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1)     

無限之升級系統215 警言

  在吳依抱著楊清惠不斷跑路的時候,這位少女悠悠的醒轉了過來,她醒來之后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很溫暖的胸膛之中,她抬頭看了一眼,發現是吳依在抱著她在托爾市的街道間不斷奔跑,吳依在奔跑的途中一直非常注意平衡,盡量不顯得顛簸。ww。ieng。
    看著吳依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龐,甚至讓楊清惠有點分不清夢幻和現實,有一種就這樣躺在他懷中再睡一會兒的想法。
    楊清惠甩了甩頭,讓自己盡清醒過來,她想到了之前受到jing神風暴的影響而看到的那數的片段,那些都是即將在未來發生的‘事實’。
    她心情有些低落,這一次她似乎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又一次體會到那種在蒼茫命運面前的力感。
    在想了一圈之后,她才發現自己身上似乎有些不妥,她發現自己的衣服似乎被人解開了,現在半披著自己的衣服,外面還套著一件大號的男士外套,似乎就是吳依的。
    她臉sè一紅,不管是不是吳依將自己的衣服解開,他都應該看到了自己的身體,想到這她咬了咬銀牙,準備問一問吳依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算是興師問罪,只是希望弄清楚情況。
    不過她突然瞥見了吳依肩膀上的傷口,五道仍然在淌血的抓痕,這是血腥瑪麗留下的,上面還附帶著一種神秘的能量,讓吳依的自愈能力發揮不出效果,極難愈合。
    她看到連這件外套上也沾染了不少的血跡。既有吳依的,也有其他生化幽靈的,將這件黑sè的外套染成暗紅sè,血跡斑斑。
    楊清惠看著這道傷口和這些血跡,就能想象出這個男人一定經歷了十分慘烈的戰斗,以他現在抱著自己的姿態,恐怕在戰斗之中,這個男人也不曾放下自己。
    她發現自己身上沒有任何的傷口,這個男人居然在這樣的戰斗下還盡全力保護她,讓她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其中有不少的傷勢都是為了保護她而留下的吧。
    想到這,楊清惠不禁眼眶發紅,她就這樣呆呆的看著吳依的側臉,因為吳依的行進速度很,在街道之中不斷前進,他的臉就在建筑物yin影形成的黑暗和清冷月光形成的光明間不斷切換,一明一暗,漸漸的和另一張不斷保護她的臉龐發生了重合。
    吳依在一次跨越之時發現了異樣,他低頭看去。只見楊清惠正呆呆的看著自己,嘴角似笑非笑。眼神中滿是柔情,讓吳依看得一呆,這種眼神吳依曾經在姐姐何漣的眼中經常看到。
    那位吳依一直掛念在心頭的姐姐就最喜歡用這種目光看著吳依狼吞虎咽吃下她做的飯菜,嘴角也是這般帶著淡淡的笑意還有一種滿足感。
    想到自己的姐姐何漣,吳依一時之間陷入了往ri的回憶之中。
    他想起了那些為了睡懶覺而和姐姐斗智斗勇的早上,早睡早起的姐姐現在不用花盡心思叫自己起床會不會不習慣。
    他想起了那些和姐姐練習劍術的ri子,不知道姐姐有沒有找到的蹂躪對象。
    他想起了姐姐因為嚴重暈車而要求自己每天用自行車接送,他似乎還能感覺到那雙緊緊抱在腰間的手臂的柔軟和溫暖,姐姐應該迫不得已學著騎自行車了吧。
    他想起了為了吃上最喜歡的麻婆豆腐而‘忍辱負重’的為姐姐全方位按摩討好她。只有吳依才知道喜歡穿寬大休閑裝的姐姐身材有多好。
    他想起了幫姐姐擋掉某些狂蜂浪蝶而假裝做她的同居男朋友,弄得差點假戲真做。
    他想起了雙方每晚的那句‘晚安’。
    吳依在心中默默的說道:“姐姐大人,晚安”
    吳依抬頭看了一眼璀璨的星空,不知道在另一片星空下的姐姐現在怎么樣了,他真的很想很想回去看看她
    兩人之間就這樣默默的想著各自的心事,沒有交談,直到有一群暗夜獵手攔在了兩人身前。
    楊清惠做了一個‘放我下來吧’的手勢。吳依將她輕輕放下,還將她的yu火紅蓮和生化防護服交還給了她。
    吳依持劍沖向這些煩人的窮追不舍的生化幽靈,一輪劍術下來就將對方屠戮殆盡,地面都是血跡和尸體。還有很多道吳依的劍氣留下的劃痕。
    在吳依解決這些怪物的時候,楊清惠已經重穿好了防護服,拿起了自己的武器,立馬從一個誘人的少女轉變為一個合格的女戰士。
    見吳依走到身前,楊清惠臉sè有些發紅將那件黑sè的外套交還給吳依,還向吳依點頭表示著謝意。
    吳依有些尷尬的摸了摸后腦勺,他對楊清惠說道:“那個,你之前昏迷了過去被血腥瑪麗擄走,我就追了下來,沒想到她居然脫你衣服。我”
    楊清惠拿著食指在嘴角頓了一下,她打斷了吳依的話,用手語對吳依表達著自己的意思:“我知道不是你解開我衣服的,你的人品我還是很信任的,你是個好人。”
    “你不要誤會就好,之后我們一直被這些生化幽靈追殺,我也沒有機會幫你整理好衣服,不是故意想要占你便宜的。”被發了好人卡的吳依憨憨一笑,知道了楊清惠的想法后他心中暢了不少。
    楊清惠突然上前了一步,和吳依站得極近,吳依甚至能感覺到她的呼吸噴吐在他身上。
    就在吳依身體變得有些堅硬的時候,楊清惠并沒有做出他想象中的什么以身相許之類的事情,而是用左手拿起了吳依的右手,讓吳依攤開手掌放在自己胸前。
    吳依任憑楊清惠施為,這位少女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在吳依的手掌上輕輕的書寫著什么。吳依下意識的靜下心來認真體會她到底要寫什么。
    手掌有些癢癢的,楊清惠的手指白皙纖細修長,有如玉蔥柔荑,是十分美好的手型,和吳依的手掌發生摩擦時,吳依放佛能和她的心靈發生溝通,能感覺到她此刻是相當認真的,還能體會到她心中那種不安。
    楊清惠表情莊重的在他的手掌中寫了四個字,這四個字卻深深的印在吳依的腦海中。
    “小心隊友!”
    在吳依看向她想要問些什么的時候,楊清惠搖了搖頭。臉sè有些蒼白,用手語解釋道:“我知道你想知道我為什么這么說,但請原諒我暫時不能把理由說出來,請一定要相信我。”
    吳依聽了她的話后一呆,小心隊友,她所說的隊友應該是指醫生林軒等輪回者吧,大家一起組成臨時隊伍經歷了不少的戰斗,從研究所的冒險到希望營地的守城戰再到神秘營地的兩次捕捉獵殺任務,大家已經培養出了很好的默契。自然很是信任隊友。
    但楊清惠現在這句小心隊友讓吳依心中突突直跳,開始不由自主的回想著其他幾人的所作所為。心中煩躁得很,因為楊清惠的這句話實在是太模糊不清了,小心隊友,是小心某位隊友,還是小心所有的隊友?
    林軒是吳依在剛進入人試煉就遇到的,他表現得一直很神秘,吳依只知道他來自全民習武的乾坤大陸,而且鐵老大和他是死敵,林軒似乎是因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被關入血獄之中。身上還戴有沉重堅固的鐐銬,全都由珍貴的特殊金屬打造而成,連吳依高達白銀級的萬能鑰匙都打不開。
    林軒自己也承認他失手誤傷了師傅,還害死了自己的親妹妹,不過看他那后悔和憤怒的表情,這件事情應該是有什么內情的。
    從林軒和吳依并肩作戰這么多次的表現來看,這個男人非常真誠。直來直去,能扛得住壓力,如同一塊經歷百折而堅韌比的鐵塊。
    在希望營地時,面對狙擊幽靈的威脅。他自愿站出來吸引敵人的火力,冒著很大危險為吳依創造輸出環境,這樣的行為是為團隊私奉獻,吳依相信他不是一個心機深沉的人。
    在遇到月兒和楊清惠時,吳依接到了一個名為宿命的主線任務,以吳依對升級系統的了解,主線任務一般對吳依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如同之前的轉職任務和現在的人試煉任務,完成之后對吳依相當有幫助,所以兩位少女一定和吳依有著什么某種隱秘的聯系。
    這從月兒口中的和吳依長得一模一樣的小西哥哥就可以看出,據月兒所說,這位小西哥哥經常在月兒和楊清惠遇到危險時突然出現,然后又悄聲息的消失,他的名字還是月兒為他取的,他的真名連兩位少女都不知道。
    說實話,吳依對這位小西哥哥非常的感興趣,在對付瘋狂屠夫時,他的眼睛變得血紅后看到的楊清惠身后的那名男子似乎就是月兒口中的小西哥哥,他以一種類似于靈魂的狀態存在于楊清惠身邊,時刻守護著她。
    這兩位少女會危害吳依的幾率極小,不然吳依不知該怎么完成宿命任務。
    吳依在研究所中遇到醫生和張強時,因為某些原因而對醫生有些芥蒂,一直隱隱的提防著這個男人。
    但是對于張強,吳依認為他是一個真誠勇敢的小伙子,多次的戰斗也證明了張強時非常可靠的,他對張強幾乎沒有多少的防備。
    而李為佳和陳雪表現得中規中矩,和張強一樣的天真純潔,三人羈絆和糾結其他人也能體會到一點,吳依覺得他們三人應該不會有太復雜的想法和動作,如果說他們三人深藏著什么yin謀和圖謀的話,吳依只能佩服他們的演技。
    想來想去,吳依只是有些懷疑醫生,這個深藏不露的男人不知還藏著什么手段,吳依一直對他抱有一種jing惕心理。
    現在楊清惠的這句話讓吳依很是疑惑,最主要的是他不知道楊清惠說出這話的依據是什么,搞得神神秘秘的,讓吳依法完全放下心來。
    吳依不禁想到上次她被觸手幽靈卷走,吳依將她救出來時摸過她的手掌,很是柔軟舒服,但最主要的是吳依發現她是沒有掌紋的,這讓吳依非常驚奇。
    這位神秘莫測的少女到底隱藏著些什么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