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488 反擊

  在臨時小隊降臨到暗黑世界的眨眼之間,臨時小隊的成員們還沒有完全搞清楚周圍的情況,就遭遇了敵人有預謀的襲擊。W
    先是大規模的地爆和地陷,將磐石這種笨重反應遲緩的近戰職業都埋到了地下,使得這些近戰職業無法保護隊伍中的脆皮職業,成功的將整個臨時小隊都分隔開來,敵人的首波攻勢可謂是非常成功,完美的達到了戰術目的。
    在地爆和地陷之后,就是恐怖的遠程襲擊了,紅菱和白萱在弩箭組成的箭雨之下被消耗了護盾,然后敵人的狙擊手抓住機會便將她們重創。
    紅菱被打出了保命道具,再遇到致命襲擊就沒有底牌可用,而白萱更是被打得重傷垂死,隱藏在暗處的敵人差點就取得了首個人頭和戰績。
    在紅菱和白萱遭到恐怖狙擊的時候,中年巫師也是敵人重點照顧的目標,他在地陷之中用法術點泥成石使得腳下的土地幸免于難,他屹立在原地,顯得十分的從容不迫。
    一名黑衣刺客突然出現在他身后,手中的無光利刃迅猛而又無聲的刺出,極為隱蔽的刺到了灰征的背部,雖然靠著被刺的傷害將中年巫師的白骨盾牌打爆,卻是力道已盡,無法再對灰征造成傷害。
    中年巫師有著豐富的戰斗經驗,在遭遇到地爆的第一瞬間就完成了召喚法術和防護法術,兩名黑武士一左一右將他牢牢保護在中央,而白骨盾牌也隨時在環繞著他身體四周旋轉。
    他使用這些法術的速度隱隱比在通天塔時還要快上兩分,顯然他是動了真格的,在遇到偷襲時不敢保留實力。
    黑衣刺客的第一擊被擋住之后,他立馬發動了更為迅猛的攻擊,他從手中甩出一團藍色藥丸,這顆藥丸砸在地上之后,立馬散開形成一層迷霧,將中年巫師籠罩在里面。
    灰征立馬進行召喚。想要召喚出更多的召喚物來應付敵人的攻擊,可他卻發現自己在這團藍色迷霧之中身體遲緩,連調動體內的能量都極為艱難。
    這是黑衣刺客對付法師類職業時無往而不利的掩護迷霧,可以讓法師在里面使用法術的效率和成功率都大大降低,配合著他在掩護迷霧中半隱身的效果,實在是法師殺手,中年巫師用自己手下的黑武士當做炮灰。艱難的保證了自己的存活。
    黑衣刺客本來以為中年巫師的性命是鐵定被他收割了,可惜灰征不愧是巫師之塔的成員,他和其他巫師交流之時,多次討論過面對法術被干擾時該如何應對,也作出過一定的研究和實驗。
    他身為死靈法師,比其他的巫師更容易面對這種情況。他敲擊骷髏法杖之后,馬上就再次召喚出了五只黑武士,這幾名黑武士居然在灰征優秀的指揮之下把黑衣刺客擋在5碼之外,可見灰征對自己召喚物的操控已經達到了如指臂使的程度。
    中年巫師是用四名黑武士去抵擋黑衣刺客的,他始終留著一名黑武士守護著自己,他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脆弱的法師,任何時候都不能掉以輕心。
    果然。中年巫師的這一保留手段是非常明智的,在他腳下突然伸出一只長滿鱗甲的手臂,對方那鋒利的爪子抓向中年巫師,如果被他抓住的話,恐怕就會被直接扯進地下,在對方的主場下絕對是兇多吉少。
    這只手臂的主人是一只強化了穿山甲妖獸血統的輪回者,能自如的在地下穿梭,正是他操控和制造了那場地爆和地陷。現在三人菜刀隊和鋼鐵磐石這位盾戰士還被困在地下艱難的尋找著出路呢。
    中年巫師的反應很快,他在被穿山甲人抓住小腿之時,就連忙激活了自己身上的一個防護性首飾,在他的戒指上彈出一團火焰能量,將穿山甲的手臂灼燒得漆黑一片,同時也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層火焰護盾。
    這層火焰護盾驅散了周圍的掩護迷霧,中年巫師獲得了使用法術的機會。他連忙開始進行大量的召喚,骷髏和石魔被召喚出來之后,有一隊黑武士也降臨到現場,中年巫師的安全有了很大的保障。
    紅菱的四人小團隊中。那位白衣劍客是最為倒霉的,他作為一個靈敏的近戰職業,輕松的躲過了地陷形成的坑洞,尋找到一塊坑洞之間的連接點,沒有出現空中被弩箭射擊,可他卻遭到了對方的法系職業的攻擊。
    埋伏的敵人中有著兩位非常強大的法師,一個是火法,一個是雷法,兩人使用火雷法術的破壞力非常大,又占據了有利的地勢,居高臨下的使用法術對白衣劍客進行轟擊。
    白衣劍客舞起劍來足以形成劍幕擋下恐怖的箭雨,但他的劍勢再強,也無法彈開那漫天的法術,被火焰和落雷砸得鼻青臉腫,很快就變成了一個渾身漆黑的非洲人。
    那火雷法師還不準備放過白衣劍客,他們倆聯手使用了火雷轟頂,可以和吳依渡魂劫時媲美的雷云風暴形成,伴隨著天火從天而降,火力集中在白衣劍客身上,很快就將其轟炸成黑炭,死得不能再死了。
    臨時小隊的成員都遭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攻擊,在有預謀的襲擊下,大部分人都顯得狼狽不堪,只有吳依和月兒兩人應付得最為輕松。
    在地爆發生之前,吳依用天眼掃視周圍的環境時,就靠著天眼窺破環境和障礙的能力發現了躲在村子中的一些詭異的敵人。
    那是一些弓著腰長相猥瑣的灰色侏儒,這些惡心的怪物不知是誰召喚來的炮灰,它們的直接戰斗力低下,卻因為皮膚和體型的緣故,躲在屋頂上很難被第一時間看到。
    在它們使用了天賦的隱匿能力之后,更是能躲過大部分的偵測,果然沒有被灰征和紅菱發現,臨時小隊幾乎都被它們陰了。
    吳依的天眼就是用來偵破虛幻的,自然發現了這些侏儒人,看到這些侏儒人手中拿著的勁弩,吳依便心中一沉,知道了自己面對的處境。
    在天眼之下,連躲在地下的穿山甲妖人都被吳依看到,所以在地陷發生之時,吳依是有著充分心理準備的。
    在地爆之中,吳依輕輕一跺左腳,便使地面穩固下來,沒有任何土系能量會襲擊吳依,大地在他腳下簡直就是溫順的綿羊。
    使得吳依所處一小塊地段的地貌紋絲不動,和其他地方狂暴的翻天覆地般的地爆相比就是暴風雨中的寧靜港灣。
    他有著召喚先天土靈的技能,又和始祖石魔有著某種本源的聯系,他對土系能量的操控能力絲毫不遜色于穿山甲妖人。
    所以他才能定住自己腳下的土地,如果吳依想的話,他甚至能瞬間就反制穿山甲妖人,甚至用雷霆一擊技能將其重傷或從地下逼出來。
    不過吳依僅僅選擇了自保,處于某種目的,他還利用塵土將自己和月兒弄得泥土沾身,顯得有些狼狽,連穿山甲妖人都會以為他們倆是非常狼狽的從地爆和地陷中存活下來的。
    兩人一幅槍手打扮,身邊又沒有人保護,只要能躲開兩人中程距離的攻擊,被人近身了之后的槍手也很難反抗。
    所以吳依和月兒便成為了某些人眼中的肥羊,在一陣塵土飛揚之中,有一名手持兩把彎刀的刀客從地下撲出,展開雙刀將吳依和月兒兩人都籠罩了進去,居然有將兩人都斬于刀下的野心。
    那穿山甲妖人在村子底下建立了不少暗道,使得他的同伴們能夠輕易的從地下通道中出現在存在的任何角落,又不會被地爆和地陷影響到,為埋伏的惡魔陣營的輪回者們提供了充足的便利,所以這位刀客才能快速的出現在吳依兩人身邊。
    吳依在天梯挑戰中面對過握有冰火雙刃的黑暗精靈游俠,黑暗精靈的刀法比這位刀客多出了一種圓潤無缺的意境,可能也與黑暗精靈那對雙刀套裝有關。
    吳依在黑暗精靈游俠的雙刀之下都能以強勢的劍術將對方轟殺,面對這位刀客的雙刀更不成問題。
    不過為了藏拙,他和月兒并沒有表現出太過夸張的實力,而是不斷用手槍射擊和兩人之間的良好配合與這雙刀客周旋,多次從刀鋒下擦身而過,能讓人驚出一身冷汗來。
    那雙刀刀客自以為對付兩位槍手是手到擒來,卻沒想到本來十拿九穩的事情卻發生了變化。
    兩位槍手在他狂風暴雨的刀勢之下艱難的抵抗著,雙刀客以為兩人是靠著默契的配合才能從他刀下活下來。
    可在他加強刀勢使用技能之后,卻發現兩人雖然變得險象環生,但仍然毫發無損,似乎運氣始終站在對方那邊,這使得雙刀客郁悶又不解。
    就在雙刀客準備繼續加強攻勢之時,吳依卻發動了反擊,他和月兒同時射出子彈,黑白雙星的子彈閃耀著異樣的光芒,組成的合擊技能直接就將雙刀客的眼睛閃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