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205 月神

  ps:感謝死曲之終結者同學的第一張月票,今天加一章,四章萬字回報大家。
    吳依正用長劍將迅猛獵手擊退之時,他感覺渾身一僵,靈魂仿佛墜落進了一個窮的深淵中,不著邊際的一直朝下墜落,這種感覺很是難受。
    這種虛感持續了一小段時間,吳依就感到身體一震,他似乎著陸了,當他睜開雙眼時,他就看到了巫術蠱尸那丑陋而又巨大的臉龐,還有它嘴角牽扯出的殘酷的笑容。
    吳依的靈魂就這樣輕松的被它攝拿進了巫毒娃娃中,吳依此時根本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任憑巫術蠱尸蹂躪。
    巫術蠱尸拿出了一根銀針,狠狠的扎在了吳依的腹部,剛才吳依就是這樣狠狠的一膝蓋頂得巫術蠱尸生活不能自理的,它此時就要報復回來。
    這根銀針很是輕松的扎入了巫毒娃娃體內,在另一邊的吳依身上也隨之多出了一個血洞,超高的防御力沒有任何作用,一下就受到重創,腹部的血肉被破開,能看到里面還在蠕動的內臟。
    在吳依被巫毒娃娃控制之時,一旁的迅猛獵手也出手了,它的爪子抓向吳依的胸口,吳依身上的生化防護服既然被輕松破開,然后被迅猛獵手在胸口抓出了一個爪痕,血肉翻騰潰散,看起來十分的慘烈。
    ‘轟’的一聲,王宏光的雷神之怒再次發動,jing準的擊中了巫術蠱尸的胸口,打斷了它的施法動作,巫毒娃娃的控制效果也就失效,吳依順利的恢復了過來。
    剛剛能感覺到身體的存在。吳依就覺得胸口和腹部一陣刺痛,血液止不住的奔騰而出,讓吳依有了一絲的虛弱感。
    迅猛獵手再次抓向吳依,極為yin毒的插入了吳依的腹部傷口之中,還惡毒的攪動了一下,腹部的內臟一陣絞痛。
    這樣的行為激怒了吳依,他心中血氣一涌,他的左手牢牢的抓住了迅猛獵手的手臂,讓它掙脫不得。
    吳依猛然抬起頭。那暴戾的眼神讓迅猛獵手的心中一緊。它的眼角瞥見一道黑影直奔它的腦袋而來,可它的手臂被吳依牢牢的抓住,根本法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在魔翼龍昂首擺頭的虛影中,龍之角刺入了它的腦袋之中。
    被龍角突刺刺中頭部要害,這一擊還幸運的觸發了要害暴擊,迅猛獵手的腦袋在銳利的龍之角和劍氣下被一下點爆,紅的白的液體四處噴濺,灑了滿滿一地。
    系統提示:擊殺迅猛獵手,目標為挑戰任務一-獵殺的目標之一。獲得1500點積分,8點榮譽值的獎勵。
    在一旁的巫術蠱尸被王宏光兩次打斷好事,胸口處的創傷提醒著它對方的可惡之處,它惡狠狠的看了這個男人一眼,將他的樣子深深的映入腦海中,然后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它的生命值已經不多,而且幽靈公主已經逃走,它便不愿在這冒險了。
    吳依還準備追擊。巫術蠱尸對倒在地下的迅猛獵手施放了一個cāo尸蠱,這具頭尸體就這樣站了起來,遲緩的走向吳依。每一步都很是僵硬,實在是沒有多少的威脅xing,不過也擋住了吳依追擊巫術蠱尸的步伐。
    幾劍將迅猛獵手擊退之后,吳依遠離了這只炮灰,在重站起來十秒之后,這具尸體爆炸成數血肉,讓周圍10碼之內一片血肉模糊。
    “吳依哥哥,幽靈公主被驚走了。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月兒一邊清理著周圍的生化幽靈,一邊問道。
    “我們只有再次引誘她出來了。”吳依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
    “她這次被風傲他們驚嚇走了,用天籟的影像肯定法再吸引到她,我們還能誘捕她么。”月兒說道。
    “那是當然,不過那就要靠你了。”吳依看著月兒,表情怪異。
    “我真的可以嗎?”月兒走到舞臺旁邊,還是有些不自信的說道。
    “上次她也被風傲用自己的歌聲引誘過一次,這次還不是循著歌聲過來了。月兒你要相信自己,在希望營地的那次表演讓我看到了你的魅力呢,歌聲能感染到我們,當然也就能感染到天籟,而在這次還是現場表演,感染力應該比風傲用的影像強吧,她說不定會被你的歌聲吸引過來呢。何況我也很想再聽你唱歌呢,想再次感覺到那種美好。”吳依刮了一下月兒jing致的小鼻子說道。
    吳依提出的方法就是由月兒用歌聲來引誘天籟,就在這個舞臺上,就是這樣的現場表演,靠著月兒真實動聽的歌聲,幽靈公主此時已經失去了她最引以為傲的天籟之音,她正努力的想要找回那遺失的美好。
    就算腹黑一點來說,天籟在看到有人有著這樣美好的聲音,抱著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能讓其他人得到,她可能會親自出席將這種美好扼殺,到時候就是捕捉她的時機,不過吳依也做好了拼命保護月兒的準備。
    “好,就沖吳依哥哥你的這句話,我這次不僅唱歌,還跳支舞給你看呢。不過吳依哥哥你可得幫我一個小忙,我會送給大家一個驚喜哦。”月兒似乎想到了什么很美好的場景,她嘴角露出了一個自信的微笑。
    “那當然,有什么事盡管吩咐,我會時刻站在你身邊,保護好你的。”吳依說著,端起屠魔勇士幫助楊清惠擊殺了一只黑暗金剛,對方那龐大的身體帶著巨大的沖勢撲倒在地,卷起了大片的塵土。
    “嗯。”月兒狠狠的點了點頭,在吳依身邊,她總是能有一種非常安心的感覺,這是小西哥哥曾經帶給她的安全感。
    月兒一邊說著,一邊脫下了身上顯得有些臃腫的防護服,她里面穿的是一件百褶裙,在月光下顯得氣質高雅,宛如令人不可高攀的月宮女神。在她露出笑容的時候,又多了一份鄰家女孩般的俏皮可愛,氣質轉化見毫瑕疵。
    “吳依哥哥,伸出雙手來。”月兒對著吳依嬌俏的一笑,那巧笑嫣兮的樣子看得吳依一呆,讓月兒心情很好,心中暗暗贊嘆自己這套衣服沒白穿。
    吳依有些呆呆的伸出了雙手,月兒抓著他的手掌并攏前伸,掌心向上。就像要捧起什么一般。
    “吳依哥哥。閉上眼睛。”月兒繼續指導著他,吳依很是配合的閉上了眼睛。
    耳邊聽到月兒的一聲輕笑,吳依感覺到他的手掌突然一沉,有什么東西突然跳到了吳依手中,還有一小片衣裙褶皺落在吳依的鼻子旁,那種若即若離的觸感讓他感覺有些癢癢的,讓吳依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
    讓吳依非常驚訝的是原來跳到吳依手掌中的正是月兒,她身輕如燕,跳上了吳依的手掌之后能自如的站在上面,吳依托著她就仿佛在托著一個沙袋。毫沉重感。
    吳依此時雙手和胸膛持平,月兒又站在他手上,使得月兒的腳部就近在眼前,稍一低頭就能看到那片雪白的肌膚,一股少女幽香飄入吳依鼻中,和血腥瑪麗那種帶著腥味的香味完全不同。
    一個是小清,和她本人一樣的清純甜美,一個是重口味,女王控的最佳選擇。
    吳依此時才發現月兒此時已經脫去了鞋子。讓吳依能清楚的看到她的三寸金蓮,白皙如玉甚至能看到那淡青sè的血管,她的小腿呈現出一種非常優美誘人的弧線。又不失力量感,蘊含著不弱的爆發力,應該是經常跳舞鍛煉的結果。
    她柔軟的足底踩在吳依的手掌上,玉足和吳依的手掌進行著最親密的接觸,帶給吳依一種溫玉軟香般的觸感,讓人很是。
    可惜膝蓋以上被裙子遮住了,吳依雖然想也能偷窺一下,但看他現在已經有些面紅耳赤的樣子就知道他做不出來這么高富帥的動作了。
    在吳依還在發呆的時候。月兒輕踩著他的手掌,整個身體開始旋轉起來,她的身體宛如要乘風而去一般,輕舞飛揚,舞姿特別輕盈,留仙裙隨之飛舞,晃花了吳依的眼睛。
    跳起舞來的月兒特別投入,抬步之間就在吳依的手掌這極小的面積上做出各種舞蹈動作,體態極其輕盈,舉步翩然若飛娜多姿,就像仙女在天空中ziyou飛舞,讓人驚嘆于她的韌xing和技藝。
    “吳依哥哥,我剛才跳的是傳說中的掌中舞呢,是專門為你跳的哦。現在就請你把握送上高臺吧”月兒停下舞步之后,氣定神閑還帶著些淡淡的笑意說道。
    吳依抬頭看向了身邊的高臺,這座圓形高臺大概六尺高,半徑也有兩三尺,以月兒剛才能在吳依的鼓掌之間跳上一只舞蹈的水平,在上面隨便怎么活動都不怕她會掉下來,他舉著手掌差不多能和高臺持平,他輕輕一推,月兒便踏上了舞臺zhongyāng的高臺。
    這座是末ri劇場進行演出時,大劇院演出的主角才有資格站上去的地方,晚上月光明亮的環境下,在月光彩虹的美景映照下,表演者的任何演出都會顯得美輪美奐,動人心魄,天籟在這里演出時就經常會站在上面輕輕唱歌。
    月兒走上高臺之后,回頭看了吳依一眼,她輕笑一聲,有一種傾城傾國的味道,美艷不可方物,在上了舞臺之后,她的氣場開始節節攀升,她天生便是屬于舞臺的,在舞臺上她能顛倒眾生,成為數人的女神,氣質也隨之發生了突變。
    變得親近而又遙遠,清純而又誘惑,每一種特制都是人們難以忘懷的優點,她的一顰一笑都能讓人為之魂牽夢繞,而她現在只想為那個男人的一個想法去完美的完成一場表演,在那個男人心中刻下難以磨滅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