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6)     

無限之升級系統210 撤退

  天籟從一出生就患有多種從未見過的絕癥,世界上最優秀的醫生都對之束手策,在走投路下,博士便給她注入了從那塊天外隕石上獲得的唯一一份始祖病毒。
    要知道,幽靈病毒是在模擬始祖病毒的成分后得到的型病毒,可以說是始祖病毒的削弱山寨版,還有著極大的弊端。
    始祖病毒已經與她完全融為一體了,和后期被病毒感染成為生化幽靈的喪尸們完全不同,可以說她是這個世界上第一位生化幽靈也不為過。
    不過之前她體內的幽靈病毒一直處于一種間于潛伏期和同化期的特殊狀態,強化了她的體質讓她戰勝了多種絕癥卻又沒有讓她失去人類的意識,這也是博士最初對幽靈病毒作用的設想,能造福人類,使人類的身體得到進化,又不會失去最引以為豪的智慧和文明。
    不過博士沒有想到的是,幽靈病毒的本質卻是邪惡又單純的,和始祖病毒完全沒法比,它在強化人類的身體的同時也會讓人類的靈魂迷失,被身體的本能cāo控,成為一只只行尸走肉般的存在。
    天籟在被一只生化幽靈抓傷之后,她體內的始祖幽靈病毒發生了變異,使得她變為了現在的幽靈公主,給她一段時間,她就能進化到博士法想象的地步,因為始祖病毒的成分是博士完全法理解的。
    她身上帶有的這種變異后的始祖幽靈病毒對博士和生化母巢都十分重要。
    博士能用始祖病毒來研究出救世主藥劑,只要救世主降世,就能將生化母巢扼殺在搖籃之中。人類就還有希望。
    生化母巢在不斷的進化過程中,難免會遇到瓶頸和迷失方向,而天籟的存在就是它進化路程上的燈塔,讓它能以最正確的方式進化下去。
    人類和生化幽靈兩個族群之間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兩者間殊死爭斗,只有一個族群能生存下去,天籟可以說關系著族群的生死。
    靈魂忍者看到林軒手上的幽靈公主,它眼中閃動著寒芒,它是被生化母巢派來奪回天籟的。要它不惜一切代價阻擋住這群人類的步伐,在其他頂級生化幽靈的配合下救下天籟。
    生化母巢的出現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它是在機緣巧合下由數生化幽靈的尸體組合而成,代表了生化幽靈們想要不斷進化,不斷變強的最根本,它的一切行為和思考方式都是以生化幽靈的集體利益出發,讓生化幽靈這個族群變得強,就算用靈魂忍者的戰死來換回幽靈公主。它都愿意。
    靈魂忍者剛才用影遁偷襲林軒,如果不是醫生從旁相助,恐怕林軒就會被它重傷,天籟也很有可能被它搶走。
    林軒朝身邊的醫生點了點頭,表達著自己的感謝之意,醫生對著靈魂忍者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示意要小心對方的偷襲。
    林軒一臉凝重的看向靈魂忍者,不敢再有片刻的分心。突然,一陣血紅sè的旋風出現在他身邊。正是強行突破了吳依攔截的血腥瑪麗。
    她雙爪連連揮動,瞬間就在林軒身上制造了四五道傷口,觸發了鮮血噴泉的效果,林軒身上也血液四溢,瞬間就染紅了他的身體。
    血腥瑪麗繞過吳依也是付出了慘重代價的,她肩膀和背部上有著好幾道傷痕。銳利的劍氣能量還殘留在上面,使得這些傷口沒有那么容易愈合。靠著血浴效果才恢復了一點。
    趁著血腥瑪麗吸引了林軒的注意力,靈魂忍者的身體一陣模糊。它所處的那片區域中突然變得一片黑暗,就算有著崗哨守衛的真視效果,眾人都很難發現它的蹤影。
    靈魂忍者手中的幽靈之刃切開了這片深邃的黑暗幕布,十分隱秘突然的出現在林軒的側面,刀鋒向林軒的脖頸要害處砍去,那銳利的鋒芒使得林軒全身寒毛都豎立起來,心中的威脅感爆棚。
    林軒剛剛被鮮血噴泉弄得失血過多,那種強烈的虛弱感還沒有過去,他就算心中想要躲避,身體卻沒有那么的反應,他身體有些遲鈍的做出了一個扭頭的動作,勉強避開了幽靈之刃的刀鋒,但那鋒芒的末端還是在他的脖頸上留下了一條深可見骨的傷勢,如果再深入兩分,恐怕林軒就被它一刀削掉了腦袋,這正是靈魂忍者和血腥瑪麗通力合作的可怕威力。
    靈魂忍者看了一眼血腥瑪麗,以它的高智能,在成為生化幽靈后,它又形成了一套的xing格和思維,宛如一次生。
    它和血腥瑪麗之間就很不對付,兩者都屬于頂級生化幽靈,都統領著一群jing通偷襲暗殺的屬下,兩者間的作用有些重疊,在激烈競爭下,難免就會有些沖突。
    靈魂忍者就曾經因為某個獵物和血腥瑪麗對峙過,最后兩者將那個獵物分尸成了兩半,才沒有爆發出大的沖突。
    現在在生化母巢的高壓下,兩位心有芥蒂的強者也只有聯手對敵,發揮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而首當其沖的目標林軒承受了極大的傷害和壓力。
    靈魂忍者在切傷林軒之后,一根漆黑的長劍突然從它身后出現,比它剛才偷襲林軒時的角度還要yin險毒辣,挑選的時機加的致命,正是它心理和身理都最難反應過來的時候。
    龍之角從靈魂忍者的背部要害刺入,在靈魂忍者難以置信的表情中,銳利的劍氣破體而入,將它狠狠地重創,在吳依的巨力之下,身體飛出去好幾米遠才狼狽的摔落在地,當場從口中噴出了一大團血液,受了不輕的傷勢。
    吳依利用疾風步的隱身效果,成功的偷襲了靈魂忍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靈魂忍者的身體和心理都受到了重創,它從沒有想過有一天它會被人從身后成功偷襲,這簡直是身為一名忍者最大的恥辱。
    在另一邊的血腥瑪麗也遭到了其余人的全力阻擊,風傲手中shè出一柄被耀眼銀sè光芒包裹著的飛刀,在飛行過程中,這柄飛刀的周圍出現了不少的幻影,如同五柄飛刀同時shè出,讓人根本分不清那把是真身。
    血腥瑪麗就被這些飛刀的幻影迷惑住了,為了以防萬一,它干脆連連揮爪,靠著瘋狂嗜血的攻速加成,在眨眼之間將這五柄飛刀全部擊中。
    只見血腥瑪麗將這五柄飛刀同時擊毀,飛刀全都消失在它視野中,它感覺手中傳來很是虛的觸感,根本就沒有接觸到實物,這些飛刀居然全部都是幻影!
    血腥瑪麗心中一驚,知道上當了,它轉頭看到一柄飛刀突兀的從虛空中出現,可它已經處于舊力已盡力未生的階段,根本法做出躲避的動作,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飛刀插中它的腹部。
    這正是風傲的幻影飛刀技能,能制造五把虛假的飛刀幻影來迷惑敵人,而真正的飛刀就藏在幻影飛刀的后面,讓人防不勝防。
    醫生趁血腥瑪麗被飛刀shè中腹部而身體一陣僵直之時,從一旁偷襲,用手術刀將血腥瑪麗的一只手掌削掉。
    處于瘋狂嗜血狀態的血腥瑪麗會額外受到50%的傷害,風傲和醫生的這兩下讓她受創頗重,風傲的飛刀上又帶有幽靈克星的成分,使得血腥瑪麗的屬xing得到削弱,很巧的是,血腥瑪麗此時剛好從瘋狂嗜血的狀態中退出來,處于使用了大招之后的虛弱期內。
    趁它病要它命,風傲再次甩出一把飛刀,這把飛刀外表看起來和普通的飛刀沒有什么特別,但它飛行的速度是風傲使用的其他飛刀的兩三倍,就是一個字,。
    飛刀從空中劃過之后,才傳來一陣尖銳的怒嘯破空聲,飛刀的飛行速度已經突破了音速,血腥瑪麗這回是徹底沒有反應過來,被這柄奪命飛刀插入了胸口要害中。
    突破了音障之后,飛刀的威力得到可怕的提升,只見血腥瑪麗偉岸的胸部一震,她居然整個被飛刀帶著shè飛了出去,最后飛刀在她的身體里破碎掉,數的碎片向她的各個器官中激shè,將她身體內部破壞得不成樣子。
    靈魂忍者和血腥瑪麗同時被重創,可它們身后跟來了多的生化幽靈,幽靈忍者和暗影芭比們是傾巢出動,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搶回天籟。
    “讓開!”吳依怒吼一聲,此時他手中拿的是已經升級到白銀一品的黑白雙星,兩把手槍的槍管中正在閃動著異樣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正在蓄力準備施放大招。
    風傲和醫生兩人見到這個場景,他們顧不得乘勝追擊了,立馬轉身遠離了敵人。
    在靈魂忍者和血腥瑪麗剛剛從地面上爬起來時,吳依的槍口中噴shè出了兩顆子。
    光之和暗之在飛行途中漸漸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黑白相間的光球,在命中了靈魂忍者之后,光球在它身體中爆發,將靈魂忍者的血肉撕扯得破爛不堪,然后掀起了一陣耀眼的光芒籠罩住了吳依等人,讓他們的屬xing得到提升,戰略撤退的腳步也了兩分。
    在最耀眼的光芒過后就是最深沉的黑暗,一輪類似黑洞的形態物質在靈魂忍者身邊出現,空間劇變使得靈魂忍者承受了不小的傷害,在黑洞吸光了那片區域的空氣之后,真空效果把20碼范圍內的生化幽靈全都拉扯到一起。
    有了真空的控制減速效果,眾人總算開到了一條逃生的路線,由醫生帶頭,林軒在中間最安全的位置,吳依和風傲斷后,大家帶著天籟朝末ri劇場外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