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3)     

無限之升級系統944 一頭青絲

  苦行僧暗嘆一口氣,他知道何漣心意已決,絕不會交出冰火龍玉的,他暗暗可惜何漣居然如此不明智,只有生命才是最寶貴的,何必為了一件寶物而這樣固執呢。W②②,
    而在一旁觀看的吳依卻是已經眼睛通紅,他沒想到何漣不愿意交出冰火龍玉的理由居然是如此的簡單,只是為了未來自己可能遭遇的危險,為了保護吳依而不斷變強!
    為了這個理由,何漣愿意自愿來參與充滿了危機的新人選拔過程,進入學員基地之中經歷殘酷的學員選拔。
    就是為了這個理由,何漣冰封自己的善良一面,毫不猶豫的對其他學員揮刀斬殺,最后從眾多學員之中脫穎而出,來到這火山島之中。
    還是為了這個理由,何漣更是冒了很多風險,探索火山島之中的各種機緣,現在更是為此獨面眾多學員的圍攻,致死都不愿放棄。
    想到這,吳依不禁心中一震,既然何漣為了保護吳依而用盡辦法不斷變強,吳依自己也不能落后,他也要如何漣一般,想盡辦法的變強,遲早有一天,何漣可能需要他的保護,他不希望像現在這般只能無力的在一旁旁觀。
    在場景回放之中,戰況還在繼續,在看到了何漣拿出的那枚冰火龍玉之后,那白袍牧師冷笑一聲說道:“果然是一個蠢女人,為了這么愚蠢的理由,可以甘愿赴死。”
    “難怪你會為了保護自己的那一頭長發而露出多次破綻,你之前肩膀處那道傷口,就是為了保護自己的長發而留下的,你居然到現在還有心思愛美,真是無法理喻。”
    白袍牧師的話讓吳依眉頭緊皺,他之前也發現了這點。何漣的頭發極長,可以用長發及腰來形容,這是她多年細心愛護的情況下才保存下來的。
    這一頭又黑又直的長發,也成為了何漣最為美麗的地方之一,讓人一見難忘,吳依更是曾經對這些黑發愛不釋手。細細把玩過。
    可在這殘酷的戰斗之中,何漣居然還有意識的分心去保護這些長發,不讓它被人損壞,她身上有兩道傷口都是為此而承受的。
    按吳依看來,若是何漣不分心的話,絕對可以避開那兩次攻擊,不會受到那兩次傷害的,吳依也搞不懂何漣這么做是為了什么,難道她真的已經愛美到這個程度了么。
    正在吳依細細思索的時候。何漣聽了白袍牧師的話之后,她卻是以近乎喃喃自語的語氣說道:“吳依,你曾經說過,最喜歡姐姐這一頭黑長直的頭發,我本來想將其保留下來,在與你相逢的時候,讓你可以一眼認出是我的。”
    “可惜這回的情況確實惡劣無比,我不得不斬去這一頭青絲。這樣我才能有把握活下去,活到與你重逢的時候。”
    “請你原諒姐姐這回的不得已!”
    何漣說這些話。是對自己說的,可她絕不會想到,她的這些話,也全數被吳依給聽了去,就猶如在吳依耳邊喃喃細語一般,帶給了吳依極大的心靈波動。
    說完這番話。何漣便毫不猶豫的揮劍一斬,將那滿頭青絲幾乎全數斬去,只留下了一頭颯爽的短發,這樣一來,就絕對不會影響戰斗了!
    當何漣的那頭黑發紛紛揚揚的飄散開來的時候。吳依也陷入到了某種回憶之中,記得以前姐姐何漣問過吳依,他最喜歡哪種女孩子。
    吳依回答說他對那些有著黑長直屬性的女孩子幾乎沒有任何的抵抗力,當時何漣的回答吳依已經記不得,只是當時何漣的笑容讓吳依印象深刻,還有她那時候將頭發轉過來時的動作!
    在那之后,吳依就發現何漣開始極為注重對頭發的保養和愛護,在與吳依對練的時候,吳依有時候能夠占到一絲便宜也是他故意去攻擊何漣的頭發而已。
    當時吳依一直不明白何漣為什么會這么珍惜和愛護自己的頭發,以為是女生的愛美情緒,可直到這個時候,聽了何漣的話之后,吳依才徹底的明白,這全都是因為吳依!
    為了吳依,何漣可以想很多辦法,費很多辦法來保護自己的頭發,使得她黑長直的屬性近乎滿值,也同樣是為了吳依,她可以果斷的斬去這一頭她愛護了十多年的長發!
    那紛紛揚揚的黑發還未落在地面上,就被火山口的高溫火焰給焚燒干凈了,何漣也瞬間就換了個形象,從黑長直的御姐形象變為了短發干練的形象。
    何漣這回重新持劍指向其他學員,她淡淡的說道:“你們逼著我做了我不想做的事情,現在是你們該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吳依之前一直沉浸在無盡的思緒之中精神有些恍惚,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就看到何漣周圍已經只剩下苦行僧和白袍牧師還活著,其他學員盡數戰死。
    而何漣自己也受了很重的傷勢,半倚在血色魔劍上,連魔劍上的血珠也全數被她用來恢復傷勢了,她可謂是到了山窮水盡的程度了。
    此時苦行僧和那白袍牧師也受了重傷,三人都在想盡辦法恢復傷勢,還是那白袍牧師的恢復能力最為強大,他的血肉一陣翻騰,傷口處不斷有肉芽生出,使得他的傷口快速愈合。
    這個場景看得何漣一陣皺眉,這顯然不是什么正常的功法,很可能是一種血脈能力,充滿了邪魔外道的意思。
    就在白袍牧師恢復了不少元氣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就是襲擊了苦行僧,他的手臂直接化為了無數的血色肉芽,一下就刺入了苦行僧的體內。
    這些血色肉芽如同蚯蚓一般在苦行僧體內鉆進鉆出,貪婪的吞噬著對方的生命力,那白袍牧師臉上露出了舒爽無比的笑容。
    他一臉滿意的說道:“真是雄厚無比的生命力啊,不愧是修煉了龍象波若功的強者,吞噬你一人的生命力,就足以抵得上數十個青壯男子的血氣了,足以將我這血魔**推進到第四層了。”
    這白袍牧師居然就是在利用這血色肉芽吞噬著苦行僧身上的血氣,將其反哺回自身,提升他所修煉的血魔**的功力。
    若是苦行僧還處于全盛狀態的話,他稍微運起自己所修的龍象波若功和密宗功法,就足以將白袍牧師身上的這惡心肉芽給崩斷。
    可惜現在苦行僧處于重傷狀態,他根本就無法擺脫這些血色肉芽的吞噬,何漣就眼睜睜的看著那苦行僧本來極為壯碩的身軀漸漸變得干癟,那是他體內的血氣和生命力在快速的流失,很快就被吸成了皮包骨頭,最后變成了一張人干。
    在吞噬了苦行僧全身的血氣和生命力之后,白袍牧師渾身上下血氣充盈,在他身邊還有著淡淡的血霧在飄蕩著,那是他吞噬的血氣和生命力太多,一時之間無法完全控制這些血氣,才造成了這樣的情況。
    可這白袍牧師還不滿足,他身上又伸出了其他的血色肉芽,開始吞噬起地面上慘死的其他學員的血氣,可惜由于這些學員已經死去,身上的血氣遠沒有活著的時候充盈。
    他有些不滿足的晃了晃脖子,轉頭看向何漣說道:“現在就輪到你了,你拿走了本該屬于我的血色魔劍,你就不得不死了。”
    何漣看著白袍牧師開口說道:“你的這種惡心的能力就是從那座充滿了邪惡氣息的神殿之中獲得的吧,我的這柄血色魔劍又與那座神殿有什么樣的關系。”
    那白袍牧師先是搖頭后又點頭的說道:“你說的不是完全正確,其實在進入火山島之前,我就修煉了血魔**,這血魔**可以吞噬其他人的血氣和生命力,提升自身的屬性。”
    “在進入火山島之前,我的血魔**修煉到了第三層,可以存儲血氣在身軀之內,增強自身的恢復力和生命力,我才能在之前激烈的戰斗之中活下來。”
    “而在那座神殿之中,我經過了長時間的探索,研究神殿內部的文字和圖案記載,最后發現那座神殿是屬于血腥之神的,它最喜歡的就是血腥和殺戮的氣息。”
    “我現在已經是血腥之神座下的傳教徒,我以后要為他建立更多的血腥祭壇,宣傳他的教義,使更多的人來信仰血腥之神。”
    光頭牧師一邊說著,他的白色牧師袍一邊變為了血紅色,這是他撤去了最后的偽裝,徹底的以血腥之神的傳教徒的身份行走天下。
    若是被其他的信教徒看到光頭牧師這一身血紅色的牧師袍,便能判斷出他信奉的是以鮮血為教義的邪神。
    要知道,因為爭奪信仰而發生的戰斗是最為殘酷的,光頭牧師這樣做,很容易就遭到教廷的敵視,可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得到血腥之神的重視,何漣便發現他身上的血氣都因此濃郁了幾分。
    何漣開口問道:“我之前見你穿著一身白色牧師袍,你不是信仰的是上帝之類的神圣神邸的么,怎么會這么快就轉變信仰,去信仰血腥之神這樣的邪惡神邸呢,血腥之神又怎么會這么快就接受你的信奉呢。”(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