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871 狼王之爭

  在吃了虧之后,墜月狼人沒有再與吳依比拼速度,而是揮動爪子與吳依進行對拼,它同樣使用了裂天爪技能,爪子上附帶著可怕的力量,足以撕裂虛空。W::'3
    裂天爪是墜月狼族的專屬技能,墜月狼人自然是會使用這一技能的,只是由于它只靠本能進行戰斗,對裂天爪沒有更深的領悟,不像吳依還能使用裂天爪附帶的破空撕裂和裂殺等招式,它只能在爪子上附帶裂天爪的效果,加強破壞力。
    吳依同樣是用裂天爪與墜月狼人對敵,墜月狼人根本就沒有躲避吳依攻擊的意思,它是與吳依以傷換傷,很快兩者身上就增添了多道傷口。
    吳依很快就發現了墜月狼人要以傷換傷的原因了,在魔性之月的力量下,墜月狼人的恢復速度實在是驚人,裂天爪留下的傷口,在不停的愈合著,其身上最多保留著不到十道傷口,而吳依身上則傷口越來越多,這些傷口不斷的吞噬著吳依的生命力和體力,這樣變態的愈合力讓它有著對拼的資本。
    明白了墜月狼人的依仗之后,吳依便使用召喚骷髏技能把骷髏精靈給召喚了過來,狼王之爭并沒有限制召喚物的力量,這是吳依的優勢。
    他并沒有把其他的骷髏召喚物召喚過來,因為它們在這樣的戰斗中起到的作用并不會很大,而且羅格營地中很可能需要它們的幫助。
    骷髏精靈在出現之后,便揮動法杖對墜月狼人使用了生命詛咒。這一詛咒可以有效的遏制墜月狼人那變態的恢復能力。
    在中了生命詛咒后,吳依便看到墜月狼人的恢復能力確實被壓制到了極點,裂天爪留下的傷口不再愈合,其恢復力變得比吳依還弱了很多。
    于是吳依再次動手,他利用破空這一招可以隔空攻擊的特點,拉開與墜月狼人的距離,不斷的用破空來攻擊墜月狼人,在其身上留下傷口。
    而墜月狼人沒有領悟破空這一招,無法遠程攻擊,被吳依牽著鼻子走。處于被動挨打的狀態。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墜月狼人轉頭看向吳依,身上的傷口帶給了它疼痛,讓它幾乎發狂,它居然直接就使用了狂化技能。
    狂化能全面的提高狼人的各項屬性。進入狂化之后。墜月狼人對生命詛咒有了更強的抗性。其恢復速度有所回升,差不多達到了比吳依稍差一點的程度。
    狂化之后,墜月狼人猛然爆發。就沖到了吳依身前,吳依只感覺到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量爆發,墜月狼人一爪就將吳依拍飛了出去,狂化帶來的屬性加成確實驚人。
    等吳依從地面上爬起來的時候,墜月狼人又沖了過來,吳依就這樣被墜月狼人連續攻擊,居然被壓制到了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在這關鍵時刻,吳依身上鎧甲爆熊所變化而來的鎧甲自動被激活,其分解為了無數的小型碎甲,這些碎甲不停的旋轉,形成了一股鎧甲風暴,同時在吳依身上套上了一層裝甲護盾。
    墜月狼人再次攻擊時,先是被鎧甲風暴減弱了攻擊,然后落在裝甲護盾上,被護盾吸收了傷害,對吳依無法造成沖擊,這為吳依贏來了緩沖的機會。
    吳依在雙重保護下,他也對月長嘯,發動了月圓之夜符文附帶的狂化能力,他的身軀膨脹了一圈,各項屬性也隨之暴漲。
    以狂化對狂化,吳依的各項屬性便不輸于墜月狼人了,當鎧甲風暴和裝甲護盾都消失之后,吳依便與墜月狼人對攻起來。
    吳依與墜月狼人的戰斗越來越激烈,在這個過程之中,吳依又召喚出了三頭蛇藤,三頭蛇藤并沒有直接加入戰斗,而是不斷縮小,然后漸漸的變化為了一枚黃金種子。
    吳依收回這枚黃金種子后,其便通過吳依的手掌,進入到了吳依的身軀之中,黃金種子一如體,吳依便感覺到了自身力量的增強,這樣的增強幾乎不下于一次狂化效果。
    之前在德魯伊職業傳承的自然領域之中,三頭蛇藤也獲得了不小的好處,那傳承的橡木樹人將自己本體的黃金橡樹力量傳導了一部分過來,直接融入到了三頭蛇藤體內,使得它變化的黃金種子比之前要大上一圈,對屬性的加成也就更多了。
    有了黃金種子的幫助,吳依反而在屬性上壓制了墜月狼人,他一爪下去,墜月狼人抬手抵擋,靠著力量上的優勢,吳依將其擊退好幾步,而吳依自己卻沒有什么影響,他連踏幾步,追上去又是一爪。
    這回真是風水輪流轉,剛才還是墜月狼人在壓著吳依打,很快就變為了吳依占據優勢,把墜月狼人轟得連連倒退,狼狽不堪。
    黃金種子對吳依的幫助還不止于此,其獲得了黃金橡樹傳導來的本源力量之后,在附體之后,居然還有著分化出一枚黃金種子的能力。
    在一爪抓中了墜月狼人的腹部之后,吳依趁機將黃金種子分化出的一枚黃金寄生種子植入了墜月狼人的血肉之中。
    這枚寄生種子一觸碰到血肉,馬上就被激活,其快速的生根發芽,在墜月狼人的血肉中快速成長,而其成長所需的能量和營養全部來自于墜月狼人的血肉,它這是在吞噬著墜月狼人的生命本源來生長,具有了些許邪性。
    在黃金寄生種子入體之后,墜月狼人的臉色就是一變,它感覺到了體內那枚異物的可怕之處,他的生命力和體力都在被其吞噬,更為可怕的是,它感覺到了自己生命本源的流失,生命本源可沒有那么容易恢復。
    墜月狼人很快就做出了反應,它被一只百面陰魔寄生附體,便具有了百面陰魔的部分天賦能力,只見這墜月狼人就發動了它天賦技能中的陰影吞噬能力。
    墜月狼人周圍的光芒變得暗淡,本來會產生更多的陰影,可是現在這些陰影卻被墜月狼人一下吸收吞噬進了體內。
    吞噬了這些陰影之后,墜月狼人將這些陰影能量驅動到了腹部,然后投入到了黃金寄生種子之內。
    這些陰影能量極具腐蝕性,黃金寄生種子在吸收之時,會相當的難消化,吞噬的速度很慢,其也就沒有機會去吞噬墜月狼人的血肉了。
    墜月狼人居然用這種方式處理好了黃金寄生種子的困擾,不過由于屬性上被吳依壓制,墜月狼人還是處于劣勢。
    墜月狼人自然是想辦法扭轉局勢的,他對月長嘯,發動了墜月狼人最為強大的墜月能力之一的吞月,在他的影響下,魔性之月的光華加倍的灑下,使得羅格營地整塊區域中的魔性能量不斷暴漲。
    在進行攻城的各種惡魔投影受到這暴漲的魔性能量的影響,有不少惡魔投影都直接發生了變異,成為了更強大的惡魔,一時之間給羅格營地帶來了極大的壓力,羅格營地的高層不得不把一些預備隊也派了上去,幫助守住城墻。
    可在魔性之月的月光加強到一定程度時,墜月狼人開始發動吞月能力,魔性之月的月光開始集中性的聚集到墜月狼人身上,然后被其瘋狂的吞噬。
    隨著這股過程,墜月狼人的氣勢不斷攀升,吳依自然不會坐視不理,他沖到墜月狼人身前,對墜月狼人發動了裂天爪的第二招撕裂,瞬間揮出數十爪,連虛空都被撕裂了。
    可墜月狼人在發動吞月時也不是毫無防備的,在他的周圍有著由月光能量形成的護盾,撕裂技能被這護盾擋住。
    吳依后來又動用了雷閃釘拳,他的力量提升之后,雷閃釘拳已經能達到九連釘拳的程度了,可轟在那層看似很薄的護盾上時,卻仍然無法轟破它。
    這層護罩是由墜月狼人吞噬的月光能量轉化而成的,只要那月光足夠充足,就能保障墜月狼人不受到任何傷害,可謂是相當的不講道理的技能了。
    吳依進行了多次嘗試之后,便知道他確實很難轟破這層護盾,可他又不愿任由墜月狼人吸收月光能量來增強自身,在換了一個思路后,吳依心中一動,他便發動了月圓之夜符文的能力,利用這一符文也開始吸收起月光能量起來。
    月圓之夜符文本來就是控制月光能量的符文,其甚至能夠釋放存儲的月光能量,在天空中形成一團虛擬圓月,在沒有月亮的情況下都能幫助吳依完成狂化。
    而在吳依主動激活它的力量之后,這一神符之語感覺到周圍被聚集過來的月光能量后,它便毫不猶豫的開始吞噬起這些月光能量起來。
    墜月狼人也發現了這一異狀,它發動吞月的時候,確實是處于幾乎絕對防御的狀態,可它也因此無法攻擊他人,墜月狼人只好加大吞噬的力度,與吳依爭搶起月光能量來。
    這一下就變成了墜月狼人天賦能力和神符之語神奇力量的爭奪,月光能量被兩者分搶了去,墜月狼人大概占了六成,而吳依則搶到了四成,算得上是虎口拔牙,墜月狼人為他人做了嫁衣!(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