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226 背叛

  醫生的手術刀直奔吳依的背部,正是吳依被月兒的利爪壓制的時候,確實是一個很是難得的機會。
    他居然舍得放棄重傷虛弱的暗夜惡魔,也要偷襲吳依,可見他這次攻擊的決心和勢在必得。
    不過吳依似乎對他的偷襲早有預感,楊清惠jing告吳依時,吳依想到的第一個需要防備的對象就是醫生。
    雖然醫生一直表現得正直友善,對待隊友也很是盡心盡力,但吳依卻始終對他若即若離,防備著他,因為晴子曾經提到過她的前男友名為陳諾,大學期間和她一起練習刀術,手術刀用得出神入化。
    醫生自我介紹時提到他的名字是陳諾,而且他的手術刀用得很是可怕,光憑這一技藝就能對付大部分的生化幽靈,他還提到過他的刀法是從在學院中號稱刀法第一的前女友那學來的。
    兩人的說法前后一對照,吳依就覺得醫生很有可能是晴子的前男友,如果吳依的猜測為真的話,按照晴子的說法,醫生已經成為一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吳依才對他充滿了戒備。
    再加上楊清惠之前的提醒,醫生的這次偷襲可以說是早在吳依的預料之中,楊清惠讓他小心隊友就是要小心醫生吧。
    在醫生的手術刀即將臨身之時,吳依轉身面對醫生,他硬生生的承受了月兒的爪擊,背部上出現一道深深的抓痕。
    吳依的右臂一震,血腥瑪麗發出了一聲驚恐的驚叫。她感覺到龍之角如同一只復蘇的巨龍,劍身扭曲震動著,一股蠻力透體而出,讓血腥瑪麗有一種身體即將被撕裂的恐懼感。
    血腥瑪麗不敢在用身體鎖住龍之角,任吳依將長劍抽離她的身體,留下一道貫穿型的傷口,一股鮮血噴濺而出,瞬間失血過多的血腥瑪麗半跪在地上,一陣急促的喘息,一時之間連行動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吳依的反擊。
    吳依一記重劈,龍之角以泰山壓頂之勢斬向醫生,他的這一劍沒有絲毫留情,和對待月兒的態度宛如兩個極端。
    面對吳依的暴起反擊,醫生不急不緩,他立馬收刀防御,手中的手術刀被吳依一下就斬為兩截,冰冷的刀鋒掉落在地時叮當作響,他整個人也受到吳依的蠻力壓制。膝蓋一軟,差點跪在地上。最后只能狼狽的在地上一滾,躲開了吳依的劍氣。
    醫生的這次偷襲本來是很致命的,但因為吳依早有防備,加上他沒有躲避月兒的攻擊,才為他贏得了反擊醫生的機會。
    就在吳依要趁勝追擊的時候,月兒再次撲來,吳依一拳轟在月兒的手臂上,將其暫時擊退,他的長劍則緊追不舍的刺向醫生。長劍上劍芒暴漲,醫生臉sè蒼白的想要避開,卻還是被刺中了肩膀。
    鮮血四濺,不僅有醫生的血液,還有吳依的血液,鮮紅似火,還有些溫熱的血液濺到醫生臉上。讓他露出了一個勝利的笑容。
    在龍之角刺中醫生的同時,吳依感覺自己的背部一痛,他能感覺到一把利刃勢如破竹的刺穿了他的身體,讓他受到了重創。他低頭看向胸口處,那里有一截刀刃冒出,有人在吳依身后發動了致命的偷襲。
    吳依不可置信的朝后看去,站在他身后的正是重站起來了的張強,他的合金刀刃正捅入吳依的體內,他是使用了死亡之刃和血sè斬擊才能給吳依這絕命的一擊。
    吳依慘淡的一笑,楊清惠提醒他小心隊友時,他對醫生是充滿了懷疑,但對張強卻沒有太多的jing惕,特別是在發生了李為佳背叛和小雪慘死的事情之后,吳依十分同情張強的遭遇。
    心愛的女人慘死,最好的兄弟背叛,這個高中生在短時間內就經歷了這樣的人生慘劇,實在是讓人心生憐憫,所以吳依才為他襠下了暗夜惡魔的靈魂凋零,還把重傷近乎昏迷的張強護在了身后。
    可吳依沒有想到的是,他所做的事情卻換來了最決絕的背叛,之前張強就是被李為佳這樣狠狠的重創,身心都極為受傷,而吳依卻重蹈了他的覆轍,還是被張強這個曾經的受害人所背叛,實在是一件讓吳依難以接受的事情。
    不過吳依從被張強重創的打擊中恢復了一點理智之后發現了張強的異狀,他此時雙眼血紅,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神sè看起來十分的茫然,似乎沒有多少的主意識,但他的出手十分果斷,在捅中吳依之后手臂沒有一絲一毫的發抖,還極為惡毒的旋轉了一下刀柄,讓吳依流出了多的鮮血。
    吳依看到他的樣子,一開始以為他是被李為佳砍傷之后被幽靈病毒感染了,張強現在和被本能支配的生化幽靈有些相似,但吳依后來聯想到醫生剛才那個勝券在握的表情,他覺得事情恐怕沒有這么簡單。
    楊清惠看到這一幕,她的身體一陣搖晃,沒想到她夢境中見到的未來還是法阻止的發生了,她提醒了吳依都不能改變吳依的遭遇,她的力量在命運的碾壓下毫用處,不過她從夢境中并沒有看到吳依戰死的畫面,讓她還保留了一點希望。
    吳依剛準備將張強擊退,月兒已經跳落到他的頭頂。
    “月兒!”吳依jing準的抓住月兒的手臂,怒吼一聲,希望能喚醒月兒,可月兒卻毫所覺,還趁機發動了攻擊。
    月兒在吳依最虛弱的時候給了他狠狠的一擊,爪子在吳依的胸口劃過,鮮血飛濺到月兒清秀絕倫的白皙臉蛋上,看起來觸目驚心。
    “月兒!”吳依再次試圖喚醒月兒的意識,在聽到吳依那痛苦的怒吼之后。月兒的身體猛然一僵,她的臉上浮現出掙扎的表情。
    在月兒的意識之中,本來是一片黑暗,被生化母巢的jing神力籠罩的意識總算出現了一絲光芒,也讓月兒一直處于沉眠混沌狀態的靈魂開始復蘇。
    不過她剛恢復一點意識,在看到自己抓傷了吳依,她自己身上和臉上血跡斑斑,特別是看到吳依那渾身浴血的慘狀之后,她似乎看到了什么難以接受的事情,她陷入了極度的恐懼之中。恐懼自己傷害了最親密的人。
    她的jing神世界一陣混亂,掀起了滔天的波瀾,連生化母巢的jing神力都難以再控制她,在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下,她的jing神力猛然外放,張嘴發出了聲的尖叫。
    她的jing神力全都隨著尖叫朝外擴散,掛在月兒胸口處的白骨之哨自動被激活,這枚白骨森森的哨子隨之跳動著,jing神波動經過了白骨之哨的強化之后形成了一股可怕的jing神沖擊。波及了周圍的所有人。
    吳依首當其沖,他只覺得宛如一根尖銳的錐子猛然刺入了腦袋中。腦袋一陣刺痛,他額頭和太陽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看樣子是忍受了極大的痛苦。
    其他被月兒jing神尖叫所影響的人也大都抱頭半蹲在地上,難以抵抗這股可怕的jing神沖擊,醫生和張強就是其中的一員,被jing神尖叫弄得狼狽不堪,意識模糊的張強是非常痛苦,不受控制的地面上翻滾著,一時之間法趁勝追擊去攻擊重傷的吳依。
    使用了jing神沖擊之后。月兒也從生化母巢的jing神控制中解放出來,不過她此時的意識實在是太混亂了,在判斷出周圍的環境很危險后,她的本能使得她選擇了逃避,她的身軀一陣扭曲變淡,十分迅速的離開了眾人的視野,逃出了神秘營地。
    吳依看著月兒離開的背影。想要喊叫出聲,卻因為腦袋刺痛怎么也法說出完整的話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月兒消失在他眼前。
    在jing神尖叫的效果變弱之后,吳依總算強忍痛苦從物品空間中取出了很多塊血晶和幾瓶小型恢復藥劑。毫不猶豫的吞服下去,靠著兩者的強大恢復效果將生命值恢復到了80%以上,剛才受到的巨大創傷都恢復了不少,戰斗力并沒有減弱多少。
    吳依和醫生兩人幾乎是同時從jing神尖叫的折磨中掙脫出來的,可見兩人的jing神力相差不遠。
    吳依的jing神力屬xing可是經過了升級系統的多次升級和英雄模板還有召喚師職業的加成的,醫生的jing神力居然能和他旗鼓相當,這讓吳依心中一沉,醫生在之前的戰斗中絕對隱藏了實力,他所圖絕對不小。
    “你就不問問我為什么偷襲你?不問問張強怎么會變成這樣,居然背叛你。”醫生見法再偷襲吳依,便沒有急著發動攻擊,反而是老神在在的向吳依問道。
    暗夜惡魔在使用了靈魂凋零的虛弱期內被醫生殺得重傷垂死,現在已經逃走,而其他的生化幽靈見人類之間爆發了內訌之后,很是jing靈的選擇了作壁上觀,被吳依殺怕了的血腥瑪麗是選擇了遠離這個男人,去找其他的人類戰士的麻煩去了。
    一時之間居然沒有生化幽靈來找兩人的麻煩,醫生才有心思這樣和吳依交談。
    “你想說的話,我不問你自然會說,會向我展現勝利者的姿態。你不想說的話,我問了也是白問。”吳依聽了醫生的話后面表情的說道。
    “沒想到你還挺了解我的,那你能不能猜到我為什么要偷襲你呢,在這種神秘營地岌岌可危,試煉任務隨時可能失敗的情況下還要鬧分裂!”醫生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說道,他對周圍虎視眈眈的生化幽靈毫不在意,仍然和吳依談笑風生,風采確實驚人。
    “這還用猜,看你的樣子,也不是被生化幽靈感染了,不是生化母巢派來的感染母體,作為一個人類陣營的輪回者,你偷襲我,肯定是為了那獨一二的那份救世主藥劑吧。”吳依十分肯定的說道。
    “哈哈,沒想到你在經歷了張強的背叛和月兒被感染的雙重打擊之后仍然能保持清醒的頭腦,而不是直接沖過來找我拼命,我越來越欣賞你了,將你變為我的第二名仆人看來是個不錯的選擇。”醫生十分囂張的大笑著說道。
    “確實,我偷襲你,就是為了那份救世主藥劑啊,一切擋在我路上的絆腳石都會被踢開!”醫生猛然停下了笑聲,很是冷酷的對吳依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