可見它在喪尸中絕對屬于智慧高卓的存在了。
    暗夜君王昨晚出現在城外,結果擺著霸氣的造型還沒有做出什么事情就遭遇了營地專門為暗夜幽靈準備的紫外線燈,他手下的暗夜幽靈和暗夜刺客幾乎當場死光,自己也非常狼狽的逃走,可以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然今晚的狩獵之戰人類絕對不會這么輕松。
    見月兒和楊清惠因為暗夜君王的出現而繃緊了身體,吳依說道:“不用怕,這只暗夜君王只是徒有其表,看到紫外線燈就嚇成了狗。”
    似乎聽明白了吳依話語中輕蔑的意思,暗夜君王臉sè一黑,被吳依觸到了痛處,它馬上發動了報復,只見張開嘴巴,露出了口中那鋒利尖銳的牙齒,對吳依邪惡的笑著。
    吳依覺得心中一緊,感覺了暗夜君王即將展開的恐怖攻勢,他甚至有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頭皮一陣發麻。
    就在吳依提高了jing惕的時候,暗夜君王動了,他身后的血紅sè披風突然被卷起,遮掩了眾人的視線,一道血紅sè的鞭子從暗夜君王手中shè出,化成一團血影抽向吳依,根本捕捉不到鞭子的本體。
    吳依可不是吃素的,手中的龍之角瞬間遞出,一記突刺正點在吸血鬼之觸的本體上,一朵血花彪起,這記突刺宛如刺在暗夜君王的身上,吸血鬼之觸是它的本源血液所化,這讓它臉上一陣發白,明顯受了不輕的傷勢。
    不過吸血鬼之觸也沒有這么簡單,在被龍之角點中之后,只是輕微受損,鞭子一陣扭曲,繼續卷向吳依,在他使用技能的僵直期內一下勾在了他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