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929 誘捕

  命運虛無者對于專門研究天機和命運的命相大師來說意義重大,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暫時緩緩,他們自然是不想要其他人打擾自己,才下了這樣的閉關令,這使得吳依想要用蜀山棄徒的身份混入觀星樓之中顯得不怎么現實了。
    不過吳依并不著急,他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起了王明保起來,在這個閑余時間中,吳依觀察起了觀星樓起來。
    他有著天機神術技能,在領悟混沌星辰訣時,他對天機神術也有了新的理解,這天機神術是演算天機、了解天機的一門奇術,在天機賢者掌握的九大天機奇術之中,同樣有著占卜術的存在。
    占卜術也是卜算命運的一種奇術,只是吳依沒有獲得記載有占卜術的天機殘卷,自然就沒有掌握這一奇術。
    可天機神術對這一奇術還是有著一定的闡述的,所以吳依也大概清楚一點占卜術的特點,這占卜術是通過一些特殊的道具來卜算天機,獲得天機的反饋之后,便會在所使用的這些道具之中有所顯示。
    通過解密這些信息,才能獲得天機反饋的內容,對占卜術的研究越深,能夠解開的信息就越多。
    而占卜術之中,有著用水晶球來反饋天機的方法,這類方法在西方修煉界很是流行,而東方修煉界則是通過占卜卦象或是觀測星象來卜算天機。
    兩者各有優劣,也并不能說哪個就要先進一些。觀星樓的幾位命相大師則是傳承的東方占卜方式,使用的是卦象占卜和星象卜算。
    在觀察觀星樓時,吳依便發現觀星樓之所以選擇這樣的至高點,便是為了更好的觀測天象,甚至在觀星樓的樓頂上,還有著一座觀星臺,上面布置下了種種陣法,是整個觀星樓的禁地中的禁地。
    除此之外,在觀星樓的周圍,也布置了不少的陣法。其陣法等級比皇城的還要高上一些。更為的復雜、詭異,可見布陣之人的造詣更強。
    這些命相大師除了對卜算之術十分精通之外,同樣還對陣法、機關等其他奇術有所涉獵,據說那無常大師和君大師都是陣法大師。
    以君大師的性格。吳依懷疑這些陣法之中有不少都是殺傷性的陣法。一個不注意走錯位置的話。就可能陷入陣法之中,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吳依仔細的觀察這些陣法的構造,他發現以他的陣法術等級。即使加上他的混沌天眼加成,想要破解這些陣法也有些難度,這還是觀星樓這里最外圍的陣法,看來兩位命相大師對陣法的造詣遠超吳依。
    過了一會兒之后,剛才進去的護衛就把一個下巴處修著一小撇胡子的中年男子帶了過來,這個中年男子就是王明保了。
    這家伙留了這樣一個很有喜感的胡子,為人也笑瞇瞇,可實際上人品卻是比蜀山棄徒還要惡劣,經常會玩出很多的花樣。
    王明保看到吳依之后,他笑瞇瞇的走上來說道:“李老弟今天怎么有時間來我這啊。”
    吳依按著蜀山棄徒經常做的那樣一下就攬住王明保的肩膀,勾肩搭背的說道:“明保兄,小弟我這些天在外面遇到了好幾個好貨色,其中有一對姐妹花十分極品,正想把明保兄你叫上一起去享受一番呢。”
    王明保笑容更為和煦的說道:“果然是好兄弟,你老哥我這些天可在觀星樓之中憋壞了,咱們現在就走!”
    看王明保一臉色急的模樣,吳依臉上閃過一絲鄙夷的表情,只是他側著臉,沒讓對方看到這個表情。
    王明保轉頭與剛才去呼喚他的那名護衛說了兩句,他們與君大師并不是上下級關系,君大師也沒有限制他們的行動,只要關鍵時刻有人在觀星樓之中看守就可以了,護衛之間有輪值關系,王明保出來也沒有什么問題。
    吳依便拽著王明保就往外面走,兩人一路暢聊,很快就走出了皇城,吳依自然是拉著王明保往蜀山棄徒的院子走。
    一路上,王明保一直在打聽著吳依到底抓住了什么樣的極品貨色,吳依只是笑而不語,這反而更勾起了王明保的興趣,他有些迫不及待起來。
    剛剛一進入蜀山棄徒的院子之中,王明保就看到月兒在屋子中亭亭玉立,一看到月兒的正臉,王明保整個人就垂涎三尺了。
    他淫笑著摸向月兒的俏臉說道:“李老弟,沒想到你居然能找到這樣的極品貨色,居然還肯跟哥哥我分享,看來你這回是有求于我。”
    “是不是想讓君大師為了卜算一次,放心吧,我可以為你在君大師面前美言幾句,你為君大師充當幾年的護衛,他應該就肯為你卜算了,到時候我們兄弟兩就可以一起共事了。”
    月兒沒等王明保摸到她,就拿出了天狐寶珠,對他使用了魅惑之術,可就在月兒動手的瞬間,那王明保的臉色就一變,他的意志居然比蜀山棄徒要強得多,一下就掙脫了月兒的魅惑效果。
    王明保的反應極快,他根本就沒有和月兒廢話,就抽出了手中的寶刀,一道充滿了戾氣的刀芒斬向了月兒,他這個人雖然好色,可是在對敵之時卻是沒有一絲的憐香惜玉。
    這是王明保的拔刀斬,講究的就是畢其功于一役,威力極大,他在充當君大師護衛的過程之中,也遇到過幾次君大人的仇人過來復仇,戰斗機會沒有間斷過,所以遠比蜀山棄徒要警惕得多。
    吳依見情況有變,他也拔劍出擊,一記流星突刺,便把王明保劈出的刀芒絞碎,兩者產生了一陣沖擊波,泥土、草皮亂飛,將蜀山棄徒的小院弄得一片狼藉。
    幸好在吳依出手的同時,星辰化身也閃現出來,將這戰斗的余波給遮掩了過去,沒讓周圍的人發現異響,吳依選擇將王明保先騙到這座小院里再動手是正確的選擇,若是在外面的話,還真的有可能驚動到其他人。
    星辰化身低聲說道:“速戰速決,這里離皇城太近了,不要讓人發現了狀況!”
    吳依點了點頭,他在用出了流星突刺之后,便變回了原來的模樣,王明保看著自己的‘好兄弟’突然變化為了一個陌生人,他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王明保指著吳依說道:“你是什么人?你把李老弟怎么樣了?乖乖說出來的話,我還能饒你一條狗命。”
    吳依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些信息你不需要知道,你還是擔心一下自己能否撐過去吧。”
    吳依說著便對他使用了威懾技能,天帝虛影和圣殿虛影都出現在了吳依身后,他這回是對王明保一人使用的威懾技能,天帝和圣殿的圣威全都集中在了王明保一人身上,這種來自于靈魂深處的恐怖威壓讓王明保一陣顫抖。
    不過王明保不愧是從尸山血海之中成長起來的刀客,面對吳依的威懾技能,他仍然想要拔刀對抗,可惜他的實力還是不夠,刀拔到一半,便被威懾技能鎮壓得跪在了地上,陷入到了震懾狀態。
    這王明保的等級也已經達到了四十級,戰斗能力為領袖級別,在同級強者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可惜他遇到了吳依,被吳依越級秒殺。
    在威懾技能之后,吳依給了王明保一記絕對破壞拳,直接就將他打得重傷吐血,黃金種子也被吳依植入了他體內,開始吞噬他的生命力,讓他變得虛弱起來。
    趁著王明保陷入了虛弱狀態,吳依將他給仍入了白骨牢籠之中,白骨牢籠形成了一座新的囚牢,將他給死死的壓制在里面。
    王明保被白骨牢籠鎖住了琵琶骨,徹底的失去了抵抗能力,吳依此時才開始對其進行審問。
    王明保也算是硬氣,被白骨牢籠之中的多種牢具折磨,面對吳依的審問,他還能絕口不提任何關于觀星樓的情報,他在意志力方面確實是比蜀山棄徒要強得多。
    不過吳依并不一定需要從王明保那里獲得太多的機密信息,吳依將他制住之后,變身為他進入觀星樓之中就夠了。
    不過起碼的一些基本情況還是要搞清楚的,起碼那些陣法的正確行走路線,是必須要搞清楚的,吳依便用威懾技能將王明保再次震懾住,便于月兒用魅惑能力魅惑他。
    被威懾技能震懾住之后,王明保的心防便被攻破,他完全被天帝虛影的天威所控制,沒能像之前一樣擺脫月兒的魅惑。
    月兒全力催動天狐寶珠,保持住魅惑能力的控制效果,然后用輕柔的語氣慢慢與王明保交談,終于從他那里套來了一些信息。
    這些信息之中就包括了觀星樓周圍那些陣法的行走路線,由于王明保沒有居住在觀星樓內部,他只是被君大師帶著進入過觀星樓的一樓,所以并不清楚觀星樓內部的陣法情況,倒是觀星樓周圍的一些陣法他有些了解。
    知道了這些基礎信息之后,吳依便有很大的把握不露餡了,于是吳依便在王明保的面前使用了千變萬化的能力,變化為了這個經常笑瞇瞇的笑面虎。(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