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628 滿城皆敵

  吳依趁著那影舞者陷入恍惚的瞬間,一記五連釘拳正中影舞者的胸口,靠著可怕的蠻力,將其胸骨轟碎的同時,將其打得飛了起來。
    被吳依轟中后,影舞者渾身僵直,在空中時便知道自己現在是活生生的靶子,他本能的開啟了影遁技能,能有效的躲避和減免物理傷害,希望憑此躲過接下來的雷霆一擊。
    可吳依似乎沒有出手的意思,讓影舞者瞳孔收縮的是,一旁的魔眼暴君陡然伸直了數十根觸須,一齊指向影舞者的方向,在影舞者驚懼的目光中,魔眼暴君的觸手同時射出了能量射線,當場就將影舞者轟成了漫天碎肉!
    從影舞者被抓出原形,到被魔眼暴君的觸手集火秒殺,簡直是讓人目不暇接,影舞者的隊友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影舞者就死無葬身之地了,他們甚至連救援都來不及。
    這回吳依只是用了一記五連釘拳便把影舞者轟入死地,直接打掉了過半的生命值,魔眼暴君才能完成秒殺,可見吳依經過多次的戰斗和強化,他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二重天輪回者的界限,像影舞者這樣脆皮的輪回者,真的經不住吳依的幾次攻擊,
    雖然秒殺了影舞者,但吳依的心情卻無法放松下來,他舉頭四顧,發現他和月兒要面對的局勢已經不利到了極點!
    之前在遠古斗獸場之中,除了爭奪遠古獸王的四方獸族和相應的召喚師之外,還有不少誤入圣戰斗獸場的輪回者和職業者也在一旁觀戰。人雖不多,卻都是能進入崔斯特勒姆的精銳和強者。
    這些圍觀者親眼看到了進化之光的妙用。吳依麾下的狼群這會兒還在進行遠古血脈的蛻變,除此之外,也有其他獸類在進化之光下發生進化,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眼見為實,在親眼目睹了進化之光的神奇功效后,這些人心中熾熱,看到吳依收取了遠古斗獸場中,他們都清楚其中肯定有與進化之光有關的寶物。這不得不讓他們動心!
    吳依與龍華戰斗時表現的實力雖然讓人敬畏,卻無法打消這些人的貪婪之心,在戰局已定之時,就有輪回者在低頭商量著什么,打量著吳依的眼神就如同打量貨物。
    這些輪回者很快就達成了協議,當角斗區域的結界散去之后,吳依便看到有兩個輪回者團隊已經擺下了陣勢。將幾個方向的退路全部封鎖,甚至連天空中都有著兩只飛行類召喚物在巡邏,正是要封死吳依乘坐藍翼金雕從空中逃走的可能。
    之前藍翼金雕獲得了雷霆戰鷹的英雄模板加成,體型增大了不少,雙翼更加有力,足以帶人飛翔在高空中。有了成為飛行坐騎的資本,甚至吳依帶上輕巧的月兒也不怕藍翼金雕承受不住。
    對方召喚的兩只飛行類召喚物自然不可能是藍翼金雕的對手,不過它們只要能拖住藍翼金雕一會,在一旁進行騷擾,就能給隊伍中的射手和法師爭取來時間。不愁藍翼金雕能逃走。
    吳依表情凝重,圍住他和月兒的兩個輪回者團隊都是二重天中的頂級團隊。職業組成齊全完善,隊伍中的頂尖好手甚至能和三重天的輪回者一戰,如果不是為了團隊考慮,他們甚至已經成為了三重天的輪回者。
    除此之外,這兩個隸屬于墮落者陣營的輪回者團隊還邀請了幾名交好的三重天輪回者在一旁掠陣,在必要的時候,能上前抵擋住吳依,慢慢將其圍殺,準備的極為充分。
    而反觀人類陣營這邊,輪回者們對吳依手中的寶物也眼紅不已,有些獨行者在一旁徘徊不前,在一旁伺機尋找機會,做好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打算,如果有機會,相信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反正在崔斯特勒姆之中法則混亂,擊殺同陣營的輪回者也不會受到懲罰。
    其他不準備窩里反的輪回者也不會好心到要幫吳依一把,到頭來只有阿迪耐克還有伊芳三人想對吳依施以援手,卻被幾名墮落者擋住,想來他們三人想要擺脫或解決這幾位相當難纏的敵人,也不是這短時間內的事了。
    看到幾名近戰類輪回者漸漸圍了上來,吳依默默的將月兒拉到自己身后,月兒也非常果斷的召喚出了牛頭馬面,讓它們守護在自己身側,她知道,只要自己能活著為吳依提供戰歌支援,便是對吳依最好的幫助。
    對面一位似乎是團隊領袖身份的劍士走上前一步,他帶著和煦的笑容說道:“敢問小兄弟姓名,剛才看小兄弟居然能把號稱龍族召喚師的龍華給吊打一頓,實在是讓我等佩服。”
    在輪回者之中,強化路線多種多樣,幾乎找不到強化路線完全一致的輪回者,畢竟每個人的天賦和偏愛不同,強化之后根據自身對職業和血統的理解不同,精通的戰斗方式也就不同。
    吳依低聲吐槽一句:“這人是什么毛病,明明想要搶奪寶物,卻在這里裝什么大俠。”
    在這無限的可能性之中,卻有兩個職業類別最受歡迎,強化的人數最多,強化的路線也最多種多樣,那就是劍客和刀客,主要是在任何世界之中,這兩種武器都有著各自的擁簇和頂級強者,有無數先人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為后人開創了一條大道。
    幾乎每十個輪回者之中,就有一個用劍的和一個用刀的,而且使用這兩種武器的強者也最多,御劍凌空的劍仙,刀斬魔物的刀客,有多少輪回者懷著一劍開天或是一刀無敵的夢想,而刀劍又是通天塔之中最普遍的武器,才造成這種現象,天劍組織也就是通天塔之中最強大的組織之一。
    這名團隊領袖青蝠是一名強化古武劍法的強大劍客,因為喜歡穿青色的衣服和劍氣帶著淡青色而著稱。憑著手中的三尺青峰,他有著足夠的自信與吳依交談。即使最后翻臉了,他也,而且他對吳依一開始與龍華對拼劍氣時表現出的強大劍術,他心中也起了一點點的惺惺相惜之感。
    當然了,最為重要的是吳依的實力不弱,如果吳依抵死反抗的話,他的團隊肯定會有傷亡,甚至受到重創。出于這個考慮,青蝠才會好言與吳依交談,換成是其他普通的二重天輪回者的話,早就被他們全力出手圍殺了,連一點達成交談的機會都不會給。
    不過對方喜歡這樣文縐縐的,他也樂得拖延時間,等狼群完成血脈蛻變。他就能多出一股助力,到時候雙拳難敵四手,打不贏的話也能撒開腳丫子逃跑,吳依便也很是和煦的說道:“在下的名字就不方便告訴你們了,有什么事情你們就直說吧。你們擋在我們面前,想來也不是僅僅為了和我打個招呼而已吧。”
    那名為青蝠的持劍男子爽朗大笑道:“既然小兄弟不肯告訴我們你的姓名。我也就不強人所難了,畢竟通天塔之中不乏有能通過姓名來進行惡毒詛咒的巫師,小心一點是應該的。”
    見吳依面無表情,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青蝠繼續說道:“我們攔住小兄弟就是為了和小兄弟達成一個交易。沒有什么惡意。”
    吳依說道:“哦?我們作為兩個陣營的輪回者,難道還能友善相處么。不過這些先不談。你們所說的交易,我能夠猜得到,不就是想要獲得我剛才得到的兩件寶物么,我比較感興趣的是,交易是雙方都需付出的行為,如果你們真的有誠意的話,想要我手中的寶物,總要拿出一些與之對等價值的物品來吧。”
    青蝠還沒有開口,另外一個團隊中傳出了一個冷冷的聲音:“我們交易的籌碼就是你和你身邊這位千嬌百媚的狐族祭祀的命,在通天塔之中,什么寶物相比都無法與自己的命相比,交出寶物,你就能活下來!”
    聽到這樣的話語,青蝠臉色閃過一絲惱怒之色,不過他很好的控制了情緒,仍然風淡云輕的說道:“小兄弟不要誤會,之前你與龍華大戰一場,才獲得遠古獸王的稱號和這座斗獸場中遺留的寶物,我們怎么可能空搜套白狼,強行索要寶物呢。”
    “只是財帛動人心,這里有這么多的輪回者,其中不乏見財起意的在打著你的主意,你和那狐族的小美人又是勢單力薄,當然有不少人在窺伺你手中的寶物,肯定有人會忍不住出手的。”
    “這寶物對你來說是禍不是福啊,拿在手中遲早會引火燒身,被人圍攻,可以說你現在是滿城皆敵,想要對付你的人不少,不過你可以和我們交易,我們拿出一些寶物來彌補你的損失,你便能安全的活下來,豈不是皆大歡喜。”
    “哈哈,果然還是青蝠老弟有辦法,這隊小情侶交出東西之后,便沒了利用價值,男的可以直接殺了,女的就留下來讓兄弟們玩膩了再殺,不錯,不錯!”另一個團隊的成員似乎執意搗亂,一個宛如黑塔一般結實粗壯的黑大個子嘿嘿冷笑道。
    連續被人打斷話頭,青蝠真心怒了,可他還沒有來得及發怒,那名黑塔般的壯漢小道:“青蝠你這個偽君子,就喜歡玩陰招,老子就是不喜歡你這一套,本來就打定了主意要殺人奪寶,卻還在這里唧唧哇哇一大堆,真心惡心至極。”
    “拓跋峰,你敢侮辱我們隊長!簡直是找死!”青蝠身邊的隊員臉上泛起怒色,反而是青蝠伸手將幾名隊員攔住,他說道:“我不與你爭口舌之利,如果不是必要的話,我可沒有與人結怨的習慣。”
    那高個壯漢反而得寸進尺道:“很多人都說青蝠在不翻臉之前,果然是最能忍辱負重,可在占盡優勢之后,又最能折磨對手,就算是一個白眼,最后都會百倍千倍的奉還,絕對是典型的眥睚必報。哎呀,我說了這么多的壞話,以后會不會被你千刀萬剮啊。”
    吳依看拓跋峰的語氣和表情,似乎對青蝠頗有怨念。只是出于對寶物的窺探,才會勉強與青蝠合力圍住吳依。看兩個團隊的站位,完完全全的涇渭分明,甚至有一點針鋒相對的感覺,顯然他們對對方都很防備,不馬上打起來都算是兩位老大的手段高明,壓得住場面了,吳依眼含笑意,這樣充滿裂痕的聯盟。居然還想對付自己?
    見青蝠默然不語,顯然不想與拓跋峰爭吵,在外人眼前失了分寸,更不想因為口舌之爭而被人嘲笑為窩里斗,名為拓跋峰的壯漢似乎覺得一個巴掌拍不響,也沒了吵嘴的興致,他看著吳依說道:“這小子連名字都不愿說。顯然一開始就沒有與你交易的**,在剛才與龍華的戰斗中他根本沒出全力,手中還捏著幾張底牌,怎么可能被你幾句話就嚇住,舍得交出手中的寶物!”
    “能以二重天的身份戰勝三重天輪回者中都算強者的龍華,這小子已經算是個天才了。這種或因為狗屎運,或因為有后臺而崛起的天才輪回者,哪個不心高氣傲,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主,只有先將這小子打服。才有可能奪來寶物,不過到時候就沒有交易的必要了!”
    這黑塔般的漢子看起來粗粗糙糙的。但看待事情卻如抽絲剝繭,總能看到事情的本源,可謂是心細如發,和他那黑李逵般的模樣很不相符,不過他說的話確實沒有一點錯誤,這一戰完全是無法避免的,吳依怎樣都不會交出金剛菩提子和白杖的。
    實際上,吳依之前秒殺掉的那名影舞者就是拓跋峰團隊中的刺客,吳依將其擊殺,作為團隊老大,他自然要進行血腥報復,恐怕就算吳依肯服軟,他也不會放過吳依的。
    那青蝠似乎也很快想明白了,他抬劍作揖道;“那就對不住小兄弟了。”
    拓跋峰撇了撇嘴道:“到了這種時候還不忘裝,小子,你最好是死在我們手里,不然落到青蝠那家伙手中,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不把你的價值完全榨干凈,他可舍不得殺你的。”
    拓跋峰這后半句明顯是說給吳依聽的,到了這時候,他還不忘嘲諷青蝠兩句,而后者一點都不在意,直接拔劍出手,一道青色的劍氣斬向吳依,出手十分之果斷,這個男人確實是個翻臉就不認人的主。
    吳依沒有硬接那青蝠的劍氣,而是由始祖石魔攔在他身前,青色劍氣斬在石魔的土之鎧甲上,淡黃色的能量翻騰,沒能斬開始祖石魔的厚重鎧甲,青蝠也不在意,他不再盲目的揮灑劍氣,而是再進幾步,三尺長劍的連綿劍勢展開,將始祖石魔拖在原地。
    地面一陣翻騰,雙頭蛇藤鉆了出來,正好擋住了赤手空拳沖上來的拓跋峰,被這位壯漢一拳轟在蛇身上,滑膩的鱗片卸開了大半的力道,雙頭蛇藤扭曲了一下身軀就撲向拓跋峰,還連帶著噴射出一團翠綠色的毒氣,讓滿場都籠罩在劇毒瘴氣之中。
    拓跋峰團隊中的一名術士冷笑一聲,他之前就看到雙頭蛇藤在黑龍的龍炎下不堪一擊,顯然是十分被火系傷害克制,既然這樣,作為一個信奉深淵炎魔,鉆研惡魔法術和火焰法術的惡魔術士,他怎么能放過這種機會呢。
    這名惡魔術士處于團隊后方,他十分放心的開始吟唱,準備釋放強力的火系魔法,他身上的紅色惡魔文字如同蝌蚪一般扭曲游動,使他全身肌膚開始泛紅,一頭炎魔的虛影出現在他身后。
    那深淵炎魔輕輕摔打了一下鞭子,落在惡魔術士身上,將其抽打得皮開肉綻,那鞭子上的地獄火焰更是給他帶來了一種深植于靈魂之中的痛苦,這種痛苦可比**之痛要直接多了,惡魔術士強忍疼痛,身上被鞭打的地方流出了惡魔般的藍色鮮血,而且惡魔術士身上也長出了惡魔般的彎角。
    他這是先加持了變身火焰惡魔的狀態,釋放火焰法術會得到不小加成,不過負面效果是會受到更多的傷害,這位信奉惡魔的術士便開始準備直接召喚出地獄火,一來就給雙頭蛇藤重創,讓與雙頭蛇藤戰得難解難分的拓跋峰知道自己團隊的強大!
    “小心!”可這名惡魔術士的咒語剛吟唱到一半,便聽到隊長拓跋峰的驚呼聲,不過拓跋峰鞭長莫及,無法出手救護他。
    惡魔術士后知后覺的感覺到了一股惡寒,雖然不知道身后是什么情況,但出于對隊長和隊友的信任,他本能的激活了身上一個附帶著瞬發護盾的首飾,加上他一直激活著的火焰護盾,兩重法術護盾足以保證他的安全,為其他隊友贏得救援他的時機。
    可是這名惡魔術士聽到的卻是兩聲宛如氣球被戳爆的響聲,然后就感覺胸口一痛,一截利爪穿過了他的胸口,將他的心臟整個掏了出來,惡魔術士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心臟還在對方手中勃勃跳動,然后被敵人狠狠捏爆,鮮血濺了他一頭一臉!(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