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8)     

無限之升級系統432 血腥儀式

  吳依故意留下了幾名墮落獸人,這些獸人還有著基本的智慧,它們在死亡的威脅下選擇了逃命。
    吳依便緊跟著對方朝熔巖山谷內部沖去,這樣能以最快的效率找到燃刃氏族的主力,就不用走多少彎路。
    遠遠的,吳依就看到了一片火紅色的海洋,那場景比吳依第一次面對畢須博須和它手下的沉淪魔大軍時還要壯觀。
    那是很多個營地組成的墮落大軍,不止有燃刃氏族的墮落獸人,還有著其他信仰了地獄惡魔的墮落種族。
    像有著火紅色皮膚的墮落哥布林一族,成為了惡魔忠實奴仆的黑暗精靈,被地獄惡魔腐蝕變異了的半惡魔種族,甚至還有信仰惡魔的人類邪教成員。
    除了墮落一族之外,在這些族群之中還有著來自地獄的魔嬰和妖童,這些矮小的低級惡魔在地獄中就是炮灰般的存在,是墮落一族的薩滿或祭祀召喚過來的,補充墮落一族的戰斗力。
    這些墮落種族都是惡魔的奴仆,在地獄惡魔的高壓之下,才能保持和諧,在它們的營地中央,有一個大型的倒五芒星祭壇。
    這個用鮮血繪畫成圖案的倒五芒星祭壇充滿了邪惡和殘忍的味道,是地獄惡魔常用的風格,被墮落種族們守護得極為嚴密,顯然對它們有著非凡的意義。
    而一些墮落種族的巫師正在倒五芒星祭壇上進行著祭祀,似乎在進行著什么重要的儀式一般。
    只見在墮落巫師的指揮之下,靜候待命的哥布林勇士將幾名俘虜帶到了五芒星祭壇的中央,那里早已經血流滿地,之前就已經有祭品被活生生斬殺。它們流出的血液成為了祭壇上最鮮明的印記和圖案。
    這幾名俘虜各個種族都有,其中還有一位純潔的精靈少女,所有俘虜都目光絕望,是哥布林一族俘獲的祭品,在儀式之前都經過了特殊的‘處理’。滿足儀式的要求。
    這些即將淪為祭品的人們在奮力掙扎著,但他們都被綁得極為嚴實,任何掙扎都是徒勞的,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哥布林勇士舉起屠刀。
    這些祭品在臨死之前反應各一,大部分都充滿了恐懼和絕望,那種充盈的負面情緒也是這個儀式需要的條件之一。
    哥布林勇士的刀刃毫不留情的劈砍下來。祭品們的大好頭顱紛紛飛起,被斬首在祭壇之上。
    祭品們從斷首處噴濺出的血液都被五芒星祭壇貪婪的吸收掉,五芒星圖案的線條幾乎都便成了血紅色,不過還有些許的瑕疵,儀式還沒有完美的完成。
    看到遠處那極為血腥殘酷的場景,吳依皺了皺眉頭說道:“這些墮落種族在干嘛。”
    月兒在一旁回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個倒五芒星祭壇可以溝通地獄。墮落一族進行如此殘忍邪惡的儀式,不外乎是召喚地獄惡魔或是向地獄惡魔獻祭來獲得恩賜。不管對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對我們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最好還是打斷它們的儀式。”
    吳依點頭說道:“嗯,月兒說的有道理,抓緊時間破壞這些墮落種族的血腥儀式肯定是正確的選擇。”
    想到就做,吳依連忙召喚出大量的召喚物。對燃刃氏族的陣地發起了沖擊,這些墮落種族是以五芒星祭壇為中心,各自防守一個方向,把祭壇牢牢的守護住。
    吳依這邊面對的敵人暫時只有燃刃氏族的墮落獸人,而且大部分的精英戰士都在五芒星祭壇之前,在它們眼里,部族自身的安全反而無足輕重了,其他的墮落種族也差不多。
    所以現在防守最為嚴密的就是墮落祭壇處,即使吳依突破了燃刃氏族的陣線,也要面對其他墮落種族的精英戰士。破壞祭壇和儀式可沒有想象中容易。
    雖然不是核心戰力,但留守的獸人戰士還是帶給了吳依不少的麻煩,這些獸人戰士本來就極為強壯,在墮落了之后,更是在身上紋滿了火紅色的惡魔條紋。
    這些惡魔條紋是燃刃氏族的墮落薩滿從地獄惡魔那里學習到的特殊紋路。能提高獸人戰士的各項屬性,使得它們的戰斗力提升。
    這些燃刃氏族的戰士破壞力很是可怕,吳依能感覺到對方比之前遇到的比蒙獸族要強大不少,這也是大部分墮落種族愿意信仰惡魔的原因。
    只要信奉地獄惡魔,就能在短時間內獲得強大的力量,這樣的誘惑足以讓人心動了,加上地獄惡魔使出的一些手段,墮落種族對地獄惡魔們簡直是言聽計從,極為忠誠。
    骷髏兵們的戰斗力和獸人戰士相比還是要強上一些,加上吳依的強襲裝甲那三大光環的幫助,骷髏兵們一路向前推進,無數的獸人戰士紛紛倒地,鋪就了一條血路。
    這邊的血戰吸引了在祭壇那邊的燃刃氏族的高層,它們剛剛才將自己的祭品獻上祭壇,被斬首的祭品使得倒五芒星法陣趨于圓滿,下一個獻上祭品的就是人類邪教組織了。
    燃刃氏族中的最威武的是一位手拿鋒利戰斧的高大獸人,他血紅色的皮膚上密布著惡魔文字,他的背部還背著一柄染血的戰旗,戰旗在風中不停舞動,印紅了獸人戰士們的面容。
    這位號稱地獄咆哮的強大獸人就是燃刃氏族的首領,是他靠著領袖魅力和強大的戰斗力帶著日漸式微的燃刃氏族重新崛起。
    地獄咆哮的血色戰旗所指之處,燃刃氏族的獸人戰士能夠悍不畏死的攻陷一切堡壘,擋者披靡,成為了獸人中的強族。
    不過地獄咆哮后來被地獄惡魔誘惑而墮落,從一個正直公正的獸人英雄成為了惡魔的走狗,為了完成儀式而將手無寸鐵的俘虜推上祭壇屠殺,這是之前的地獄咆哮最鄙夷的事情。
    吳依等人的行為簡直是**裸的挑釁,地獄咆哮的面容因為憤怒而扭曲著,他咆哮一聲,揮舞著血色戰旗,無數燃刃氏族的精英戰士吶喊著沖殺上來,這些戰士各個都獠牙突起,面目猙獰,握著的利斧足有車**小,和骷髏兵們戰得難分難解。
    骷髏法師當中,冰系骷髏法師在這燃燒山谷之中簡直是廢了,和雙頭蛇藤一般處于極為不利的環境,戰斗力幾乎為零。
    而火系骷髏法師的火系法術雖然有所增強,但燃刃氏族的獸人身上有著特殊的惡魔紋路,能夠極大的增強他們的火焰抗性,傷害被減免過半后,火系骷髏法師也無法對燃刃氏族的戰士造成多少傷害。
    也就只有雷系骷髏法師和毒系骷髏法師保持著水準,用法術轟炸得獸人戰士死傷慘重。
    這些燃刃武士突然激活了身上的惡魔文字,那些惡魔文字如同蝌蚪一般抖動著,最后化為了最為精純的火焰能量。
    燃刃武士手中的利斧開始變得通紅,身上的火焰能量都向武器上集中,使得他們的武器變得如同燃燒的利刃,和骷髏戰士的亡者怒意類似,在物理攻擊中又附帶著可怕的火焰傷害,難怪被稱為燃刃武士。
    這些燃燒著的利刃使得燃刃武士的破壞力大增,吳依和始祖石魔等英雄級別的召喚物加入戰斗之后才擋住對方的攻勢,雙方大戰連連,地面上淌滿了尸體,血流成河。
    不過戰場中產生的殺戮遠遠比不上祭壇上的大屠殺,此時已經輪到人類邪教獻上祭品了。
    在五芒星祭壇中央,一直矗立不動的黑袍法師伸出了一只枯瘦如柴的手臂,那些邪教成員似乎對他極為畏懼和尊崇,連忙把祭品推送了出來。
    人類邪教推出的祭品居然是幾十名童男童女,這些幼兒的血液極為純潔,而骯臟邪惡的惡魔們反而最喜歡這種祭品。
    吳依沒想到人類邪教才是這些墮落種族當中最為殘忍喪心病狂的成員,像哥布林和燃刃氏族都是將戰斗中俘虜的其他種族的囚犯當做祭品來斬殺,其中幾乎沒有同族的祭品。
    但人類邪教卻殘忍到了用同族兒童的鮮血和生命來當做祭品,他們的瘋狂可見一斑,也只有人類會如此殘暴了。
    吳依離五芒星祭壇還有不短的距離,根本就無法拯救這些無辜的幼童,只見人類邪教成員掏出了鋒利的匕首,將兇器插進了幼童們的胸口,并冷血無情的將他們的心臟剜了出來,當做獻給惡魔們最好的祭品。
    從幼童身上流出的鮮血蜿蜒而過,使得五芒星陣漸漸散發出血色的光芒,這個儀式即將完成,只差最后一步了。
    看到這一幕,月兒憤怒異常,她的眼睛通紅,善良的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幼童們毫無反抗能力的被邪教成員屠殺,這種無力感卻激起了月兒的怒意。
    月兒開始吟唱戰歌,在她吟唱戰歌期間,她手上的女皇中樞戒指閃閃發亮,使得月兒的狀態極佳,連戰歌的效果都增強了幾分。
    戰歌吟唱完畢,一團極為低沉的烏云出現在她頭頂,在滾滾雷聲之中,一道粗大的閃電劈落下來,直接將一名燃刃武士電成了焦炭,威力極為龐大。
    而且這道閃電在劈死了一名燃刃武士之后,不僅沒有消失,反而威力隱隱間有所增強,開始跳躍著連接到其身后的同伴身上,制造一團團黑色的焦炭,月兒居然在憤怒之下直接消耗生命值使用了星云連鎖閃電戰歌。(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