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06)     

無限之升級系統247 慟哭

  “你不用這樣想,你只是想要拯救自己的父母而已,又何錯之有呢,要怪只能怪命運太過不公了。W高速”吳依只好安慰楊清惠道。
    “是啊,從那次車禍后,我才覺悟,未來不可改變,我預知未來之后為了改變命運而所做的一切有可能就是未來的一部分,這是多么的悲哀。”
    “我曾經遇到一位神秘的占卜者,她說我命運多舛,和我關系密切的人都會遭遇厄運。果然如她所說,在父母雙亡之后,我被親戚收養,可沒過幾個月,親戚家中就半夜突然起火,除了我之外,親戚一家都死在了火海之中。”
    “我在未來的片段中看到了這個片段,但我沒有和親戚一家說,也沒有逃離親戚家,我當時是希望自己也被燒死在這場大火中,可我就是這樣幸運又不幸的從火災中活了下來。”
    “后來我被人領養,養父養母雖然有女兒,但他們見我可憐,便將我領養,他們對我極好,把我當做親生女兒對待,在那里我生活得非常樂。可是養父養母仍然逃脫不了厄運,養父遭仇家尋上門來,在深夜之中將養父和養母殘忍的殺害,我又一次的失去了親人。”
    “在那次案件中,我再次提前預知了未來,為了拯救善良的養父養母,我提前打了電話報jing,可沒想到其中的一位jing察正是養父的仇家,他一直在尋找著養父的蹤跡,在接到報jing電話上門之后。他認出了養父,然后將養父養母殺害。”
    “不管我做什么。夢境中慘劇的都會發生,上蒼為什么要這樣對待我呢,我寧愿不知道未來,也不愿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慘劇在眼前發生。”
    “命運是如此的不公,又是如此的強大,面對這蒼茫的命運,我只能力的任其發生,在滾滾而來的命運面前。我的力量連螻蟻都不如,根本就法改變命運的軌跡呢。”楊清惠情緒相當低落的說道。
    吳依沒有想到楊清惠的遭遇如此的離奇,那種親近之人因為自己而慘死在意外中的打擊一定讓人崩潰吧,而事先知道即將發生的慘劇,卻又法阻止,那種力感是一種難言的折磨。
    “那是你現在的實力并不強大嘛,你看到的片段只是未來的一種可能xing呢。說不定等你成為絕世強者是。命運都會在你面前低頭,到時候的你有著預知未來的優勢,命運就被你掌握在鼓掌之間。”吳依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希望楊清惠能。
    看著吳依的笑臉,楊清惠不禁想到了那個被月兒稱為小西哥哥和吳依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這個男人第一次出現時就是在楊清惠父母車禍的現場。他就是帶著淡淡的笑容將楊清惠抱出了失事的汽車,楊清惠才沒有死在之后的爆炸中。
    在親戚家的火災中,楊清惠不愿逃出火場,這個男人再次出現,將楊清惠救出了火災現場;之后楊清惠的養父養母被殺害之后。這個男人突然出手將準備趕盡殺絕的仇家殺死,楊清惠又被他救了一次。
    在以后的歲月中。楊清惠遭遇了很多次的危險,可每當楊清惠的生命遭遇威脅時,這個男人總是會及時出現,救下楊清惠的xing命。
    數次的英雄救美,他總是突然而至,帶著淡淡的笑容拯救楊清惠,然后飄然離去,楊清惠不知他的名字,不知他的身份,甚至沒有和他說過一次話。
    和楊清惠一起經歷了多次危險的月兒便將他稱為小西哥哥,這位專屬于楊清惠的超級英雄也算是有了個稱呼。
    見楊清惠這樣呆呆的看著自己,吳依有些尷尬,月兒也曾經用這樣的表情盯著自己看,他不知道兩女為什么會對自己有些異樣的情懷,難道是因為月兒口中的小西哥哥?
    “那月兒也算是你的親近之人吧,她說很早就與你相識,并且與你相依為命,怎么月兒沒有遭遇厄運呢。”吳依突然想到了這點,有些好奇的順口問道。
    “那位神秘的占卜師也曾經看過月兒的命格,她說月兒是逢兇化吉的神奇命格,總是能在絕境之中得到一絲生機,還總是能因禍得福。她和我在一起時被厄運影響也不會有生命危險,月兒便與我一起相依為命了十年,如果不是月兒的話,我應該會孤僻得法存活下去吧。”
    “可沒想到進入了這個世界之后,月兒都被感染成了暗影芭比。連你和林軒都受到我的厄運影響,差點死于非命。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們。”楊清惠低著頭說道。
    “這怎么能怪你呢,主要還是我實力不濟,如果我有現在的實力的話,當初面對醫生的背叛時,我就能直接將其碾壓死,就沒有現在這么多的事了。”吳依說道。
    就在吳依和楊清惠默默的進行jing神交流的時候,楊清惠突然聽到了一陣慟哭聲,如果不是楊清惠的聽覺異常靈敏,恐怕就聽不到這弱不可聞的的聲音了,那哭聲如泣如訴異常的幽怨,讓聞者心中仿佛堵著一塊石頭。
    聽到這個聲音后楊清惠猛然抬起頭,向周圍望去,尋找著聲音的源頭。
    看到楊清惠異常的動作,吳依以為她發現了敵情,連忙掃視著周圍的情況,卻發現只有兩三只最低級的次級生化幽靈在游蕩,對吳依三人根本具有威脅。
    吳依正想問楊清惠發現了什么情況,就見楊清惠向他打了個招呼,然后帶頭朝街道角落中的一座yin森森的旅館中走去,和白影引導的方向并不相同。
    雖然不知道楊清惠到底是什么目的,吳依毫不猶豫的追上了她的腳步,隨著她向旅館的方向走去,白影看著他們兩人的行為,她有些奈的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絲不忍的神sè。
    隨著步伐的臨近,吳依也聽到了那如泣如訴的哭聲,吳依能勉強分辨出這哭聲像是女人發出來的,在大白天都讓人感到一陣yin冷,聽著一直飄蕩在耳邊的哭聲,吳依的心情也莫名的低落起來。
    走得近了,吳依才發現這座旅館就是吳依第一次遇到楊清惠和月兒的地方,那是在人試煉的第一晚,楊清惠和月兒留宿在這里,被大群的暗影狂徒發現,兩人被追殺到樓頂時吳依及時出現,將兩女救了下來。
    沒想到兜兜轉轉,吳依和楊清惠又找到了這里,實在是讓人感嘆。
    這座旅館加的破敗了,時間才過去幾天,這里就仿佛經過了多年的變遷,戶破破爛爛的,似乎連照shè進去的陽光都被這詭異的黑暗吞噬干凈,旅館內部都是大片的yin影,站在外面幾乎看不清楚旅館中的情形。
    站在旅館前時,吳依有種遭到了窺視的錯覺,在旅館邊的yin影中似乎藏著數雙眼睛,在窺視著旅館外的情形。
    這座yin森詭異的旅館宛如一座鬼屋,總讓人聯想到厲鬼冤魂之類的東西,加上這詭異恐怕的女人哭聲,膽子小的人恐怕就是站在外面就會被嚇得雙腿發軟,不敢進去吧。
    吳依露出了一個的笑容,以他現在的實力,這座旅館就算是龍潭虎穴他也敢闖一闖,有小jing靈的存在的話,冤魂之類的東西都是送魂能的,對吳依沒有絲毫威脅。
    楊清惠沒有絲毫停頓的就闖進了旅館中,順著慟哭聲朝聲音的源頭走去。吳依也緊隨其后。
    剛走上旅館的二樓,楊清惠猛然全身僵住,就這樣堵在樓梯口上,在她身后的吳依能看出楊清惠的背部瞬間就被冷汗浸濕了,濕透的衣服就黏在她背上,吳依甚至能看到她光滑白皙的背部。
    直到吳依貼在她身后了她都仍然沒有動,吳依心中一動,不知楊清惠到底看到了什么,居然讓她做出了如此反應。
    吳依好奇的從她身后走出來,不知受什么影響,走廊中的光線非常微弱,使得走廊中一片黑暗,靠著優秀的夜視能力吳依看到了二樓走廊上的一襲白影,這是一個披頭散發的白衣女子,她就這樣盤坐在走廊的角落中低聲哭泣,催人斷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