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350 腹黑大叔

  在雙頭蛇藤完成了進化之后,食尸藤立馬爬到了七彩毒蟒的身前,張開血盆大口就開始吞食這具龐大的蛇軀。W
    食尸藤的身軀雖然在進化之中達到了一顆樹木般大小,可還是不能和七彩毒蟒相比,七彩毒蟒的身軀足有一節火車車廂大小,不管是長度還是粗壯程度都遠遠超過了食尸藤。
    可食尸藤仍然很艱難的將七彩毒蟒的整個身軀都吞下了肚子,結果到了后來它的腹部漲得宛如一個圓球,差點被撐爆!
    食尸藤的吞食尸體能力果然可怕,連比自己身軀要龐大的獵物都能一口吞食,而且只要能吞得下,就可以極速的進行消化。
    吳依就能看到它那漲得巨大的肚子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減下去,這是它在拼命的消化肚子中的尸體,將對付的血肉轉化為能量和生命力。
    在它消化七彩毒蟒之時,吳依就感覺從先天木靈那回饋來了極多的生命力,吳依沐浴在這淡綠sè的生命力之中,身上的傷口在速愈合著,這就是食尸藤通過吞食尸體來恢復生命值的效果,恢復速度堪比服用了一份恢復藥劑,在戰斗中都有著不小的作用。
    在雙頭蛇藤和吳依的生命值全都恢復完全之后,食尸藤消化七彩毒蟒得到的能量和營養就開始轉化為雙頭蛇藤自身的力量,像毒蟒體內的毒素都被猛毒蛇藤吸收,其他能量則讓雙頭蛇藤的身軀開始緩慢的變大。
    食尸藤消化完七彩毒蟒的尸體只用了半個小時,不僅讓吳依和雙頭蛇藤的傷勢都恢復好了,還讓雙頭蛇藤的屬xing得到了不殺增長,吞食尸體來增強實力也是它具有的最強大能力。
    看到這一幕,吳依便讓食尸藤將金角犀牛的尸體也吞了下去。在之前,骷髏jing靈已經將滿地的尸體中比較強大獸類的骨頭抽取了一遍,獲得了不少的白駝山壯骨粉,這白駝山壯骨粉的強化效果比普通的壯骨粉要好多了。
    獲得的壯骨粉骷髏jing靈分給了所有的骷髏兵,大家的骨骼都得到了一次強化。變得堅固了不少,只有骷髏shè手因為已經進階到了英雄級別,所以推脫了這次的強化。
    由于骷髏jing靈抽取了所有的骨骼jing華,這些尸體都是軟綿綿的,沒有了任何骨頭的存在,反正食尸藤吞食尸體的時候只需要對付的血肉jing華。對骨骼反而沒有需求,使得骷髏兵和食尸藤之間沒有什么沖突。
    這些獸類也真是慘,死的時候會給吳依提供魂能和魂晶,死之后還要被抽骨吃肉,身上的所有價值都被榨取干凈了。
    吳依將地上有價值的尸體都收進了物品空間中,準備等食尸藤消化完了肚中的尸體再喂給它。
    吳依覺得在五行之地中確實沒有什么事情需要去做了。便選擇了回歸到通天塔之中。
    傳送光柱瞬間將吳依籠罩,將他傳送回來,當傳送光柱消散之后,吳依從頭暈目眩中恢復過來之后,發現自己正在私人空間之中。
    吳依之前也是在這里進入五行之地的,五行之地算是通天塔的附屬空間,在五行之地中度過的時間也算是在通天塔休整時間之中的。和在萬劍冢中一樣。
    這樣算來,吳依已經在通天塔之中待了四天多了,當忙完拍賣會這波事之后,就可以去參與天梯挑戰,成為二重天的輪回者,然后進入暗黑世界這一輪回戰場中去幫助自己的朋友們度過難關。
    月兒是在吳依之前回歸通天塔的,她之前應該去過拍賣會場那邊了,吳依讓她在那邊購買一些有用的物品或道具的,希望她能有所收獲吧。
    吳依用輪回腕表給月兒發了個消息,告訴她自己已經回來了。然后詢問她所在的具體位置,準備去找她,向她詢問一下具體情況,然后再做打算。
    在等待月兒回信的期間,吳依查看了一下輪回腕表。發現楊清惠并沒有給自己留消息,她如果完成了獵命師的傳承回到通天塔之后,應該會給自己和月兒消息的。
    如此看來,她還在那個傳承世界中進行著獵命師的傳承,不知她的這個職業到底是什么樣的作用,不過看名字也知道是很強大的了。
    獵命師,是獵取命運的意思么。
    而林軒也沒有從武神圖中修煉歸來,看他的意思,似乎是準備將這次在通天塔的休整時間用完,然后直接進入主線任務去歷練。
    他真心是個修煉狂人,在通天塔的時間都拿來修煉,而且所有修煉都是圍繞著鍛煉肉身展開,對這次熱鬧的拍賣會沒有一點興趣。
    既然這兩個伙伴都還沒有回到通天之城中,吳依也只好和月兒一起去參與拍賣會了。
    吳依很就接到了月兒回饋的消息,她說她正在迷夢酒吧中,而劉一手和chun戈也都在。
    吳依連忙向迷夢酒吧趕去,當他走進迷夢酒吧之后,遠遠的便看到了chun戈那健壯如山的身影,他的身軀如同鐵塔一般,也虧得迷夢酒吧的座椅足夠結實,才能扛得住chun戈的各種蹂躪。
    “吳依哥哥!”在看到吳依之后,月兒就甜美的笑了起來,彎彎的眉毛就像是一對月牙一般,非常的俏麗。
    “月兒!劉一手大叔還有chun哥你們倆也在啊。”吳依向著三人打招呼道。
    劉一手立馬滿臉苦澀的說道:“哎,人生果然就是一個悲劇。我明明是一個十八歲的大好正太,雖然不及某些花美男帥氣,也不及一些極品偽娘秀美絕倫,可我正值青chun年少,算得上是陽光正氣,為什么你們都要叫我大叔呢。卻叫小chun子chun哥,我明明只比小chun子大一天好吧,還木有到兩代人的差距好吧。”
    月兒一臉嬌憨的說道:“劉一手大叔你不管怎么申辯,你的大叔氣質大家都能感覺得到的。實際上年齡和相貌都只是一種偽裝,只要有一顆大叔的心。就是一個真正的大叔。”
    劉一手目瞪口呆的說道:“我的大叔氣質就這么明顯么,這太讓我傷心了啊,連月兒這樣的萌妹紙都不肯相信我是純潔的正太了,是誰每天在黑我啊。”
    月兒指著chun戈說道:“按照chun哥的說法,你那迷茫中又帶著一絲猥瑣yin蕩的眼神。老土破舊的著裝,又矮又挫的身形,加上那角度刁鉆的半蹲姿勢都深深的出賣了你,**絲氣質就這么**裸的暴露出來了。想不被人認作大叔都很難呢。”
    劉一手咬牙切齒的指著chun戈說道:“小chun子,你這個低級黑!每天都在黑我,讓我的形象定格在大叔上。法扭轉了!”
    “呃,既然如此,那我送你杯酒當做賠禮道歉好了。”chun戈面表情的說道。
    隨著他招手,很就有一只夢蝶到了桌子邊,chun戈和她說了兩句之后,這只夢蝶招呼了一下。就有兩只夢蝶帶著一杯白開水一般的美酒飛了過來。
    “來,這是老頭子研發出來的美酒,前段時間我就聽他說過了,現在請你喝一杯,怎么樣,我算是夠意思了吧。”chun戈帶著奇異的笑容對劉一手說道。
    劉一手說道“哦?居然是老頭子研發出來的美酒,我居然沒有聽說過。這絕對不能放過啊。沒想到小chun子你還挺夠意思的嘛,知道我最喜歡喝各類美酒了,那我喝下這杯酒就原諒你的低級黑了。”
    張豐和黛兒也曾向吳依提起過,劉一手是相當喜歡喝給類美酒的,經常看到美酒就走不動道,在通天塔之中又有各種各樣的奇異事物,他就曾經為了美酒而一擲千金,算是一個絕對的酒鬼,難怪每天都是和chun戈在迷夢酒吧中談事情。
    劉一手很高興的接過了chun戈手中的宛如白開水一般純凈的美酒,他先在狠狠的聞了一口。發現這美酒的酒味非常的醇厚,有著一股淡淡的香味但卻并不刺鼻。
    劉一手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光是聞著這杯美酒的酒香就讓他非常的享受了,以他品酒多年的經驗,光是從sè澤和酒香就能大概判斷錯酒的好壞。他知道這種酒的味道絕對不會讓自己失望。
    想到這,劉一手有些迫不及待的端起眼前的美酒小酌了一口,酒液剛剛下肚,他就像是洗了個冷水澡一般渾身一激靈,有一股電流從他的脊椎升起,這種感覺非常的刺激,是劉一手喝到的美酒時的本能反應,當年品嘗百花釀就是這樣的感覺。
    在喝下一小口美酒之后,劉一手的酒癮立馬犯了,他非常暢的端起眼前的美酒一飲而盡,有一兩滴顏sè透明的純凈酒液從嘴角滑過滴落在地都看得他痛心不已,感覺是一種非常奢侈的浪費。
    chun戈見劉一手直接喝下了這一杯美酒,他露出了開懷的笑容,臉上帶著奇異的笑容說道:“怎么樣,這名為真實夢境的美酒的味道還不錯吧,可是花了我不少的積分呢。”
    劉一手打了一個酒嗝,有些睡眼惺忪的說道:“嗯,這真實夢境的味道非常不錯,都比得上醉生夢死了,看這節奏,老頭子是要發啊。”
    而在說這幾句話的功夫,劉一手就感覺這真實夢境的酒效開始發作,他感覺眼前都有些模糊,他有些大舌頭的說道:“我怎么感覺我醉了,不應該呀,哥可是千杯不醉的,怎么才一杯下肚就有些上頭了,這酒的勁頭怎么這么大!”
    劉一手越說聲音就越是迷糊,直到最后,他的眼睛都閉了起來,頭就這樣低垂著,居然就這樣坐著睡著了!
    吳依和月兒有些驚異的看著喝了酒之后很就睡著了的劉一手,感覺他也太脫線了,居然能這么就進入睡眠之中。
    而看到這一幕,chun戈卻笑著對吳依和月兒說道;“嘿嘿,下面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我就讓你們看看劉一手這家伙腹黑大叔的本質!”
    一邊說著,chun戈一邊將劉一手的頭扶正,然后用一種很是奇異的口吻在劉一手耳邊說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chun戈的聲音一直保持著一種非常低沉的音調,似乎生怕將劉一手吵醒,也讓吳依和月兒屏住了呼吸,看他到底想干嘛。
    在聽到chun戈的第一個問題之后,本來已經睡著了的劉一手居然瞬間就回答道:“我叫劉一手,字腹黑,號大叔,別人喜歡稱我為jiān不商專宰手肥羊黑心怪大叔。”
    劉一手回答時仍然保持著沉睡的姿態,卻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內心想法說了出來,看來都是老頭子這酒的問題了,居然能讓實力不錯的劉一手就這樣一不小心中招了,便沉睡著便吐露一些真實的信息。
    chun戈很滿意的點頭喃喃自語般的說道:“嗯,不錯,看來這真實夢境確實像老頭子所說的那般。這回該我來擺弄一下你這家伙了。”
    chun戈再次在劉一手的耳邊說道:“那你的實際年齡是多少?”
    “我號稱是永遠的十八歲,實際年齡是四十三歲,心理年齡已超百歲,外表正太,內心滄桑到妖就是說的我了。”
    chun戈吐槽道:“還真沒有哪一點看出你外表是正太了,還號稱是永遠的十八歲,還每天都說自己不是大叔,這是在自我催眠么。”
    不過他還是繼續問道:“那你能說一下你見到我現在設定的這個形象的第一印象么。”
    “金剛芭比腦子里也長滿了肌肉的魔鬼肌肉男絕對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大猩猩好基友。”
    chun戈冷笑一聲道:“說我頭腦簡單,你還不是被我yin了這一次,這次我絕對要把你釘死在大叔的形象上,永遠都不得翻身。”
    他隨之問道:“你在看到晴子之后腦子里想的是什么?”
    “大波眼鏡娘什么的最有愛了!”
    “那黛兒呢,她也是一個大美女,作為腹黑大叔,你的想法是?”
    “長腿美少女什么的最有愛了!”
    “最有愛的不是大波眼鏡娘么,怎么又成了長腿美少女了,先不吐槽這一點了。那蕭瀟呢,聽說你這種大叔最喜歡清音柔體易推倒的蘿莉了,我看你絕對是一個蘿莉控吧。”
    “這么可愛一定是男孩子!”
    ……
    chun戈被這句話直接秒殺,他簡直要咆哮出來了:“你怎么不說傲嬌小蘿莉最有愛了呀,你這個家伙,是想鬧哪樣啊。”
    他深深的喘了口氣說道:“那瘋子呢,他是黑店小隊的中流砥柱,也是你比較看重的人吧。”
    “漢紙什么的都去死!”
    ……
    “那五號呢,他這個面癱臉和你形成了鮮明對比吧。”
    “漢紙什么的都去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