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1)     

無限之升級系統629 高效殺戮

  在惡魔術士身后一舉偷襲成功的當然是開啟了疾風步的吳依,之前雙頭蛇藤帶著漫天塵土鉆出來,又口吐濃郁的劇毒瘴氣,讓場面一片混亂,吳依就是趁著這種機會渾水摸魚,直奔對方團隊的后排,果然給了對方很大的‘驚喜’。W
    吳依一記五連釘拳就向戳氣球一樣轟爆了惡魔術士的兩重護盾,這是惡魔術士萬萬沒有想到的可能性,要知道,任何法系職業都是相對脆弱的,要在危機四伏中的劇情世界中存活下來,他們需要花費比近戰職業更多的心思。
    一般的法系職業都極為重視自身的防護,畢竟能活下來,才能為隊友提供輸出,魔法護盾是他們最常規的防護手段,一些法師為此花費大量的心血,惡魔術士的鮮血護盾就是用鮮血獻祭給深淵惡魔,得來的強化型護盾,比一般的法系職業的護盾可要堅韌多了,這也是惡魔術士有信心硬扛吳依一擊的依仗所在。
    可是這惡魔術士倒霉就倒霉在他使用的鮮血護盾是屬于惡魔類的能力,而吳依是有著永晝無夜效果的,對任何惡魔類能力都有著克制效果,鮮血護盾在他面前就是紙糊的,那真的是一戳就破,五連釘拳幾乎是沒有力量任何衰減的打中了第二重護盾,以五連釘拳的爆發力,打爆一重首飾附帶的護盾還是很容易的。
    沒了魔法護盾的惡魔術士在吳依面前實在是毫無反抗能力,這才讓這位法系職業中的強者落入了萬劫不復之地。隊友甚至連救援都來不及。
    惡魔術士被吳依一下抓爆心臟,他在劇痛之中艱難的舉手。用自身的惡魔血液在空氣之中劃出了一個特殊的惡魔符號,將自身的心頭熱血獻祭,召喚深淵惡魔的力量來拯救自己。
    吳依一拳先將惡魔術士徹底打入瀕死狀態,無力再搞什么小動作,要不是深淵炎魔的力量護著他,他早就被吳依生撕了,惡魔術士惡狠狠的說道:“敢來強行殺我,我要你付出慘重的代價。深淵惡魔大人會將你燒成一堆焦炭。”
    惡魔術士的話音剛落,那手持烈焰之鞭的深淵炎魔看到自己的信徒被人吊打,它又獲得了惡魔術士的血液獻祭,馬上怒吼一聲,烈焰之鞭朝吳依抽打下來,帶著濃郁的硫磺味道,瞬間就讓吳依身處一片火海之中。
    吳依見深淵炎魔親自出手。他面不改色的抬手擋在身前,深淵炎魔的烈焰之鞭抽打下來,卻沒有像惡魔術士想象的那般將吳依焚燒成灰,而是僅僅在他手臂上抽打出一條血痕,烈焰之鞭上附帶的地獄烈焰根本沒有起到一點作用。
    這就是永晝無夜帶來的另外一個作用,那就是對惡魔類能力有著很強的抵抗能力。地獄烈焰本來是腐蝕性和附著性極強的火焰,但在吳依身上卻沒有多大效果,讓這種火焰的威力被廢了大半。
    沒想到深淵炎魔拿吳依都沒有辦法,惡魔術士正在震驚的當口,吳依一拳砸在他腦袋上。把他整個爆頭,紅的白的濺了吳依一身。這是惡魔術士身上的惡魔能量被永晝無夜無視,深淵炎魔根本就無法再護住他。
    擊殺惡魔術士還是耗費了不短的時間,拓跋峰團隊中的后排都反應了過來,套盾的套盾,隱身的隱身,后撤的后撤,轉瞬之間吳依身邊就沒有多少敵人了,反而是一位刀盾戰士沖了上來。
    這是一位有著青銅色皮膚的標準戰士,身材并不高大,一手持盾一手持刀,既能靠盾牌抵擋不少的傷害,有著利刃在手,也不會沒有輸出,這種戰士如果再強化一些血統的話,在前期的戰斗力非常可觀,而且培養速度很快。
    這位刀盾戰士在吳依近乎于秒殺了惡魔術士之后,還敢上前拖住吳依,自然是有著他的依仗,他強化過斯巴達戰士的職業模板,使用任何武器都很嫻熟,使用近戰武器有著非常高的屬性加成,手持刀盾或標槍的戰斗模式也是斯巴達戰士最喜歡的配置。
    吳依看著這位一舉一動都很有章法,沉穩異常的戰士,他有些頭疼,要在近戰上壓制對方并不難,畢竟吳依的力量幾乎能碾壓對方,可是刀盾戰士攻守兼備,對方一心防守的話,吳依要快速擊殺對方也不容易,吳依現在可是身處敵人的后方,好幾名高爆發的輪回者就在等待著機會呢。
    想到這,吳依心中下了決定,他對著刀盾戰士遙遙一指,給對方上了追蹤術,然后再次揮手,便有無數的血影蝙蝠從他身后飛起,宛如一道血色旋風般席卷向了刀盾戰士。
    那刀盾戰士雖然手持盾牌,可他手中的盾牌畢竟只有他半身一樣高,也擋不住太大的面積,縮在盾牌后面最多只能抵擋一個方向的攻擊,像血蝠飛襲這種鋪天蓋地而來的全方位攻擊技能,刀盾戰士手中的盾牌意義不大。
    似乎也明白這一點,刀盾戰士身上泛起戰神金光,猶如戰神附體一般,全身籠罩在金光中,血影蝙蝠咬在他身上居然造成不了太多的傷害,更是沒辦法咬出出血效果,加上他的盾牌左右抵擋,血影蝙蝠的傷害無形之中降低了不少。
    一波血蝠飛襲過后,刀盾戰士渾身浴血,屹立在場中,仍然中氣十足的與吳依對持,甚至朝吳依做了一個勾手指的動作,帶著不少的挑釁意味。
    吳依咧嘴一笑,他對刀盾戰士的挑釁不是很在意,他就在刀盾戰士志得意滿的時候,用出了他的威懾技能,屠龍之后,吳依威懾中的龍威效果更甚,沒有戰神金光的刀盾戰士沒有抵抗不良狀態的效果,果斷被震懾在原地。不遠處的幾名后排法師和射手也都受到影響,甚至有一名法師在隱身狀態下吟唱法術。被震懾之后法術反噬之下重傷吐血。
    吳依快步撲到刀盾戰士身前,他短暫蓄力之后,就是一記七連釘拳轟出,這又是一次大力金剛拳和法相金身全力推動的巔峰一拳,是吳依破壞力的終極體現,轟在刀盾戰士胸口之后,居然直接將對方砸成兩截,場面殘酷至極。
    這個時候。拓跋峰的團隊才體會到吳依的強大,之前看吳依和龍華的戰斗,他們沒有親身下場,自然沒能知曉龍華身上傳說級別的套裝金龍戰甲附帶的金龍護身有多么恐怖,以金龍護身的堅韌程度,就算拓跋峰團隊中的成員集火他一人,還連番用出大招。恐怕都很難轟開護盾。
    而吳依可是靠著七連釘拳直接打破了金龍護身的,現在直接命中沒有做出任何防御動作和姿態的刀盾戰士身上,將其秒殺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連殺兩人之后,吳依還是不準備罷手,他這次看上了那位受到法術反噬,還被震懾技能控制住的倒霉法師。這名沒有任何表現機會的法師被吳依一記以太沖擊命中,在原子級別的破壞力面前,脆皮法師不出意外的被秒殺成一堆渣渣,從原子級別被粉碎,說不定連渣渣都不剩了。
    吳依在短時間內擊殺三人。讓很多輪回者心寒,那拓跋峰則是心痛欲裂。他恨不得將吳依千刀萬剮了,受他這樣大肆殺戮,實力大減之下,這次輪回戰場就沒他們多大事了。
    盛怒之下的拓跋峰舍棄了雙頭蛇藤直撲吳依,他拳法高超,拳勁之中總是帶著一股震蕩力,讓吳依接了幾拳之后感覺很不舒服,一時之間被拓跋峰給拖住,之所以戰斗開始之后,沒有多少人能來牽制住吳依,就是因為亡靈之門還沒有到持續時間,敞開的亡靈之門不停輸送亡靈召喚物,骷髏海成為了兩個團隊的心腹大患。
    兩個團隊中的大半戰力都用于壓制吳依的骷髏召喚物們,這還是青蝠團隊中有一位圣言法師,非常克制骷髏召喚物的原因,不然骷髏三寶早就帶著骷髏法師們將敵人轟殺了。
    只見那圣言法師不時的吟誦圣言術,漫天浮起古代的祭祀文字后,從天空中降下神圣之光,落在骷髏召喚物身上,雖然不會造成任何的傷害,卻會封印住骷髏召喚物,使它們動彈不得。
    圣言法師的戰術非常的正確,這些骷髏召喚物能從亡靈國度中無限復生,就算他們殺得再怎么快,也不可能比得上亡靈國度的復生速度,消耗精力和能量去擊殺骷髏召喚物的話,簡直是一種慢性自殺的行為,遲早會被耗死。
    而像圣言法師這般,用圣言將骷髏召喚物封印住,使它們無法參戰,青蝠團隊中的其他隊員也很有默契的無視那些被封印的骷髏法師,只是擋住骷髏兵們的沖擊,讓圣言法師不停封印亡靈召喚物,這樣一來亡靈之門等于是被廢了,這位圣言法師一人便起了青蝠整個團隊都很難比擬的作用。
    不過青蝠的團隊都在與骷髏召喚物們對峙,等于是讓拓跋峰的團隊在與吳依一人死磕,這也是青蝠心中打的小九九,他看到拓跋峰那邊被吳依連斬三人,加上開戰之前就折在吳依手中的影舞者,拓跋峰連失四員大將,幾乎是他團隊中三分之一還多的人數了。
    看到拓跋峰的團隊損失如此嚴重,青蝠幾乎有了馬上動手將拓跋峰擊殺的沖動,不過考慮到吳依的存在,他滿懷惡意的任憑拓跋峰團隊也吳依死磕,到時候就是他左手漁翁之利的時候。
    青蝠出工不出力,拓跋峰團隊被逼到了懸崖邊上,不得不用出了團隊底蘊,所剩的六人之中,也就只有拓跋峰和一位射手能給吳依帶來威脅,這名眼神銳利如鷹的黑衣射手從藏身處顯出身形,他緩緩拉弓,鎖定了吳依,可他卻沒有輕易的松開弓弦,射出那恐怖的一擊,而是平靜的保持著張弓欲射的姿態,帶給吳依極大的壓力。
    這名射手手中的弓是那種超過一人高的巨弓,要將弓弦拉滿需要極為可怕的力量,不知這名射手強化了什么樣的血脈。稍微一發力,便能將巨弓拉得如同滿月。弓箭所指之處正是吳依的薄弱點,隨著吳依的動作而移動,沒有絲毫的放松。
    被人用這種兇器指著,吳依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小心,這名手持巨弓的射手是類似于狙擊手一般的存在,他的射擊頻率也許并不高,畢竟拉開巨弓還是太費力了,但他的每次攻擊卻極富威脅。屬于有了三重天輪回者實力的強者,此時對方更是使用了某種特殊技能,讓吳依都不敢給對方命中要害的機會。
    在這樣的情況下,吳依還要和拓跋峰戰斗,吳依就知道了那名射手的險惡用心,對方始終保持著攻擊的態勢,讓吳依必須分心防備。帶來的影響比他直接攻擊還要大,這名射手的心機十分之緊密。
    而且在其持續瞄準著自己的時候,吳依還感覺到對方的氣勢越來越驚人,那根蓄勢待發的箭矢給吳依如芒在背的感觸,這名射手使用的技能有著隨著瞄準時間而不斷積蓄威力的特效,難怪對方會選擇這種方式來對付吳依。
    除了拓跋峰和這名射手之外。兩人團隊的其他人也各展神通,紛紛用遠程技能攻擊吳依,似乎是被吳依剛才那干凈利落的殺戮速度所震懾,對方的團隊之中沒有多少人敢過于接近吳依,免得被吳依出重手給干掉了。
    到了現在。他們就體會到了二重天實力的輪回者在面對吳依時的無力,狼人狀態下的吳依移動速度太快。皮糙肉厚的同時移動速度又快,就連拓跋峰在面對吳依的時候也很痛苦。
    拓跋峰強化的是街頭霸王世界的斗氣,十分精通擒拿格斗,在兇險的近戰之中,即使赤手空拳,面對手持利刃的敵人也不怵,一不小心被他抓到機會,就會被連到死,甚至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拓跋峰曾經就把一位三重天的近戰輪回者硬生生拆散了全身骨骼,最后擊殺對方的時候,敵人已經是一灘爛泥了。
    可惜拓跋峰的格斗擒拿技巧,十分依靠力量的壓制,吳依的力量屬性比拓跋峰還高,狼人形態下又占據著身高優勢卻不會像普通的大個子一樣遲鈍,面對這樣可怕的殺戮機器,拓跋峰的格斗技巧再強,在力量和速度都處于劣勢的情況下,還是很快就渾身浴血。
    吳依在變身狼人之后,有著撕裂傷口的被動技能,被吳依的爪子抓上,就會留下一串血淋漓的傷口,連續幾下就將流血效果疊加滿,光是流血傷害就很可觀了。
    吳依主動激活了撕裂傷口之后,硬扛了拓跋峰一拳,在他左臂上硬生生撕扯出一條血痕,鮮血止不住的流淌下來,這正是嚴重流血效果,憑拓跋峰自身的自愈能力,如果不想辦法驅除這一負面狀態的話,就算吳依不再管他,他也會活生生流血而死。
    不過一個團隊的優勢就在于職業搭配合理完善,在職業互補之下,一個團隊能發揮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拓跋峰的團隊之中,自然不會缺少輔助型的隊員,一名穿著詭異,脖頸上帶著一大串骷髏頭項鏈的枯槁巫師拿起一團黑色的粉末,就開始跳大神一般的跳動詭異的舞蹈,釋放奇特的巫術。
    隨著這位巫師將那團黑色粉末灑在拓跋峰身上,這位團隊領袖的傷口開始快速愈合,吳依的嚴重流血效果很快就被解除了,而且很詭異的是,拓跋峰身上沾染的鮮血開始蒸騰而起,如同一層霧氣般籠罩住拓跋峰全身,吳依的攻擊落在他身上,居然會被這層鮮血鎧甲吸收少許,配合拓跋峰自己爆發的藍色斗氣,普通的物理傷害對其效果大減,吳依之后造成的流血傷害也會持續加厚鮮血鎧甲,讓吳依有種得不償失的感覺。
    拓跋峰拖住吳依,總算給了那名重炮射手足夠的蓄力時間,在足足積蓄了十五秒的力量之后,重炮射手已經快壓制不住手中巨弓的躁動了,而且一直拉弓至滿弦也太耗費體力了,吳依卻似乎沒有感覺一般仍然和拓跋峰大戰,甚至背部還在對著重炮射手的攻擊方向,這與吳依之前嚴陣以待的模樣形如兩人。
    那重炮射手感覺到了吳依的異樣,但出于對自身箭術的自信,他不相信吳依有能力可以無視這一擊,看著吳依的態度,他雖然不知道吳依到底有什么依仗,可他卻不能放過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在絕對鎖定住吳依的真身后,重炮射手終于松開了手指,讓巨弓咆哮出聲,射出了一根紅色閃電般的箭矢。這根和死亡一指的形態有些相似的箭矢直奔吳依而去,
    就在那條紅色閃電撕裂虛空劈在吳依身后時,吳依所處的位置卻陡然一陣扭曲變幻,讓吳依的身影變得模糊起來,但卻沒有消失在原地,因為重炮射手敏銳的直覺一直鎖定著吳依,他敢肯定吳依還在原地,而他的箭矢已然命中了目標。
    可是讓重炮射手驚詫的卻是,在他的精神鎖定之下,那根威力恐怖的箭矢如同受到神秘力量的牽引,居然直接穿過了吳依的身軀,射入一片異度空間之中,在虛空之中引起了一陣能量震蕩,卻沒能對吳依造成任何傷害!(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