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06)     

無限之升級系統187 神怒之炎

  而在屠魔利刃的旁邊,吳依還看到了一把銀白sè的古老燧發槍,在寶庫外的壁畫上吳依曾經看到過亞歷山大拿著這把武器擊殺了某個原始部落的族長。
    那次戰斗亞歷山大幾乎陷入絕境,最后憑著他超強的個人武力和這把槍械的幫助,斬首成功才力挽狂瀾,獲得了一場艱難的勝利。
    神怒之炎:白銀三品。攻擊力70-90。
    槍手之魂:槍械jing通等級+5,裝備神怒之炎時獲得神槍手稱號。
    燧發槍:采用的是古老的燧石點火技藝,每隔兩秒才能攻擊一次,不過傷害+50%,具有穿透特效,視敵人20%的防御力,在擊中目標后會對其身后兩碼范圍內的敵人造成40%的傷害。
    蓄勢:在非戰斗狀態下,神怒之炎會進入蓄勢狀態,每過一分鐘,下一槍的傷害會提高10%,最多提高50%的傷害,可以和燧發槍的效果進行疊加。
    火炎:每一次攻擊都可以在子中附加炙熱的火焰,附帶50點火焰傷害,消耗5點能量。
    怒擊:攻擊中蘊含著極大的怒氣,怒擊必定造成2倍暴擊,并將敵人標記為宿敵,防御降低15點,標記持續時間30秒,可以和燧發槍和蓄勢的效果進行疊加,消耗30點能量,緩沖時間10分鐘。
    神怒之炎:對擁有宿敵標記的敵人發動來自神的憤怒,在子中附帶神怒之炎,對目標造成200點火焰傷害,會再次觸發燧發槍和滿傷害蓄勢加成的怒擊,使敵人處于兩秒鐘的神遣狀態。法控制身體,受到的所有傷害+50%,消耗60點能量,緩沖時間12小時。
    備注:相傳這把槍的某任主人是一位著名的神槍手,在其死后靈魂依附在這把槍上。所以神怒之炎雖然是極為古老的燧發槍,但卻有著可匹及的破壞力。
    神槍手:槍械jing通等級+2,所有槍械類技能等級+1,使用槍械時威力+10%。
    神怒之炎的爆發力相當恐怖,光是蓄勢達到滿傷害的怒擊就能造成相當于4倍的傷害。在之后再接上一記神怒之炎的話真是人可擋。
    神怒之炎很是古樸大氣。拿在手中就能感覺到它經歷過的悠久歷史,那種厚重的觸感很是有底蘊,一股滄桑感撲面而來。
    就在吳依對組合完畢后的屠魔勇士和意外得到的神怒之炎愛不釋手的時候,月兒拉了拉吳依的衣角,輕聲說道:“吳依哥哥,你看這個東西怎么樣。”
    吳依轉頭看去,發現月兒手中拿著一根白骨做的哨子,小巧而又jing致,雖然原料是白骨,但它絲毫沒有給人恐怖的感覺。
    白骨之哨:白銀二品。jing神+15點。音律類技能等級+1級。
    尖嘯:吹響白骨之哨,發出一聲尖嘯,對周圍10碼范圍內的敵人造成(100+1.5ing神值的絕對傷害,并使敵人進入痛苦狀態,不主動攻擊他人,jing神值越低,痛苦狀態的持續時間越長,被攻擊后會恢復清醒。消耗40點能量,緩沖時間10分鐘。
    召喚白骨之魂:吹響白骨之哨。召喚出封印在里面的白骨之魂,該召喚物為靈魂狀態,對純物理攻擊免疫。每次攻擊對敵人造成30點絕對傷害,并且偷取敵人10點能量值反哺給主人,白骨之魂擁有400點生命值。白骨之魂最多存在1分鐘,消耗50點能量,緩沖時間120分鐘。
    白骨之殤:指揮白骨之魂對敵人發動自爆,對白骨之魂周圍10碼范圍內的敵人造成150點絕對傷害,燃燒敵人100點能量值,造成敵人jing神值*0.5的傷害。并且使敵人進入哀傷狀態,攻擊力降低20%,攻擊速度降低30%,持續20秒,消耗40點能量,緩沖時間120分鐘。
    備注:是某個原始部落的圣物,用不知名遠古生物的骨骼制作而成,它發出的聲音會直接回響在們的靈魂中,擁有可怕的沖擊靈魂的能力。這個部落還對其進行了極為血腥的活人祭祀儀式,使得它內部產生了一只白骨之魂,普通的人類對白骨之魂毫辦法。白骨之哨上面纏繞著數冤死者的靈魂,會給白骨之哨的主人帶來厄運。
    吳依順手接過白骨之哨,查看著它的屬xing,這應該就是亞歷山大在進行原始資本積累時所獲得的戰利品吧,亞歷山大覺得它似乎和普通的藝術品有些不同,便將其收藏進了寶庫之中。
    在壁畫的介紹中,他可能屠滅了不下于一百個原始部落,那真的是面對老弱婦孺全憐憫,所過之處膽敢反抗的全都雞犬不留,他就是這樣踩著窮的尸骨和鮮血走上黑暗王座的。
    “sāo年,偶在這個白骨之哨上嗅到了極為美味的靈魂的味道,偶想吃掉它們。”小jing靈突然用意識和吳依溝通道。
    吳依一愣,有些奈的回答道:“你是在說白骨之魂么,這可不行,你把白骨之魂吞了,那豈不是讓白骨之哨的威力大減,那我怎么跟月兒交代。”
    小jing靈扶額說道:“偶說的不是白骨之魂啦。這件裝備因為經歷了活人祭祀,過了幾百年,上面還纏繞著很多的冤魂,它們的靈魂極為堅韌,蘊含著極多的魂能,偶如果能把它們吞噬掉的話,能增加三萬點魂能呢,足夠提升不少的技能等級了。”
    “哦?原來是這樣,那這樣做的話不會對這件白骨之哨的屬xing造成影響吧。”吳依問道。
    “當然不會啦,這些冤魂附著在白骨之哨上,會帶給人厄運,使得持有它的人隨時都被怨念纏身,被這片天地所排斥,很容易就會落得一個凄慘的下場。”
    “這么嚴重,也就是說月兒拿著這個裝備的話很容易變悲劇是吧。”吳依問道。
    “嗯,如果偶將這些冤魂全都吞噬后,白骨之哨就變‘干凈’了,不會再對它的主人不利了,還能對它進行一些優化呢。不過......”小jing靈yu言又止。
    “不過什么,不要吊我的胃口啊。”吳依說道。
    “這些冤魂的戾氣太重,如果我吞噬了它們的話,它們的怨念就會轉化到你身上,到時候你的魂劫就會變難,天地幽魂所形成的魂獸就會變得非常狂暴,相當難對付呢。”小jing靈解釋道。
    “怕什么,不是有升級系統在嘛,我多用點魂能提升一些技能等級,干掉一只魂獸還不是手到擒來,魂獸越是強大,它死后掉落的裝備就越好,獲得的魂晶也越多吧。正是你說的送寶童子的節奏嘛。”吳依一臉不在乎的說道。
    小jing靈再次扶額,有些奈的說道:“好吧,都怪偶沒和你說清楚。你消耗的魂能和魂晶越多,將來要面對的魂獸就越是強大。也就是說,吸收這些冤魂的時候會提高一點難度,你再使用這些魂能的時候,會再提高一點難度,如果你自身沒有成長,全靠升級系統的話是很難渡過魂劫的。”
    吳依聽了后一陣蛋疼,他力的說道:“好吧,你贏了。”
    “sāo年,不要氣餒啊。你在這次人試煉里獲得了基因強化藥劑還有泰坦之力藥劑,都不是依靠升級系統得到的強化,在你面對魂獸的時候,這些強化都是一種資本。到底吞不吞噬這些冤魂由你自己來決定,這是將別人的風險轉移到自己身上的行為哦。”小jing靈連忙說道。
    “不用多說了,我比月兒要強大多了,這個風險就讓我自己來扛吧。你這個吃貨,不用在這裝了。”吳依有些沒好氣的說道。
    “偶也。冤魂,冤魂,到碗里來。”小jing靈喜滋滋的說道。
    “你才到碗里去,就不能換個大點的碗嗎。”吳依下意識的回道。
    “呃,說錯了。冤魂,冤魂,到我肚子里來。”小jing靈說著,只能白骨之哨上一陣劇烈的顫動,然后數的鬼臉般的靈魂撲入吳依體內,讓他渾身一震,感覺全身發涼,就像是有數只冰涼的手臂纏在自己身上一般,讓人毛骨索然。
    不過這個異象很就過去了,白骨之哨上的冤魂在轉瞬之間就被小jing靈吸收吞噬,吳依的身體也恢復了溫暖,不過剛才那種恐怖的感覺還殘留在他腦海中,印象相當的深刻。
    月兒在旁邊就看到吳依拿到白骨之哨后就發了一會兒呆,臉上的表情也是一時高興一時郁悶的,像是在唱獨角戲似的,然后白骨之哨突然爆發出一陣強光,等強光過去,吳依就將白骨之哨還給了她。
    此時的白骨之哨變得加的晶瑩剔透,里面的雜質都被剔除了,品質也比之前要好上一些了,月兒拿在手中就覺得心情很好,顧不得去詢問吳依剛才的異狀了,她好奇的拿著白骨之哨翻來覆去的查看著。
    吳依幫月兒搞定了白骨之哨,他轉頭看去,想看看其他人都挑選了什么東西。
    “小雪,不要!”正在這時,吳依聽到張強的驚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