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164 絕地反擊

  ps:今明兩天三,算是還二十七號那天欠的兩。有書友問我的爆發,那就以推薦票為標準試行一下,現在的推薦票是3950票,每天兩的基礎上,每多600張推薦票就加一章,試行兩個星期,之后看效果再調整一下吧,請用推薦票把我砸死吧。
    這個巨漢像抓小雞般抓起張強,隨意的揍了幾拳后,將其甩在了李為佳的身邊,鼻青臉腫的張強躺在李為佳身邊,看著臉sè蒼白的同伴,怒氣溢滿他的胸膛,他兩只手撐在地上,上半身緩緩的爬了起來。
    布萊克走到張強面前,在他努力想要站起來的時候,突然一腳踩在張強的手上。
    穿著堅硬軍靴的布萊克還殘忍的不斷踩踏張強的手指,張強很就被踩得鮮血淋漓,五指連心的情況下被受到如此折磨,張強倔強的咬緊牙關,不愿在敵人面前發出一聲痛呼。
    他破罐子破摔的說道:“有種你就把我殺了,誰怕死誰就是龜孫子。”
    布萊克看著張強,瞇著眼睛說道:“小子,看不出來你還挺硬氣的嘛,還算是個爺們。不過你以為你這種就是硬漢?我喜歡的就是折磨你這種骨頭比較硬的家伙。你不怕死?告訴你,沒有真正直面過死亡,像你這種小男生最多只敢在口頭上說自己不怕死。只有從鬼門關前走了一趟之后仍然面不改sè的男人才配說自己不怕死。”
    這個巨漢拿起張強的左手,‘啪’的一聲,將張強的一根手指反向扳成180度,骨折的手指軟綿綿的搭在手背上,看得人心里發麻,布萊克的動作很,幾乎在瞬間就將張強的其余四根手指全部扳成一個畸形的角度,簡直是不chéngrén形,劇烈的痛楚讓張強發出了一聲痛呼。
    “嘿嘿,這就扛不住了?我還有很多招式沒用呢,如果你扛不住的話,我就讓你的同伴嘗嘗這些。”布萊克一臉變態的笑容說道。
    在下面觀戰的吳依忍不住了,張強和李為佳被人打敗了他話可說,但他絕不允許別人在自己面前肆意折磨他們。
    正在吳依準備出手救下兩人時,場中突然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去死吧!”張強的右手突然刺出,他的這只手臂沒有經過布萊克的折磨,但卻加畸形,整個手掌收縮凝結成一把鋒利的刀刃,右手變成了一把一尺長的灰sè軍刀,主體由人體的白骨組成,表面還布上了一層奇特的金屬,寒芒閃爍。
    在灰sè軍刀的表面還附帶著一層血紅sè的光芒,印照得張強的臉異常的冷酷,這血sè的光芒使得刀刃變得速而又鋒利。
    趁著布萊克得意忘形的機會,張強的手刀順利的刺入了他的腹部要害,沒有像之前的攻擊一般功而返,而是勢如破竹的刺入了對方緊繃的肌肉中,前臂完全刺了進去,張強眼睛通紅的轉動了一下手刀,攪動著對方的內臟。
    僅僅是這一刀,吳依就看到布萊克的生命值最少也降低了200點,看來張強的絕地反擊效果相當之好,很有可能是使用了強大的技能才達到這個效果。
    布萊克也算是個直面死亡的硬漢,曾經被人開腸破肚之后將腸子打了個結之后還手刃了敵人,最后憑借著超強的生命力活了下來。
    被捅了一刀后,布萊克強忍住腹部的絞痛,舉起砂鍋大的拳頭砸向張強。對方抬起了被他折磨得不chéngrén形的左手,此時張強的左手骨折扭曲的手指都并在了一起,也變成了一把鋒利堅硬的軍刀,削向布萊克的拳頭。
    鮮血飚shè,布萊克被張強的手刀削中手腕,半個手掌都差點被斬了下來,只剩下一點骨頭和皮肉還粘連著,樣子非常的慘烈。
    布萊克發出了一聲慘嚎,張強毫不留情的斬向他,在他的胸口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可怕傷口,一直從左肩綿延到右胯,整個人差點被劈成兩半,甚至能看到不少還在蠕動的內臟,鮮血瞬間就染紅了他的身軀。
    “住手!”就在陷入癲狂中的張強準備痛下殺手的時候,風傲高呼一聲,他跳向擂臺中,遠遠的就甩出一把飛刀,直奔張強的面門,攻敵必救。
    風傲的這次攻擊十分明顯,僅僅只是想避退敵人,沒有傷人之意,張強也反應了過來,不得不從布萊克腹部抽出手刀,抽身暴退。
    利刃離體之后,流血過多的布萊克一陣虛弱,一下癱軟下來,被風傲扶住,很就有工作人員把他抬了下去,送到了醫護室,以布萊克可怕的生命力,這點傷勢還沒有上次進入末ri劇場時重,要不了他的命。
    吳依發現周圍觀戰的戰士們都用冷漠的表情看著自己這一行人,甚至有些人還表現得很憤怒。
    仔細一想,吳依也就明白了,自己這群人畢竟是外來者,而炎龍小隊等人則是地頭蛇,輝煌的戰績使得他們在神秘營地中建立起了很高的聲望,是神秘營地中的最高戰力。
    現在炎龍小隊的隊員被一群外來者打敗,這簡直是**裸的被打臉,也就激起了這些戰士們的榮譽感和同仇敵愾的心思,使得現場氣氛簡直是一邊倒的偏向炎龍小隊那邊。
    “敢使用武器?找死!”在一旁觀戰的黃毛戰士劉欣也跳上了擂臺,找了個理由后含怒出手,拔出腰間的軍刺后,發動了暗影突刺,身影一陣扭曲,瞬間出現在張強身后,銳利的軍刺遞出,讓張強感到后背一陣冰涼,幾乎沒有留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
    軍刺離張強的背部要害只有咫尺之遙,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把手術刀奇跡般的出現在軍刺的攻擊路徑上,‘叮當’一聲,手術刀當場被白銀級別的軍刺弄斷,不過這也給醫生贏得了機會,他拉著張強一路后退,驚險的救下了這位小伙子。
    吳依其實也出手了,夢瑤在一旁拿出一把殷紅sè的中式雨傘,傘面上還畫著一顆即將老死的古樹,四處飄散的紅sè花瓣染紅了整個傘面,古樸優美的中式傘面,卻暗藏殺機,打開之后從里面爆shè出數的寸許鋼針,寒星點點,瞬間布滿了整個空間,像一陣暴雨般籠罩向醫生和張強兩人。
    吳依手持龍之角闖入場中,長劍展開,萬點寒星用出,劍光形成了一片劍幕,‘叮當’作響中將夢瑤shè出的所有鋼針都攔截了下來,被打落的鋼針灑滿了一地。
    來而不往非禮也,吳依在攔下了夢瑤的數鋼針之后,他離對方只有三尺之遙,于是便一劍向夢瑤斬去,重劈出手毫憐香惜玉之意,龍之角上還附帶著半碼長的劍氣,還未及身就讓夢瑤心神凝重。
    她只有硬著頭皮舉起手中名為畫梅的傘狀武器迎上吳依的劍鋒,只見兩者剛一交鋒,夢瑤就全身一震,力量處于絕對的下風,重劈中蘊含的神力使得她手腕都被震得疼痛不已,差點連武器都拿不穩,畫梅那合金打造的骨架都在這怪力下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呻吟。
    只見夢瑤被吳依一劍劈退好幾步,武器也被強制壓下,在吳依的控制下,龍之角的劍氣沒有傷到夢瑤,只是從她身側劃過,她身上的旗袍卻被劍氣撕裂了一大塊。
    在衣服的碎片紛紛揚揚飛起的時候,吳依一下就看到了她側面的大片雪白的肌膚,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和沒有一絲贅肉的腹部都若隱若現,加上她穿著旗袍時露出的一條修長筆直的大腿,這樣半遮半掩的樣子,讓人很容易聯想到里面的限風光,添誘惑力。
    吳依看得一呆,從夢瑤那粉嫩雪白的脖子往下去,雙峰怒騰騰的挺拔聳立,小腹平整沒有一絲贅肉,在柳腰急劇的縮小后,又猛地放大體現在她渾圓翹挺的美臀上,真是沒有一絲的青澀感,完全就是一個熟透的水蜜桃,那水嫩的肌膚恐怕輕輕一捏就能捏出水來。
    周圍圍攏了這么多的男人,看到這樣所有男人都喜聞樂見的場景,全都雙眼放光,場外還響起了幾聲響亮的口哨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