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222 悲哀

  “為什么?”張強一字一句的說道,他的全身都在輕微的顫抖著,似乎不愿接受失去小雪的可能,不愿接受是李為佳直接害死陳雪的事實。最
    “為什么,你問我為什么,我也想知道為什么,為什么我和小雪會經歷那么慘絕人寰的事情,為什么沒有力量就只能任人宰割,為什么我會變成現在的樣子,為什么你只有在被我背叛之后才能明白這個世界的殘酷。”
    “因為楊祭!因為你!還因為小雪她自己!最主要的是因為這個令人絕望的世界!”
    見張強仍然一臉迷茫不懂的表情,李為佳猛然抓起了手中的護法,他對護法大聲吼道:“說,說給這個天真的中二少年聽,告訴他這些都是為什么。”
    這名護法被李為佳嚇得臉部一陣扭曲,他不敢拂逆李為佳的意思,生怕他會死得比那位在黑暗創傷中被千刀萬剮的護法慘。
    他聲音顫抖著說道:“因為......我們對陳雪和......李為佳做了禽獸不如的事情。”
    “說啊,你繼續說下去啊,我已經不是那個李為佳了,你說起他的事來讓我有一種很鮮的感覺呢,甚至我很想以旁人的視角來聆聽這個故事。你說得越是詳細,我便越是高興,說不定我會給你一個不那么獵奇的死法。”
    “不過,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就會很不高興,我讓你體會一下什么是人間地獄。這是你們曾經帶給陳雪和李為佳的感覺。”李為佳嘴角勾起一抹令人脊背發寒的詭笑,手指輕輕放在護法的脖子上,讓他感到身體發軟,那種末ri即將降臨的絕望感讓人身心崩潰。
    “我說,我說。在希望營地被攻破的那個夜晚,我們在城中遇到了陳雪和李為佳,在副教主的指示下,我們不懷好意的拯救了他們。后來這兩個天真的高中生以為我們是好人,為我們指出了逃出希望營地的秘密通道。”
    “在之前副教主已經決定選擇逃生線路二,我們便毫不猶豫的帶著這兩位高中生逃出希望營地。在守衛希望營地的任務結束后。我們得到了基因強化藥劑ii型的獎勵,可那時我們卻看到這兩名高中生居然得到了基因強化藥劑iii型,在那一瞬間,我們心中非常的不平衡,便對他們做出了禽獸不如的事情。”
    “在副教主的帶領下,我們出手偷襲了陳雪和李為佳,將他們生擒,把他們的基因強化藥劑iii型搶到了手。然后,我們......我們......”
    護法看了一眼楊祭的方向。見他對自己的求救眼神視若睹,而李為佳是目表情看待他就如同待宰的豬羊一般。他不知到底該不該將后面的事情說出來。
    “你不敢說的話,那就由我來說吧。”李為佳突然笑了,他用著仿佛在訴說著別人的故事的語氣緩緩說道:“在那個晚上,李為佳和小雪被楊祭出手偷襲,之前他們兩人對楊祭等人幾乎沒有多少防備,所以對方一出手就取得了戰果。”
    “兩人被楊祭活捉捆縛住,在對方的威脅之下,李為佳和陳雪只能交出了自己的那份基因強化藥劑iii型,可是這兩個天真的高中生沒有想到的是。見到他們是如此的懦弱不敢抗爭,使得楊祭等人心中升起了加邪惡的想法。”
    “楊祭突然走到李為佳和陳雪面前,突兀的為兩人訴說著求真教的教義:釋放心中的**,尋求真正的自我。”
    “然后楊祭說要進行釋放自我的儀式,他們現在最強的**就是要女人了,所以他們當著李為佳的面,用生化幽靈的鮮血刻畫了一個五芒星陣印。然后在這個可悲的少年眼前將他最愛的女孩變成了女人,五人輪番將她侮辱蹂躪,那顏sè本來血紅的五芒星印就如同受到了魔力激發,變得漆黑如同地獄。一如李為佳的心情。”
    “李為佳和陳雪激烈的掙扎抗爭著,卻發現他們的力量是如此的弱小,只能成為待宰的羔羊,連自殺都做不到啊。”
    “李為佳從來沒有如此痛恨自己的力,那種看著心愛的人當著自己的面被欺辱的感覺,你是法感受到的。”
    “楊祭甚至強迫著李為佳看著陳雪被護法們一個個的凌辱蹂躪,看著陳雪從開始的抗爭到絕望再到最后心如死灰,讓他和陳雪都墜入了永遠也爬不出來的地獄之中。”李為佳說著這些經歷的時候,已經沒有了所謂的傷痛之類的表情,不過他緊緊掐進護法脖子中的手臂卻證明了他的不平靜。
    “為了證明求真教的教義,楊祭居然沒有殺了這兩個高中生,而是在事后jing告他們,如果敢報復或反抗就會讓他們落得慘的下場,之后便拂衣而去,任憑這兩個高中生面對自己心中的痛苦。”
    “經歷了如此可怕的事情,陳雪為了逃避這種痛苦的記憶,她激活了自身的自我保護機制,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變成了一個心智如同白紙般的女孩。”
    聽到這里,張強的眼睛變得一片血紅,他的表情異常的猙獰,他此時心中的痛苦絕不及李為佳和陳雪在那個夜晚的痛苦,他才知道兩人到底經歷了多么可怕的遭遇。
    張強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暴戾之情,他轉身一刀劈出,目標正是站在身后的楊祭,刀刃上死氣濃厚,他又再次使用了死亡之刃。
    刀刃之上除了死氣之外,還附帶著一層血紅sè的光芒,是對陣布萊克時使用過的絕招,一舉翻盤。
    血sè斬擊(二階技能:2級。在刀刃上附帶上自身的血氣,能輕松的破開敵人的防御。附帶120點額外傷害。視30點防御力,攻擊速度+50%,消耗20點能量和30點生命值,緩沖時間30秒。
    張強所使用的技能幾乎都是這種敵我兩傷型的技能,不過威力也比普通的技能要強上很多。
    張強的這記死亡之刃加上血sè斬擊劈向楊祭,對方時刻都保持著足夠的jing惕,在張強出手的一瞬間,他就拿出了一把軍刺擋向張強的刀刃。
    兩把利器間發生了激烈的對抗,火星四shè間楊祭手中的軍刺最后被砍出了一道巨大的豁口,使得這件裝備的屬xing大減。他也被巨力震得連連后退。在停下來后口中溢出了一團鮮血,受了不輕的內傷,不過沒有被死亡之刃直接命中,沒有死氣入體也算是大幸了。
    楊祭畢竟是注shè過基因強化藥劑iii型的人,各項身體素質還算不錯,沒有被張強一刀重創。
    張強舉起雙刃指向楊祭說道:“你,必須死!”
    “我最多只是輪jiān了陳雪,我知道我確實是罪可恕。而李為佳親手害死了那個辜的女孩,那個女孩對他是那么的信任。你不覺得他也是罪人么。你殺了我,我也沒話說。但李為佳現在是生化幽靈一方的人,還做下了如此惡事,難道他就不用為此付出代價?”楊祭仍然在狡辯道,將事情扯到李為佳身上。
    “為佳,在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之后,你為什么不和我們說,我和吳依絕對會幫你們報復楊祭的,楊祭他們絕不是我們的對手。”醫生突然說道。
    “哈哈,和你說?我怕我會像楊祭所jing告的那樣落得慘的下場啊。”李為佳瘋狂的大笑道。
    “就算你怕楊祭的報復不肯和我們說。那你也不用將小雪推入喪尸群中啊,小雪始終是辜的啊,你忍心看著她就這樣慘死在數喪尸手下么,你于心何忍。”醫生大義凜然的說道。
    “那你們知道,為什么我會被暗夜君王咬傷么,是你口中辜的小雪啊。在捕捉暗夜君王的一役中,小雪受驚逃走。我跟著她追了上去,后來我們倆被暗夜君王追上,暗夜君王的主要目標就是小雪,對她的血液有著極大的渴望。”
    “我拼命的反抗。可暗夜君王實在是太強大了,很就突破了我的火力。出于沒有保護好她的愧疚,我沒有任何猶豫便準備挺身而出,當時的我想能為了保護小雪而戰死,我絕對不會后悔。”
    “可沒想到的是,在暗夜君王朝我們倆撲來的時候,在我身后的小雪在我背部推了一把,將我推到了暗夜君王身前,也將我推下了加殘酷的地獄!”
    “你知道被最心愛的女人背叛時候的感覺么,如果小雪有危險,我絕對會為她而死,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小雪會主動將我推入絕地之中,只是為了讓她自己活下去。”
    “活下去,多么簡單而困難的要求,為了活下去,小雪忘記了自己被玷污的那段記憶,這是小雪她自己的選擇。”
    后來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吳依那時候剛好趕了過來,李為佳已經被暗夜君王咬傷,幸好博士給他注入了暗夜jing華,使得他沒有變成生化幽靈。
    被想要保護的女人‘背叛’,被推入了暗夜君王的口下,這種事情對李為佳的打擊相當之大,可謂是毀三觀級別的打擊,加上之前兩人遭到楊祭的殘酷對待,這也使得李為佳的xing格大變,讓他從一個陽光少年變成了現在的復仇惡魔。
    所以在面對喪尸群的時候,李為佳不僅沒有好好的保護小雪,還將他曾經深愛曾經誓死保護的女孩子推入了喪尸海中,準備用她的生命來吸引喪尸群的注意力,讓自己逃得生天。
    可加諷刺的是,他不僅沒有逃出喪尸群,還被生化幽靈活捉,帶到生化母巢處進行了感染改造,還必須與另一個最好的朋友生死相向。
    “小雪那時候心智不全,她的所作所為就如同一兩歲的嬰兒,完全不是小雪的本意,相信原本的小雪是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的。你不該將之歸罪于小雪啊,她至始至終都是辜的。”醫生聽到如此慘劇,嘆了口氣說道。
    “辜?小雪不是辜的,我也不是辜的,因為弱小就是一種罪啊,為了活下去,弱小的人就只有付出某些代價,這就是弱小者的原罪。”
    “小雪為什么會被糟蹋,為什么會被我推入喪尸群中,這都是因為她太弱了啊。她用言行告訴了我,活下去才是根本,其他的都是浮云。”李為佳說道。
    “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后,我便遭遇了太多的力反抗的情況了,在小雪被玷污蹂躪的時候,我只能力的在一旁傷心哭泣,這是因為我的弱小。”
    “在擂臺上被布萊克踩在腳下時,我只能力的喘息,然后看著張強你將他重傷,風光限,而我就像條狗一樣躺在地上,這是因為我的弱小。”
    “在面對暗夜親王的時候,我只能力的看著他突破火力,然后被小雪推送到他口下,力的任憑他咬傷吸血,被最心愛的女人背叛,這是因為我的弱小。”
    “在被數喪尸包圍,法突圍的情況下,我只能力的將小雪推入喪尸群中,讓她吸引喪尸群的注意力,最后我卻被生化母巢活捉,這是因為我的弱小。”
    “在變成了暗夜惡魔之后,我才徹徹底底的體會到什么是強大,我不要當什么英雄,我只要當一個能掌控自己命運的強者,強大到連生化母巢,不,甚至連通天塔的主神都法掌控我的命運。而你,還有你們這些輪回者,都將是我的踏腳石,擋在我道路前的阻礙我都要消滅。”
    “原來是這樣,我懂了。”張強看著李為佳說道,在這一瞬間,他表現得不再那么激動。
    “既然小雪已經死了,那我們三個一起活下去的誓言也不可能成立了,不能同活那便同死吧,一起死在這個人試煉里才是我們最好的結局,我會殺了你之后自殺的。”張強說道,他似乎生所戀,表情呆呆的,但要殺死李為佳的想法卻異常的堅定。
    “你想殺了我,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李為佳對張強的話有些不屑。
    “那便戰吧!”張強撲向李為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