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1)     

無限之升級系統276 衣冠禽獸

  醫生也知道這樣下去他只會被壓制到死,他突然身上黑氣四溢,在身體表面形成了一幅黑sè猙獰的裝甲,這套裝甲將醫生包裹得嚴嚴實實,吳依的劍氣落在上面被大量的黑氣抵消,只有巨獸之角的劍刃斬在上面才造成了少許的傷害。最
    這套黑暗甲胄能防御大部分的能量攻擊,反而對物理傷害的防護效果不太強,所以才能抵擋劍氣傷害。
    趁著黑暗甲胄為自己贏取的寶貴時間,醫生拿出了腰間的黑白雙星,一連串漂亮的shè擊,子劃過一道道優美的弧線,不管吳依如何躲避,總有幾顆子能追蹤到他,給他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吳依將巨獸之角舞得密不透風,在長劍形成的黑sè劍幕中,巨獸之角磕飛了大半的子。
    吳依發現他在領悟了劍舞技能后,不僅攻擊速度提升,而且長劍使得越發有章法,不再像之前的雜亂章,他現在使出劍術時甚至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當在面對這種遠程物理攻擊時,他是能從容不迫的擋下,放在古代面對兩隊弓箭手的齊shè都毫壓力,這可能就是劍舞技能的隱藏效果吧。
    在不斷靠近醫生,將他納進自己的攻擊范圍后,吳依一連串的劍術用出,突刺的超攻擊速度讓醫生反映不過來,然后是重劈的蠻力壓制使得醫生一陣僵直,萬點寒星隨后用出,連續的劍氣直接摧毀了醫生的黑暗甲胄,還有最后的橫掃將醫生掃飛了出去。
    醫生落地之后,突然抬手指向吳依,一道黑sè的光束從他手中shè出,與死亡一指有異曲同工之妙,吳依的胸口被黑光shè中后爆出一團血光,被黑sè光束擊飛出去,也很狼狽的落在地上,一時之間法繼續追擊醫生。
    在這可以算作試探的一輪戰斗中。醫生算是吃了點小虧,吳依光憑劍術就能讓他吃不消,醫生是悲哀的發現,在注shè了救世主藥劑后,他的屬xing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可現在仍然被吳依全面壓制。甚至連最強的jing神力屬xing都和吳依相差不多,不然剛才那道黑sè光束也不會只造成這么點傷害。
    醫生和吳依兩人站起來后都沒有馬上發動攻擊,而是身前凝重的看著對方,體會到了敵人的難纏。他們沒有盲目的再次開戰。
    “看來我真的必須拿出全部本領才可能戰勝你。”醫生說道。
    “呵,你的全部本領就是使用黑暗頭骨吧,這東西到底是什么來歷。”吳依說道。
    “我們兩人只有一個能活下去,讓你知道點內幕也沒有什么。我獲得的黑暗頭骨是傳說中相天魔留下的黑暗結晶,在融入這黑暗頭骨之后。我就會享有相天魔提供的部分能力和知識。”醫生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說道。
    “相天魔?”
    “對,傳說中千變萬化影形的天魔,他化身千萬行走在各個世界,沒有人見過他真正的樣子,只有關于他的傳說流傳于世。”
    “擁有黑暗頭骨之后,我就能掌控黑暗能量,還能控制水晶頭骨的植入者,通曉大部分任務世界的秘密。我可不跟你一樣對通天塔的世界一了解。”醫生回答道。
    “看樣子你知道這個世界中幽靈病毒的來歷和起源?”吳依說道。
    “哈哈,那是當然,始祖之血和禁忌之子的秘密‘我’都知道呢,難道你認為我會來到這個世界只是個巧合么。我的本體可是使用了特殊權限,才將這個世界開發為了人試煉的世界。”
    “我們都是第一批進入這個世界的輪回者。由于是開荒,試煉難度和獎勵都超過其他世界,不然你以為其他的人試煉中會如此輕易的就獲得強化,面對遠超人難度的怪物么。”
    “在完成最終挑戰之后。這個世界還會繼續作為人試煉的世界,不斷有人輪回者進入這個世界中在喪尸群中求存。或是和本土勢力一起收復失地,想要獲得基因強化藥劑的難度遠遠超過我們,不過他們將要面對的生化怪物也沒有這么可怕。”
    “只要活著回到通天塔中,我就是龍歸大海,靠著相天魔的知識,我一定能成神做祖,誰都法阻止我!”
    醫生的話讓吳依心中一動,隱隱知曉了一些關于通天塔的情報。
    吳依當然不知道醫生所說的‘我’是指的相天魔,天魔雖然知道禁忌之子的來龍去脈,但醫生只能繼承相天魔的部分知識,實際上醫生對禁忌之子這件事情只知曉大概,有著霧里看花的感覺。
    “你肯說這些,是認為自己必勝,我必死了?”吳依說道。
    “那是當然,我好奇的是為什么我還沒有暴露的時候,你就一直對我抱有一種隱隱的敵意,我曾經試圖用黑暗頭骨的jing神誘導來消除你的這份敵意,卻根本沒有效,似乎你對我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可以告訴我,我哪里露出了破綻么。”醫生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說我看到戴金絲眼鏡的男人都覺得對方是衣冠禽獸,所以才對你抱有jing惕心理,你信不信?”吳依說道。
    “你在說笑么。”醫生的臉sè有些難看。
    “其實這真的是影響我對你印象的一個小因素,那我就告訴你真實原因好了,我認識一個名為晴子的朋友,她在偶然間提起過她名為陳諾的前男友。”吳依只是說了一句話,就讓醫生明白過來。
    再一次聽到晴子的名字,連黑暗頭骨顯現,變得異常冷酷絕情的醫生眼中都閃過一絲溫柔,在那一瞬間,他的回憶如cháo水般涌來,相天魔的jing神影響降到了最低。
    那是一段多么溫馨而又樂的ri子啊,兩人間保持了十年的愛慕,從初中的情竇初開,到大學的相濡以沫,不離不棄,直到最后的慘烈分手。
    純粹和諧的戀愛,簡單充實的生活,充滿憧憬的未來,觸手可及的夢想。這些全都因為黑暗頭骨而發生了改變,醫生在那一瞬間甚至對黑暗頭骨產生了厭惡心理,使得他遭到了一定的反噬,腦袋一陣刺痛,從劇痛中恢復過來的時候。他的思維已經變回了那個不擇手段的醫生。
    “原來是那個又傻又笨的女人。為了學好外科,和我一起做一個好醫生,廢寢忘食的解剖尸體,練出了一套jing絕的刀法。我的手術刀用起來還是跟她有著差距呢。”
    “可沒想到,最后她的刀法卻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實踐,整整二十三刀插進腹部,刀刀見血,卻沒有一刀捅中五臟六腑。甚至沒有一刀捅中主要動脈,只是造成了我的輕傷!”醫生的表情似悲似喜。
    吳依也曾經聽黛兒提起過晴子與她前男友分手時的場景,據說陳諾(也就是醫生腳踏n只船,還帶著傳說中的‘小三’在晴子面前秀恩愛,當場諷刺晴子沒有情調,每天只知道面對著死尸,已經不算個女人了。
    晴子當時忍可忍,瘋魔了一般將前男友捅了二十多刀,最后兩人都全身是血。當時嚇壞了圍觀群眾,還以為出人命了,結果驗傷結果出來,醫生只是個輕傷,可見當時晴子應該還保持著一定的理智。沒有下死手,也可以看出晴子的刀法之jing湛。
    “那是你活該吧,腳踏幾只船還要在苦主面前秀恩愛,這不是找死的節奏么。”吳依一臉鄙夷的說道。
    “呵。你懂什么。晴子那個女人那么保守,和她談了十幾年戀愛。連嘴都不讓親,別說上床之類的行為了,最親密的動作就是牽牽小手了,整個人趣之極,整天就知道研究醫術,解剖尸體,沉浸在醫術的世界中不可自拔,比任何宅男都要沉默寡言。”
    “不會撒嬌不會賣萌不會打扮不會裝可憐博取男人的同情,就連一起去看恐怖電影,她都一臉平靜,看到各種獵奇的尸體時甚至會和我討論兇手的手法和技巧,似乎恨不得實踐一番。我只能說,連看恐怕電影都不裝害怕的女生實在是太勇敢。”
    “她身材再好又如何,與其他女生相比,她一點女人味都沒有,相比一下我當然會選擇其他的女人。再說了,只要我鉤鉤手指頭,就有很多女教徒為了她們心目中的天神而對我投懷送抱,我和她們上床反而是她們的榮幸。腳踏幾只船又如何,何樂而不為呢。”醫生非常恥的說道說道。
    “你這個自私自利的人渣,晴子學習醫術完全是為了你吧。你曾經說過你的夢想是成為一位濟世救人的醫者,救助病患者與苦難中,不讓病魔毀掉一個個家庭。正是為了你的夢想,晴子才會廢寢忘食的研究醫術,漸漸變得不近人情。”
    “可你自己又做了些什么,你拋棄了自己的理想,在現實中的數誘惑中墮落,變成了你自己曾經最不想成為的一種人。”
    “為了一己私利而打造邪教,靠著心理醫生的便利將自己的病人發展為求真教的教徒,肆意斂財財sè兼收,你不僅沒有成為一個醫者,反而成為了一個草菅人命,破壞其他人家庭的惡魔。”吳依用巨獸之角直指醫生,怒罵道。
    “哈哈,天真啊,真是太天真了。我以前很天真的以為治病救人就能成為英雄,可我發現我得了腦瘤,絕癥!必死疑!我連自己都法拯救,又如何去拯救他人,我的夢想只是個笑話罷了。”
    “特別是在擁有了黑暗頭骨之后,我才發現這個世界已經徹底腐朽,我力改變整個世界,只能隨之一起腐朽墮落。”醫生說道。
    “我覺得你真的很可笑,晴子為了你的夢想付出了這么多,你卻輕易的放棄了自己的夢想,還將你自己擺在了受害者的位置,這樣的行為實在是可笑。”吳依搖著頭說道,那不屑的樣子讓醫生極為憤怒。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juyit.限之升級系統
    ———————————————————————————————
    完,您可以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