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6)     

無限之升級系統174 瘋狂肢解

  ps:求訂閱!這段時間會努力回報大家。今天五章回報大家!
    在吳依被瘋狂屠夫用鎖鏈拉扯走之時,其他人也反應了過來,連忙端起手中的槍械拼命shè擊體型巨大的瘋狂屠夫。
    雙眼通紅的瘋狂屠夫對眾人的攻擊不管不顧,只是持之以恒的束縛著吳依,用兩只強壯的手臂強行壓制著他的反抗。
    看到瘋狂屠夫滿臉興奮的舉起第三只手上的屠刀之時,月兒預感到了瘋狂屠夫接下來的攻擊絕對是血腥而又致命的。
    這位一直粘著吳依的女孩子也爆發了,她舉起手中的死亡咆哮,對準瘋狂屠夫的頭部發動了死亡風暴技能。
    兩把死亡咆哮的槍身上籠罩了一層黑sè的光芒,這層光芒將兩把相同的槍械連接在了一起,讓它們的力量疊加到了一起,它們同時發出了一陣宛如憤怒咆哮般的槍聲,這是死亡的咆哮!
    從黑漆漆的槍口中瞬間噴shè出二十發子,這些子上也附帶著一層黑sè的光芒,子的構造也變得宛如一顆顆骷髏頭,顯得是如此的不詳。
    連成一片的骷髏子在空中劃過,因為頻率過高,速度過,甚至掀起了大片的灰塵,制作著巨大的呼嘯聲,形成了一股黑sè的風暴襲向瘋狂屠夫,隱隱有一種要將一切完全毀滅的勢頭。
    在月兒發動死亡風暴的時候,瘋狂屠夫已經將屠刀對準了吳依,隨著它的第三只畸形手臂的動作,那把血跡斑斑的屠刀隨之落下,以極的速度劈向吳依。
    吳依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瘋狂屠夫對他發動了瘋狂肢解技能,他此時的力量和瘋狂屠夫不相伯仲,畢竟對方處于瘋狂暴走狀態,力量暴漲了50%,吳依又錯失了先機,被瘋狂屠夫壓制住了。
    現在瘋狂屠夫的兩只手臂都要用來壓制吳依,讓吳依幾乎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但這只怪物有著攻擊力加強大的第三只手臂,屠刀帶著一股沖鼻的血腥味砍在吳依身上。
    吳依身上的生化防護服幾乎沒有起到任何的防御作用,就被屠刀輕松的切開,那平滑整齊的切口能證明屠刀的鋒利和可怕。
    吳依感覺到了利刃及體,jing神力的強大讓他甚至能敏銳的感覺到鋒利的刀刃劃破了他的皮膚血肉直切進身體深處。能仔細體會到屠刀是如何分解著自己的身體的。這種感覺讓人不寒而栗。
    第一刀落下,甚至還沒有感覺到痛屠刀就被抽離了他的身體,以比第一刀還要兇惡的姿態再次砍在他的胸口,留下一道幾乎將吳依開腸破肚的巨大傷口后。第三刀隨之降臨,這回是切割在吳依肩膀上,讓他的手臂一麻,反抗的力量也隨之減弱不少。
    在第一秒內,處于瘋狂肢解狀態下的屠夫居然連出了三刀。而且它的刀速有著越來越的趨勢,在五秒之內,它能砍出整整十八刀,刀刀都是視防御的,足夠將一只綠巨人剮成一堆骨頭標本。
    幸好吳依的力量值和它不相上下,瘋狂肢解中附帶的絕對傷害幾乎只有最基礎的50點,主要是屠刀的視防御效果砍得吳依很受傷,血量狂降。
    不過吳依的身體也作出了極為奈的反抗,他的肩胛骨在中刀的一瞬間居然不是被一刀切開。而是下意識的將屠刀狠狠的‘咬’住!
    在一串讓人牙酸的摩擦聲中,瘋狂屠夫費了一番力氣才拔出屠刀,不可避免的,它的刀勢一頓,吳依的身體總算是‘反應’了過來。三處傷口同時崩開,吳依才感覺到渾身劇痛,鮮血迸shè,噴了吳依一頭一臉。染紅了他的衣服和面容。
    屠宰過極多生物,刀法極為嫻熟的瘋狂屠夫一愣。它居然出了這種錯誤,它之前對獵物使用瘋狂肢解之時,一定會是在五秒出了十八刀后,對方才被完整肢解,變成一堆碎塊,鮮血內臟什么的才一次xing噴濺出來。
    就在這時,月兒的死亡風暴也到了,二十發骷髏子像追蹤導般一股腦的shè入它的身體中,沒有一發錯傷到吳依!
    瘋狂屠夫渾身一僵,雖然死亡風暴的致死效果對英雄級別的它效,但在瞬間受到如此密集的子傷害,使得它陷入了僵直狀態,屠刀高舉著遲遲沒有落下。
    站在屠刀下的吳依在鮮血噴濺進他眼睛的一瞬間就陷入了一片血sè的世界,在這片血sè世界中,他看到的瘋狂屠夫是一團異常惡心的球體。
    這個球體的最中心是一個穿著白sè廚師服的和藹胖子,在他的臉上還能看出憨厚和善良,但他的身體上爬滿了各種丑惡的靈魂,它們和這個胖子同生共體,張開丑惡的嘴巴,對周圍的所有生物都充滿了貪婪的,想將之化為腹中之食。
    那最本能的貪食的使得那個善良的胖子雙眼通紅,和他善良的本xing產生了劇烈的沖突,但那些邪惡的靈魂還是占了上風,使得這個共生體既強大又丑惡。
    吳依突然抬起頭來,瘋狂屠夫低頭看了他一眼,只見眼前的人類雙眼都被鮮血糊滿,而他的右眼顯得異常的可怕,在瞳孔處時一個血淚狀的猩紅斑點,在那只詭異的猩紅眼睛里面,仿佛存在著一個血sè煉獄。
    瘋狂屠夫能看到自己的靈魂在這個煉獄中受到酷刑和拷問,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灼燒般的痛苦讓已經幾乎沒有痛覺的它異常難受,渾身的肌肉都在微微的顫抖,那是受到極大疼痛時的自然反應,而它的jing神一時之間陷入到了對未知的恐懼之中,手中的屠刀遲遲法砍下。
    在眾人看來,瘋狂屠夫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對面前的吳依不聞不問,使得眾人有機會對它進行集火攻擊。
    就在他們心中對瘋狂屠夫的異常反應感到奇怪之時,吳依突然轉過頭來,他此時的表情異常的詭異,不帶一絲感情的盯著眾人,嘴角還牽起一個非常邪惡的笑容,最讓眾人感到心驚的是吳依那布滿血sè的右眼,人的靈魂似乎會被那只邪惡的眼睛吸入進去,進入那個滿是罪惡和瘋狂的血sè世界。
    在吳依眼中的眾人也發生了改變,比如張強在染血的背景下,他面容平靜,雙臂如同一對鋒利異常的刀刃,那奇異的造型正是在和布萊克戰斗時出現過的利器,他的頭骨隱隱發出一種淡淡的熒光,就如同一顆華麗jing致的水晶頭骨,顯得非常的特別,不知是不是在融入地獄爪基因后的特殊變異。
    站在張強身邊的李為佳則渾身黑氣環繞,使得他的面容一會平靜一會猙獰的,處于極為不穩定的狀態,心靈正在受著某種煎熬。
    站在他們倆身后,受到兩個男生保護的陳雪則渾身蜷縮成一團,因為喪失了記憶,心靈反而變為了極為純潔的狀態,在吳依的眼中還在散發著淡淡的白sè光芒,不過這一光芒怎么都有一點虛縹緲的感覺。
    她看到吳依那可怕的右眼后,本來就極為恐懼的她加的害怕,靈魂又變虛弱了一點,如同風中殘燭般波動著。
    離她比較近的是月兒,她在吳依眼中幾乎沒有多少改變,她穿著白衣白裙就如同一朵異常水靈的小百花,這個天真可愛的女孩在看到吳依的右眼后沒有感到恐懼,反而是在擔心吳依此時的狀態,她那擔憂的眼神讓吳依心中一暖,滿是暴戾情緒的腦子也稍微清醒了一些。
    站在眾人側翼的林軒全身都籠罩著一股迷霧,讓吳依幾乎看不清楚他的樣子,和他的情況差不多的是醫生,吳依就如同霧里看花,始終隔著一層,看不到他的本質,只能隱約的看到他的頭顱呈現出一種詭異的黑sè,漆黑如墨,如同一顆黑sè的骷髏頭骨,對著周圍的所有人露出邪惡詭異的笑容。
    最讓吳依驚奇的是楊清惠,她在吳依眼中的樣子絲毫不變,仍然是那副平淡如水的樣子,在這血紅sè的背景中有一種淡然出塵的感覺,而她的身后還站著一個身影若隱若現帶著溫和笑容的男子,這個男子的面容和吳依如出一轍,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不過這名男子看起來比吳依要成熟一些,如果說吳依是個陽光少年的話,這個男子就是一位優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兩人的氣質還是有很大不同的,他就這樣站在楊清惠身后,時刻守護著她。
    這個男子似乎和吳依處于不同的時空,吳依雖然能看到他,卻有著一種怎么也法觸摸到的感覺,這讓吳依的疑惑甚,他是絕對沒有什么孿生兄弟的。
    這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看來真的不是月兒杜撰的,而且還多次出現在兩人面前,難怪月兒和楊清惠第一次看到吳依時是那么的震驚。
    不過這些異象很就消失了,吳依的眼睛中的血sè緩緩褪去,但他的jing神還處于一種癲狂的狀態,有著一種強烈的想要毀滅他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