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06)     

無限之升級系統206 一生所愛

  一輪圓月掛在天空中,因為舞臺上方那特殊的水晶天花板,高臺上的月光十分集中,她的膚sè在月光照shè之下,晶瑩似玉,顯得她是體態輕盈,姿容美絕,出塵脫俗,她神態清冷,永遠保持某種神秘不可測的平靜,宛如那從天而降的月宮嫦娥,yu乘風歸去,美景美人讓這月光對比起來都顯得黯淡了。
    月兒在高臺上開始一邊舞蹈一邊淺唱低吟,在吳依的感覺中,周圍的槍聲爆炸聲慘叫聲都漸漸遠去,耳邊回響的只有月兒的歌聲:
    昨天今天過去不再回來
    紅顏落下sè彩變蒼白
    從前直到現在愛還在
    愿去等你漂泊白云外
    痛愛讓人悲哀
    在世上命運不能改
    放開不能再相愛
    難道這是上天的安排
    情人離去永遠不回來
    言語嘆息愛不再
    雖然花會零落
    但會重開
    恍如隔世的愛在白云外
    痛愛讓人悲哀
    在世上命運不能改
    放開不能再相愛
    難道這是上天的安排
    月兒在高臺上唱著一首名為《一生所愛》的歌曲,高臺的設計很是特別,就算沒有擴音器,月兒的歌聲都能傳播出很遠,在大劇院中回蕩,站在大劇院的任何角落都能清楚的聽到她的歌聲,就像是在耳邊輕輕吟唱一般,這也是大劇院的設計巧妙之處。
    月兒在月光下翩翩起舞,顯得非常的圣潔,在月光彩虹的映村下。她猶如行走在云端的月神一般,美艷不可方物。
    連正在對峙著的風傲和血腥瑪麗都放松下來,雙方都緩緩的后退著,不愿打斷月兒演繹這首歌曲。
    有甚者,月兒的歌聲通過線路在末ri劇場外的街道上自動播放,每根路燈上的微型音響中都傳出這只歌曲,正在劇場外浴血戰斗的戰士們聽到這首歌時動作一緩。
    在人類的文明崩潰前,他們經常連停下手邊的事情坐下來靜靜的聽一首歌的心情都沒有,在大災變爆發后。他們已經有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的歌聲了。才回想起可以這樣享受著音樂享受著人類的各項娛樂活動是多么的美好,失去了才知道這種美好是多么的寶貴。
    連末ri劇場外數渾渾噩噩的次級生化幽靈似乎都被這首歌所感染,它們停止了毫意識的漫步,靜靜的停下來傾聽著,似乎沒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擾它們。
    吳依就這樣呆呆的抬頭看著如同月宮仙子下凡的月兒展示著她最美好的一面,那種驚艷的感覺深深的印刻進吳依的腦海中,吳依知道,他這一生恐怕都法忘懷這個場景,忘懷這個在月sè下翩翩起舞的美麗少女,忘懷這種安靜而又美好的情境。
    一曲還未唱完。天籟就再次出現在大劇院中,她被月兒那充滿感染力的歌聲吸引而來,靜靜的站在二樓看著月兒表演,她的眼神之間有些恍惚,她突然從二樓上跳了下來,翻滾著朝舞臺上沖去,她想要去接近這份美好。
    天籟的動作驚動了吳依,而月兒還是十分專注的在高臺上翩翩起舞,絲毫沒有感受到對方的威脅。讓天籟的首要目標就是月兒。
    在天籟剛跳上舞臺時,吳依就向她沖去,天籟十分靈敏的朝旁邊翻滾開。吳依靠著追蹤術的移動速度加成都只能勉強跟在她后面,法追上她。
    天籟就這樣蹦蹦跳跳的竄上了高臺,月兒不得不停下了她的歌唱和舞蹈,因為這座高臺的特殊設計,月兒停下歌唱之后,劇院中仍然回蕩著她的歌聲,久久都沒有散去,余音裊裊。不絕如縷。
    幽靈公主與月兒近距離的對視著,月兒才有機會仔細的觀察這個多災多難的小蘿莉。
    天籟穿著的是紅白相間的公主裙,束腰處還有幾條紅sè的絲帶靜靜的隨風飛舞,她臉上蒙著一層白sè的繃帶,遮住了她的半張臉龐,她那雙猩紅的眼睛露在了外面,漆黑如墨的長發披散在腦后。
    看著如此美好的月兒,天籟嫉妒得伸出了雙手,那銳利血紅的指甲如同利器般輕輕舞動,隨手一劃就能在人體上留下一道道深刻的傷口。
    在天籟對月兒動手的一瞬間,一道黑影從舞臺的地下鉆出,它帶著巨大的沖勢起很高,昂揚的頭部已經超過了高臺的高度,那翠綠又扁平的腦袋正是猛毒蛇藤。
    這只埋伏了很久的怪物沒有給天籟任何的反應機會,在shè到天籟的上空之后,它的身體居高臨下的撲下,將天籟的逃跑線路全都封鎖住。
    不過此時天籟根本沒有逃走的打算,她的指甲指著的抓向月兒,準備將這個少女殺死,猛毒蛇藤擋在了月兒身前,被天籟狠狠的在身上抓了兩下。
    鱗片被抓得火星直冒的猛毒蛇藤發動了反擊,它猛然收縮起身體,將天籟緊緊的束縛住,正是蛇身絞殺技能,就算此時巫術蠱尸再來一個治療巫術也法將天籟從這種控制狀態中解救出來,這也正是吳依十分自信能捕捉到天籟的信心之一,比之愛麗絲的jing神沖擊的成功率要高上很多。
    在被猛毒蛇藤捆住的一瞬間,天籟發生了一聲尖銳刺耳的尖叫聲,通過高臺的擴音效果,傳遍了整個大劇院,還遠遠的傳播到末ri劇場周圍的街道中去。
    所有的生化幽靈在聽到了幽靈公主求助般的尖叫聲之后,全都陷入了不顧自身死活的瘋狂之中,狂暴的用身體沖擊著人類的防線,就算全身都被shè成篩子都沒有絲毫的猶豫,拼命的朝幽靈公主的所在靠近,一瞬間就掀起了一波狂暴的攻勢。
    吳依也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他一下就登上了高臺,拿出一支強效麻醉劑,給天籟打了一針,在麻醉劑被緩緩的注shè進天籟體內之后,這位少女眼前一片模糊,意識很就陷入了混沌之中,頭一擺就昏迷了過去,沒有兩個小時是不可能醒來的。
    猛毒蛇藤得到主人的命令,松開了自己的身體,再次鉆入地下,吳依一下摟住天籟,拉著月兒從高臺上跳了下來。
    因為幽靈公主在生化母巢眼中的特殊作用,她的地位非常的高貴,在生化幽靈一族中僅次于生化母巢,在她遇到危險時,連英雄級別的生化幽靈都要竭盡全力的營救她。
    此時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生化幽靈被天籟剛才的那記尖叫所驚動,數的生化幽靈從劇場深處沖了出來,向舞臺這邊沖來,想要解救幽靈公主。
    連血腥瑪麗都雙眼泛紅,不斷對風傲發動攻擊,想要突破他的防線,本來重傷躲在后方的巫術蠱尸也重出現,虎視眈眈的尋找著機會。
    吳依將昏迷的天籟交給一旁的月兒,然后持劍加入了風傲和血腥瑪麗的戰場,一記突刺就讓血腥瑪麗心中寒氣直冒,不得不避其鋒芒,不斷退后想要躲開這記兇猛的攻擊,但突刺的速度實在是超乎了她的想象,龍之角上的劍氣瞬間就刺入了她的肩膀,將她斬飛了出去。
    到那個血腥瑪麗翻滾著站定的時候,她的肩膀上多出了一個洞穿型的傷口,能看到肩膀處的骨頭渣子,和鮮艷的血液混合在一起,緩緩的從傷口中流淌而出,受創不輕。
    血腥瑪麗被吳依一劍擊退,特別是吳依能在他們失敗之后想辦法捕捉到幽靈公主,那只龐大而又迅猛的蛇形生物似乎是受吳依的控制,讓風傲不得不再次對吳依刮目相看,而且風傲感覺到了吳依還隱藏著實力,這絕不是他最后的底牌。
    正在風傲心情復雜的想著吳依的事情的時候,他感覺視線突然變暗,月光似乎都被遮住了。
    大劇院中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一異常,吳依抬頭看去,發現原來水晶制作的天花板上爬滿了數的迅猛獵手,它們臉上帶著殘暴的表情盯著下方的人類,那清冷的月光就這樣被完全遮住,使得大劇院陷入了黑暗之中。
    這些迅猛獵手猛然同時動手,同心協力的將水晶天花板敲得粉碎,在數玻璃渣飛散中,它們從空中撲下,吳依看到它們身上閃爍了一下光芒,正是使用了迅猛一擊和高空撲擊的征兆。
    之前吳依面對一只迅猛獵手的撲擊都有點手忙腳亂,被擊退了兩步,現在如此多的迅猛獵手在劇院頂上以最強最兇猛的狀態撲擊而下,下方的人類戰士們不知有多少能逃出生天。
    面對如此惡劣的情況,風傲卻沒有任何退卻的動作,反而朝月兒的方向靠近了兩步,那里正是迅猛獵手們攻勢最集中的地方,體現了他身為炎龍小隊隊長的氣魄。
    風傲雙手按在太陽穴上,和愛麗絲釋放jing神沖擊時有些相似,這都是為了最大限度的集中他的jing神力。
    迅猛獵手們已經帶著巨大的勢能撲擊下來,距離眾人相當之近了,月兒甚至能感覺到那撲面而來的風壓,風傲僅僅蓄勢了一小段時間,就不得不將jing神力釋放出來,形成了一波詭異而又形的波動朝周圍擴散出去。
    吳依感覺到一股神秘的能量從他身體中透shè而過,對吳依沒有任何的影響,上面帶著一點點風傲的意識,讓吳依知道了風傲的這一招的具體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