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6)     

無限之升級系統630 飛頭降

  吳依居然硬生生承受了一記彎弓射天狼而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這一幕讓重炮射手如何都不愿相信,這可是重炮射手的成名絕技,靠之狙殺了不少的強敵。
    他的這記彎弓射天狼的初始傷害就達到了2500點,在蓄力一段時間之后,最多能使這一箭的威力翻倍,他剛才鎖定了吳依足足十五秒,箭矢威力已然達到了極致,加上他自身的其他輔助技能提供箭矢傷害,這一箭又帶著無視護盾的特效,他之前預測,就算沒能擊殺吳依,也起碼能重創吳依,讓隊長拓跋峰創造機會。
    可他怎么都不會想到,彎弓射天狼,卻只是射到了鏡花水月,沒能對吳依造成任何的傷害,這種精神上的打擊讓他的戰意受到了摧毀性的打擊,在沒搞清楚真相之前,吳依在他眼中幾乎等同于神魔,他連提弓射擊的勇氣和**都喪失得一干二凈。
    換成吳依的話,就等于他的死亡鐮刀加上死亡一指的高爆發秒人連招沒能造成任何傷害,這種最強技能都沒有任何效果,表明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那其他能力豈不是更沒戲,面對這樣的敵人,很難讓人提起反抗的心思。
    實際上,吳依如果硬扛的話,他自然不可能無視重炮射手的彎弓射天狼技能,被直接命中的話,以吳依的實力,也會吃不了兜著走,甚至真的有可能因此而陷入危險之中。
    之前在重炮射手蓄勢待發的時候,吳依就知道對方的這一擊絕對是石破天驚的。他本來是想著在關鍵時刻用疾風步技能來躲避重炮射手的狙擊,可是在連續快速移動。那鬼魅般的身影也無法擺脫重炮射手的鎖定,他就明白了重炮射手的這一次狙殺應該是有著自主鎖定的效果,疾風步在這種精神鎖定下意義不大,吳依就算想躲開都不可能。
    為此,吳依想了很多對策,可都沒太大的成功率,他似乎只剩下了硬扛一途,可選擇硬扛的話。他絕對會受傷,傷勢還不會太輕。
    要知道,在吳依的周圍可是有著不少見財起意的輪回者在虎視眈眈,坐山觀虎斗的看著他和拓跋峰的團隊死磕,本來吳依先敗龍族召喚師龍華,又如砍瓜切菜般屠戮了拓跋峰的團隊,震懾住了很多宵小之輩。他如果能一鼓作氣的干掉拓跋峰團隊的所有人,恐怕在場的很多輪回者將不敢再有殺人奪寶的心思,吳依滿城皆敵的嚴峻形勢就會扭轉。
    可如果他在戰斗中受傷,被周圍的輪回者看出便宜,相信會有很多人按捺不住,馬上就跳出來搶奪戰利品。要將吳依置于死地!
    所以吳依不能太早受傷,也不能表現出弱勢的一面,不然就會被人吞得連骨頭都不剩,在這樣的情況下,吳依之前很果斷的再次消耗魂能。將等級提升到了23級,隨之多出了一個技能點。
    吳依升級就是為了這一點技能點。他學習的是一個在獲得了白杖,激活了永晝無夜效果之后才有能力學習的技能,一個在某種情況來說是無解的技能!
    折光(五階技能):5(1+4)級。有著永晝無夜能力后,對光的掌握變得隨心所欲起來,能巧妙地驅使光線,使自身變得十分難以捉摸行蹤難測,可以改變光路,使近戰攻擊或有彈道的遠程攻擊偏離原先軌跡,落在空處。使用之后,有一層折光外表,在持續時間內能抵擋3次傷害,并提高三次攻擊10%的傷害。消耗100點能量,持續時間30秒,緩沖時間60秒。
    再強的攻擊,無法命中目標就等于是在做無用功,折光技能就是利用了這一點,在使用之后,會披上一層折光外表,在這層折光外表的保護之下,敵人的攻擊會發生偏轉,從而達到完美抵擋傷害的作用,絕對是一個很可怕的技能。
    之前重炮射手的彎弓射天狼技能就是射在吳依的折光外表之下,被其偏轉到異度空間之中了,吳依因此沒有受到絲毫傷害,這就是折光的無解和無理之處,吳依也是藝高人膽大,之前他并不能確定折光外表就一定能擋住重炮射手的攻擊,他卻敢背對著重炮射手,擺出一副藝高人膽大的模樣,算是小賭了一把,賭贏了自然就贏回了不少籌碼。
    在吳依用折光技能擋住了重炮射手的彎弓射天狼技能后,果然有很多不明真相的輪回者果然被吳依的這一手給鎮住了,不少輪回者悄然離開,去尋找崔斯特勒姆之中的其他古跡和機遇去了,不愿再在吳依身上浪費時間,這回折光起到的實際作用可比抵擋一兩個技能要大得多。
    可折光雖然說很變態,但它也有弱點,因為折光外表的抵擋傷害效果是自動觸發的,只要有攻擊臨身,折光外表就會自動起效,將攻擊給偏轉抵消,也就是說,不管是受到彎弓射天狼這種恐怖的狙殺,還是受到一名沉淪魔的輕輕一刀,折光外表都會被觸發,并不會受到吳依的意志所控制。
    如果重炮射手并不是這種低射速大威力的狙擊型射手,而是一位射速極快的神射手的話,面對折光也不會這么頭疼,所以在被人圍攻,處于槍林彈雨時,折光外表的意義不大,瞬間就會被人破除,可在面對威力極大的單體傷害技能時,卻有著奇效,這就要看折光技能的使用時機了。
    折光技能除了能抵擋傷害之外,還能提高下三次攻擊的傷害,配合一些強大的爆發技能使用效果也不錯,10%的傷害提升有時候就可能是生死之別,折光也不愧是五階技能,如果不是擁有了白杖,組成了套裝組件,吳依還真的沒有能力去學習這一神奇的技能。
    靠著折光震懾住眾人的當口。吳依給拓跋峰點上了一個洞悉之火,加上追蹤術的效果。一爪下去就差點將拓跋峰的左臂撕下來,如果不是他團隊中的另外一名持槍男子及時救援的話,拓跋峰恐怕會被吳依給廢掉。
    趁著召喚血影蝙蝠技能還有一小段持續時間,吳依一記血影蝠群用出,將拓跋峰和那名手持雪白長槍的白袍男子給死死纏住,他便直奔那位使用南洋巫術的巫師而去。
    狼人狀態下的吳依帶著渾身的暴戾氣息和血腥味沖來,那位南洋巫師閉著眼睛喃喃自語,似乎是坐以待斃一般任憑吳依一爪抓在他脖頸上。瞬間就將他的頭顱斬下。
    可是在出手命中的瞬間,吳依就感覺到了異樣,他的爪子雖然抓中了南洋巫師的要害,可是爪子上傳來的感覺卻如中敗絮,他眼睜睜的看著南洋巫師脖頸以下的軀體瞬間枯萎,似乎被什么瞬間吸收吞噬了所有的生氣和生命力。
    吳依能召喚血影蝙蝠,吞噬吸收敵人的血液精華。可是即使血影蝙蝠出動,也不可能在這么短時間內就將一名二重天的輪回者吸成人干,還是這種渾身肌肉都完全腐朽湮滅,連骨骼都要化成粉末的詭異死法。
    心中驚詫的吳依抬頭看去,發現那位南洋巫師的頭顱沖天而起,從對方的口鼻之中淌下黑色的血跡。配合著一頭蓬松黑發,看起來異常的犀利,膽子小的人看到那顆眼神怨毒至極的頭顱,恐怕會嚇得睡不著覺,膽氣盡去。
    南洋巫師的頭顱飛上半空之后。居然就這樣懸停在空中,空落落的一顆頭顱居然開口說話了:“你逼得我使出飛頭降。害得我毀去肉身,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靈魂受盡折磨!”
    這位南洋巫師在被吳依近身之后,知曉以自己的實力,用一般的手段實在是沒希望從吳依手上存活下來,他干脆狠下心來,對自己釋放了飛頭降這一絕命巫術,增加戰力的同時,也提高了自己的存活能力。
    飛頭降是南洋巫術中非常霸道和詭異的一種,通常是將一位鼎爐的頭顱用秘法炮制,再用自身精血溫養,更是要時刻驅使飛天頭顱去索命,吸收他人的生命力和死亡時的怨氣,比養一般的惡鬼還要精密和耗費精力,養飛頭降的巫師因為長期耗費精血,而體質虛弱,壽命虧損嚴重。
    不過飛頭降的威力在南洋巫術中也是首屈一指的,飛頭頭顱可以御空飛行,飛行速度還很快,攻擊方式詭異無比,由于長期浸泡在獨特炮制的藥水中,不僅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還帶著惡毒至極的詛咒效果和毒素,一般的手段對飛天頭顱根本就無用。
    這位南洋巫師也算是個人才了,他對南洋巫術鉆研很深,本來飛頭降也只是等同于一種特殊的召喚物,可這位南洋巫師卻另辟蹊徑,把自己的頭顱拿來當飛頭降養,還讓他成功了,在關鍵時刻,就能如現在這般舍棄全身精血和生命力,用飛頭降來對敵,飛天頭顱受自身精血滋潤,對敵時威力最少也能提升五成。
    這位南洋巫師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這樣一來,他自己算是人不人鬼不鬼了,在暗黑世界中只能以一顆光禿禿的頭顱存活,幸好能回到通天塔中進行修復,這也是南洋巫師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的最后對敵招數。
    南洋巫師對吳依的仇恨很高,他的頭顱橫沖直撞而來,牙齒咔擦咔擦的咀嚼著什么,詭異至極的瞬移到吳依身后,對吳依噴吐出了一口血霧,這位南洋巫師在繼對自己使用了飛頭降之后,他干脆嚼斷了自己的舌頭,對吳依使用出了血脈詛咒。
    這種血脈詛咒是耗費自身精血,將可怕的怨念植入敵人體內,最大作用就是封印敵人的血脈力量,血脈被封印的話,很多輪回者的實力跌落,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這位南洋巫師也算是很為團隊考慮了。
    不過就在飛天頭顱噴吐出的血霧臨近吳依的身軀之時,只見吳依的身上亮起了一層白蒙蒙的光罩,那是來自于白杖的神圣不可侵犯技能的守護光芒,詛咒血霧落在這層光罩上,如冰雪消融一般快速消散。居然沒能對吳依起到什么作用。
    所謂的神圣不可侵犯,就是自身神圣無比。任何妖邪鬼魅之物都不能近身,更別說玷污神圣領域了,這就是白杖上附帶的神圣不可侵犯技能的吟唱效果,對一切負面狀態都有著極高的抗性!
    飛天頭顱沒想到自己含怨噴吐出的詛咒血霧居然沒有任何作用,他氣得差點吐血,剛才這記血脈詛咒可是耗費了他自身一半的精血,算是強化版的血脈封印,實力較弱的輪回者甚至有可能血脈受到影響玷污。就算事后解除了詛咒,也可能會血脈力量倒退,南洋巫師的用心非常之惡毒。
    可是吳依身上有著神圣不可侵犯效果,他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被吳依反身一拳砸得滿臉都是鮮血,舌頭也被嚼爛,短時間內無法開口再使用其他巫術了。被吳依抓住機會一頓狠揍,靠著飛頭降刀槍不入,近乎物理免疫的能力才沒有被打爆。
    飛頭降的能力確實很強,對物理傷害的減免很高,也不懼怕法術傷害,生命力更是變態。實在是不好對付,被飛天頭顱到處騷擾的吳依實在是煩不勝煩,給飛天頭顱上了個撕裂傷口后,吳依總算是發現了飛頭降的弱點。
    飛頭降確實很耐打,但流血效果卻很克制它。飛頭降本來就是靠著一口精血來催動的,受到流血傷害。就等于是在破壞它的本源,而嚴重流血效果更是不解除就將永久存在,將人活生生耗死的惡心能力,在給飛天頭顱掛上第二個嚴重流血效果之后,飛天頭顱總算扛不住了。
    它漫天厲嘯,最后在逼不得已下,使用了血遁能力,化作一條血色光華沖天而起,想要逃離,飛天頭顱使用血遁之后,飛行速度極快,可吳依卻胸有成竹的伸指一點,一片血影蝙蝠沖天而起,居然在半途就截住了飛天頭顱。
    血影蝙蝠圍著飛天頭顱一陣猛啃,飛天蝙蝠本來就帶著兩重的嚴重流血效果,創口處血流不止,遇上嗜血如命的血影蝙蝠,它體內的血液在血影蝙蝠的攻擊下,居然不受驅使的倒流而出,飛入血影蝙蝠口中,血影蝠群過后,干癟的飛天頭顱從天空墜落,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另一邊,藏拙許久的骷髏三寶一齊爆發,冥火暴擊死亡契約生命汲取等技能一起使用,配合著十幾位骷髏法師的火力,差一點將那位圣言法師秒殺,如果不是青蝠解救及時的話,恐怕那位圣言法師就被撕成碎片了。
    不過就是這樣一次兇猛的沖擊,打亂了青蝠整個團隊的配置,月兒趁亂出手,她用先祖戰鼓召喚出了先祖戰魂,然后配合著先祖戰魂用出了星空連鎖閃電,集火的第一目標就是對骷髏召喚物有著最大威脅的圣言法師!
    兩道粗如兒臂的藍色閃電劈落下來,有著無上天威,第一道連鎖閃電劈碎了青蝠的劍氣和手中長劍,第二道閃電落下,青蝠便已無力阻擋,閃電如期落在已然重傷的圣言法師身上,將其電成了一團焦炭,青蝠團隊之中有一位法師倒霉的被兩道連鎖閃電同時波及,加上之前受到的骷髏法師們的轟擊,他也成為被殃及的池魚,悲慘的被連鎖閃電帶走。
    月兒用出了星空連鎖閃電之后,周圍的輪回者才記起來即使作為純輔助的戰爭祭祀也是有著直接殺傷技能的,月兒消耗了60%生命值的星空連鎖閃電便造成了如此恐怖的傷害,直接帶走了兩名輪回者,雖然是脆皮的法系輪回者,可也見得這一戰歌的威力之強,不愧是戰神恩典給戰爭祭祀唯一的殺傷性技能。
    甚至如果月兒肯拼得性命不要的話,星空連鎖閃電的威力能遠遠超過吳依的死亡一指,那畢竟是用生命作為代價發動的一擊,威力不大才說不過去。
    月兒擊殺了兩名輪回者之后氣色稍微有些萎靡,她也顧不得恢復生命,便開始吟唱戰歌,為吳依和他的召喚物添加狀態,讓吳依沒有后顧之憂,就在吳依和兩個輪回者團隊戰得難解難分的時候,吳依的耳邊卻傳來了一陣雷鳴之聲,大地都隨著顫動起來。
    不知什么時候,戰場已被一片濃郁至極的黑霧籠罩,能見度可謂是伸手不見五指,連吳依用天眼都無法獲得十步以外的視野,這種情況可是吳依從來沒遇到過的!
    就在吳依嚴陣以待,防備著不知躲在何處的敵人的時候,卻聽到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左側傳來,吳依聽出不是月兒的聲音,他便放心了不少,黑霧似乎也開始緩緩退散,吳依看清楚了不遠處的情形。
    拓跋峰團隊中的那名重炮射手被人挑飛了起來,吳依還看到了一名身穿黑色鎧甲,連面容都籠罩在漆黑如墨的全身鎧甲之中的重甲騎士高舉龍槍,這位黑暗騎士的龍槍上正挑著重炮射手的尸體,這名實力強大的射手居然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人一槍斃命,死不瞑目的被懸尸示眾。
    拓跋峰看到團隊中的重要戰力被殺之后,本來已經怒發沖冠了的,可在看到了那位黑甲騎士的裝扮和氣勢之后,他想到了通天塔中的一個人,他有些瞠目結舌的緩緩說道:“噩夢騎士!”(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