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808 突變

  腦域開發之后,吳依又通過五禽戲快速的掌握了抵抗狼毒的方法,以疏導的方式來減少體內的狼毒,效果顯著,吳依清理體內狼毒的速度便又加快了一步,含有狼毒的血液在吳依全身血液中所占的比例便在緩慢的降低,18%17%16%……
    雖然速度并不是很快,卻非常的穩定,這讓吳依很滿意,吳依的心神也隨之變得空靈,全心全意的沉浸在五禽戲的練習之中,在能夠輕松熟練的做出第一組的動作之后,吳依便開始嘗試做狼形的第二組動作,第二組動作的難度比第一組要難的多,很多都是第一組動作的變形,所以熟練的掌握第一組動作對學習第二組動作有很大幫助。W。。
    吳依在嘗試了兩次之后,便將第二組動作中的第一個動作標準的做了出來,并將其保持了半分鐘都沒有變形,達到了五禽戲的要求,在做完這個動作之后,吳依出了一身的臭汗,這些汗液之中有著細微的黑色物質,和晴子用銀針幫貝爾從其穴道中排出的狼毒非常相似,只是顏色更深,顯得更加的濃厚。
    看來這五禽戲狼形中的第二組動作便有著直接排出體內狼毒的效果,還能鍛煉吳依的狼人變身技能,如果吳依好好把握,說不定這次能因禍得福,將狼毒帶來的負面影響最小化,吳依便開始不斷的嘗試做狼形中的第二組動作,靠著腦域開發帶來的對全身肌肉和骨骼的絕對掌控。吳依一口氣將狼形第二組動作的前四個都做到了。
    可第二組動作的第五個形態難度陡然提升了一個檔次,在嘗試了五次之后,吳依才第一次做出來,可也因為身軀扭曲帶來的劇痛,沒能保持動作不變形,在堅持了半分鐘后,動作便走樣了,只能重新來過。
    吳依在多次嘗試之后,屢敗屢戰,發現第五個動作實在是太難。不過他福至心靈的將前面四個動作不斷練習。最后做到能連續不斷的做出這四個動作,然后靠著動作的連貫性,成功的將第五個動作也連貫的做了出來,用這種方法。能夠減輕做第五個動作時的難度和痛苦。使得吳依成功的將第五個動作做完。達到了五禽戲功法的要求。
    吳依靠著這個小技巧,在不斷的嘗試著挑戰更后面的動作,這一切都使得吳依體內的狼毒血液清除得越來越快。事情似乎開始向好的方面發展,可吳依沒有注意到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太陽漸漸墜下地平面,整片大地都被一層霧氣所籠罩,天空中顯現出了一輪巨大的血月,三位魔神雖然被封印,可是他們的魔氣卻使皎月受到了影響,變成了這種魔性之月,隨著魔性之月的推移,白天的時間越來越短,魔性之月灑落的魔氣也越來越多,使得魔性之月下的各種惡魔投影不斷的發生著變異,變得更加強大。
    正在吳依處于空靈狀態,一心一意的做著五禽戲狼形動作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心神不寧,他直接從那種空靈狀態中退了出來,與此同時,他聽到了不遠的地方傳來了一陣凄厲的狼嚎聲,直欲刺破人的耳膜,讓人如百爪撓心一般的難受。
    吳依聽到了這陣狼嚎聲之后,他心中的不安感越來越盛,他還感覺到了不遠處發生的騷亂,不時有人類的慘叫聲傳來,聽聲音傳來的方向,好像就是之前貝爾所在的方向,為了探明情況,吳依下意識的走出了帳篷,一來到外面,就有血紅色的月光灑落在吳依身上,讓吳依猶如渾身浴血了一般。
    被魔性之月那充滿了魔氣的月光灑落在身上,吳依的血液流動陡然加快了數倍,吳依體內本來被三頭蛇藤和眾多血影蝙蝠壓制得很是凄慘的狼毒血液瞬間就發生了詭異的變化,它們貪婪著吸收著月光中包含的魔氣和能量,其顏色變成了暗紅色,這使得狼毒血液變得異常活躍起來,其力量和強度增加了數倍,開始同化起吳依體內的其他血液起來。
    三頭蛇藤和血影蝙蝠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它們馬上就做出了反應,瘋狂的吞噬著血液中包含的狼毒,可在月光下,狼毒的活性簡直提升了數十倍,它們轉化正常血液的速度比三頭蛇藤和血影蝙蝠要快得多,才一會兒的功夫,狼毒血液在吳依體內所占的比例就重新漲回了20%,還在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上漲著,以這個速度下去,在五分鐘之內,吳依體內的血液就會完全轉化為狼毒血液,在那之前,吳依就會變身為沒有神智的狼人,對周圍的一切生物進行瘋狂的攻擊。
    在此時,吳依不用去看不遠處的動靜,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墜月狼人作為一種吞噬月光能量而成長的狼族,在月光下,它們的實力會發生質的變化,這種加成比普通狼人在圓月下的二次狂化更甚,足以讓墜月狼人完成越級挑戰。
    而且墜月狼人對月光是以吞噬的方式來獲取能量,其會自主的吞噬一大片區域內的月光,甚至主動索取更多的月光照耀下來,所以月光對墜月狼人的加成是非常可怕的,他體內的狼毒也就同樣具有了這樣的特點,只要被月光照耀,狼毒的活性就會發生質的提升,魔性之月的月光中更是包含著大量的地獄魔氣,對狼毒來說等于是一劑大補藥,之前貝爾被晴子用雙管齊下的方法,將狼毒幾乎清除干凈了,可在魔性之月升上天空后,其體內的狼毒馬上就發生了反撲,使得貝爾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變身成為了地獄狼人。
    吳依遇到的就是同樣的情況,他此時被魔性之月的月光一照耀,體內的狼毒就變得異常活躍,開始瘋狂的侵占吳依的血脈。同時本來已經非常穩固的基因方面也受到了影響,吳依的身軀四處開始長出粗長的毛發,狼毒同樣在影響著吳依的基因!
    在狼毒的瘋狂反撲下,吳依感覺到自己的理智也在不斷的受到沖擊,他的眼前一片血紅,胸口中一股戾氣無處發泄,讓吳依直欲化身為最瘋狂的野獸,這種瘋狂的野獸本能讓吳依想要做五禽戲里的動作來緩解狼毒都做不到,因為吳依此時必須去應付這股戾氣的沖擊,根本就無法集中精神。五禽戲對動作的要求非常高。一點點動作的變形都會導致練習功法時的失敗,吳依也就明智的沒有去浪費時間去做五禽戲,幸好吳依體內的三頭蛇藤和血影蝙蝠沒有受到影響,仍然盡職盡責的在吞噬著狼毒。可狼毒侵蝕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它們只能做到拖慢吳依被徹底感染的時間而已。
    吳依在與體內的狼毒對抗了一段時間后。他終于壓抑不住體內的野性本能,發出了一聲狼嚎,馬上就有鋒利的爪子從吳依的手中伸出。他的手臂也變得猙獰起來,在他的本能催動下,他的雙爪有著一層充滿了破壞力的能量,吳依隨手一揮,就將一棟石墻給切割開來,整齊的石墻緩緩倒塌,這是吳依自主的激活了裂天爪技能,威力果然十分驚人。
    在出手破壞了一棟石墻后,吳依體內的破壞**更加的難抑制,在靈魂深處不斷有種沖動讓吳依想要將周圍的一切都摧毀,吳依的雙眼都因此充血,看到的世界也被蒙上了一層血色,吳依不斷將雙爪插入地面以稍微發泄一下破壞的**,狼毒對吳依的意志不斷的沖擊,這是任何技能都無法根除的,只能靠吳依自己的意志來進行對抗。
    就在吳依快要忍不住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胸口一涼,他低頭看去,發現他掛在胸前的菩提子此時正在散發著灰蒙蒙的光芒,這種光芒雖然不是很耀眼,卻給吳依帶來了醍醐灌頂般的感受,讓他的神智變得清醒了很多,心中那股戾氣也被壓制了一點。
    吳依馬上靠著菩提子的幫助,勉強做出了五禽戲的第二組動作,他一個一個的慢慢做著,雖然速度很慢,卻很堅定,也算是緩解了一下狼毒侵蝕的速度,在吳依苦苦的對抗著狼毒的時候,吳依突然聽到了月兒的聲音。
    “吳依哥哥,你怎么了!”月兒看到吳依渾身顫抖,很是痛苦的承受著狼毒的侵蝕,她連忙來到吳依身前,正在月兒要伸手扶住吳依的時候,吳依卻低吼道:“不要靠近我!”
    月兒走到吳依的正面,才看到吳依在艱難的抵抗著狼毒的侵蝕,他的脖子處可以看到不斷有青筋冒起,還有著暗紅色的血液在其中不斷流動,使得吳依的皮膚下面猶如有很多條粗壯的蚯蚓在不斷的鉆動一般,而吳依的面部更是憋得通紅無比,雙眼接近赤紅。
    見月兒還是想要來扶住自己,吳依用著近乎咆哮的聲音說道:“月兒你趕快離開我,我感覺我已經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獸性本能了,我迫切的想要毀滅眼前的一切東西,如果我最后的理智消失,我就會化身為地獄狼人,攻擊眼前的一切目標,到時候你會是我第一個攻擊的目標,所以你快走,不要管我!”
    月兒聽了吳依的話之后臉色蒼白,她喃喃自語道:“剛才貝爾那邊傳來消息,在魔性之月出現之后,貝爾體內的狼毒發生了可怕的反應,本來貝爾體內已經快要被徹底清除的狼毒在瞬間就發動了反攻,徹底的占據了貝爾的血脈,將他變身為了地獄狼人,變身后的貝爾瘋狂的攻擊其他人。我想到吳依哥哥你也中了狼毒,便趕快來看望你,可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不過吳依哥哥你現在還有理智,說明狼毒還沒能侵蝕你的腦部,情況比貝爾要好得多,我的通靈戰歌可以幫你抵抗狼毒,我不會離開你的!”
    月兒說完,便不顧吳依的催促,拿出先祖戰鼓便召喚出了先祖之魂,然后她便開始吟誦戰歌,蒼涼而古老的戰歌聲響起,吳依感覺到一股磅礴的意志加持到了他的身上,讓他的意志變得堅不可摧起來,吳依似乎可以和那冥冥之中的偉大意志進行溝通了。
    那加持在吳依身上的偉大的意志便是天地的意志,月兒此時吟誦著通靈戰歌,便是可以幫助吳依和天地進行溝通,利用天地意志的一種戰歌,而吳依身上有著先天木靈帶來的自然傳承效果,使得吳依與大自然能夠更輕松的進行溝通,通靈戰歌幫助吳依很快就獲得了天地意志的加持,在天地的意志面前,任何人都是螻蟻般的存在,有了天地意志的加持,吳依對抗起狼毒的意志侵蝕起來就容易得多,他不用再擔心被那股破壞和毀滅的**控制了。
    可狼毒的侵蝕可不止在意志的侵蝕上,其還在不斷的侵占著吳依體內的血液,將其轉變為狼人血脈,而吳依的基因也在發生著潛移默化的改變,如果不早點遏止這種狀態的話,吳依遲早還是會被狼毒徹底侵蝕,變身為地獄狼人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