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797 劇變

  在死亡騎士出現之后,以摧枯拉朽的態勢沖破了沉淪魔們組成的陣線,它們在洞穿了沉淪魔的陣型完成了一次沖鋒之后,沒有任何的休息和調整,就調轉方向,對另一側的沉淪魔發動了第二次的沖鋒,同樣的勢不可擋,只留下一片狼藉的沉淪魔尸體。W
    死亡騎士槍鋒所指,沉淪魔們全部都不是一合之敵,吳依可以斷定這些死亡騎士的戰斗力遠遠的超過了自己的骷髏軍團,現在的骷髏軍團根本就無法和其抗衡,能從亡靈國度中將它們召喚出來,真的是吳依的幸運。
    在死亡騎士的不斷橫掃之下,其余沉淪魔根本就連防守的力量都不足,更別說繼續沖擊骷髏召喚物們組成的陣線了,沒了其他沉淪魔的幫忙,沉淪魔之主身前的血霧快速被符文金字塔清空,然后離天劍陣和符文金字塔的攻勢都落在沉淪魔之主身上,將它轟擊得遍體鱗傷的。
    在封魔窟之中的時候,吳依用符文金字塔和離天劍陣的雙重組合,能夠擊殺絕大部分的百面陰魔,甚至同時壓制幾只惡魔將軍,這只百面陰魔雖然在寄生附體在沉淪魔之主身上后,力量達到了惡魔將軍的程度,而且在剛才通過吞噬其他沉淪魔的靈魂和力量,實力還有所提高,可在這雙重壓制下,還是漸漸扛不住了。
    特別是在沉淪魔之主的一些能力開始漸漸被符文金字塔的絕對壓制所封印后,這便引起了惡性循環。讓沉淪魔之主的力量不斷被削弱,吳依不停用出的死亡一指也加劇了它的死亡步伐,在魔力源泉的持續時間結束后,吳依又催動著符文金字塔和離天劍陣發動了兩輪攻擊,終于將沉淪魔之主打入瀕死狀態,然后被符文金字塔的神圣光芒徹底進化,化為一股黑煙消散,而百面陰魔的靈魂也直接被小精靈一口吞噬,化為了魂能。
    就在吳依剛剛擊殺沉淪魔之主的瞬間,從天空中的血月中降臨下一道黑色的身影。其從天而降。整個血月似都被其高大健壯的身軀所遮蔽,在降落的半途中,其化身為了一道流光,直奔吳依的身后。由于身軀的光質化。對方撲來的時候所有氣息和聲響都消失了。撲到吳依身后的時候,吳依才通過對危險的本能預感感覺到了不對勁。
    吳依極為相信自己的本能,他一矮身低頭。然后將身軀盡量蜷縮,想要往前撲倒,可是他的動作仍然慢了一點,那道從月空中降臨的流光一下撞在吳依的背部,其右手一揮,就把吳依的肩膀穿透,吳依痛哼一聲,他的身體像是要被撕裂成兩半般的痛苦。
    吳依的生命值被這一擊就轟得掉落了一半,肩膀處更是被利爪穿透,而偷襲吳依的敵人也顯現出了身形,那是一只極為高大威猛的黑色狼人,其額頭上有著一個月牙型的印記,同時它背部有著紫色的蓮花印記,吳依雖然只見過對方一次,卻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吞噬了墜月狼人血統之后發生了變異的地獄狼人,它更是有著一個特別的身份,那就是紫媚的寵物之一,它的出現,幾乎都預示著紫媚就在附近。
    一想到這一點,吳依就心頭一突,如果紫媚真的在這的話,那此地絕對不宜久留,吳依正想著如何脫困之時,墜月狼人就一口咬在了吳依另一邊的肩膀上,居然像野獸一般開始撕咬起吳依的血肉來,這帶給了吳依更大的痛苦。
    一只肩膀被狼爪穿透,另外一只肩膀被墜月狼人死死咬住,吳依的兩只手臂根本就活動不開,可這并不代表著他就沒有辦法對付墜月狼人了,吳依心念一動,死神虛影便出現在墜月狼人身后,死神虛影揮舞著死神鐮刀斬在墜月狼人背部,靈魂和**的雙重傷害使得墜月狼人劇痛不已,更主要的是死神鐮刀技能附帶的失魂效果,讓墜月狼人松開了爪子和利齒,吳依一下就掙脫開來,還強忍疼痛,反手給了墜月狼人一記絕對破壞拳,將它轟飛了出去。
    墜月狼人被吳依轟飛之后,在飛行途中撞到的沉淪魔,都被那股蠻力震得爆散成一團血霧,在碾爆了十幾只沉淪魔,飛出去十多碼后,墜月狼人才翻滾著落地,此時死神鐮刀的失魂效果剛好過去,墜月狼人就像是沒事人一樣重新站了起來。
    實際上,墜月狼人的背部和胸口都有著不輕的傷勢,可由于它現在的狀態不同以往,只要還沒死,這些傷勢都會快速痊愈,對墜月狼人并不會造成多大的阻礙,墜月狼人重新站起來后,并沒有馬上撲向吳依,而是低頭用殘忍冷酷的目光盯著吳依,臉上還露出了一個戲謔的表情,之前吳依遭遇到墜月狼人的時候,它身上只有著完完全全的獸性,可現在反而多出了一些智慧,吳依感覺到在墜月狼人身上似乎發生了什么根本性的變化。
    在吳依死死盯住墜月狼人,觀察著它的狀態的時候,一個紫色的身影緩緩從其身后走了出來,吳依甚至都沒看清楚對方是怎么出現在那片區域的,之前那里明明只有墜月狼人一個目標的,這讓吳依的心頭一緊,出現在墜月狼人身后的自然就是它的主人紫媚了,她走到墜月狼人身邊后,墜月狼人便自覺的低下了自己的身軀,讓紫媚一抬腿就登上了它的肩膀,墜月狼人人立而起后,紫媚便能居高臨下的看著吳依了。
    吳依靜靜的看著紫媚沒有說話,紫媚看著吳依如臨大敵的表情,她輕笑一聲說道:“不要這么緊張嘛,如果我想要對付你,可不會是這樣的小場面。我現在只是想來和你打個招呼,看看你從封魔窟中離開后有多大的長進。可是你很讓我失望啊,這么輕松的就讓我的小寵物咬中了。亡靈君王這些蠢貨將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真的沒問題么。”
    吳依聽到紫媚提到亡靈君王后,他馬上打斷紫媚的話問道:“你把亡靈君王它們怎么樣了!”
    紫媚輕輕的瞟了吳依一眼后,她有些神經質般的大笑道:“看你這么緊張的樣子,看來你對那幾個廢物還是挺關心的,這樣正好,我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它們十二個人一起上,都被我一一碾壓致死了。像那什么骸骨君王,就被我用蓮花寶座給碾壓成粉,連一點骨頭渣子都沒留下。你現在是不是很生氣啊。那就來擊敗我啊。那樣就能為它們報仇了。”
    雖然心中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可從紫媚口中聽到十二位亡靈君王全部陣亡的消息,吳依還是有點痛苦和不愿相信,當然還夾雜著對紫媚的憤怒。只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肯定不是紫媚的對手。從剛才墜月狼人的攻擊中。吳依也感覺到了墜月狼人比之前要強大多了,光是對付墜月狼人吳依都有些吃力,更別說去擊敗深藏不露的紫媚了。
    紫媚見吳依沒有動手的意向。還讓骷髏召喚物們收縮防線,紫媚便撇了撇嘴說道:“真是無趣呢,擊殺了我就可以獲得最高議會的無數獎勵,甚至能得到泰瑞爾那個鳥人的親自祝福哦,那可是至今為止,天堂給予人間職業者最大的獎勵了。”
    “悄悄告訴你一個秘密哦,我之前在封印之地中的戰斗,還是驚動了主神,那個無趣的家伙給我下了一層封印,使得我在一段時間內都無法動用真實的實力了。只要你能解決墜月狼人,就可以來擊敗我,你就不想嘗試一下么。”
    吳依從紫媚的語氣和表情中看不出一點開玩笑的成分,要么就是她的演技太好,要么就是她說的是真話,可如果她真的被主神封印了戰斗力的話,那她應該盡量隱瞞還來不及,又怎么會這樣大大咧咧的對敵人說出來呢,特別是紫媚雖然話語中說的是悄悄告訴吳依的秘密,可她的聲音一點都不小,甚至還用了某種特殊的方法傳遞到了整個戰場。
    之前奈落和狩魔人小隊沒法沖到沉淪魔之主這邊,在吳依擊殺了沉淪魔之主后,他們也沒有馬上離開,仍然在盡力清理這處沉淪魔營地中的沉淪魔親衛,免得它們繼續為禍一方,因此他們也清楚的聽到了紫媚的話。
    在聽到了紫媚說出了她的這一致命缺陷時,奈落和狩魔人兩個小隊卻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選擇,奈落小隊是拔腿就往戰場外逃,而狩魔人小隊卻迅速組成尖刀陣型,往紫媚的方向沖了過來,奈落和狩魔人小隊的隊長錯身而過的時候,他們兩人互相點了點頭,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奈落和狩魔人小隊做出完全迥異的選擇,并不表示著兩者之間有什么隔閡,而完全是為了大局出發做出的選擇,狩魔人小隊主動向紫媚發動沖擊,不管她說的是不是真的,都有利于大局,若紫媚說的是假的,只是為了調戲一下吳依和奈落他們的話,狩魔人這樣沖擊紫媚,便能為奈落他們贏來逃走的契機,而若紫媚說的是真的,那狩魔人小隊就做好了獵殺紫媚的打算,到時候奈落他們也能回羅格營地請動其他的職業者來圍殺紫媚。
    狩魔人小隊這樣做等于是將自身置于了最危險的境地,不過狩魔人小隊的使命之一就是獵殺在懸賞名單上的墮落者和敵對陣營的輪回者,他們這次算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面對紫媚了,所以他們很快就沖到了紫媚和墜月狼人的附近。
    紫媚聽到響動之后,滿含深意的望了奈落逃走的方向一眼,她輕聲說道:“等布萊爾領悟龍魂的真諦成為我的小寵物之后,再讓他來對付你,到時候你可要爭氣,給我的小寵物帶來足夠的挑戰哦,不然就太無趣了。”
    連吳依都沒聽清楚紫媚的這句話,她就繼而對墜月狼人說道:“讓你的小家伙們去解決了這群煩人的臭蟲,一聞到他們身上的那股光明圣堂的味道,我就作嘔,不要讓他們任何一個活著離開。對了,就把他們轉化掉吧,到時候讓他們去對付其他的狩魔人一定很有意思。”
    紫媚所指的臭蟲自然就是向她沖來的狩魔人小隊了,墜月狼人在聽到了她的話之后,馬上就仰頭一陣怒嚎,隨著它的狼嚎聲,在沉淪魔營地附近馬上就就響起了此起彼伏的狼嚎聲,這些狼嚎聲沒有墜月狼人嚎叫起來那么充滿聲勢,卻有效的響應了它,隨著這些狼嚎聲,吳依就看到了一群漆黑色的身影在快速的接近這里。
    靠著天眼的視野加成,吳依就看到接近這處戰場的黑色身影全部都是一只只黑色皮毛的巨大狼人,這些狼人的形象很像變異之前的地獄狼人,而且他們雙目猩紅,只剩野性本能的樣子和地獄狼人如出一轍。
    這群地獄狼人在出現之后,馬上就撲向了狩魔人們,看來這群新出現的地獄狼人就是紫媚口中的小家伙們,可這些地獄狼人們高大威猛兇殘至極的樣子,那里有一點‘小家伙’的樣子。
    狩魔人是專門對付地獄生物和惡魔的職業者,地獄狼人身上的地獄氣息十分純正,正好被他們所克制,按理來說,這些狩魔人們應該能對付得了這群地獄狼人才是,可吳依很快就臉色難看的發現狩魔人居然被地獄狼人們壓著打。
    狩魔人中的一名圣騎士作為隊伍中的前排,負責保護后方的遠程職業進行輸出,所以他會和地獄狼人們短兵相接,他的盔甲和武器上都附帶著一層圣光,能夠有效的抵御地獄狼人們的攻擊,同時對地獄狼人造成巨額傷害,在擊殺了三只地獄狼人之后,這名圣騎士的盔甲才被地獄狼人們打破,可謂是戰果輝煌,他相信只要他在,就不會讓敵人傷害到他后面的隊友。
    可在他的盔甲被撕裂出缺口后,他被地獄狼人連咬帶抓,在身上留下了多處傷口,這些傷口呈現漆黑色,有著地獄氣息在不斷侵蝕著圣騎士,地獄惡魔們的這種地獄氣息十分惡心,如果不盡快清除干凈的話,便會不斷的深入目標體內,破壞其身體機能,最后留下永久性的創傷。
    面對這些地獄氣息的侵蝕,圣騎士卻毫不擔心,他在隊友為他爭取的間隙中,唱誦圣歌,使用祝福術和驅逐術將傷口上的地獄氣息給清除了,狩魔人們常年和地獄惡魔們戰斗,可不會懼怕這種常規手段。
    可這名圣騎士很快就感覺到了不對,在戰斗中,他的視野漸漸變得一片血紅,整個世界都發生了扭曲和混亂,他甚至分不清楚眼前的到底是敵人還是隊友,他只知道自己心中有一股戾氣,驅使著他用武器將眼前的一切生物斬殺,甚至用手和牙齒都不在乎。
    在一次與隊友夾擊一名狼人時,這名圣騎士就毫不猶豫的用長劍將地獄狼人和隊友一起刺穿,在隊友不可置信的表情中,這名圣騎士表情猙獰,開始瘋狂的攻擊起周圍的所有人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