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6)     

無限之升級系統221 殘酷的真相

  “可我們不是說過要一起活下去,一起回到地球么,難道我們一定要要生死相向。”
    張強的話讓李為佳冷笑了兩聲,他說道:“嘿嘿,完不成試煉任務的后果你也知道吧,你現在是我的絆腳石,我趁著你沒有防備的時候把你解決掉是很合理的啊。你是太過天真還是不愿意相信這個世界的殘酷,你這是在自己騙自己么,在我成為生化幽靈的那一瞬間,我們已經是不死不休的敵對關系了。”
    “你還想用那可笑的過去來束縛我么,為了活下去,我可是什么都干得出來的。我們兩人之間只有一人能活下去,或者你也可以坐等被感染成生化幽靈,那樣的話,我們還可能并肩作戰,不過你沒有經過生化母巢的感染改造,變成生化幽靈也就失去了自身的意志,這樣的活法,你愿意么。”李為佳看都不看張強一眼,表情淡漠的說道。
    張強聽了之后搖了搖頭,他說道:“我知道你雖然成為了生化幽靈,可你仍然保持著生前的智慧和記憶吧,和傳統意義上的生化幽靈并不完全相同。也就是說,你還是李為佳,還是那個和我一起玩耍了十幾年的好朋友好兄弟。”
    “誰和你是兄弟?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在成為生化幽靈之后,我突然擁有了強大的實力,我才發現世界是如此的美好,我能做到我之前一直渴望做的事情。”李為佳嘴角牽起一道詭秘的笑容,然后緩緩的說道:“那就是報仇!”
    李為佳的話音剛落。他就突然消失在原地,醫生和張強一驚,隨時準備應付他的雷霆一擊,可是他們的防備沒有任何意義,在他們的側面突然傳出來一聲凄厲的慘叫。
    張強轉頭看去,發現李為佳用暗影突襲突然沖到楊祭那邊,一爪子輕松的插入了楊祭身邊一位護法的胸口,然后將其隨意的提了起來,對方在他的殘忍行為下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見楊祭那不可置信的眼神,李為佳心中充滿了復仇的感。他露出一個嗜血殘暴的笑容,對著楊祭說道:“不用急,很就會輪到你了,我一定會慢慢的將你折磨致死,讓你體會一下那種深入骨髓甚至靈魂深處的力感。”
    在楊祭驚恐的眼神中,李為佳隨手一扯,就將手中的人類的左肩膀硬生生撕了下來,骨頭渣子和血沫四處飛灑。
    李為佳看著對方痛苦的表情,他如同得到了極大的愉悅一般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然后他隨手將對方的殘臂丟到一邊,就像丟棄一根不喜歡的玩具一般。
    被他提著的護法身理和心理都受到了極大創傷。為了活命而向李為佳求饒道:“我知道錯了,也知道自己難逃一死,看在我們救過你一命的份上,希望你能馬上殺了我,我只求速死。”
    這位護法一邊咳血,一邊朝李為佳求饒,他臉上涕淚齊流,臉上的肌肉都扭曲在一起了,手臂處不停有劇痛傳來。他卻不敢表現出一點怨恨和不滿,只希望李為佳不要用這種殘忍的方式繼續折磨他。
    “你把我想得太美好了一點。哦,我懂了,你還把我當做那個又天真又怯懦的小孩子,你以為我是一個以德報怨的中二少年?在你們對我和小雪做出那種事情之后,我心中的一切美好和純真都沒有了,消失得一干二凈!”
    “在那以后。我就一直生活在那最深沉恐怖的地獄之中。我現在,正是秉承了你們求真教的教義,釋放**,求得真我啊。我才發現真正的我就是這般秉承著復仇的信念重復活過來的惡魔,我只為了自己而活。是不是覺得很諷刺啊。”
    “你想速死?那就反抗啊,看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這可是你們教我的,沒有實力,連自殺都是種奢求啊。”
    “我讓你生你就生,我讓你死你就死,我現在就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李為佳一邊說著,一邊將這位倒霉的護法的右臂也撕掉。
    另一位護法以為有機可乘,偷偷將槍口對準了李為佳,正在他準備扣動扳機偷襲李為佳時,他卻突然看到李為佳轉過頭來,暗夜惡魔的瞳孔中閃現出一個十分繁復的黑sè符文,如同由數個古文復合組合在一起形成的。
    在這個符文出現之后,周圍的黑暗能量隨之劇烈波動起來,隨著暗夜惡魔的手臂指向另一名護法,黑sè的能量開始向敵人身邊聚集,那片區域都隨之變暗了不少,被蒙上了一層黑sè的布幔。
    這些黑暗能量不停翻滾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個要沸騰起來的能量漩渦,將護法籠罩住,然后開始扭曲旋轉起來,能量切割著整片空間和護法的身體,因為是在夜晚,黑暗能量特別的充足,幾乎濃郁得化不開了,讓其他人幾乎都看不清楚護法的情況了,只聽到**的撕裂聲和他的凄厲慘叫聲,不時有血水四濺,讓人毛骨悚然。
    在黑暗漩渦過去之后,地上只留下一具被切割得破破爛爛的尸體,如同被變態虐尸狂折騰了三天三夜般,身上的血肉幾乎全部不翼而飛,只有少部分的肌肉還殘留在骨頭上,反而比光禿禿的骨架顯得加的滲人和血腥。
    那可謂是獵奇重口味的造型讓人聯想到中國古代最殘酷的刑罰之一的凌遲之刑。
    這名護法就這樣被那黑暗漩渦千刀萬剮了!
    在他身上幾乎找不到一點完好之處,心理承受能力稍低一點之人看了之后絕對會幾天吃不下葷。
    而且這具護法因為注shè了基因強化藥劑,他的生命力非常可怕,在這樣的傷勢下還勉強留了口氣,他抬著幾乎沒有了五官和血肉的頭部望向另一名護法。那黑洞洞的眼眶看得對方渾身發寒,心中的恐懼以復加。
    李為佳見此情景,很是殘忍的一腳踩下,血水四濺,這名受了可怕折磨的護法總算是死了。
    暗夜惡魔一記黑暗創傷就幾乎秒殺了一名注shè過基因強化藥劑的護法,可見李為佳在變身成為生化幽靈之后的實力提升之大,和之前簡直是天壤之別。
    楊祭居然沒有任何營救同伴的意思,他逃到醫生和吳依身后,有些膽怯的說道:“他已經瘋了,把自己當做真正的生化幽靈了。他要殺了我們所有人,請和我一起聯手擋住他吧。”
    見醫生和吳依對他的話動于衷,為了活命,楊祭咬了咬牙,他低聲說道:“其實在返回營地時,我親眼看到李為佳把那個名為小雪的女孩子推進了喪尸群中,那個女孩被尸群淹沒,而他得以活下來。”
    聽到楊祭的話,張強當場陷入了暴走狀態。手臂瞬間就變化為合金雙刃,他雙眼通紅用合金架在楊祭的脖子上。厲聲說道:“你說什么?”
    “不管你信不信,我說的就是事實。不然你可以去問李為佳,不過我想他也不敢承認。如果他還有半點人xing的話,就不會做出這么卑鄙這么喪心病狂的事情來。”楊祭看了一眼越來越瘋狂的李為佳說道。
    “沒有人xing?卑鄙?喪心病狂?哈哈,楊祭,沒想到你居然還有臉來辱罵我,你的所作所為恐怕完全能配得上這幾個詞,我會變成這樣,全都是被你所害!”李為佳抓著護法的手臂青筋暴起。可見他的心情也是異常的波動不定的。
    “為佳,他所說的......”張強見李為佳似乎沒有否認,他不由自主的問了出來。
    “對,楊祭說的是真的,我確實親手將小雪推進了喪尸群里,看著她那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她被窮的喪尸淹沒。看著她消失在我眼前,我想她應該是不可能活下來的吧。哈哈,我親手殺了你最愛的女人,來啊。來殺了我啊,那樣你就能為小雪報仇。”李為佳打斷了張強的話,直接承認了他的所作所為。
    在聽到李為佳的話之后,張強渾身一震,他面如死灰,嘴唇瞬間變得灰白,宛如重癥纏身的病人,身體搖搖yu墜。
    心中的那股悲痛讓他發狂,他的身體本能的朝李為佳撲去,手中的刀鋒劃出一道凄厲的弧線,帶著一種讓人心驚的死寂之氣,既要毀滅敵人,也要毀滅自己。
    死亡之刃(三階技能:1級。可以消耗自身生命值使得刀鋒上附帶上一層死氣,在帶給敵人死亡的同時,也有可能使自己死亡。每消耗一點生命值轉化為一點五的死氣傷害,死氣傷害會受到防御力和相關抗xing削減,最高轉化上限為100點生命值,每次攻擊過后,死氣會消失,死亡之刃為狀態類技能,可與其他攻擊xing技能疊加。緩沖時間10秒。
    張強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居然領悟了一種極為可怕的刀法,將自身的生命值附帶在刀鋒上,造成非常高的額外傷害,是一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技能,使用出來之后絕對是兩敗俱傷的后果。
    張強的這一刀死氣沉沉,他將一百點生命值轉化為了死氣,這也是這個等級的死亡之刃能達到的極限,在揮斬的途中就已表現出可怕的破壞力,連周圍的空氣都被沾染上了一層死灰sè,充滿了不詳的氣息。
    面對張強的這一刀,李為佳毫躲避的意思,任憑這一刀在破開了他表面的暗夜守護之后狠狠的切割在他胸前,血液飛濺,本來鮮的血液在經過死氣的影響之后,飛出來時已經變得一片灰暗,宛如經歷了很長時間即將要干涸的血液一般。
    李為佳的胸口附近也被死氣波及,不詳的灰sè紋路向他的身體周圍擴散過去,最后被他身體中濃厚的黑暗能量抵擋住,兩者間的爭斗不分伯仲。
    死氣畢竟是根之木,法和李為佳身上源源不斷的黑暗能量相比,在他身上糾纏了許久才消失,在這段時間內,李為佳的屬xing起碼被削弱了10%以上,這也是死亡之刃的隱藏效果,如果被死亡之刃連續擊中,死氣疊加起來的效果將加可怕,這才是死亡之刃最厲害之處。
    在看到李為佳不躲不閃的承受了一記死亡之刃,李為佳的鮮血濺到張強的臉上,那冰冷的觸感讓張強稍微清醒了一些,他沒有繼續攻擊李為佳,而是垂下雙臂,低垂著頭,似乎在思考著什么也可能是在醞釀著可怕的大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