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402 戰爭祭祀

  那極為天才的狐族祭祀香消玉殞之后,獸族戰士們徹底瘋狂了,他們吶喊著戰神的榮耀,向骷髏兵們發起了決死的沖鋒,大殿之中立馬又多出了無數具尸體。
    戰斗越是慘烈,獸族戰士的戰斗意念就越是堅定,戰友的戰死會讓他們對敵人更為痛恨,想要擊潰他們,摧毀他們的士氣是很難很難的,和膽小如鼠的沉淪魔形成了很大的對比。
    這些獸族步兵和圣殿戰士居然只是先鋒,在獸族步兵的陣亡大半之后,又涌現出了更為強大的獸族兵種。
    像舉著雙刃戰斧的獸族狂徒,這些獸族狂徒沒有穿著鎧甲,防御力和生命力都很是脆弱,獸族狂徒側重于攻擊力,那雙刃戰斧附帶的破壞力極為可怕,戰斗能力達到了頭目級別。
    獸族狂徒能使用重擊和旋風斬兩大技能,雙刃大斧揮舞起來,能對骷髏兵們造成大量傷害,所以骷髏射手和月兒都盡量集火它們,讓獸族狂徒死傷慘重,能夠和骷髏兵正面交鋒的只是少數。
    隨著獸族狂徒的出現,獸族步兵極力掩護著獸族狂徒們靠近戰線,希望靠著狂徒們幾乎變態的破壞力盡量擊殺骷髏兵。
    月兒連忙使用了塞壬虛弱戰歌,將獸族狂徒紛紛虛弱,使得它們的攻擊力大減,骷髏兵暫時還能擋得住它們的攻勢。
    獸族狂徒是獸族當中的破壞力的體現,而之后出現的身穿厚重鎧甲。手持盾牌的獸族斗士就是防御性兵種。
    這些體格健壯的獸族斗士甚至能靠著戰陣和塔盾來抵擋人類重騎兵的沖陣,它們的防御力和生命力可見一斑。
    一些手持長矛的獸族投擲手的出現。也使得骷髏兵們壓力大增,一陣集火投擲之下就能秒殺一只骷髏兵。
    一個法袍上鑲嵌著些許金邊的人馬族祭祀也出現了,這位人馬族祭祀居然是一位戰爭祭祀,他的身后還有幾名靈魂歌者,風語祭祀更是不少。
    獸族的輔助兵種可不止戰歌祭祀一種,還有詛咒敵人和治療隊友的獸族巫醫,巫醫是研究黑魔法和邪惡藥劑的兵種,各個都是年齡老邁的老者。施法時使用各種奇怪的道具,對敵人進行詛咒。
    巫醫們聯手給骷髏兵們上了一個傷殘詛咒,使得骷髏兵們會額外的受到傷害,而之后它們便開始舞動骷髏法杖,如同跳大神一般一邊跳著奇怪的舞蹈,一般念念有詞,居然在緩慢的恢復著周圍獸族戰士的生命值。
    獸族正規軍之間的兵種配合使得它們的攻勢十分恐怖。幸好這大殿之中場地算是狹窄的了,無法擺開大陣勢,不然吳依需要面對的敵人將更恐怖。
    那戰爭祭祀首先就吟唱了一首護體石膚戰歌,那些獸族狂徒的身軀之上出現了灰色的護體石膚,讓它們的生存能力大增。
    這戰爭祭祀的歌力比之前那位狐族祭祀要強上不少,這護體石膚戰歌的效果也強了好多。狐族祭祀的護體石膚如果是增加九十點防御力的話,這戰爭祭祀就讓獸族狂徒起碼增加了一百五十點防御力。
    那戰爭祭祀又吟唱了一首遲緩戰歌,使得骷髏兵的動作變得遲緩,幾乎抵消了強襲裝甲的狂熱光環的加攻速效果。
    吳依的表情凝重,這戰爭祭祀的戰斗能力達到了英雄級別。實際上它作為輔助兵種,配合著手下的眾多戰士。起碼能發揮出兩三名戰斗英雄的作用。
    吳依向那戰爭祭祀的方向沖去,卻有獸族斗士的升級版兵種守護者出現來阻擋吳依。
    這些守護者各個都是河馬族等強力種族的戰士,力大無窮,能夠穿上極為厚重的鎧甲,一只手幾乎就能舉起一人高的巨型塔盾,守護在戰爭祭祀身前,吳依一時之間都無法突破它們的阻攔。
    吳依用斬鐵技能才勉強斬殺一只守護者,然后用追蹤術孤注一擲來削弱另外一名守護者的防御力,用了一套劍術才將其斬殺。
    而更多的守護者卻誓死阻擋著吳依,這些守護者的生命值也很厚實,吳依用了橫掃技能,在濺射傷害加成之下,也無法打開一個缺口,
    那戰爭祭祀吟唱了一首力量汲取戰歌,居然暫時偷取了吳依五十點力量傳遞給了一位屠殺者。
    那屠殺者是獸族狂徒的升級兵種,握著血紅色的雙刃戰斧本來就極為可怕,獲得了那五十點力量之后,一個斬殺技能就把一名骷髏兵梟首秒殺。
    吳依的力量值超過了四百點,被汲取了那五十點力量也感覺到身軀有點虛弱,更難突破守護者的防守了。
    吳依皺了皺眉頭,那守護者的陣勢極為嚴密,就算用疾風步恐怕也無法去到那戰爭祭祀身前,除非吳依能長著翅膀飛過去。
    想到這,吳依突然有了一個設想,他轉頭看向始祖石魔,發現它正激活了野蠻打擊技能一拳把那屠殺者擊飛了出去,讓對方吐血重傷。
    始祖石魔感覺到了吳依的呼喚,它和吳依一起再次使用了山崩地裂技能,周圍的獸族狂徒有護體石膚也無法阻擋山崩地裂的傷害,紛紛倒地身亡。
    而始祖石魔卻突然抓住吳依,然后一把將他舉了起來,朝戰爭祭祀的方向狠狠的投擲了過去。
    始祖石魔的投擲技能能將一個單位給扔出去形成沖擊波對周圍的敵人造成傷害,而投擲的單位既可以是敵方,也可以是友方。
    就這樣,始祖石魔直接將吳依投擲到了戰爭祭祀身前,吳依算是‘飛’過了守護者們的防線。
    吳依從天而降,當空就是一記重劈斬出,靠著居高臨下的勢能,吳依的這記重劈威力比之前要強了不少,一名反應較快的守護者巨盾擋在戰爭祭祀身前,卻被這記重劈狠狠的劈飛了出去,那塔盾都差點被斬成兩半。
    在吳依和戰爭祭祀之間再無阻攔,吳依持劍沖向對方,卻發現那戰爭祭祀從容不迫的點了一下胸口的勛章。
    那勛章和月兒拍賣下來的榮譽勛章極為相似,居然也是一枚獸人帝國賜予下來的榮譽勛章。
    隨著戰爭祭祀的動作,一個空間通道產生,一只體型巨大的冰霜巨狼出現在吳依面前。
    這只二十五級戰斗能力達到了英雄級別的冰霜巨狼居然是這位戰爭祭祀的魔寵,獸族祭祀的通靈戰歌能夠征召一只魔獸成為與祭祀生死與共的魔寵,月兒之前就是用通靈戰歌將牛頭和馬面選召成為了她的魔寵。
    并不是所有的祭祀都能有魔寵,吳依之前擊殺的那些風語祭祀和靈魂歌者就沒有碰到心儀的魔獸,無法召喚出魔寵來保護自己,才會那么容易就死在了吳依手中。
    能擁有一名英雄級別的冰霜巨狼作為魔寵,眼前這位戰爭祭祀可謂是手握一張強大的底牌,難怪被吳依近身之后還是那般從容不迫。
    吳依面對滿口都是濃重腥味的冰霜巨狼,他裂開嘴笑了起來,他直接激活了無雙劍舞和劍影舞步技能,給冰霜巨狼上了追蹤術和孤注一擲之后就持劍攻向巨狼。
    那冰霜巨狼噴射出一口冰霜吐息,這冰霜吐息中有著無數的細小冰粒,還未及體就有著徹骨的寒意。
    吳依連忙用劍影舞步躲開了冰霜巨狼的吐息,然后就是斬鐵突刺重劈等劍術連續出手,斬殺得冰霜巨狼嗷嗷直叫喚,一套劍術用出就讓它受創不輕,身上都是無雙劍氣留下的刻骨傷害。
    戰爭祭祀見自己的魔寵劣勢很大,馬上使用了森林祝福戰歌,使得那冰霜巨狼身上有著淡綠色的光芒不停閃爍,是在不停的恢復生命值。
    他之后又吟唱了一首塞壬虛弱戰歌來降低吳依的屬性,讓吳依的速度也減慢了一些,輔助能力很是強大。
    戰爭祭祀又重新被守護者們保護住,吳依只有解決了眼前的冰霜巨狼才能對付這個討厭的戰爭祭祀。
    冰霜巨狼使用冰霜新星技能,當那冰環擴散開來的時候,吳依當即使用疾風步頂著無數冰霜沖到了冰霜巨狼身前,冰環的減速效果剛好和疾風步的加速效果相抵消。
    破隱一擊之后,吳依又是一套劍術,卻也被冰霜巨狼用一口冰霜吐息凍住了手臂,揮舞長劍時攻速降低了不少。
    關鍵時刻,月兒用驅散戰歌把吳依身上的冰凍狀態驅散掉,骷髏戰士也扔出了一團地獄之火,冥火暴擊使得冰霜巨狼陷入眩暈之中,地獄之火的灼燒使得周圍的寒意也減弱了不少。
    吳依的雙重絕命突刺狠狠的刺中了冰霜巨狼的腹部,將它開腸破肚,戰爭祭祀還準備幫忙時,吳依的一記突刺直接穿喉而過,將這冰霜巨狼給擊殺當場。
    當冰霜巨狼被殺死之時,那戰爭祭祀捂住胸口,出于祭祀和魔寵之間的神秘聯系,他感覺到心中一陣悸動,就像是最為親密的親人逝去了一般,他忍不住就淚流滿面,悲傷不已。
    祭祀和魔寵之間就是這種如同親人一般的關系,而且它們之間多了一層契約的關系,就算心腸再硬的祭祀,在魔寵死亡之后也會傷心不已的,這已經算是處于靈魂的本能反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