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213 香艷的救人

  吳依之前用一記黃金爆頭將靈魂忍者的頭部打爆,紅的白的流淌了一地。
    系統提示:親手擊殺靈魂忍者,目標為挑戰任務一-獵殺的目標之一,累計貢獻值為%,獲得5000點積分,30點榮譽值的獎勵,是貢獻值最高的輪回者,而且貢獻值超過20%,獲得一枚白玉通天牌。
    吳依靠著最后的致命一擊獲得了大量的貢獻值,勉強超過了20%,獲得了一枚白玉通天牌。
    吳依剛將白玉通天牌收起,他聽到月兒的驚叫聲,轉頭看去,剛好看到楊清惠被血腥瑪麗抓起,他心中一緊,幾乎沒有經過什么考慮,他就朝血腥瑪麗逃走的方向追去。
    “你們先走,我去把清惠救回來,到時候我會帶著她返回神秘營地的。”吳依在掠過月兒時對她說道。
    “吳依哥哥!”月兒只能看著吳依消失在眼前,她狠狠的跺了跺腳,只好走到林軒旁邊,趁著基因污染清空了周圍的生化幽靈,和其他人一起突圍。
    毀滅者也被基因污染影響,它陷入了瘋狂之中,不斷的激活鐳shè炮發shè鐳shè激光,不分敵我的攻擊著眼前的所有生物。
    每一發激光落下,都有成群的生化幽靈被燒烤成骨架,連醫生等人也受到了它的幾次攻擊,為了躲避它的攻擊,陣型一片混亂,從喪尸群中突圍的時候已經分成了好幾撥。
    從夜幕中出現了很多只暗夜幽靈,里面夾雜著不少的暗夜獵手,它們紛紛給眾人弄上了獵物標記,將他們當做獵物追殺了上去。
    看著前方的血腥瑪麗不停的奔逃,吳依給她上了一個追蹤術,這樣不僅能知道她的行蹤,免得她利用隱身能力逃掉,還能提高移動速度。不會被她甩開。
    因為基因污染藥劑的可怕殺傷效果,在兩百碼范圍內都只有零星的生化幽靈存在,吳依能勉強咬住血腥瑪麗的身影。
    不過在追逐了一陣之后,血腥瑪麗就逃入了前方的喪尸海中,這些生化幽靈為她讓開道路,然后向吳依圍堵過來。
    對方在逃走之時沒有喪尸會阻攔她的腳步,而且她憑借著超強的跳躍能力能隨意的在喪尸頭頂躍過。在數生化幽靈中輕松的跳躍前進,行進速度絲毫不減。
    吳依追擊她的步伐簡直是舉步維艱,生化幽靈們像cháo水般涌來。數只手掌抓向吳依,密密麻麻的看起來令人毛骨悚然,吳依一記橫掃過去,在群尸環繞的情況下,橫掃千軍的效果非常可怕,被劍氣波及的生化幽靈全都被掃為兩截,連一只強壯的貪婪幽靈都被秒殺。吳依一下就清空了身邊的生化幽靈。
    在遠離了醫生等人之后。吳依直接開啟了疾風步,再次加速追向血腥瑪麗,他的突然消失讓周圍的生化幽靈們一愣。它們簡單的意識沒有發現敵人也不會多想,開始繼續在周圍游蕩起來。
    血腥瑪麗朝后看了一眼,她沒有看到吳依被喪尸群分尸,也沒有發現吳依的身影,她心中一緊,她冥冥之中感覺到身后有一種迫在眉睫的威脅感,這股威脅感還在不斷接近。讓她進入了自己的最速度,帶著楊清惠一路奔逃。
    在追擊了血腥瑪麗將近十分鐘后。吳依使用了三次疾風步才追上了這只一心逃命的生化幽靈。
    剛拐過一個街角,吳依就看到血腥瑪麗直勾勾的看著楊清惠的脖頸,對她的血液垂涎若滴,不過她并沒有馬上動手奪取楊清惠的血液,因為她要先檢查對方的身體,保證少女的純潔,。
    她在進行血浴儀式的時候,對血液有著近乎苛刻的潔癖,必須是純潔的處女的血液,而且對方還得花容月貌皮膚水嫩,她認為沐浴這樣的血液才能讓自己變得年輕美貌。
    所以吳依在隱身出現在血腥瑪麗身后的時候,她正在為楊清惠寬衣解帶,準備檢查少女的身體,而楊清惠還處于昏迷狀態,只能任憑對方為所yu為。
    從吳依的角度看到楊清惠衣衫不整,防護服被完全接下來,只剩下內衣半遮半掩的搭在身上,嬌軀橫陳,露出了她圓潤光潔的肩頭和凹凸玲瓏的鎖骨。
    他的眼睛下意識的往下一瞟,看到了被釋放出來的一大團耀眼的白皙,顫顫巍巍的聳立在胸前,那水蜜桃般的形狀呈現出誘人的弧線,堅挺而又水嫩。
    吳依看到如此香艷的場景,他臉sè有些發紅,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他提劍在血腥瑪麗身后發動了偷襲。
    他一記突刺刺出,血腥瑪麗似乎早有所覺,她在吳依出手的一瞬間就朝旁邊側滾過去,龍之角與她擦身而過,劍氣勉強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吳依沒有發現,在他看到楊清惠充滿誘惑力的身體的一瞬間,他的呼吸變急促粗重了不少,因為少女那種半解羅襟的樣子實在是讓人怦然心動,吳依還沒有那么好的控制力能將這些身體本能都控制住。
    就是他那沉重的喘息聲出賣了他,讓血腥瑪麗知道自己身后確實有人,血腥瑪麗之前就有些jing覺,感覺得到身后的威脅感,現在故意停下來賣出破綻,來引誘出藏在暗處的敵人,可見她在變為生化幽靈之后,仍然保持著足夠的智慧,這也是頂級生化幽靈遠超行尸走肉般的低級喪尸的優點之一。
    血腥瑪麗躲過了吳依的突刺,這回變成吳依站在楊清惠身前,而血腥瑪麗在一旁虎視眈眈。
    吳依右手持劍指著血腥瑪麗,左手抓向楊清惠的衣領,想要將她提起來,結果他左手探去,卻意外的摸到了一片滑膩柔軟。
    那柔嫩微涼的觸感讓吳依心中一蕩,他轉頭看去,發現自己的五指正按在那對堅挺飽滿的之上。
    在清冷的月光下,她全身散發著圣潔的光輝,白皙嬌嫩的皮膚在月光下顯誘人,那團嬌嫩在吳依的手掌中呈現出一種的形狀,峰頂櫻桃粉紅,曝露在空氣中受吳依的刺激正變得堅硬,這樣的場景讓吳依有些心神恍惚。
    楊清惠比月兒大上三四歲,她也是一位青chun美貌的少女,年齡比吳依還小上一些。
    只是因為她法說話,幾乎沒有參與過吳依等人的對話,一直表現得比較低調,而且她對任何事情都很淡定,被生化幽靈偷襲時也能從容不迫,顯得成熟大氣,才讓人覺得她就像一位成熟穩重的大姐姐。
    吳依甚至還在心中將她稱為淡定姐,現在吳依握住她的堅挺,一點都淡定不起來,那美好的觸感讓吳依下意識的捏緊了那團柔軟。
    “嗯!”可能是吳依的手指抓得太緊了,處于昏迷中的楊清惠感覺有些刺痛,她嚶嚀出聲,就像是一只小貓發出的鳴叫聲,聲音充滿了慵懶和誘惑,讓人心里癢癢的。
    如果讓楊清惠看到這一幕的話,吳依一定會被貼上變態sè狼和趁虛而入的標簽,吳依生怕驚醒了她,他連忙放開了左手。
    血腥瑪麗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她趁吳依心神不寧時,突然朝兩人撲去,她的雙爪抓向吳依,之前被醫生斬下的半截手掌已經重生長了出來,攻擊力并沒有減弱多少。
    勁風撲面,吳依總算反應過來,他一記重劈用出,將血腥瑪麗的手臂劈得鮮血淋漓,還靠著怪力將之斬飛了出去。
    被血腥瑪麗所驚醒,吳依從那旖旎的風景上轉移回目光,他干脆從物品空間中拿出一件寬大的衣服,將楊清惠誘人的身體嚴嚴實實的包裹住,免得吸引吳依的注意力,還將她掉在地上的yu火紅蓮和防護服撿回物品空間中。
    然后吳依將她攬在懷中,楊清惠的頭就靠在吳依肩頭,,一股清爽的淡淡香味幽幽的飄入吳依鼻子中,讓人神清氣爽。
    吳依如此近距離的看著楊清惠清秀的臉龐,她緊閉著雙眸,似乎在做著什么噩夢,楊清惠眉頭緊皺,時不時的夢囈兩句,吳依卻怎么也聽不清她到底講了些什么。
    她吐氣如蘭,鼻息噴吐在吳依的胸膛上,讓吳依想將這個少女緊緊的抱在懷中。
    “嘿嘿,你這個鬼畜宅男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了吧,沒想到你這么sè急,在血腥瑪麗在旁窺視的情況下還要先過過手癮,sè膽和sè心都不小嘛。”小jing靈和吳依交流著,它滿臉促狹的說道,喜聞樂見的樣子。
    “不管你信不信,我確實只是一時手誤摸了一把,絕對不是故意的。”吳依回答道。
    “解釋就是掩飾,你不說大家也都懂的,男人嘛,都這樣。”小jing靈一臉你的心情和行為大家都理解的樣子,讓吳依很是郁悶。
    “我就知道這回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哦,不對,跳到黃河里只會越來越臟。”吳依干脆懶得解釋了,反正自己在它眼中一直是鬼畜宅男一只,剛才的行為是坐實了這個稱呼,也就隨它怎么想了。
    在吳依和小jing靈進行聲的交流的時候,血腥瑪麗朝再次吳依撲來,不過她剛才吃了吳依的一點小虧,這次她的目標選擇了楊清惠,使得吳依不得不為了保護這位少女而付出多努力,這也是血腥瑪麗的策略成功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