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8)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8)     

無限之升級系統515 血腥長矛

  這名敢主動向雷戰出手的輪回者名為石坎,他是一位二重天的輪回者,他強化的就是十分普通的原始人血統,是來自一個名為石器時代的世界,不過那個世界中的法則和情況和吳依玩過的一款同名游戲并沒有什么相同之處。W
    在石器時代之中,原始的人類與天斗與地斗,還要面對各種各樣的蠻荒野獸,在那樣的環境逼迫之下,原始人不得不鍛煉出一身可怕的力量,強大的原始人甚至能和蠻荒巨獸比拼力量。
    原始人血統是一種非常奇特的血統,能夠比較快速的學習一些煉體類的功法和能力,但面對魔法這種需要知識沉淀和智慧的職業卻是一竅不通,簡直就是法系絕緣體。
    強化了原始人血統就不可能傳承法系職業,使得原始人全都是強力的戰士,而他們使用的武器也以石器類武器為主,使用千錘百煉的各種利器反而因為血統的限制而顯得束手束腳。
    石坎之前就是使用一把石刀,即使面對兩名敵對輪回者的圍攻都絲毫不落下風,算是一名頂級的二重天輪回者了。
    石坎的新人試煉世界就是石器時代,新人試煉的主線任務就是要在石器時代之中生存下來,而試煉的時間則是足足一年!
    在那個蠻荒世界之中,沒有任何的外力可以借用,石坎只是一個普通的都市白領,不懂什么鉆木取火之類的生存技巧,在一開始多次遇到危險。差點死在各種野獸口下。
    后來石坎巧遇了一個蠻荒部落,這個蠻荒部落并不是什么食人部落。反而是部落的巫師在禱告之后聽從了上天的指示,將他收留下來。
    石坎在部落之中學習到如何使用石質武器來進行狩獵,在無數次狩獵的血與火之中,他漸漸的從一個溫文爾雅的都市白領蛻變成為了一個崇尚力量和戰斗的原始人。
    在新人試煉的后期,石坎甚至成為了蠻荒部落中赫赫有名的戰士,無數其他部落戰士的頭骨都是他的收藏品,也許石坎血液之中就有著那種野蠻又好斗的基因吧。
    他手中的長矛則十分古老,就是用一根木頭削尖了前端形成的簡單武器。可這柄長矛之上沾染著一種無法磨滅的獸血,使得這柄原始的長矛充滿了蠻荒氣息和最為原始的狩獵力量。
    被這柄長矛指著,雷戰感覺到自己被一股特殊的意志鎖定,在那股意志之下,自己就是一個束手待斃的獵物。
    這柄石質長矛是石坎在第二次進入石器時代時,獲得了所在的蠻荒部落的承認后,傳承了部落的圣物。一柄曾經獵殺過蠻荒巨獸的血腥長矛,在長矛尖端上的黑褐色血液就是蠻荒巨獸的血液,萬年不朽!
    要知道,原始人的體質雖然強悍,但在堪比神靈的蠻荒巨獸面前都是螻蟻般的存在,可面對踐踏而來的蠻荒巨獸。蠻荒部落的原始人怒而出戰。
    在原始人與蠻荒巨獸的戰爭之中,無數戰士付出了生命,可即使戰至最后一人,蠻荒部落都無法對蠻荒巨獸造成多少傷害,那是生命層次的天淵之別。
    可蠻荒部落的族長在絕望之中仍然選擇了戰至最后一刻。他在臨死之前投擲出了這根石質長矛,燃燒著血液和生命的長矛洞穿了蠻荒巨獸。將這不可一世的巨獸擊殺!
    這柄長矛代表著的是人類歷史一直傳承著的不屈服的精神,面對滅絕性的天災,面對蒼茫大地,面對兇猛野獸,人類的祖先從來都沒有屈服,正是他們的不懈爭斗,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才能使人類文明傳承下來。
    有這把血腥長矛在手,只要有永不屈服的精神,就有可能創造奇跡!
    石坎握著血腥長矛指向雷戰,他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因此一振,看著雷戰,他就想到了他在石器時代中第一次獨自面對劍齒虎的時候。
    以他那時的身手和力量,面對劍齒虎時幾乎是必死無疑的,那實力差距就像是他現在面對雷戰一樣,可轉身逃開的話,是必死無疑的。
    在這種情況下,石坎寧愿選擇拔出武器光榮的戰死,也不愿在逃跑之中讓人享受獵食的樂趣,這是和面對劍齒虎時一樣的選擇。
    石坎有著原始人的執拗,也有著現代人的奮斗精神,在選擇了拔出背后的血腥長矛之時,他就沒有僥幸活下去的打算。
    石坎手中的血腥長矛開始燃燒起來,在矛尖上燃燒著血紅色的火焰,那情景就宛如是血液在燃燒。
    事實上石坎真的在燃燒著自己的生命,他的生命值在快速的下降著,那股燃燒后炙熱的能量全都灌輸進長矛之中,使得長矛越發顯得艷麗。
    石坎這種消耗生命發動致命一擊的方式和月兒的星空連鎖閃電如出一轍,以生命為代價發出的攻擊,即使石坎的實力低微,破壞性也超出了他自身實力好幾個層次。
    而且血腥長矛是一件傳說級別的武器,它附帶的兩傷類的技能的效果簡直比星空連鎖閃電還強,消耗相同的生命值,血腥長矛的威力會更大。
    石坎的身軀因為燃燒生命而元氣大傷,血肉開始消散,他的身軀變得消瘦和佝僂起來,可在他人看來,他的身形卻是異常的高大!
    雷戰在被石坎鎖定之后,他本來還帶有著點玩味的意思,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想要看看他眼中螻蟻的垂死掙扎,可是在石坎的威勢積蓄得越來愈可怕之后,連他心底都感覺到心驚。
    他像是被火燒著了屁股一般,火急火燎的指向石坎,他頭頂的雷云隨之風從云動,雷云開始不停壓低,將雷戰包裹在里面,閃電雷霆也如同下雨一般瘋狂劈落下來。
    見雷戰主動出手,石坎臉上露出了可惜的表情,只要再過一會兒,他的生命就會燃燒殆盡,而血腥長矛的威力也會積蓄到最大。
    可現在雷戰已經發動攻擊,如果他還不出手的話,那真的連反擊的機會也沒有了,想到這,石坎毫不猶豫的投擲出了手中的血腥長矛。
    看著長矛破空而去,石坎差點軟倒在地,他毫不在意自己在雷戰的攻擊下是否會死,只要自己的攻擊能給雷戰一個‘驚喜’,他就雖死無憾了,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思維實在是有些另類。
    雷戰催動的雷云不停發威,猶如老天爺發怒了一般,而石坎投擲出的血腥長矛投擲過來之后,就如同火把扔進了汽油之中一般,整片雷云都被其點燃,變成了火燒云,那根燃燒了石坎生命的長矛真的連天都可以捅出一個窟窿來!
    這就是石破天驚的絕世一擊,也是弱者的逆襲!
    血腥長矛沖進雷云之中后,燃燒得越發炙熱,長矛直奔雷戰而去,那長矛尖端的血液看得雷戰膽寒,他如果不注意的話,就會和遺留下鮮血的蠻荒巨獸一般被遠比自己弱小的敵人所擊殺。
    雷戰在雷云之中有著和冰川一樣的瞬移能力,他化身為閃電在雷云之中到處逃竄,卻發現不管他怎么逃,血腥長矛都直指向他,似乎長矛始終都沒有改變方向,它的飛行軌跡幾乎已經突破了空間的束縛,使得長矛離雷戰越來愈近。
    雷戰在逃無可逃的情況下,他選擇了在血腥長矛即將臨身之際,開啟了化身閃電,希望將身軀轉化為元素狀態,避開血腥長矛的物理攻擊,也能減免不少的傷害。
    可當長矛刺中;雷戰之時,這位頂級的三重天輪回者才知道自己錯了,這血腥長矛的攻擊根本就不是物理或法術攻擊,而是**裸的精神攻擊!
    那是一個弱者燃燒了自己的生命甚至靈魂之后,發起的對命運的挑戰,那種力量才能夠擊殺**強度十分變態的蠻荒巨獸,從靈魂上消滅了這只巨獸,身軀自然也隨之死亡。
    雷戰眼睜睜的看著血腥長矛透胸而過,矛尖上的火焰灼燒著他的靈魂,讓他感覺如墜火海,元素化的身體都開始燃燒起來,那種痛苦使得雷戰很自然的開始從元素狀態中退出來。
    就在雷戰轉換形態的一瞬間,一道粗大的光柱也洞穿了天空中的雷云,從他半實體半虛化的身體中穿過,大片的雷云都被這道光柱擊散。
    這道光柱自然是吳依的杰作,他在石坎準備攻擊雷戰的時候,吳依感覺出了石坎那一擊的與眾不同,他就選擇了默默的瞄準雷戰,對他使用了暗殺狙擊技能。
    雷戰的精力都被石坎所吸引,自然沒有注意到小心翼翼的吳依,被吳依抓住機會給與了落井下石的一擊。
    這一槍吳依可是主動激活了二連發技能的,等于狙擊暗殺和北斗伏魔兩個技能都有80%的威力加成,這樣的攻擊可是一下將鷹眼打得重傷垂死!
    而雷戰先受血腥長矛的一擊被打得精神渙散,又中了吳依的狙擊,化為閃電的身軀差點被擊散,差點在陰溝里翻了船!
    雷戰在重傷之下,他強撐著傷勢,控制著漫天雷云向下方潑灑著雷霆,閃電的攻擊范圍全都集中在石坎附近,他可不會讓石坎好過。
    然后雷戰顧不得查看結果,他帶著還插在身上的血腥長矛選擇了跑路,簡直是以落荒而逃的姿態離開了戰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