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395 黑白無常

  牛頭被死亡一指打得奄奄一息,雖然靠著生命鏈接活了下來,可也失去了戰斗力,只能倒在地上看著馬面被圍攻。
    此時骷髏射手已經用強大的火力解決了自己需要對付的飛身鬼王,這飛身鬼王能飛到空中,身穿白衣,一幅白衣猛鬼的打扮。
    飛身鬼王的攻擊都是從空中俯沖下來進行的迅猛沖擊,飛行速度又快,是一種很難對付的鬼王。
    可惜它遇到了月兒,月兒的禁空戰歌十分變態,形成的是類似于領域類的磁場,任何人都無法在那片區域中飛行,連靠著能量漂浮的飛身鬼王都沒有辦法抵抗,被禁空戰歌逼了下來,成為了一個陸軍。
    不能飛行,這飛身鬼王的戰斗力就喪失了一半,骷髏射手對付起來當然就游刃有余了,很快便將這飛身鬼王燒成了灰燼。
    幽冥巨狼和吳依變身的狼人和馬面纏斗,骷髏射手在一旁全力輸出,馬面的敗北也是注定的事情。
    牛頭和馬面實際上有著不少合擊類的技能,威力十分可怕,可惜現在牛頭無法動彈,也就無法發揮出兩人最大的破壞力,它們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看著倒在地上無法動彈的牛頭鬼卒,月兒心中一動,她隱隱間有了一個設想,她便試著對牛頭吟唱起通靈戰歌來。
    隨著她開始使用通靈戰歌,一陣最原始最純粹的歌聲開始響起,這是月兒在用自己的心靈去和牛頭進行最真誠的溝通,要將它收為自己的魔寵。
    一道淡淡的金黃色光暈,在嘹亮的戰歌聲中籠罩住了地上的牛頭身上,牛頭渾身一震。它非常意外的看向月兒。
    “我和馬面是一體的,你必須放過馬面,我才愿意成為你的魔寵。”一個聲音在月兒心中響起,這是牛頭在和月兒進行交流。
    通靈戰歌是獸族祭祀用于傳承知識和收服魔寵的特殊戰歌,和魔獸進行直接的精神交流后,祭祀如果能折服魔獸,那魔獸就會與獸族祭祀簽訂下契約,形成一種難以分離的神奇聯系。
    本來通靈戰歌是只能召喚收服魔獸的,像人類獸人等人種是無法用通靈戰歌收服的。
    可是這牛頭的形態非常奇特。它是屬于鬼魂類生物。在地府之中化身為鬼卒,具有牛頭人身的樣貌,既不算魔獸,也不算是獸人,月兒對它使用通靈戰歌也只是試試水,沒成功也沒有什么損失。
    現在這牛頭和月兒進行交流,就說明月兒還是有可能將牛頭收服成為自己的魔寵的,牛頭是看如果不服軟的話,它和馬面都會戰死,求生的本能使得它們選擇了臣服。
    “我能擁有兩只魔寵。我可以將馬面也收服為魔寵,讓你們倆共同為我效力。”月兒用意念和牛頭交流道。
    只見牛頭臉上出現了復雜的表情,似乎是在和馬面進行交流,馬面也突然停下了和吳依的爭斗,得到月兒說明解釋的吳依也停手觀看情況。
    馬面也看向月兒,月兒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好象身體和靈魂一下子分離了,無數紛亂的往事,清惠姐姐吳依哥哥新人試煉等所有的回憶一下子在腦海里電影片段一樣跳過。然后這種記憶忽然象被海綿吸走一樣,眉心中間有種釋放后的涼颼颼感覺。
    “成功了?”兒和牛頭馬面之間居然產生了一種極為密切的聯系,雖然比不上和吳依之間的靈魂契約。卻也算是榮辱與共的主仆契約了,月兒隱隱間猜測這是成功收復了魔寵的反應。
    就這樣,牛頭馬面兩名強大的鬼卒居然就成為了月兒的魔寵,這兩個家伙的實力很接近領袖級別了,戰斗力不弱。
    而且牛頭馬面之間有著生命鏈接技能和合擊技能,兩者配合的實力絕對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
    如果月兒只收服牛頭一人的話,最多也只獲得一個英雄級別的戰斗力,而她現在同時將牛頭馬面變為了自己的魔寵。就擁有了無限的可能性。
    牛頭和馬面對月兒的態度便和之前完全不同了,變得非常的恭敬,一切以月兒的意志行事標準,看得吳依嘖嘖稱奇。
    吳依讓骷髏精靈給牛頭馬面使用治療巫術,還給它們治療藥劑來恢復傷勢,牛頭很快就從奄奄一息的狀態恢復了過來。
    它身強力壯,重新站起來之后,很快就和馬面加入了與眾多鬼王的戰斗,表現得忠心耿耿,對付起鬼王來毫不留手。
    只見牛頭和馬面一起發動了地獄旋風技能,兩者的鋼叉鋼矛連連刺出,組合在一起,力量極為可怕,旋轉著將一只赤虎鬼王絞碎。
    這一幕看得月兒暗暗心驚,如果不是吳依將它們兩人各個擊破的話,牛頭和馬面組合起來的戰斗力絕對很可怕。
    周圍的鬼王在牛頭馬面參戰之后,很快就被絞殺得差不多了,化為了無數的魂能,卻只有一只雷光鬼王掉落了靈魂寶箱。
    就在牛頭馬面大展神威的時候,那一串驚魂鈴的聲音再度響起,從奈何橋的方向走來了一黑一白兩個身影。
    其中的白色身影面白如粉,穿白衣服,戴白色的高帽,高帽之上,寫著四個字:“一見生財”。手持白色哭喪棒,全身都是白色,只有間或吐出來的長舌頭是鮮紅色的,這似乎是民間傳說中白無常的經典形象。
    至于黑色身影,一切和白無常相反,都是黑色的。高帽上的四個字是“天下太平”,但身材矮胖,手中還拿著一只驚魂鈴和黑色的哭喪棒,身上綁著鎖鏈和鐐銬,是用來鎖拿厲鬼之用。
    這兩人的形象一看就讓人知道是黑白無常來了,這種模樣實在是太經典,太出名了。
    黑白無常是地府中的勾魂使者,是人死時勾攝生魂拘提亡魂打擊惡人的死亡信使,是負責接引陽間死去之人的陰差。
    黑白無常可謂是地府中的正經鬼卒,在閻王底下當差,**惡鬼,威能極大。
    黑白無常只是一種陰陽屬性的表示,“黑”與“白”代表的是一陰一陽,也就是說,黑無常代表的是陰性體,白無常代表的是陽性體。這也是同太極圖中陰陽魚的黑白。
    這黑無常和白無常兩人居然都是領袖級別的鬼魂,戰斗力完爆牛頭和馬面,也是一對好基友,配合起來戰力極強,也會一些合擊技能,這讓吳依感覺壓力很大。
    白無常直接用哭喪棒指著吳依說道:“敢擾亂地府安寧,將你捉到閻王面前定罪!”
    白無常雖然在呵斥吳依等人,但臉上始終帶著一股笑意,鮮紅色的舌頭伸得長長的,都快要卷到肚子上了。
    黑無常也隨之說道:“你們必須入血池受蝕身之苦,下地獄受萬般刑罰!”
    而黑無常的表情和白無常完全相反,它搖動著驚魂鈴,面色嚴肅威嚴,就像是鐵面判官,任何惡鬼看到它都會兩股發顫。
    吳依沒想到這兩只鬼卒居然有著一定的智能,算是在天梯挑戰當中遇到的首位能說話的敵人。
    可吳依還沒來得及和它們交流,這兩個憨貨就直接出手攻向吳依,沒有給他任何回話的機會。
    黑白無常的哭喪棒向吳依刺來,哭喪棒上面有著無數的符紙,提供了極大的攻擊力加成,吳依只是用手臂擋了一下,就被刺得鮮血直。
    吳依試著使用了威懾技能,發現兩者的等級和戰斗能力都高于自己,威懾技能對它們的影響很小,它們兩人只是呆了一下,就恢復了過來,根本沒有陷入長時間的恐懼狀態當中。
    這黑無常突然搖動了一下手中的驚魂鈴,吳依只感覺在那鈴聲當中,自己的靈魂簡直要離體一般,陷入了驚魂狀態,被黑白無常的一次合擊給狠狠打飛了出去。
    月兒連忙驅使著牛頭和馬面來抵擋住黑白無常,雙方發生了極為激烈的戰斗,牛頭馬面知道自己和黑白無常的差距,一來就用出了強大的合擊技能,形成的地獄旋風卻被黑白無常的哭喪棒牢牢的抵擋住了。
    黑白無常作為地府的勾魂使者,對一切鬼魂陰魂都有著克制的能力,那驚魂鈴搖動之間,更是能使靈魂體直接魂飛魄散。
    牛頭馬面也是因為靈魂穩固才沒有在驚魂鈴下崩潰,但也被驚魂鈴所克制,十成實力只能發揮出七八成來。
    加上這黑白無常配合得親密無間,兩者間簡直如同一體,身形轉換之間天衣無縫,牛頭馬面完全被壓著打,不一會兒就被黑白無常的合擊技能勾魂奪魄給重傷了。
    勾魂奪魄是黑白無常對付靈魂體的強大殺招,黑無常甩出身上的鎖鏈和鐐銬,便能將敵人死死的鎖拿住,白無常就能使用哭喪棒和勾魂法術將靈魂體消滅。
    牛頭馬面就是這樣被重創的,月兒連忙用榮譽勛章將牛頭和馬面收進了魔寵空間中,牛頭馬面之前的傷勢沒有完全恢復就重新加入了戰斗,這也是它們這么快就崩盤了的原因之一。
    黑白無常再次出手,就對著月兒使用了魂飛魄散技能,這也是它們的合擊技能之一,全都是針對敵人的靈魂,直接攻擊靈魂的強**術。
    魂飛魄散比之勾魂奪魄還要可怕兩分,吳依連忙變身為雷霆咆哮擋在了月兒身前,靠著超高的生命值擋住了這一擊,卻也靈魂受創,頭疼欲裂。(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