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770 橫掃全場

  吳依連續救助了兩撥職業者,中央廣場內的惡魔也被吳依清理了很多,吳依的第三個目標則是在圣獸斗獸場方向的一群職業者,在趕到地點之后,吳依卻發現這波職業者之中,正好月兒瘋子等人也在其中。
    月兒和瘋子等人似乎和這群職業者組成了攻守同盟,正在防御著很多惡魔的攻擊,不過與之前救助的兩撥職業者不同的是,圍攻瘋子他們的,除了大量的惡魔之外,還有著墮落者陣營的輪回者和墮落者,這些輪回者和墮落者的數量還不少,不知道瘋子他們有什么特殊之處,居然吸引了這么多的敵人過來圍攻。
    此時瘋子他們的情形并不好過,因為進入了崔斯特勒姆的墮落者和輪回者幾乎都在這,吳依就看到了幾位曾經在符文神殿中和他戰斗過的輪回者,被這么多的輪回者圍攻,如果不是瘋子開啟了惡魔手臂,大發神威之下,以一敵眾,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力的話,月兒他們早就堅持不住了。
    月兒作為戰爭祭祀,能夠給隊友附加有益狀態,自然被視為核心人員被保護在最中央,而伊芳則因為雙目失明,差不多失去了戰斗力,就待在月兒身邊,接受他人的保護,此時連晴子這樣的后勤人員都催動了奔雷掌加入了戰斗,可見戰斗的激烈程度。
    正在大家都在激烈戰斗的時候,伊芳默然的站在月兒身邊,可卻還是被人盯上了,一個黑影從她身后的陰影中突然撲了出來,手中的居合刀直接斬向伊芳的后心,這位黑衣忍者看到伊芳因為雙目失明而沒有多少的戰斗力了,他便打著挑軟柿子捏的想法,就出手偷襲伊芳,反正只要能斬殺敵對陣營的敵人,都能獲得陣營貢獻度的獎勵。何不找一個更容易對付的對象呢。
    就在黑衣忍者的居合刀斬到伊芳身后的時候,伊芳手中卻突然多出了一根紫色雷電纏繞的長矛,她反身就是一刺,直接就將這個黑衣忍者洞穿,將其釘死在地面上,可當伊芳出手之后,卻發現被釘死在地面上的黑衣忍者瞬間化為了一道黑煙消失。原來在伊芳出手的瞬間,那黑衣忍者就使用了替身術,躲過了伊芳的這一擊,同時在伊芳刺穿替身時,黑衣忍者已然出現在了她的側面,居合刀仍然毫不留情的斬向了伊芳。
    可就在他即將得手的時候。一道身影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出現在黑衣忍者身后,一記突刺直接將黑衣忍者洞穿,劍氣太過銳利,將黑衣忍者的身軀整個撕裂,當場化為了一場血雨,出手之人自然就是吳依,他看到月兒等人之后。馬上就使用疾風步靠了過來,剛好趕上這個黑衣忍者對伊芳的偷襲,于是吳依便在關鍵時刻對黑衣忍者發動了偷襲,救下了伊芳。
    可一劍將黑衣忍者打爆之后,吳依的表情卻沒有放松下來,因為他沒有獲得任何魂能的反饋,也就是說黑衣忍者根本就沒死,他應該是在將要被吳依刺中的時候使用了什么保命的手段。吳依開啟天眼朝四周看去,憑著一股血腥味和地上的幾滴鮮血,吳依發現了黑衣忍者的方位,對方此時正單膝跪在地上,從胸口處滴落下了幾滴鮮血,黑衣忍者雖然在關鍵時刻使用了保命的血之替身,可還是被吳依的無雙劍氣傷到了。只是一劍就讓他被劍氣所噬,體內有著能量到處亂撞,一時之間簡直動彈不得。
    吳依可不會放過他,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吳依直接一指點出,死亡一指所化的紅色閃電瞬間就洞穿了黑衣忍者的身軀,這回黑衣忍者再也沒有逃命的手段和時間,直接就被死亡一指秒殺,讓死亡一指的傷害又增加了少許。
    擊殺了黑衣忍者之后,吳依才轉身過來看著伊芳說道:“伊芳,你剛才是怎么發現黑衣忍者的偷襲的,難道你領悟了心眼技能?”
    伊芳現在已經沒有了剛失明時的頹廢,她現在臉上仍然帶著明亮的笑意,伊芳展顏一笑道:“恩,在吳依你突然消失后,我們經歷了多次的戰斗,可每次戰斗我都只能在一旁成為累贅,后來我想起吳依你跟我提起過的心眼能力,以其他的感官來代替眼睛,在心中形成一幅周圍環境的景象。我努力的想要做到這一點,終于在一次戰斗之中,我被一只惡魔近身,只能拿出雷神之矛來戰斗,在戰斗之中,我便領悟了心眼的技巧,只是我現在的心眼能力只能籠罩我身體周圍3碼以內的范圍,在這個范圍中,任何人的一舉一動我都能‘看’到呢。”
    吳依聽了伊芳的話之后,連早有猜測的他都覺得有些驚訝了,他本來是想等有足夠的魂能時,幫伊芳升級等級,然后用技能點來讓她學習心眼技能的,可沒想到伊芳自己居然能在激烈的戰斗中領悟這一技能,她的悟性實在是出乎吳依的預料,不過她現在的心眼技能只能籠罩三碼的范圍,也就是說她現在只能進行近戰,神射手的能力根本無從發揮,這讓伊芳不得不改變戰斗方式。
    吳依點頭說道:“人生總會在最深的絕望里,遇見最美麗的驚喜。伊芳你有了心眼之后,就有了重新成為神射手的資本,只要將心眼的技能等級提升起來,遲早能夠把心眼的覆蓋范圍增加到數百碼,和之前擁有一樣寬闊的視野!”
    伊芳深有感觸的點頭說道:“我本來以為失明之后,我會徹底的失去戰斗力,沒想到心眼的效果還算是不錯,如你所說,只要繼續鍛煉心眼,我遲早能恢復原來的戰斗力,正好我可以趁這段時間,鍛煉一下我的近戰能力呢,有雷神之矛在手,我不該荒廢我的近戰能力。”
    吳依含笑說道:“你能自己領悟心眼技能,這對你以后提升這個技能非常有好處。”
    在和伊芳簡單交談了一番之后,吳依馬上就持劍殺入了戰團之中,在由于雙方的人員都糾纏在一起了,特別是瘋子使用惡魔手臂的時候全身魔氣沸騰,吳依都不好使用符文金字塔來攻擊他身邊的目標,免得造成誤傷,于是吳依便只好持劍加入了瘋子那邊的戰場。他斬鐵萬點寒星等劍術技能連綿不斷的用出,瞬間就將幾位敵對陣營的輪回者重創,然后吳依馬上跟上一記死亡一指,在連續秒殺了兩三個輪回者之后,這群圍攻瘋子的輪回者馬上被震懾住,停手遠離了吳依,生怕成為吳依劍下的亡魂。
    吳依以超強的實力驅散了其他輪回者之后。瘋子也靠著所存不多的理智停下了戰斗,手臂漸漸的恢復了正常,吳依聽到瘋子粗重的喘息聲,知道他之前承受了極大的壓力,于是吳依馬上召喚出了所有的骷髏召喚物,讓他們去和周圍的輪回者們戰斗。他則一下扶住了瘋子。
    瘋子在使用激活惡魔手臂之后,里面的惡魔氣息就會漸漸的侵蝕瘋子的身軀,讓他越來越狂暴,如果使用惡魔手臂的時間太長,瘋子就有可能徹底被侵蝕,成為一個類似于惡魔的存在,所以一般情況下瘋子是不愿動用惡魔手臂的。可之前為了擋住這些輪回者的圍攻,他不得不開啟了惡魔手臂,剛才他只差一步之遙就要化身為惡魔了,幸好吳依趕了過來,趕走了其他的輪回者,瘋子才有機會重新封印惡魔手臂,吳依低聲問道:“瘋子,你沒事吧。”
    瘋子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每次開啟惡魔手臂,都會對我的身軀造成很大的負擔,我只是體力消耗太多了,我已經沒有多少戰斗力了,你快帶大家突圍。”
    吳依開口說道:“放心吧,有我在,一定會保證大家的安全的。對了,我之前在天機城核心處的高臺中被傳送到了一個隱秘空間,關于這方面的事情我之后再和你說,倒是我消失之后。你們遇到了什么,怎么會這么急匆匆的離開了天機城核心,現在又被困在這里。”
    瘋子喘了口氣說道:“在你走了之后,我們便發現了一個墮落陣營的輪回者也獲得了天機殘卷,他還掌握了機關術和陷阱術,在他的引領下,烈焰軍團的惡魔們成功侵入了天機城內部,后來這些惡魔發現了我們,對我們展開了追殺,我們只好先逃出了天機城之中。”
    “那位有著天機殘卷的輪回者更是主持著對我們的追殺,他似乎認為我們身上有著其他的天機殘卷,對我們窮追不舍,后來逃到崔斯特勒姆之后,其他輪回者發現了伊芳,知道她手中有著雷神之矛,更是紛紛過來圍攻我們,所以你也看到了,幾乎所有進入崔斯特勒姆的墮落陣營強者都匯聚到了這邊,敵人非常強大,你可要小心。”
    吳依站起來深吸一口氣說道;“可我就怕他們太弱啊!”
    吳依的話音剛落,就有一位輪回者從吳依身后出現,在撲向吳依的途中,他的手臂化為了一根銳利的尖刺,足有數米長,一下就刺向吳依的后腦,吳依自然沒有這么容易被偷襲成功,他轉身就是一記突刺,和對方針尖對麥芒的碰撞在一起,對方的力量不如吳依,一下就被吳依挑飛了起來,吳依正準備出手給其一記狠招的時候,這個渾身變化為黑鐵色的輪回者身后出現了一個紫色的時空通道,他一下就落入時空通道中,消失在吳依眼前。
    吳依通過那時空通道,可以看到另一邊的情景,那同樣是這塊區域附近,只是視角似乎有些不同,吳依很快就反應過來,這是吳依身后的場景,只是由于視角不同,看起來就有點怪異而已,就在吳依反應過來的瞬間,剛才被吳依挑飛的那位輪回者已然再次出現在吳依身后,手中的尖刺無情的刺向吳依。
    這位輪回者強化的能力便是人間兵器血統,可以將身軀的任何一個部位都化身為武器,他的手臂現在變形為的黑煞刺,具有無視防御和護盾的特殊效果,在刺傷敵人之后,更是能夠引得煞氣入體,傷口無法愈合,還會不斷的加重傷勢。
    吳依這回很難再進行反擊,可他想要躲避還是很容易的,他直接使用了疾風步技能,往前一沖就消失在對方眼中,這位人間兵器看不到吳依的身影之后。直接沖向了瘋子,想要將吳依逼出來,吳依怒氣上涌,一劍刺向了他,可吳依的長劍即將命中敵人的時候,卻發現吳依身前出現了一個時空通道,吳依的長劍和他的身軀一下就穿過了這個時空通道。吳依便鬼使神差的來到了十碼之外。
    幸好瘋子雖然體力透支,可也還沒有完全的失去戰斗力,他勉強提劍抵擋了兩下人間兵器的攻擊,吳依就已經趕了過來,可當他沖到人間兵器身前時,那種詭異的時空通道又出現在吳依身前。如果他要保持前沖的話,就會被時空通道傳送走,在另一邊,人間兵器也是靠著這種時空通道隨時轉移位置,從各種詭異的方向攻擊著瘋子,讓瘋子抵擋的很是艱難。
    吳依就看到了人間兵器的黑煞刺本來是刺向瘋子的面門的,可在瘋子提劍抵擋時。在黑煞刺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小型的時空通道,黑煞刺直接穿過這個時空通道,鋒利的尖端就在直接出現在了瘋子的身后,直刺向瘋子的背心要害。
    吳依只能用震懾技能將周圍的敵人全部震懾在原地,吳依怒吼一聲說道:“終于找到你了!”
    吳依一指點出,指向人群中的一個方向,那是一位閉著眼睛的白衣女子,吳依指向她的瞬間。她的身上浮現出了一個虛空印記,她馬上驚恐的發現,自己所有的關于時空類的能力都無法發動了,人間兵器面前的小型時空通道隨之消失,黑煞刺又恢復了正常,被瘋子用巨劍擋了下來。
    原來這個女子便是在一旁發動時空通道之人,她可以在自己周圍瞬間創造出這種時空通道。可以讓隊友和敵人穿過時空通道,來到時空通道的另一邊,這樣既可以配合隊友,發動難以防范的攻擊。也能阻礙敵人,使得強敵有力沒處使,她和人間兵器就經常合作,兩人相輔相成,不知道斬殺了多少強敵。
    吳依在用虛空印記封印了這個白衣女子的時空通道的能力之后,他毫不留情的一指點出,以太沖擊和死亡一指同時用出,使得死亡一指的威力大大提升,紅色的閃電洞穿了白衣女子的胸口,直接將其秒殺。
    在白衣女子被殺之后,吳依人間兵器根本就抵擋不了幾招便被吳依幾劍斬殺,吳依斬殺了人間兵器之后,總算解決了瘋子的危機,他一抬手,符文金字塔便從他身后飛出,旋轉著落向周圍的敵人,輕輕一壓一轉,便有大片的惡魔死傷,吳依維持能量輸入,符文金字塔加速旋轉,僅僅是兩輪攻擊的功夫,符文金字塔下就再沒有一個能夠站立的敵人了。
    吳依在放出了符文金字塔之后,果然就有了橫掃全場的資本,只要符文金字塔飛到哪,哪里就是一陣人仰馬翻,沒有人擋得住符文金字塔的神威,也有輪回者想要攻擊符文金字塔,可馬上就遭到了符文金字塔的鎮壓,輕輕一轉,降下的重壓便把對方碾壓成飛灰了。
    在多番嘗試的結果都是被符文金字塔強力鎮壓之后,墮落陣營的輪回者們終于知道了吳依的不好惹,他們雖然有可能還有一些壓箱底的手段可以對抗一下符文金字塔,可那樣付出的代價太大,使用了底牌之后,還不一定能夠對付的了吳依,就算能對付的了吳依,可這里情況混亂,他們想要的天機殘卷和雷神之矛還不一定能夠搶得到,風險太大,所以這些輪回者選擇了暫避鋒芒,全部隱入惡魔大軍之中,準備撤退。
    吳依對瘋子問道:“你所說的那個掌握了機關術和陷阱術,還獲得了天機殘卷的輪回者是哪個?”
    瘋子指著人群中一個身穿黑袍的輪回者說道:“就是他了,他除了機關術和陷阱術之外,據晴子推斷,他應該還掌握了一種名為預言術的奇術,這種奇術應該就是他從那本天機殘卷上獲得的,他雖然剛剛學會,掌握的還不熟練,可我們多次嘗試擺脫他的追殺,都被他用預言術判別出了我們的逃脫方向,然后率領惡魔們追了上來,這才逼得我們狼狽逃竄,幾乎到了無路可逃的地步。”
    吳依看向那個黑袍輪回者的方向,這個家伙身穿黑袍,顯得神秘莫測,黑袍將身軀完全籠罩住,在陰影下,吳依連對方是男是女都很難分辨出來,他開口說道;“那就由我來為你們報仇。”
    吳依伸手遙遙一指,便在那個黑袍輪回者身上種下了追蹤術,吳依剛剛種下追蹤術,那黑袍輪回者便感應到了自己身上多出了一個標記,他臉色一變,知道自己被吳依盯上了,吳依剛才還橫掃全場,沒有一合之敵,這個黑袍輪回者想到吳依的威能,他馬上激活了身上黑袍的黑暗陰影技能,驅除了吳依的追蹤術,吳依正準備抬手使用洞若觀火來繼續標記黑袍輪回者,這個家伙卻馬上使用了一個傳送類技能,瞬間消失在吳依的視野之中。
    吳依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個黑袍輪回者離開的方向,他因為要掩護瘋子他們突圍到傳送門那邊去,離傳送門的關閉時間已經越來越接近,他才沒有追過去,不然他真的很想將對方斬殺當場,搶回天機殘卷,不然就會留下后患,可是情況不允許,吳依也就不強求了,他伸手一指,符文金字塔便一路碾壓,吳依帶著瘋子他們便向傳送門那邊突圍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