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8)     

無限之升級系統257 禁忌之子

  ps:ri志這部分是與主線密切相關的內容,只有寫了這些大家才能大概知道這個生化世界的構架,才能讓這個世界飽滿一些。
    吳依對工作ri志中提到的守護惡魔與神秘女嬰充滿了好奇,沒想到這塊天外隕石的本質就是一個始祖搖籃,用來安放女嬰用的。
    可吳依的升階任務就是要求獲得這塊天外隕石,據說其擁有限進化的能力,可見這個始祖搖籃非常不簡單。
    他隱隱的對神秘女嬰的身份有了一點猜想,他迫不及待的翻看著下面的內容。
    2013年1月7ri:
    昨晚我徹夜難眠,在將風傲送入了救治室后,我再次和守護惡魔進行了交流,在我的一再請求下,他將始祖搖籃上剝落的金屬交給了我。
    將這些特殊的金屬物質交與相應的專家研究之后,他們證實了這種特殊的金屬具有遠超普通金屬的特質,它的硬度延展xing等各方面都異常的優秀,作為武器和防具的材料都能使其成為神兵利器。
    在守護惡魔的口中,這種特殊的金屬被稱為是幽靈磁鐵,是在太空中飛行時被始祖搖籃吸附住的雜質經過錘煉形成的金屬。
    可惜這些金屬的數量并不多,我便將其的大部分封存,準備利用金業博士的復制合金技術模擬出這種幽靈磁鐵的構造,然后改良諾倫公司的裝備。
    2013年1月9ri:
    經過了公司的努力,守護惡魔需要的培養液的材料終于被收集齊了。我親眼目睹了守護惡魔是如何將這些材料調試成培養液的,真是神奇的能力。
    我也有幸獲得了少量的培養液。在將這些培養液進行分析研究時,我發現這些培養液確實擁有著神奇的功效,風傲所受的傷勢在培養液的幫助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完全,連傷疤都沒有留下。
    據風傲所說,經過培養液的調試后,他感覺自身的體質獲得了形的加強,進行數據測量時。他的表現確實證實了這一點,在受傷痊愈后,他反而比以前強了!
    我又進行了其他方面的實驗,一位腿部在戰斗中受傷被截肢的戰士成為了我的實驗對象,在培養液中進行了調試后,他的傷處在以非常的速度活xing化,細胞在重生。他擁有了斷肢重生的可能!
    其他方面不說,光是培養液這神奇的療傷功能就會在整個世界掀起一場醫學革命,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抗拒它的神奇魔力,可惜的是這種培養液所需的材料太過珍惜,集全世界之力都法制作太多。
    不過守護惡魔答應過我,可以提供減弱般的培養液。用普通的藥材和原料就能制作,完全可以普及開來,這也成了我們救助女嬰的條件之一。
    光是培養液的效果就如此可觀,我越來越期待守護惡魔口中的始祖之血的效果了。
    2013年1月11ri:
    在擁有了足夠的培養液后,守護惡魔給女嬰注入了始祖之血。然后將高級培養液放入了始祖搖籃中。
    公司的高層非常重視與守護惡魔的交易,專門為它們打造了一座名為雷霆塔的建筑物。這座高塔不是建造在地面上,而是在冰海的海底打造而成,我的格林實驗室中有一條海底通道通往那里。
    守護惡魔和女嬰在雷霆塔中居住,研究所中的其他人員根本沒有權限看到他們,兩人的存在也成為了公司中最大的機密。
    在守護惡魔的默許下,我曾經檢測過女嬰的身體情況,她的體質異于常人,居然得了多種絕癥,每一種絕癥出現在正常人身上絕對是沒救的,有些絕癥在一個星期內就能致人死亡,只有這個女嬰能在這種情況下存活下來。
    守護惡魔所提到的女嬰身體有些問題就是指的這些吧,難怪需要用如此多的培養液,還需要注shè始祖之血才能救治她。
    在始祖之血和培養液的雙管齊下下,女嬰的情況被穩定下來,起碼這些絕癥沒有惡化,女嬰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不過想要徹底治愈她,起碼還需要幾年的時間,這么長時間內耗去的培養液就是一個天文數字,難怪守護惡魔需要和我方達成協議。
    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守護惡魔給了公司微量的始祖之血,給與我們研究之用,但它一直強調,始祖之血有著可怕的副作用,只有女嬰因為血脈的原因可以正常承受,它要我們謹慎使用。
    2013年1月20ri:
    在得到了始祖之血后,我連忙進行了實驗,這次用的實驗體是一名死刑犯,他在某個電影院中槍殺了12名辜人士,實在是罪大惡極。
    我試著在他體內注入了極少的始祖之血,結果他立馬發生了排斥反應,身體崩潰而死,死狀非常慘烈,看來普通的人員是不可能扛住始祖之血的。
    2013年1月31ri:
    今天我再次進行了關于始祖之血的實驗,這次的實驗體是一位混入公司內部的敵對特工,想要找到身體素質遠超常人的實驗體也就只有拿他開刀了。
    在給他注shè了極少的始祖之血后,他并沒有馬上身體崩潰而死,看來身體的強度確實對承受始祖之血有幫助。
    始祖之血在改造著他的軀體,完全是一種粉碎再創造的方式,破而后立,這種過程是痛苦的,這名特工的意志相當堅強,他能忍受住這種劇痛,也與他經受過的訓練有關吧。
    可就在注shè即將成功時,他的基因發生了突變,他的身軀開始變異,長出了一對昆蟲般的觸角和一層堅固的甲殼,他變成了一只半人半蟲的怪物!
    在變成怪物之后。這個實驗體徹底的失去了理智,破壞掉了壓制它的拘束。與實驗室的防護人員發生了激烈的戰斗,后來在炎龍小隊支援過來后才被消滅。
    2013年2月26ri:
    我的實驗再次失敗了,在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中,我進行了多次實驗,全都以失敗告終。
    這些實驗體中,有的是**崩潰爆體而亡,有的是發生了某種變異,成為了半人半野獸的存在。甚至有一名實驗體長出了一對雪白的翅膀,宛如天使一般。
    可這位‘天使’卻是如此的兇惡,它大鬧了實驗室一頓,擊殺重傷了很多戰斗人員,炎龍小隊也付出了副隊長的生命才將它擊殺,我在風傲的保護下才沒有受傷。
    而且被這些怪物抓傷的傷員都會在短時間內發生變異,成為的怪物。這種可怕的傳染xing讓我心驚,研究所付出了慘重的傷亡才徹底平息這次動亂,公司的高層也打電話來詢問我的意見。
    看來我的實驗確實存在著某方面的缺陷,在資料不完全的情況下,繼續這個實驗只會造成個大的損失和傷亡,看來我需要和守護惡魔好好談談了。
    2013年2月27ri:
    今天我去查看了一下女嬰的情況。她的身體狀態越來越趨于穩定,守護惡魔似乎也松了口氣,愿意透露出多的信息來。
    守護惡魔在我眼前顯露出了它的本體,這是一只身材高大長著一對黑sè肉翼和彎曲雙角的人形怪物,它的形象就和傳說中惡魔的形象一模一樣!
    沒想到這種魔幻生物真的存在。看來我之前研究的遠古巨獸絕對不是人們的幻想,宇宙中果然是絢麗多彩啊。
    我詢問了它關于始祖之血實驗會失敗的原因。它解釋說這種始祖之血中攜帶著一種名為始祖病毒的可怕病毒,這種病毒會使受體回歸到始祖狀態,激活目標隱藏在身體中的部分始祖基因,出現返祖現象,也就是會變成半人半野獸的怪物或是失去理智成為徹徹底底的野獸。
    而且這種病毒還具有很強的傳染xing,所以它才希望我們能謹慎使用始祖之血。
    按它所說,這個星球上應該只有始祖搖籃中的女嬰能正常的注shè始祖之血而不發生變異,所以我找再多的實驗體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它說的很絕對,我的心中也隱隱覺得它所說的應該是真的。
    不過守護惡魔也答應了我,等女嬰長大一些,身體情況穩定一些,便讓我提取少量女嬰的鮮血來進行研究。女嬰軀體內的始祖之血安全可靠,穩定xing高。
    2013年6月9ri:
    三個多月過去了,我多次卻查看女嬰的情況,守護惡魔也隱隱透露了一些女嬰的來歷。
    她是禁忌之子,她的存在就是一個禁忌,似乎她來到這個星球上就算為了躲避些什么,所以守護惡魔也不愿指明女嬰的身份。
    女嬰之所以身體中有多項絕癥是因為她體內的血脈沖突,使得她的軀體不堪重負,她的特殊之處實在很多。
    守護惡魔希望女嬰在恢復后能擁有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在這個星球上簡單的生活著。
    在考慮了一番后,我希望風傲能將她認作女兒,一來能完成守護惡魔的要求,二來也能讓我近距離的觀察這位神秘的女嬰。
    2013年6月17ri:
    我帶風傲和他的妻子進入了研究所重地,在看到粉雕玉琢的女嬰之后,夫妻倆對她很是喜愛,反正他們倆還沒有孩子,認養女嬰也算有個寄托。
    不過現在女嬰仍然需要培養液的治療,只有等她身上的絕癥消失了才能正常生活吧,風傲和妻子也表示希望能經常來看望女嬰,多陪陪這個未來的女兒。
    守護惡魔也比較滿意這次交易。它允許我提取了少許女嬰的血液拿回來研究,并建議我模擬這份始祖之血的成分來研究出強化人體的藥劑,不管如何,始祖之血還是只適合女嬰這一種族。
    2013年7月24ri:
    經過一個多月的研究,我發現女嬰的血液中不止存在著始祖之血,還混合著多種不同生物的血液和基因,而且這些血液和基因非常不穩定,不停的發生著爭斗和沖突,這就是守護惡魔所說的血脈沖突么?
    按照守護惡魔說的方法,我從女嬰身體上取出了始祖之血,這些始祖之血和直接獲得的始祖之血確實有些不同,在注shè入實驗體之后,這些實驗體并沒有直接死亡或變異成狂暴的怪物,而是全都發生了基因崩潰,成為了一團有著部分本能的肉球。
    這些肉球能不僅能吞噬血肉來成長,還能相互吞噬,最后成為了一團擁有著低級智慧的全生物,它能和我們進行簡單的交流,出于某種考慮,我將其保留了下來,取名為生化母體,放入實驗室中觀察。
    這次試驗也沒有成功,看來始祖之血確實不合適人類,我只有如守護惡魔所說,模擬始祖之血的成分才能研究出適合于人類的強化藥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