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06)     

無限之升級系統436 黑暗精靈

  魔眼暴君用精神力掃描了一圈,它似乎感覺到了吳依等人的不好惹,不過魔眼暴君橫行慣了,對自己有著充足的信心。
    魔眼暴君看著吳依等人滿不在乎的對黑暗召喚師說道:“就這些家伙也需要你把我召喚出來?看來你確實是個廢物,但領主大人開啟地獄之門的計劃不容破壞,我就出手清掃障礙吧。”
    魔眼暴君是用精神力和人交流的,它十分囂張的如此說道,一點都不把吳依放在眼中,這股精神波動傳遞了全場,連吳依也感受到了它傳遞出的意思。
    吳依淡然一笑,心中卻已經暗暗說道:“到時候把你打成豬頭,看你還敢這么囂張不!”
    魔眼暴君很有老大的風范,它率先出手,幾只觸手同時射出了灰色的射線,將骷髏兵分解成了一堆碎骨。
    這是魔眼暴君的分解射線,能夠把敵人直接徹底分解,甚至從原子級別上破壞敵人的本源,傷害非常的恐怖。
    魔眼暴君可不是只有龐大精神力的魚腩魔獸,它的魔眼可以射出各種屬性的射線,單體傷害恐怖的分解射線高能射線紫電射線,削弱詛咒敵人的虛弱射線遲緩射線,還有控制敵人的石化射線混亂射線等等,所會的能力和魂獸有得一比。
    除了用魔眼使用各類射線之外,魔眼暴君還能利用觸手進行肉搏,無數觸手一起舞動,比六臂蛇魔還要占據手多的優勢,在對付六臂蛇魔的時候,就是魔眼暴君親自上場,壓制住了六臂蛇魔的刀勢。
    六臂蛇魔游動著身軀也沖了上來。它施展開刀法,六把利刃不停舞動,轉瞬之間就把兩只骷髏兵給肢解,看它出刀的手法就如同庖丁解牛一般簡單熟練。
    吳依迎上六臂蛇魔之后,發現對方的刀法簡直是無懈可擊。他用突刺技能刺進對方的刀網之中,那六臂蛇魔連連揮刀,層層削減吳依的劍氣威力,直到將吳依的劍術抵消,這簡直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吳依的突刺以超快的出手速度來形成強力爆發,那速度簡直比閃電還要快。可這六臂蛇魔的刀網揮舞間比吳依的突刺還要快,連消帶打就能抵消突刺的威力,防守起來比一些護盾技能還要強力。
    六臂蛇魔的刀法可不止是用來防御的,它抵擋住吳依的突刺之后,并沒有停手,六把;利刃朝前劈斬過來。吳依只感覺到刀光晃花了自己的眼睛,只好用橫掃技能來擋開這密集的刀網,然后趁機抽身后退。
    吳依狠狠的喘息了一口氣,他感覺到自己不使用劍術技能的話很難接得住六臂蛇魔的刀網,可以說以吳依的劍術造詣算是被六臂蛇魔全面壓制,六臂蛇魔的強大可見一斑,吳依都不得不感嘆手多就是占便宜。
    黑暗召喚師麾下的召喚獸軍團在數量方面起碼是不遜色于吳依的。不過骷髏兵和骷髏法師的戰陣組合能爆發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在群戰中占據了優勢。
    幽冥巨狼則一邊吞食周圍的魔嬰一邊和獨角魔狼還有黑暗之蛇大戰,它身上的傷勢隨著不斷吞食而快速恢復,那效果和食尸藤的食尸天賦有得一比了。
    魔眼暴君突然抬起觸手對吳依發動了分解射線,連月兒也在它的襲擊范圍中,看來它眼力的還是很準的,一下就看出了主要目標所在。
    吳依正在和六臂蛇魔大戰,沒有防備之下被魔眼暴君偷襲成功,胸口挨了兩記分解射線,雖然沒有真的被分解。但也胸口劇痛,受了不輕的傷勢,被六臂蛇魔趁機一頓猛劈,大意之下就陷入了下風中。
    月兒則被牛頭牢牢的護在了身后,分解射線無功而返。只對皮糙肉厚的牛頭造成了些許傷害,暫時還沒有什么大礙。
    月兒猛然召喚出先祖之魂,然后便吟唱起了戰歌,這次她激活了法術吸血之后使用的還是星云連鎖閃電。
    不過月兒這次可是直接消耗了80%的生命值吟唱的這兩傷戰歌,她可謂是豁出去了,也是在牛頭和馬面的嚴密保護下她才敢這樣冒險。
    吟唱星云戰歌的時候可是很危險的,使用星云連鎖閃電本來就要消耗生命值,很有可能被人偷襲秒殺。
    月兒和先祖之魂同時完成吟唱,形成的璀璨星云異常的恐怖,在滾滾雷聲中連鎖閃電劈落下來,首當其沖的就是和幽冥巨狼大戰的獨角魔狼。
    獨角魔狼在幽冥巨狼的爪下本來就已經重傷,再被星云連鎖閃電劈中,直接就被劈成了一團焦炭,死狀凄慘。
    連鎖閃電繼續跳躍著電擊著敵人,那一隊重甲食人妖的物理防御力很高,骷髏兵都有些難以對其造成傷害。
    但食人妖渾身都是精鐵打造的重甲,極為懼怕閃電傷害,在星云連鎖閃電下連人帶盔甲都燒焦了,徹底分不開哪些是**哪些是盔甲了。
    月兒這記星云連鎖閃電將一隊重甲食人妖都擊殺,連那六臂蛇魔都被波及,電得渾身麻痹下被吳依趁機給了幾記劍術。
    月兒靠著法術吸血的效果吸回了大半的生命,然后激活精氣回復,能量凝結成實體光芒在月兒身上閃現,她直接恢復了圓滿的狀態。
    魔眼暴君也被電了一下,幾根觸手被劈成了焦炭,它有些肉疼的怒吼道:“黑暗精靈!你們還不出手?難道是想等我發怒么,到時候你們也討不了什么好處的!”
    聽了魔眼暴君的話,從那些黑暗精靈之中走出了一位黑暗精靈祭祀,這位祭祀似乎就是黑暗精靈族群的首領。
    她穿著薄紗一般的衣袍,卻根本沒有多少遮掩身軀的作用,在半遮半掩間反而更添誘惑力,豐滿的雙峰和挺翹的圓臀隨時都在顫動,簡直就是在勾引著人直接上去強暴她。
    這就是黑暗精靈女性的放蕩風格,看得月兒有些鄙夷,她低聲吐槽道:“這簡直是在賣肉嘛。”
    黑暗祭祀出口說道:“暴君大人,你可冤枉小女子了,暴君大人從來都不愿別人插手你的獵物,我可不想引得大人您不滿。”
    黑暗祭祀說話的時候嬌軀亂顫,笑得像是一朵花兒似的,充滿了誘惑力,笑聲之中更是夾雜著少許的精神魅惑,時刻都不忘勾引人。
    黑暗祭祀的魅惑之術卻和玄狐這種天生魅惑的種族不能比,月兒從來都沒有主動魅惑他人的意思,可擁有玄狐血統之后,她的一舉一動都充滿了自然魅惑的效果,而且力量越是強大,這種魅惑效果就越無影無形。
    與之相比,黑暗祭祀的精神魅惑還有跡可循,吳依就皺了皺眉頭,這就算落了下乘,意志較強的人都能抵抗得住她的魅惑。
    魔眼暴君的觸手著,帶著些威脅性的語氣說道:“我可沒有時間去和你扯皮,把你們的底蘊拿出來吧,不然地獄之門沒有開啟的話,我們都要死在領主大人的手上。”
    黑暗祭祀連忙回答道:“我們黑暗精靈一族可沒有看戲的意思,暴君大人你可不要在領主大人面前說我們的壞話,我這就動手。”
    那黑暗祭祀聽到惡魔領主的名號之后,她沒有了任何違抗的意思,惡魔領主的名字足以震懾住黑暗祭祀,讓她不敢有絲毫違逆的想法。
    黑暗祭祀一揮手,就有很多黑暗精靈的戰士出現,其中有不少神射手,黑暗精靈長期生活在暗無天日的地下世界。
    在地下世界中,因為沒有陽光的照射,光線非常暗淡,甚至是漆黑一片,比地表的夜晚還要黑暗很多倍。
    用肉眼在那種極度黑暗的環境中幾乎是無法視物的,在地下世界的土著就是一種穴居人。
    穴居人實際上就是瞎子,眼睛發生了退化,但在生存的壓力下,它們發生了變異,可以通過捕捉生物體的紅外線下分辨敵我,這種能力在極度黑暗的地下很是好用。
    黑暗精靈在地下世界生存了無數年,漸漸的產生了類似的變異,它們的眼睛無法接受強光照射,在這燃燒山谷中都帶著黑色的眼罩,就像瞎子一般的打扮,它們也能不靠眼睛來分辨敵我。
    不過黑暗精靈一族并不是靠紅外線來充當偵測手段的,不然在這遍地都是熔巖的燃燒山谷,紅外線探測完全就是廢的。
    它們靠的是另外一種類似于精神感應的感官,在很多惡劣的環境下都能起效,欺騙眼睛的幻術和魔術都對它們無效。
    黑暗精靈一族的神射手極少,但作戰能力比其他種族的神射手要強上幾分,一般的隱身能力在它們面前毫無意義,除非連它們的精神感官都能欺騙才行。
    黑暗精靈的常規近戰部隊就是手持雙刃的劍舞者,這些有著悠長壽命的精靈戰士有著數百年的時間來鍛煉自己的劍術,熟能生巧之下掌握了使用雙刃的技巧,戰斗經驗和技巧非常強大。
    在黑暗精靈之中還夾雜著一些強壯的牛頭人,這些顯得邪惡嗜血的牛頭人和地表的憨厚牛頭人一族有些不同,成為黑暗精靈的奴仆之后,這些牛頭人也隨之變得邪惡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