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632 惡魔封印

  吳依的想法先不去說那名惡魔督軍在連續召喚出了幾種惡魔走狗都被噩夢騎士砍瓜切菜般的斬殺后,見噩夢騎士舉槍指向他,蔑視的表情流于言表,讓惡魔督軍覺得臉面上過不去,他渾身黑氣四溢,當場就進行了惡魔變身。
    惡魔督軍眨眼間就變身成為一個身具黑色肉翼的高大惡魔,已然完全拋棄了人類的軀體和靈魂,徹徹底底的墮落入惡魔一方的陣營,變身為黑色惡魔的墮落者拍打著肉翼,在低空掠過,直撲噩夢騎士而去。
    迎接惡魔督軍的,仍然是噩夢騎士的沖鋒,一騎絕塵瞬間沖至,槍尖所指,勁力還未及身就刺激得讓這惡魔督軍睜不開眼睛了,他根本沒看到噩夢騎士的身影,就被其一槍命中右翼,被龍槍拖拽著在地面上拖出一條血痕。
    惡魔督軍硬生生自殘般撕掉右翼才十分狼狽的從噩夢騎士槍下脫身,他蹌踉著朝后退卻,卻還是被噩夢騎士轉身一記無畏沖鋒釘死在地面上,惡魔的鮮血也浸潤了地面,靠著惡魔強韌的生命力在不停掙扎,卻帶來了更大的痛苦,惡魔督軍居然也不是噩夢騎士的三合之敵。
    見噩夢騎士與惡魔督軍僵持不下,便有兩位墮落者同時出手,一位是墮落德魯伊,另外一位則是一身黑衣的惡魔刺客,兩人同時撲向噩夢騎士,看來是想將這股攪局者先擊殺,免得被噩夢騎士弄得局勢糜爛得一發不可收拾,噩夢騎士這種敵我不分的‘瘋子’。比一般的敵人更具威脅。
    這位已經變身為狗頭惡魔的墮落德魯伊手持一根巨型錘頭杖就朝噩夢騎士沖去,他渾身死氣環繞。狗頭人身,高大威嚴無比,他變身的正是亡者地獄之中負責管理無數亡者的狗頭惡魔,狗頭惡魔是亡者地獄中的絕對統治者一族,和埃及神話體系中狗頭人身的沙漠死神阿努比斯有一定淵源,既屬于惡魔的一種,又能執掌一定的死亡規則,可不是普通的惡魔。
    這位墮落德魯伊的身份也不一般。他在墮落之后,被一位高等惡魔看中,然后便被安排進入通天塔之中歷練,有幸強化了狗頭惡魔的血統,在暗黑世界開啟了輪回戰場之后,他便第一時間進入了這一戰場。
    名為內瑟斯的狗頭惡魔進入崔斯特勒姆,也是為了奪取這座古城之中的眾多賢者遺跡。在無法收取的時候,破壞掉這些遺跡,讓人類陣營無法獲得好處也是一個選擇,擁有墮落者和輪回者的雙重身份,他可是這次行動中的重要角色。
    內瑟斯變身為狗頭惡魔之后,站起來比騎乘在坐騎上的噩夢騎士還要高大威猛。手中握有的巨錘之杖更是一把可怕的兇器,他揮舞巨錘法杖狠狠砸下,居然是想一錘將噩夢騎士連人帶馬都錘成肉醬。
    噩夢騎士居然直接舉槍頂著惡魔督軍就橫在了狗頭惡魔眼前,這位狗頭惡魔絲毫不看重自己同伴的生命,仍然是毫不留情的狠狠砸下巨錘法杖。直接就將那惡魔督軍給砸得四分五裂,死狀凄慘。
    狗頭惡魔的靈魂痛擊技能在擊殺了惡魔督軍之后。余勢不衰的砸在噩夢騎士的龍槍上,兩者的兇器同時被彈開,這只狗頭惡魔居然真的正面硬扛住了噩夢騎士的沖鋒,另外一名墮落者刺客飛天而起,落在噩夢騎士頭上之后,從身體之中連續刺出無數白色的骨刺,叮叮當當全部射在噩夢騎士的黑氣盔甲之上,居然全被噩夢騎士的鎧甲擋開。
    直到此時,吳依才看出噩夢騎士身上的黑色鎧甲居然是一套不遜色于龍華金龍戰甲的超強鎧甲,不過這套鎧甲偏向于防護物理傷害,對自身的破壞力沒有任何加成,才使得噩夢騎士能無視墮落者刺客的攻擊。
    噩夢騎士仍然是不發一言,既然狗頭惡魔主動攻擊了,那便算是敵人了,他橫槍立馬,便與兩名墮落者大戰起來,一時之間,本來是焦點人物的吳依反而沒多少人關心了一般,就在吳依屁顛屁顛的準備觀戰,看一場好戲的時候,局勢又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隨著遠處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轟隆作響之中整座崔斯特勒姆似乎都開始搖晃,吳依等人所在的圣戰斗獸場更是動蕩劇烈,本來在十幾年那場死戰之中,圣戰斗獸場就成為了高等惡魔和幾只圣獸神獸的戰場,被戰斗的余波破壞得千瘡萬孔,如果不是整座建筑物中有著神奇力量的守護,圣戰斗獸場早就成為一片廢墟了。
    此時完成了斗獸之爭后,已經選出了新的遠古獸王,完成了使命之后,圣戰斗獸場之中的守護力量便已悄然散去,吳依才能拿到金剛菩提子和白杖,此時崔斯特勒姆之中發生異變,似乎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被釋放出來,使得整座城市都在搖晃,本來就腐朽不堪的圣戰斗獸場撐到了臨界點,便開始分崩離析,整座巨大的斗獸場從上到下開始崩解,使得整個地面猶如十級地震一般發生地裂,碎石四濺時分明帶著不小的殺傷力。
    更加重要的是,圣戰斗獸場的穹頂布滿了裂痕,不斷有房子大小的石塊從天而降,落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個神坑,被那巨大的石塊砸中,就和被獨眼巨人扔出的投石正面砸中差不多了,吳依右手不便動彈,他只能左手持劍,一記突刺粉碎了一塊巨石之后,他也被那恐怖的力道壓得倒退好幾步才站穩,他的虎口更是因此而滲出鮮血。
    巨石如雨落下,吳依盡量躲避,實在是無法躲開時,才用劍氣遠遠將巨石擋開或是劈碎,接連擋住三四塊巨石后,吳依的嘴角就已溢血,五臟六腑都受到巨力沖擊,受了輕傷。而從穹頂中掉落的巨石越來越巨大堅硬,吳依應付的也越發艱難。
    轉眼之間。吳依就看到自己的召喚物們死傷慘重,骷髏召喚物們紛紛被巨石碾壓成碎骨,只有骷髏三寶相互輔助,才勉強存活下來,而最危險的就是仍然處于血統激活過程之中的狼群了,其他召喚物還能躲避巨石,它們現在正處于緊要關頭,只能待在原地努力吸收進化之光的殘存能量。等待蛻變的剎那。
    在這樣的情況下,始祖石魔和雙頭蛇藤便守護在狼群身邊,始祖石魔對土系能量有著超強的控制力,從上方墜落下來的巨石,它遙遙一伸手,便控制著巨石偏移一段距離,落在狼群身邊。無法對其造成傷害。
    不過始祖石魔的精力畢竟有限,無法照顧住所有的狼群,不過雙頭蛇藤一陣扭曲,將身軀盡量展開,便在狼群頭頂撐起了一片綠色的守護穹頂,巨石落下之后。雙頭蛇藤柔韌的身軀抵消了大半的沖擊力,在巨石如雨的情況下,居然真的使得沒有一塊巨石能破壞狼群進化的好事。
    吳依尚且如此狼狽,更別提其他的輪回者了,像一些法師和輔助職業面對這種巨石如雨的情況簡直就是無力至極。他們的身法大多畢竟笨拙,無法靈活躲避漫天巨石。使用法術又需要施法時間,這巨石不斷落下,怎么會有時間給他們施法,剛剛用法術轟爆一塊巨石,就被另外的巨石碾壓而下,法術護盾被直接碾暴,之后便是落得一個死無全尸的下場。
    見此情況,大多數輪回者都選擇了逃命,先是有傳送法術的法師紛紛傳送離開遠古斗獸場,青蝠團隊和拓跋峰統領的團隊就是用群體傳送法術離開的斗獸場,然后便是身法靈動的刺客射手類輪回者如靈貓般躲過巨石,從還沒崩潰的出口處離開,在看清楚形勢開始逃命之后,只有少數幾名倒霉的輪回者被巨石之雨碾成肉泥。
    伊芳阿迪和耐克則與幾名墮落者且戰且退,以他們的實力,還不足以在這漫天巨石如雨的環境下戰斗,稍不小心就會被巨石砸中,落得一個重傷的下場,那時候就得不償失了,他們顯然是想找一個不受打擾的位置來分出勝負。
    “吳依,你們不走么!”伊芳轉頭呼喚吳依,吳依看了一眼還無法動彈的狼群,為了不讓他們的大好機緣毀于一旦,吳依只能在這里守護住它們的安全,就算是天塌下來,他也只能扛住。
    吳依搖了搖頭說道:“我現在還不能走,你們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吧,先按地圖去找到中央廣場,拿到愛莉姐留給你的東西,到時候你實力大進,對付起惡魔才能游刃有余。你們不用擔心我,我之后會去找你們的!”
    伊芳十分理智,她也很默契的明白了吳依的打算和意思,于是她和阿迪耐克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便果斷的追擊著幾名墮落者離開了。
    在大多數的輪回者和職業者離開之后,吳依環視一圈,發現還是有一些藝高人膽大的強者留在原地,對吳依和他身上的寶物有所念頭,其中噩夢騎士和那兩名墮落后擁有惡魔血統的墮落者仍然大戰不停,他們的戰斗余波就震開了大部分的落石,其他的漏網之魚都被三人各展神通給轟得粉碎。
    那狗頭惡魔一杖下去就能將一塊巨石砸成無數碎石,連續砸碎了三四塊巨石也不見他有任何不適,吳依變身成雷霆咆哮的話,以他的力量值和大力金剛拳的粉碎效果應該也只能做到這一步,可見這狗頭惡魔的強大。
    噩夢騎士面對狗頭惡魔和另外一名有著白骨惡魔的刺客,仍然表現得游刃有余,光靠無畏沖鋒能力和身上的黑色詛咒鎧甲就足夠了,這讓吳依對他的戰力評估提高了不少,如果吳依的底牌都在的話,還能和對方戰上一場,可也沒有必勝的把握,畢竟噩夢騎士可能還有什么底牌,他背在身后的黑色戰旗和掛在腰間的長劍絕對不會是擺設的。
    吳依樂得看噩夢騎士和兩位惡魔墮落者死磕,他看了一眼圍上來的三名三重天的輪回者,這幾個家伙之前一直在觀戰,養精蓄銳的等待吳依露出破綻。在噩夢騎士出現之后,他們本來已然打消出手的打算。不想與手段可怕的噩夢騎士為敵,可現在噩夢騎士被人纏住,吳依又因為狼群的關系不愿離開,正好是他們出手的最好時機。
    這三名輪回者之中,有一人黑發濃密,劍目星眉,十分具有男性魅力,他手持一把鈍鋒長劍和一把鋒利至極的短刃。一長一短兩把迥異的利劍似乎是一對套裝,這名黑發男子雙劍在手,直接指向吳依說道:“看你剛才使用過雙劍與龍華大戰過一場,我也是玩雙劍流的,要不我們兩人來公平的戰上一場,看看誰的雙劍更強!”
    吳依的右手恢復了少許,可拿劍在手仍然有些刺痛。運轉雙劍時自然會有些遲鈍,這名使用長短雙劍的男子明明知道這一點,卻偏偏不提及,說甚么公平一戰,可見也是一個臉皮很厚的家伙。
    吳依不甚在意的笑道:“既然你想尋死,我便滿足你!”
    回答吳依的是劈頭蓋臉劈斬下來的長劍。這柄長劍劍鋒并不鋒利,反而有一種反常的愚鈍,算得上是一把鈍鋒的雙手巨劍,可黑發男子單手便能揮舞得水潑不進,也是一名有著可怕蠻力的主。現在這勢大力沉的一劈,是他的拿手絕活。有不少大意的輪回者試圖硬接,往往是被他連人帶武器一起一劍劈為兩半。
    吳依左手的拿著的是烈焰龍角,他反手也是一記重劈,和黑發劍客狠狠的對拼了一記,結果卻是黑發劍客退了一步,力量方面吳依還是占據了一些優勢,卻沒有想象中那么大,并且在倒退途中,黑發劍客手中的短刃悄然刺出,無聲無息的刺到吳依的胸口前,才被吳依用另外一把極寒龍角給擋住,卻也靠著鋒利的劍刃將吳依逼退了一步。
    黑發劍客咧嘴一笑,便展開劍勢與吳依進行對抗,這個臉皮很厚的家伙似乎看出吳依的右手確實有礙,他便用無鋒巨劍與吳依對攻,逼得吳依的左手持劍與之對抗,而黑發劍客更為靈敏詭異的鋒利短劍則總是在難以預料的情況下出手刺殺吳依,讓吳依的右手劍抵擋得很辛苦,一不小心就在右手和背上添加了兩道傷口。
    另外兩名輪回者也不是擺設,其中一名持棍武僧就拖住了月兒,月兒的牛頭馬面合力與之對抗,都被一根木棍在手的武僧玩弄于鼓掌之間,一棍下來,打得牛頭馬面皮開肉綻,而牛頭馬面兩人的攻擊卻是在武僧揮舞得潑水不進的木棍面前被擋住,月兒不得不讓魔眼暴君也加入,才擋住了頹勢。
    最后一名輪回者沒有出手,就這樣看著吳依和黑發劍客對抗,可這位賣相普通的輪回者,雖然不發一言一語,也沒有任何氣勢壓制,卻帶給了吳依最大的壓力,絲毫不遜色于噩夢騎士橫槍立馬的狀態,這讓吳依眉頭緊皺,這才沒有發力打退黑發劍客。
    此時遠古斗獸場的穹頂已掉落大半,空空如也的穹頂與天空相連,從這座古城的中心處傳來了一聲充滿魔性的嘶吼,在那個方向有一位惡魔的虛影顯現在天邊,那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恐怖惡魔,似乎是有著鱷魚血統,這位高等惡魔人立而起時,劍脊般的脊背狠狠的撞擊在一面無形的‘墻壁上’,在封印上打出大片的漣漪后,粗大的尾巴隨之抽打而來,將封印打得更薄了一些,整座崔斯特勒姆都隨之震動起來,遠古斗獸場之中的巨石墜落得更多更急起來。
    始祖石魔猛錘了一下地面,向它和周圍的狼群落下的巨石都被他用飛石技能控制,帶著更大的加速度朝黑發劍客和持棍武僧席卷而去,讓這兩人被漫天巨石蹂躪得狼狽不已,吳依得以佇立在原地觀看那高等惡魔的虛影。
    原來在十幾年前的死戰之中,惡魔們從天而降,為了保護家園,有無數職業者隕落,連頂級職業者都戰死大半,可惡魔們也付出了慘重代價,參戰的高等惡魔,戰死的有三分之二以上,連惡魔領主都死得只剩小貓兩三只,可見人類陣營當時的反抗力量也不弱。
    在崔斯特勒姆即將被摧毀之際,眾多賢者犧牲自己的生命,將崔斯特勒姆中的高等惡魔全部驅逐出古城,還為崔斯特勒姆布下了封印,其中這只高等惡魔本來被職業者打得瀕死,它選擇了進入假死狀態,僥幸沒有被驅逐出崔斯特勒姆,卻被下了一層封印,被困在崔斯特勒姆之中十幾年。
    之前便是一些墮落者想方設法在攻打困死了這位高等惡魔的強大封印,在破除了部分封印之后,那高等惡魔便開始發力,弄得整座城市都開始暴動,宛如十級地震一般,害得遠古斗獸場開始崩解。
    現在這位高等惡魔的封印已經被解開大半,它便消耗了積蓄了十幾年的力量,開始爆發全力,要將封印破除,這位高等惡魔的本體十分巨大,加上使用了無上天魔神通,幾乎可以算作是與天齊平,整個崔斯特勒姆都能看到它發怒攻擊封印的情景。(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