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761 赫拉迪克寶盒

  紫色蓮花寶座在飛入了封魔窟之后,一路往封魔窟內部不斷深入,沿途上的域外陰魔幾乎都被吳依清掃光了,一路上也就沒有域外陰魔出來攔路,實際上,以紫色蓮花寶座能夠鎮壓六位亡靈君王的能力,恐怕就算是千面陰魔來也攔不住蓮花寶座,而封魔窟中的七彩光幕是許進不許出的,蓮花寶座想要飛進去并不難。
    所以蓮花寶座一路非常順利的飛入了封魔窟的最深處,穿越了三重七彩光幕來到了封魔壁之前,而此時紫媚已然站立在了封魔壁前,她面對著封魔壁正在仔細的觀察著封魔壁的情況,在看到紫色蓮花寶座飛過來之后,她伸手一招,蓮花寶座便飛到了她頭頂,灑下紫色的光幕將紫媚牢牢護住,原來之前是紫媚在召喚蓮花寶座,難怪蓮花寶座會放棄鎮壓亡靈君王,而飛入了封魔窟內。
    紫媚有了蓮花寶座守護之后,她面對著封魔壁開口說道:“傲慢懶惰暴食**,沒想到眨眼間七大原罪之魂居然只剩下了你們四人,你們實在是越活越回去了,這么輕松的就被一個人類小子給擊殺了大半的同伴,真是慘不忍睹的戰績呢,這還對得起你們原罪七君王的稱號么。”
    在紫媚說出這話之后,封魔壁中發生了一點變化,四個黑點隱隱出現在封魔壁之中,居然就是傲慢之魂懶惰之魂暴食之魂和**之魂四位千面陰魔,它們之前被封印在了封魔壁的更深處。吳依以為它們已經沒有了行動能力,沒想到這只是它們在藏拙,實際上它們還有著一定的行動能力,只是沒有之前那么靈活了而已。
    聽了紫媚充滿了嘲諷之意的話語,所剩四位千面陰魔中的傲慢之魂最受不了別人的輕視,它的聲音從封魔壁中傳了出來:“紫媚,又是你這個女人!當年你引導眾多惡魔闖入封魔窟之中,說是給我們肉身離開封印之地,可轉眼之間卻又引來了那個男人,害得我們被封印在封魔壁之中。比之前更加的不自由。你居心何在!你現在居然還敢出現在我們面前,雖然我們奈何不得剛才那個人類,可面對你我們可不怕,我們的靈魂不滅能力是你無法撼動的。”
    紫媚像是看傻子一樣看了傲慢之魂一眼。她開口說道:“你們自己太廢柴了。有了高等惡魔這樣強大的肉身。七對一都還對付不了一個人,還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們太沒用了。給了你們機會都把握不住。至于你說的靈魂不滅能力,我確實沒法徹底消滅你們,可我想要加強這封魔壁的封印強度的話不要太容易,信不信我鎮壓你們一萬年,讓你們永世無法逃出這封印之地!”
    說著紫媚就有了讓紫色蓮花寶座灑下光幕加強封魔壁封印的征兆,此時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開口說道:“紫媚,我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可你辛辛苦苦的弄到那個男人的貼身物品,進入到這封魔窟之中,想來也不是來落井下石的,有什么目的你就直說吧,只要能幫助我們脫離現在這個局面,要利用我們的力量也沒什么不能答應的。”
    說話之人正是懶惰之魂,它對什么事情似乎都懶洋洋的,沒有什么積極性,可聽到紫媚要加強封魔壁的封印,它就坐不住了,它可不想真的被一直封印在這里動彈不得,所以它不得不出口緩和雙方的關系,開始和紫媚談判。
    紫媚收斂了要加強封印的架勢,她輕笑一聲開口說道:“我想做的很簡單,那就是助你們離開這封印之地!”
    聽到紫媚的話,四位千面陰魔反而無言以對了,主要是紫媚曾經以同樣的理由坑了它們,這讓它們不敢輕易相信紫媚的話,可是由于被封印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這些千面陰魔太希望破封而出,離開這封印之地,進入到那大千世界去自由翱翔了,它們又不敢質疑紫媚的話,生怕激怒了紫媚,讓她一怒之下直接離開,所以這些千面陰魔們現在的心情非常的矛盾,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么回復紫媚的話了。
    看到千面陰魔們畏畏縮縮的樣子,紫媚開口說道:“看來你們確實被剛才那個男孩子嚇破了膽子,作為域外陰魔,你們不是什么都不懼怕的呢,現在卻成為了這樣一幅縮頭烏龜的模樣,實在是太令我失望了,我都懷疑把你們解封出來到底還有沒有必要。你們有靈魂不滅的能力,難道還怕我吃了你們?難道你們破封而出的后果還能比封在這暗無天日的封魔壁中還要差?”
    面對紫媚的質問,千面陰魔中的貪食之魂緩緩開口說道:“我已經被封印在這封印之地中無數年了,我甚至記不清楚我有多長時間沒有吞食美味的靈魂了,沒有食物我就沒有力量,這樣下去,我遲早會退階到百面陰魔的級別的,又會失去自己的靈魂印記,那樣我活著還有什么意義,還不如被剛才那個人類徹底毀滅呢。我決定了,不管付出什么代價,我都要離開這封印之地,我要瘋狂的吞食靈魂,我已經饑渴難耐了!”
    有了貪食之魂首先表態,其他千面陰魔也有了類似的想法,不過它們沒有直接開口,而是讓貪食之魂來試探紫媚的態度,貪食之魂發泄了一下之后就開口說道:“紫媚,你想怎樣幫我們逃出這封印之地,這次不要騙我們,不然我們拼著掉階也要給你點厲害嘗嘗。”
    面對貪食之魂的威脅,紫媚毫不在意的淡然一笑,她直接伸手一招,一只體型漆黑的狼人便從蓮花寶座中掉落下來,這只狼人正是紫媚手下的墜月狼人,紫媚指著墜月狼人對幾位千面陰魔說道:“當然是送你們一些肉身了,只有有了肉身。你們才能逃出封印之地嘛。這是我座下的一只墜月狼人,血統能力和潛力還算不錯,你們誰先來?”
    另一邊,封魔窟之外,就在紫媚在和千面陰魔們進行交易的時候,吳依則看到骸骨君王等人沒有了紫色蓮花寶座的鎮壓,它們很快就恢復了行動能力,吳依馬上就開口問道:“骸骨君王,你們遇到了誰,怎么會被剛才那座蓮花寶座鎮壓。居然有人這么強。能夠一人鎮壓你們六人,似乎還留有余力的樣子。而且剛才鎮壓你們的蓮花寶座直接飛進了封魔窟之中,難道鎮壓你們的人就在封魔窟內?那封魔窟中會不會發生什么變故,如果域外陰魔們逃出來怎么辦。”
    吳依一口氣問了這么多。龍巫妖在和骸骨君王對視了一眼之后。兩人的默契使得骸骨君王明白了龍巫妖的意思。它開口解釋道:“鎮壓我們六人的人,你應該認識,她就是紫媚!”
    吳依倒吸一口涼氣。他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魔女紫媚?她居然有力量鎮壓你們六位亡靈君王?她的實力怎么會這么強,她怎么還能來參加羅格營地這塊的輪回戰場,以她的實力,足以以一己之力滅殺整個羅格營地中的輪回者,恐怕連愛莉姐都不是她的對手,我們在她面前豈不是比嬰兒都不如。她這樣已經足夠破壞實力平衡了,主神難道不制衡一下雙方的實力對比么。”
    對亡靈君王的實力,吳依有個大概的概念,它們幾乎每人都能戰勝一只高等惡魔,最強的像黑暗君王和龍巫妖之類的甚至在對戰高等惡魔時能夠以一敵二戰而勝之,這樣的實力,在整個人類職業者中都算是佼佼者了,是絕對的高端戰力,而紫媚能鎮壓六位亡靈君王,那她來到羅格營地這樣新手村般的存在,簡直就等于一只霸王龍闖進了幼兒園之中,她想要制造一場屠殺的話,恐怕羅格營地中都沒人能攔得住,這樣確實會破壞了羅格營地這個輪回戰場的實力對比,對人類一方來說實在是有些不公平了。
    骸骨君王似乎也知道輪回者的存在,它并沒有對吳依口中的一些與輪回者有關的詞匯產生疑惑,它開口說道:“紫媚這個女人來歷神秘,行事風格也肆無忌憚,沒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她能進入這個輪回戰場,應該是全面壓制了自己的實力,這樣才躲過了主神的掃描,這是她常用的方式。不過在一般情況下,她也不敢使用哪怕一點自身的力量,不然瞬間就會被主神發現,然后驅逐出輪回戰場,還會受到主神的嚴厲懲罰。你之前如果遇到過她的話,應該會發現她自己幾乎都不會動手,而是驅使手下的召喚物或寵物來與人戰斗,這些召喚物都是她用特殊手段收服的,各個都實力不凡,很難對付,足以她應付鎮壓一般的敵人了。”
    “而這處封印之地與其他地方不同,雖然是崔斯特勒姆的陰影之地,可卻等于是另外一個位面了,所以并不算在輪回戰場的范圍內,來到這里之后,紫媚就能解放自己的戰力,剛才你看到的那紫色蓮花寶座就是紫媚的標志,幾乎是她獨有的神物,也不知道她從哪獲得的。她在與人動手的時候,自己本人從來不動手,全是催動那紫色蓮花寶座來對敵,而她的實力,連我們的主人都說是深不可測,我們六人被她壓制,也是正常之事。”
    吳依皺了皺眉頭說道:“難怪紫媚在通天塔之中被無數輪回者稱為魔女,很多輪回者聽到她的名聲就寒顫若噤,就算她不親自動手,也會對這次的輪回戰場產生很大的影響,看來這次的輪回戰場的形式不容樂觀啊。現在紫媚進入封魔窟之中,還把紫色蓮花寶座給召喚了過去,她到底想干什么呢。不過按照你們的說法,封魔窟應該是許進不許出的吧,紫媚進去之后,會不會被封魔窟封印在里面,不得脫身呢。”
    吳依的話顯然還抱有一定的幻想,如果紫媚陷入封魔窟之中,即使只是一段時間,對人類陣營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可骸骨君王的話打破了吳依的幻想,它表情凝重的看著封魔窟的七彩光幕說道:“紫媚在進入封印之地前,不知道從哪找來了主人的亡靈寶典。亡靈寶典是主人手上和亡靈之心同等級的寶物,上面有著主人的氣息,可以讓紫媚輕松自如的進出封魔窟,所以封魔窟的七彩光幕并不會阻攔她。”
    “而紫媚進入封魔窟之內,應該就是為了助域外陰魔們脫困,驅使域外陰魔們作戰!當年就是她引導眾多惡魔入侵到封印之地的,還闖入了封魔窟之內,在她的幫助下,那些入侵進封魔窟內的惡魔們全部被寄生附體,成為了一股可怕的戰力。后來我們只知道主人一人闖進封魔窟內。將這些千面陰魔的肉身全部消滅,并把他們都封印在封魔壁中,然后讓我們守護著這封印之地,等待命運之子的到來。后來主人就消失了。我們再也沒得到他的任何消息。”
    吳依想到在封魔最深處遇到的十幾只被百面陰魔們寄生附體的惡魔將軍。想來就是那波入侵到封魔窟內部的倒霉惡魔了,這些惡魔被紫媚引導入封魔窟之后,馬上就遭到了紫媚的背叛。全部被域外陰魔寄生附體,只是沒想到骸骨君王的主人進入封魔窟之中,大殺四方,硬生生的把最強大的那批域外陰魔們給轟爆了肉身,還封印了起來,吳依遇到的只是大貓小貓兩三只的漏網之魚罷了。
    說到了封魔窟,骸骨君王想起了它們最迫切的事情,它向吳依問道:“對了,吳依你既然已經從封魔窟中出來了,你有沒有拿到那件東西。”
    吳依聽了骸骨君王的詢問,他一邊拿出了赫拉迪克寶盒,一邊開口問道:“你們所說的那件東西就是赫拉迪克寶盒么,你們說的一直是神神秘秘不清不楚的,跟我說用神秘護身符貼在封魔壁上就能拿到那件東西,我在封魔壁上,只獲得了這個寶盒,應該就是你們口中的那件東西了吧。”
    骸骨君王卻搖頭說道:“赫拉迪克寶盒并不是那件東西。”
    吳依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可我在封魔壁上只獲得了這件寶盒啊。難道我又要進入封魔窟之中再去冒險拿一次?”
    骸骨君王笑著說道:“你誤會我的意思了,赫拉迪克寶盒并不是那件東西,可你拿出赫拉迪克寶盒并沒有錯,因為那件東西就放在赫拉迪克寶盒之內,赫拉迪克寶盒只是一個保存它的容器而已!”
    吳依一呆,沒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這樣,骸骨君王算是給吳依開了個小玩笑,看來它的心情還好,沒有因為紫媚的出現而顯得多沉重,而骸骨君王要吳依拿的東西居然就在赫拉迪克寶盒之中,這有點出乎了吳依的預料。
    赫拉迪克寶盒可以算是赫拉蒂姆兄弟會的鎮會至寶,兄弟會靠著赫拉迪克寶盒打造出了無數的高級裝備,武裝了很多頂級職業者,這是兄弟會的底蘊之一,價值不可估量,雖然現在是白板一品,可在吳依眼中,它比一件史詩級別的裝備還要珍貴,吳依本來以為赫拉迪克寶盒很可能就是骸骨君王們的目標了,沒想到這件至寶卻只是裝載那件東西的容器而已,這樣的手筆實在是太驚人了。
    吳依在拿到赫拉迪克寶盒之后,由于情況比較緊急,他一直沒有嘗試著打開這個寶盒,直到聽到骸骨君王的話之后,他才嘗試著去打開赫拉迪克寶盒,可不管他怎么去擺弄,都沒找到打開這個寶盒的方法,寶盒表面嚴絲合縫的,吳依都沒找到它的開啟部位,只有上面的合成公式密密麻麻的,證實著這確實是赫拉迪克寶盒,一個可以在盒子內部合成和分解物品的寶物。
    可現在不知發生了什么情況,本來已經是一件至寶的赫拉迪克寶盒不僅掉落到了白板一品,而且還無法打開,不說拿出里面封存的那件東西,就連想用它來合成和分解物品也成為了奢望,于是吳依便詢問小精靈關于赫拉迪克寶盒的情況,它剛才一直在研究寶盒表面的合成公式,不知道它是否有所收獲。
    小精靈的回答卻讓吳依有些失望,小精靈解釋說它剛才只是在研究赫拉迪克寶盒的合成公式,將白板三品以下的合成公式都破解了出來,它本來也想打開赫拉迪克寶盒來觀察其內部的合成公式的,可在嘗試了各種方法之后,它都沒能打開赫拉迪克寶盒,甚至以小精靈的能力,都無法探查到寶盒內部到底裝載了什么東西。
    見吳依一臉疑惑的在擺弄著赫拉迪克寶盒,骸骨君王開口說道:“赫拉迪克寶盒經過了主人的改造,可以完全隱藏住裝載在里面物品的氣息,同時上面也有了一層封印,只有用神秘護身符才能解開這層封印,取出里面的東西,你可以試試用神秘護身符來開啟它。”
    吳依這才明白為了防止別人意外獲得赫拉迪克寶盒之后,直接拿到了那件東西了,所以赫拉迪克寶盒上還有著最后一層保險,需要用神秘護身符才能開啟,明白了這一點之后,吳依馬上就拿出了神秘護身符,吳依發現赫拉迪克寶盒正面正好有一個空格可以放置護身符大小的東西,吳依之前沒有注意到,現在才知道是放置神秘護身符的位置。
    將神秘護身符放置在赫拉迪克寶盒上之后,赫拉迪克寶盒便開始釋放出璀璨的光芒,然后赫拉迪克寶盒上的合成公式一陣變換,吳依就看到赫拉迪克寶盒的等級在快速提升,從白板一品升級為白板二品,然后一路上升,升級到了黑鐵一品,這個時候赫拉迪克寶盒也隨之緩緩打開,在一片金光之中,吳依便看到了赫拉迪克寶盒之中的一個小巧的指環。(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