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8)     

無限之升級系統361 法則之石

  “百卷愿意出價五百萬積分,他之前又說到想要獲得基因強化藥劑研究者的友誼,看來是看重了這一系列藥劑,想要和對方合作來進行更深入的研發。”劉一手又說道。
    吳依在聽到了天館是以各種大型研究為主要目的的組織,也就大概明白了百卷的心思,只是沒想到他對基因強化藥劑如此的重視,愿意花五百萬積分的冤枉價來顯示天館組織的決心。
    “劉一手大叔,天館組織的信譽怎么樣啊,會不會仗勢欺人,晴子她如果有了重大的研究成果,會不會被這個大組織給欺壓呢。”吳依問道。
    劉一手笑著說道:“天館組織的名聲很好啊,幫助扶持了不少輪回者,使得他們的研究大獲成功,加上深厚的底蘊,有不少鬼才和天才都因此加入了天館組織當中。”
    “天館有時還會公布一些非常基礎的研究成果,造福廣大的輪回者,天館也是一個中立的組織,很少和其他組織甚至單獨的輪回者發出沖突,算是大組織當中最為友善和低調的組織了。”
    “有段時間我也在考慮是不是和天館組織一起來進行玉質符箓的研究,如果我這段時間仍然沒有任何的進展的話,我就去找百卷說說,讓他給我一點支持!”
    天館組織既然能進行多項大型研究,這一組織的財力和研究渠道和方法絕對是通天塔中首屈一指的組織,如果能和他們合作的話,確實能加快后續基因強化藥劑的研發。
    劉一手并不知道吳依就是基因強化藥劑的擁有者,他所說的話還算比較公正,很有參考意義。既然連他都對天館組織這么贊不絕口,看來天館組織確實是有著很好的口碑。
    可吳依只是擁有強化藥劑的配方和研究資料,他可以說對這生物學和基因方面的研究一竅不通,根本不可能親自去和天館組織合作。
    不過劉一手之前提到了晴子對這方面很有研究,不然也不會去參加惡魔果實的研究。起碼肯定具備這方面的素養的,吳依準備找機會和晴子合作,最好讓她去和天館組織接觸,如果能真的研究出更高級別的強化藥劑當然是最好的。
    吳依只要把握著始祖之血,就能占據非常重要的地位,連主神都無法撇下他制造出基因強化藥劑。所以他不怕失去核心利益。
    所以吳依去暗黑世界的理由就更加充分了,他需要去幫助瘋子他們,還要想辦法和晴子達成合作的意識。
    就在吳依從劉一手口中得知了天館組織的各項情報之時,青芒也在和無心低聲討論著什么。
    青芒說道:“大哥,我們真的不繼續加價么,誰知道百卷會不會遵守承諾。”
    無心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這讓青芒寒蟬若禁不管再亂發一言,無心在敲了敲椅背之后說道:“我可沒有那么多的閑錢來為你擦屁股,超過了五百萬積分就沒有再出價的必要了,就讓百卷拿去吧。”
    “天館組織與世無爭,他肯定會送給我們一組的,這樣我們的目的也達到了,不要去花那冤枉錢。”
    青芒連忙點頭哈腰道:“還是老大你英明。我怎么就這么笨呢。”
    無心冷笑一聲道:“你居然被一個新人輪回者騙了四百萬積分,我真的對你很失望,你簡直快無可救藥了,如果我不幫你隱瞞,你一定會被逐出天王組織的,甚至還會遭到執法隊的追殺。”
    青芒面如土色的說道:“那多謝姐夫你幫忙了,我真的不能被趕出天王組織啊,那樣我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原來無心居然就是青芒的姐夫,兩人一起參加的新人試煉,結果青芒果斷的抱著無心這顆粗大腿。就這樣輕松的渡過了新人試煉和最終挑戰,還獲得了新人王的稱號。
    后來兩人便一起進入了通天塔,無心和青芒組成了隊伍,還加入了天王組織,無心現在算是天王組織在三重天中的第一人。地位和金壁在吞天組織中相當,幫助青芒遮掩一下錯誤也很容易。
    不過無心的能力到底是比青芒要厲害得多,青芒幾乎是一路抱著姐夫的大腿才在通天塔中混得風生水起的,所以他對無心的訓斥不敢做任何的反駁。
    無心鄙夷的看了青芒一眼后說道:“你就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廢物,上次我本來要將那名為瘋子的鬼劍士帶頭的一隊新人輪回者都招收進組織當中的,結果誰知你調戲對方隊伍中的成員,弄得對方對我們組織非常仇視。”
    “上頭對那次的事件非常的不滿,我是看在你那已逝的姐姐的份上才處處維護你,你以后多長個心眼,這段時間給我收斂一點,別在這么犯二了。”
    無心是天王組織的重要外圍成員,還有著為組織招收新鮮血液的責任,而天王組織的基本入門要求是擁有新人王的稱號。
    瘋子他們幾人是一起經歷的新人試煉,都獲得了新人王的稱號,而且在一重天的幾次主線任務中闖下了一些威名,就使得無心主動去找他們,想要讓瘋子等人加入天王當中。
    結果卻是因為青芒調戲晴子和黛兒這對姐妹花的關系,以瘋子桀驁不馴的性格,當即斷然拒絕了進入天王的邀請,弄得雙方反目成仇。
    青芒雖然點頭哈腰,但他似乎對瘋子他們念念不忘,他說道:“姐夫,那個鬼劍士就是個瘋子,對我們如此的仇視,還揚言要將我和你都擊殺。難道我們就這樣坐視他們這樣成長起來?”
    無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說道:“敢和我作對的人當然活不了多久,這次他們的主線任務世界是暗黑世界,而暗黑世界又因為紫魅大人的原因而成為了輪回戰場,二重天以上的輪回者都能進入輪回戰場當中,我有很多種辦法能把那幾個家伙整死!”
    這幾句話說得青芒心花怒放。只要一想到當時瘋子那不可一世的模樣,他就心中不爽,心中太過斤斤計較絕對是青芒最致命的性格弱點。
    “對了,你說那基因強化藥劑是一位新人輪回者拿來拍賣的,而且對方還有了名稱。那這樣看來,對方絕對是在新人試煉中完成了最終挑戰,獲得了新人王的稱號和取名的權限,不然一個新人輪回者是不可能獲得名稱的。”
    “姐夫你說得對,那個家伙的名稱是高人,當時我還暗笑他不知死活呢。難道姐夫你準備將他吸收到天王組織當中么?”青芒臉色有些僵硬的說道。
    “他把你耍成這猴樣。弄得狼狽無比,你還不得恨死他,對方還說不定以為我們天王組織當中都是你這種廢材呢。”無心說道。
    “姐夫,全怪那小子太狡猾了,我只當他是一個走了狗屎運的新人輪回者,卻沒想到這小子給我的配方因為缺少始祖之血這種材料而成了廢紙一張。而這小子身上絕對有始祖之血的存在!”
    “我們如果能得到始祖之血的話,也能輕易制作出基因強化藥劑來。看百卷如此重視這藥劑,這基因藥劑絕對非常有前景,我們有必要把始祖之血掌握在手中啊。”青芒惡狠狠的說道。
    他之前在拍賣下藥劑的配方時就對吳依動了殺心,在知道自己被吳依坑了一筆之后,就更加對吳依恨之入骨了,他算是在暗暗的鼓動著無心來對吳依出手。
    無心也露出了殘酷的笑容說道;“不用你說我也明白這層關系。我們擁有基因藥劑的配方,得到始祖之血之后就能自己進行研究,比天館組織更有優勢,根本不用和那小子進行合作!”
    “在拍賣會結束之后,你就去占卜屋找白靈婆婆進行占卜,弄清楚那個名叫高人的小子的下個主線任務,然后你就帶人去把他干掉吧。記得要做得漂亮一點,別讓其他人知道這小子和基因藥劑有關。”
    “如果你連這么點小事都做不好,就不用來見我了,天王組織中不需要廢物!”從無心的話語中透露出了一股濃濃的殺意。讓青芒打了個冷顫。
    青芒連忙保證道:“那小子只是個新人輪回者,如果我連他都解決不了,那我絕對不回來了。”
    青芒卻在心中暗暗想道:“殺了那小子之后,不僅能獲得始祖之血,還能得到對方遺留下來的大量積分。百卷用的這五百萬積分說不定就直接歸我所有了,到時候還要謝謝他的大方饋贈呢。”
    吳依在暗暗的想著如何在暗黑世界中爭取到最大的利益的時候,卻沒想到有人已經對他充滿了惡意,想要對他不利。
    在吳依的基因強化藥劑之后,被端上拍賣高臺的是一個很大的木盤,里面擺放著二十塊法則之石。
    青紗指著木盤中的這些法則之石介紹道:“這里有二十塊法則之石,法則之石是世界法則具現化的產物。一般情況下,世界法則是無形的,極難形成法則之石,只有在某些特定的任務世界才能弄到一點。”
    “世界法則也是和我們輪回者息息相關的,在某些魔幻世界,高科技類武器的威力受到限制就是世界法則在進行壓制的原因。”
    “所以在武器中融入法則之石的話,雖然不能夠提升武器的屬性,卻能使武器不受到相應世界法則的壓制,在任何世界都能完美的發揮威力。”
    “而這并不是法則之石的最重要的用途,大家都知道,暗黑世界現在也成為了輪回戰場,暗黑世界的轉職祭壇就需要這種法則之石來搭建。人類陣營和惡魔陣營都愿意為此付出很高的價格,帶著這些法則之石去暗黑世界,將獲得很大的回報哦。”
    “這二十塊法則之石足以搭建兩座轉職祭壇,起拍價是二百萬積分,每次加價不得少于十萬積分。”
    劉一手聽了青紗對法則之石的解釋之后,他挑了挑眉毛說道:“青紗真是會避重就輕呢,法則之石雖然能夠使武器不受世界法則的壓制。可一件低級的武器就需要兩塊法則之石才能達到那效果,更高級的武器需要的法則之石就更多了。”
    “用法則之石融入到裝備之中根本就是一件奢侈至極的事情,少有聽說有哪個土豪會這么做呢。青紗這樣說,會讓很多不知曉行情的輪回者真的以為這法則之石有這么強的效果,這是**裸的欺騙。”
    春戈卻說道:“你賣自己的符箓和其他雜物的時候還不是和她一樣,只提到產品的優勢,卻隱瞞下了很多的缺點,借此來忽悠消費者,這也是說無奸不商的原因。更過分的是你會召喚出低級召喚物來實驗自己的產品效果,你才是**裸的欺騙新人。”
    吳依也想到了劉一手之前在跳蚤市場時就是這樣騙取到了不少的積分,他確實是一個奸詐狡猾的家伙。
    劉一手反駁道:“我是在鍛煉這些新人的眼力和腦子好不好,被我騙的絕對都是心存僥幸以為自己撿到了大便宜的人,只要心里沒有那種不勞而獲的想法,想要受騙都很難呢。”
    就在劉一手為自己洗白的時候,法則之石的價格也在穩步的上漲著,很快就提升到了二百四十萬。
    “二百八十萬!”吳依也出手了,還是保持著之前的作風,他一口氣就加了四十萬,在獲得了藥劑的那五百萬積分之后,吳依的底氣更足了。
    坐擁一千多萬的積分,吳依就不信他買不下法則之石,就算大組織可能比他有錢,想來也不會為了這么點法則之石就付出天價。
    “三百萬!”在吳依出價之后,又有一個新的聲音響起,似乎又有人加入了法則之石的爭奪。
    這次加價的也是一個三重天的輪回者,他身穿一套黑色的法袍,不過并沒有用兜帽把容貌遮住,吳依能勉強看出這是一個面色略微有些蒼白的年輕人,臉上始終帶著一絲笑容,手中捏著一根白骨法杖,看這打扮很像是一個死靈法師。
    這個法師打扮的年輕人就坐在靠近中央的包廂之中,但距離那些大組織還有些距離,包廂中還有些許其他的輪回者,看樣子也是一個隊伍或組織的包廂。
    “三百五十萬!”吳依再次狠狠的加價,他對這法則之石是絕對的勢在必得!
    “三百七十萬!”對方沒有以十萬積分這樣的最低標準加價,而是選擇了二十萬積分的一個坎,出價小心謹慎又有著一定的決心。
    “吳依,那是來自暗黑世界,號稱‘死神’的死靈法師奈落!”劉一手小聲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