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899 葬劍窟

  九天世界的附屬世界之中也有著九天劍派的分宗,九天劍派會從這些附屬世界中挑選可靠的天才加入總部之中。
    紫魄劍魂是九天世界的土著,他只去過一兩個附屬世界,他就將他去過的這兩個附屬世界的情況告知了吳依,而其他的附屬世界,紫魄劍魂也只知道名字,而不是太清楚其具體情況,需要吳依自己去打聽才行。
    從紫魄劍魂的言語之中,吳依可以看出這紫魄劍魂明顯不是輪回者,也不曉得通天塔的存在,不然他就會曉得在通天塔是可以直接進入其他世界的。
    而他卻能進入萬劍冢之中,這可能是九天劍派有著進入萬劍冢的途徑,看來這萬劍冢并不是只有輪回者才能進入,其應該還有著其他的進入方式。
    紫魄劍魂在介紹了一下情況之后,他最后拿出了一塊玉佩,這枚玉牌上有著一柄紫色的神劍印記,與紫魄劍魂的紫霄寶劍有些類似,只是這柄神劍更為的具有神韻,顯然就是紫魄劍魂之前召喚出的那柄紫霄神劍的模樣了。
    紫魄劍魂將這枚玉佩交給吳依說道:“這是我成為入室弟子后獲得的身份玉佩,是九天劍派弟子的象征,這枚玉佩上刻畫的是紫霄神劍,代表著我習得的是紫霄劍訣。拿著這枚玉佩,你就算不加入九天劍派,也能夠進入九天世界并找到劍派之中的弟子進行交涉。”
    吳依順手接過了這枚玉佩,他就接到了輪回腕表上反饋來的信息,這枚玉佩可以當做進入九天世界和其附屬世界的憑證,吳依這樣就擁有了進入這些世界的權限。
    吳依低頭查看了一下輪回腕表關于九天世界和其附屬世界的介紹,結果他發現僅僅是九天世界的附屬世界都屬于高武世界,需要成為四重天以上的輪回者才有權限進入這些附屬世界。而九天世界更是要求高達六階以上。
    幸好吳依由于有著封神者的身份,主神對封神者有著優待,所以吳依只要成為三重天的輪回者。便能擁有進入九天世界眾多附屬世界的權限,想進入九天世界的話。就需要有四重天輪回者的身份。
    這樣看來,吳依短時間內是無法進入九天世界的了,于是他便收好了這枚玉佩,然后和紫魄劍魂說明了一下,紫魄劍魂點了點頭,他選擇了認輸,吳依就獲得了這次挑戰的勝利,這個紫色的空間漸漸的變得模糊。吳依又回到了磨劍山脈之中。
    與此同時,吳依的腦海中涌進了大量的劍術經驗,那是紫魄劍魂的劍術經驗,吳依果然在其中看到了他關于紫霄劍訣的一些修煉經驗,可是這部分經驗斷斷續續的,并不完整,想光憑這些劍術經驗就領悟出紫霄劍訣,確實是一件難度很高的事情。
    可是吳依的悟性絕對出乎了紫魄劍魂的預料,他盤腿坐下,腦域開發全力運轉。悟性大大提高,同時升級系統也幫忙解析起這紫霄劍訣起來。
    在吳依的劍術精通技能等級提升了一級之后,吳依總算接收了紫魄劍魂所有的劍術經驗。他一睜開眼睛,就有紫氣從他身后升騰而起,又很快的消失,吳依居然成功的領悟了紫霄劍訣。
    吳依馬上就查看起了這紫霄劍訣的屬性,他發現這紫霄劍訣上有著殘缺的字樣,而起其等階也只是七階的劍訣。
    吳依聯想到了紫魄劍魂所說的,由于他對紫霄劍訣的理解有限,吳依從他的劍術經驗之中,最多只能領悟到殘缺的紫霄劍訣。其等階自然不如完整版的紫霄劍訣了。
    可殘缺版的紫霄劍訣即使只是七階的劍訣,其效果卻仍然讓吳依很是滿意。因為確實如紫魄劍魂所說,這紫霄劍訣是九天劍訣之中的核心劍訣。其對其他劍訣的劍招也有所加成。
    有了這紫霄劍訣之后,吳依再動用離天劍陣,便感覺到比之前要容易得多,在離天劍陣之中,還會有紫色的劍氣不斷游走,自主的攻擊敵人,這還是吳依剛剛修煉紫霄劍氣,若是他修煉了一段時間后,能召喚出紫霄道宮的虛影的話,那便能靠著紫霄宮的虛影鎮壓,使得離天劍陣的囚困效果更為明顯。
    吳依從參悟之中回過神來,這紫霄劍訣不愧是九天劍訣那九大劍訣中的核心劍訣,其博大精深之處需要吳依細細的品味,除了能召喚紫霄道宮的虛影之外,其還有多種劍招,每一種都不遜色于星辰劍訣,吳依便又有了新的對敵手段。
    在吳依的面前,就是那葬劍窟的入口,黑漆漆的入口中通向葬劍窟深處,從里面吳依能感覺到一股逼人的劍意,吳依按下心中的一絲絲不安,小心翼翼的走入了葬劍窟之中。
    吳依的步伐穩健有力,在葬劍窟內部,光線十分暗淡,可吳依仍然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景象,吳依現在走的是一條在磨劍山脈之中鑿出的通道,這通道四壁都是漆黑的磨劍石,吳依看了一下,發現這些磨劍石最低都是白銀級以上的,在其中還夾雜著些許伴生礦石。
    僅僅走了不到一百碼,吳依就在通道上方看到了一塊黑鐵劍胎,這是黃金級別的鑄劍材料,也是這磨劍石中伴生礦石中的一種,以其為主體,可以打造出接近暗金級別的劍類武器,由于黑鐵劍胎的特性,很可能鑄造出來的劍類武器的威力比一般的暗金武器還要強一些。
    在這通道之中可不止這一塊黑鐵劍胎,越往里走,吳依看到的伴生礦石就越是密集也越高級,只是由于磨劍石的硬度關系,想要將其開鑿出來也具有一定的難度。
    吳依沒有去取這些伴生礦石的意思,他已經有了星辰劍翼這樣量身打造的神級武器,除非是能夠強化升級星辰劍翼的材料,吳依才會動心,不然吳依根本就無動于衷。
    當在這處通道之中走了一段時間,遇到了一處分岔口時。總算看到了一柄散發著光芒的寶劍,其如紫魄劍魂的佩劍一般漂浮在空中,吳依一眼就分辨出來。這柄寶劍絕對是傳說級以上的劍類武器。
    而在這柄寶劍周圍,還插著很多的廢劍。這些廢劍都是被人斬斷了一部分劍鋒,然后插入地面之中,而看這些斷劍的紋路和造型,其在完整形態下最低都是暗金級別的武器,即使被斬斷了劍鋒,仍然可以當做白銀級別的武器使用,同樣有著一定的威力。
    這個現象讓吳依暗暗吃驚,因為之前不管是在劍魂平原還是在磨劍山脈上。吳依看到的廢劍都是完全損毀了的,而在葬劍窟之中的廢劍居然都還未完全損毀,還有著部分靈性。
    不過這些斷劍中間的那柄傳說級佩劍卻是在吸收著這些斷劍身上的劍意,吳依仔細觀察之后,才發現這些斷劍居然都是被這柄佩劍斬斷的!
    這柄傳說級佩劍懸浮的位置也很有講究,因為在佩劍下方,有著一個類似于小型祭壇的石臺,其并不高,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為是一個凸起而已。
    在這處石臺上,繪制著一些圖案。吳依仔細一看之后,便發現這些圖案居然都是一些基礎劍術的修煉圖案,圖案中的人物手持長劍在進行著劈、刺、砍等基礎劍術動作。隱隱間這些圖案還在緩緩的變動,演化出無窮的變化。
    這些基礎劍術可不簡單,全都是最為接近劍道本質的動作,若是基礎不牢固之人,在這石臺上修煉的話,可以快速的打牢基礎,即使浸淫劍術數十年的劍術宗師,在這石臺上也能有著很大的收獲。
    這柄佩劍懸浮在石臺之上,其內部的劍魂就在不斷的參悟著石臺上的劍術圖案。提升著自己的劍術修為,若是其占據石臺時間很長的話。那劍術修為就相當可怕了。
    而在這石臺旁被斬斷的寶劍都是與其爭奪石臺的占據權,失敗之后才被斬斷的。有些也是挑戰這劍魂失敗的輪回者的武器,吳依就在其中看到了一柄被斬斷的傳說級劍類武器,說明這只劍魂即使是在傳說級別當中,也是很難對付的存在。
    如紫魄劍魂所說,在葬劍窟之中的劍魂,各個都是比他更為強大的存在,挑戰的每一位劍魂,都是一場艱苦的戰斗。
    吳依握緊了手中的冰火龍角,然后毅然的握向了觀劍臺上的佩劍,當吳依將要觸碰到劍柄的時候,他身邊的環境一陣變換,他便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
    這是一個巨大的石臺之上,這似乎就是剛才那觀劍臺放大了無數倍之后的場景,在石臺的邊緣位置,插著無數柄斷劍,這些斷劍之中,就有著吳依之前看到觀劍臺周圍的斷劍。
    除此之外,其他的斷劍都比之要更為破舊一些,是曾經插在觀劍臺斷劍,在經歷了無數歲月之后,這些斷劍已經腐朽不堪,甚至化為了飛灰,可其蘊藏的劍意,卻全部被納入了這觀劍臺之中。
    吳依進入這觀劍臺之后,他感覺到了冥冥之中的一股意識,讓他明白了,若是他擊敗了現在觀劍臺上的劍魂的話,就可以獲得在這座觀劍臺上參悟劍道的機會。
    這觀劍臺是萬劍冢誕生時就存在的特殊建筑,其與先天劍胎類似,內部天生就藏有劍道痕跡,坐在觀劍臺上就能參悟其中蘊含的劍道痕跡。
    而且觀劍臺還有著吸收周圍劍意的能力,隕落在觀劍臺周圍的斷劍,其主人的劍術經驗全部會被觀劍臺吸收,所以在觀劍臺之中,還藏有很多劍客的劍術經驗,是他們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
    獲得一座觀劍臺的參悟機會,就等于擊敗了無數的劍客,比之在劍魂平原中鏖戰的效率要高得多,爭斗得越是慘烈的觀劍臺,其吸收的劍術經驗就越多。
    鎮守著觀劍臺的都是從無數劍魂之中脫穎而出的強者,每一位鎮守劍魂的出現,都意味著大量其他劍魂的隕落,葬劍窟之中實際埋葬的寶劍數量比劍魂平原更為夸張,只是其分布的比較集中,很多也已經被觀劍臺吸納,看起來廢劍的數量才不多。
    葬劍窟之中的觀劍臺數量相當多,吳依看到的這座觀劍臺是第九千八百六十一號觀劍臺。現在鎮守著這做觀劍臺的劍魂名為金甲劍魂,等這觀劍臺徹底穩定下來的時候,吳依就看到了金甲劍魂的模樣。
    這是一個全身都籠罩在金色甲胄之中的劍魂。其身上的甲胄有些像鱗甲,是貼身形成的。而其手中的佩劍上也有著一片片的金色甲片,每一片金色甲片都是一片極為鋒利的劍刃,這柄佩劍名為金甲神劍,其居然是由無數柄小型劍刃組成的。
    這讓吳依想到了他自己的星河神劍,星河神劍也是由無數柄星河光劍組合而成的,只是由于星河神劍的特殊性,吳依現在只能催動部分星河光劍,還遠沒有達到星河神劍的極限。
    金甲神劍的這些小型劍刃同樣可以分離組合。在必要的時候,其甚至能組成甲胄或是盾墻,用來抵擋傷害,其形態多種多樣,已經不是單純的劍類武器了,其能夠占據這座觀劍臺,也與它的這個特性有一定關系。
    那金甲劍魂用金甲神劍指著吳依說道:“挑戰者,出手吧,戰勝了我,你才能獲得這座觀劍臺的參悟權限。”
    吳依沒有多廢話。手持冰火龍角就斬開了攻擊,他雙劍齊舞,一齊刺出。便有龍形劍氣從劍中脫體而出,直撲向金甲劍神。
    這龍形劍氣是受冰火龍角上的龍魂激發而成,若是使用其他的劍類武器,吳依的劍氣還無法達到這種化形的程度。
    在使用冰火龍角的時候,吳依便能提前體驗到劍氣化形的威力和特點,對其有所了解,便于他在劍氣的操控上有所提升,這都是寶貴的經驗。
    化為冰火神龍的劍氣咆哮著對金甲劍神發動了沖擊,金甲劍神臉色一變。他開口說道:“沒想到你居然已經可以使用劍氣化形了,我在這觀劍臺上枯坐了數年。都無法從中領悟這一技巧,難怪你能擊敗守護劍魂。進入到葬劍窟之中。”
    “可我在這觀劍臺之中潛修,也不是什么收獲都沒有,就讓你看看我領悟的劍氣化整為零的技巧。”
    這金甲劍魂說完,就伸手一指,他身前的金甲神劍便發生了變化,他的劍氣居然分散到了每個小型劍刃之上,雖然分散了,可這些劍氣之間卻還有著緊密的聯系,靠著這些劍氣,金甲劍神能控制著金甲神劍用出種種變化。
    現在面對吳依用冰火龍角斬出的化龍劍氣,金甲劍神覺得不適宜以攻對攻,在他的操控下,那金甲神劍的小型劍刃不斷的組合,在他面前堆疊出了一堵防護墻,其連綿在一起,還有著傾斜的角度可以減少沖擊,是金甲神劍的防護狀態。
    那冰火神龍模樣的劍氣撲到了這堵金色城墻前,冰火神龍搖頭擺尾,龍爪連連爪擊在上面,引發了一陣陣的沖擊波。
    這金甲神劍的防護狀態確實有點門道,在冰火神龍的攻擊下,其仍然屹立不倒,雖然那金色城墻上的金光不斷的泛起漣漪,可要打破其防御也不是短時間能夠做到的。
    吳依連連揮動冰火龍角,有劍氣不斷的加入到冰火神龍體內,使得這一化形的劍氣不斷得到加強,就見那冰火神龍的體型不斷增大,每一次攻擊具有的威力也越來越強。
    金甲劍神臉色漸漸發白,他本來想用防守反擊的方式先防住吳依最兇猛的一波攻擊,然后找準機會發動反擊的,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冰火龍角的第一擊之后,吳依居然可以不斷的補充劍氣來增強化形劍氣的威力,使得金甲劍神承受的壓力越來愈大。
    吳依見那劍氣化形而成的冰火神龍不斷的發出陣陣咆哮,他知道火候已經差不多了,于是吳依便拋出了手中的冰火龍角,那冰火神龍一下轉頭撲向冰火龍角。
    隨著一陣光芒閃過,那冰火神龍連連咆哮之后,它們的額頭上就出現了與之屬性相對應的龍之犄角。
    這對龍角的出現,有著畫龍點睛的作用,本來就已經很是形象生動的冰火神龍,這回就更為栩栩如生了,兩者相互纏繞著,加速沖擊向了金甲神劍所化的防護墻。
    在這個過程之中,冰火神龍的速度不斷旋轉加快,隨后其形象越來越模糊,只能清晰的看到它們頭頂上的一對龍角越來越閃亮,上面匯聚了大量的劍氣和屬性能量,當其沖擊到金色城墻前時,其已經徹底化為了兩道龍卷風暴。
    這是冰火龍角的冰火雙龍鉆技能,以冰火龍角的本體為核心,擊毀敵人的防御,在冰火龍角沒有被升級前,就有著這個技能,在升級之后,這個技能得到了極大的加成,威力不可同日而語。(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