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06)     

無限之升級系統946 恃強凌弱

  那穿著血色道袍的年輕男子看到何漣緊緊的握著長劍,似乎隨時都準備與他一戰,他便猖狂至極的說道:“蠢女人,難道你以為你會是我的對手?我殺死你就和碾死一只螞蟻一樣容易!”
    “只是由于我的身份,還有這新人選拔的規則,我不能直接對你出手而已,不然你剛才就已經死了!”
    聽了這年輕男子的話,何漣臉上的怒氣一閃而逝,不過這年輕男子的實力確實極強,他是有著依仗才如此說的。
    與此同時,何漣也注意到了這年輕男子的手腕上帶著一款銀白色的腕表,何漣看過天王組織內部關于通天塔和輪回者的相關資料介紹,知道這種腕表便是輪回腕表,是輪回者的象征,也就是說,這個年輕男子是一個輪回者。
    而在一旁觀看這個景象的吳依更是看出了這個年輕男子手上戴的輪回腕表的款式,是四重天輪回者的款式。
    這個年輕男子的道袍上還印著天王組織的皇冠印記,他絕對是天王組織內部的四重天輪回者。
    這個級別的輪回者居然會出現在這新人選拔的區域,并有著干預新人選拔的趨勢,這讓吳依難以理解。
    何漣雖然不清楚這個年輕男子是四重天的輪回者,可她仍然判斷出了對方出現的很是詭異,于是她開口問道:“你究竟是誰?你貌似也是天王組織的成員吧,”
    這年輕男子好整以暇的說道:“我當然是天王內部的成員了,而且我還是這場新人試煉的監護者呢。”
    “所謂監護者,就是監視新人試煉的順利進行。并保護新人試煉不被外力所打擾,也就是這場新人選拔的裁判!有我在,你可不能擊殺這個大光頭……”
    何漣驚不驚訝吳依不清楚,不過吳依確實有些意外,這個年輕男子居然是是這場新人選拔的監護者。他的身份和謝勇明一樣,是為了保證這場新人試煉的正常、公平進行而由組織內部派出的強者。
    只是東方魔都舉行新人選拔時派出的監護者謝勇明只是三重天的輪回者,到了天王這邊,卻是換成了四重天的輪回者,兩個組織間的差距還是有的。
    當時謝勇明密切的關注著新人選拔的進行,在吳依等人突然出現之后。他更是不惜出手阻攔,也要保證新人選拔的順利進行,可謂是十分的盡責,可這位年輕男子是監護者,反而監守自盜。簡直太過膽大妄為了。
    何漣顯然也是這么想的,她皺著眉頭說道:“按照新人選拔的規則,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學員們之間的戰斗。”
    “作為監護者的你,更應該遵守這些規則吧,為什么你會阻止我擊殺這個光頭牧師,你這樣做,會罪加一等吧,難道你不怕組織內部的懲罰?”
    那年輕男子聽了何漣的話之后。他反而哈哈大笑道:“真不知該說你天真好還是愚蠢好,我可是天王內部的精英成員,已經突破了三重天的界限。而你只是天王的預備成員,我們兩者之間的地位差距巨大得很。”
    “你口中的所謂規則,也只能約束那些弱者,對我來說,這些規則也只是一堆廢紙而已,我要干涉的話。又有誰敢懲罰我呢。”
    “為了一個可能成長起來的強者而懲罰我這種中堅力量,你實在是想太多了。你還不清楚吧,天王內部的天才太多了。已經到了不值錢的地步,沒有人會為你伸冤的。”
    何漣聽了這血神選民的話之后,她搖了搖頭后說道:“沒想到天王居然是這樣的一個組織,連組織內部的基本公平都無法做到,看來幸好我還沒有成為這個組織的成員,真是令我失望呢。”
    那年輕男子不禁失笑道:“聽你的意思,你好像有點看不上天王咯。”
    見何漣默然不語,對方露出了夸張的表情說道:“沒想到我這次能遇到這么奇葩的學員,居然還看不上天王,你可知道,天王在通天塔內部也絕對是最頂級的輪回者組織,有無數人想要擠破頭也要擠進天王之內。”
    “而天王之所以能保持這種最為頂級的姿態,就是因為天王內部最奉行的便是強者為尊的概念,只要你實力夠強,拳頭夠硬,就能制定組織內部的規則。”
    “正是這樣**裸的優勝劣汰的叢林規則,使得天王內部能夠保持著旺盛的活力,從來不缺乏脫穎而出的絕世天才,你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是我作為這次新人選拔的監護者,也不好直接出手對付你,不然我早把你吸成人干了。”
    “至于我為什么會干涉你們之間的戰斗,我就讓你做個明白鬼好了,那是因為我也是血腥之神的信徒啊,只是我可是血腥之神的神選之民,與這個光頭廢物這種低級信徒完全不同啊!”
    “我曾經也是從這個火山島上畢業,進入到通天塔之中的,在那一期新人之中,我同樣找到了那座血腥之神的神殿,并成功的進行了祭祀,獲得了血魔之軀。”
    “獲得了血魔之軀后,我大殺四方,將其他學員全數擊殺,更是掠奪了他們的血氣和生命力,將血魔**推進到了第六層,哪像這個廢物一樣,擁有了血魔之軀和血魔**,還是打不贏你。”
    “不過他雖然是個廢物,但畢竟信仰了我主,成為了血腥之神的信徒,我們的教派難得增加了一個信徒,培養起來還有一點價值,可不能讓他就這么被你殺掉了。”
    “而且你獲得的那冰火龍玉正是這座火山島內的最強寶物,我當時也沒辦法取得這件寶物,現在被你獲得了,我只要幫助這大光頭將你殺了,自然可以獲得這冰火龍玉。”
    “要怪,就怪你太弱了,怪你獲得了至寶,卻沒有保護它的力量,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這位血神選民說完,他便伸手一彈,一顆血珠自他指尖凝結而成,被他彈射到了光頭牧師身上。
    這顆血珠上蘊含著比之前血色魔劍所劃出的血珠還要濃郁得多的血氣,對于擁有血魔之軀的光頭牧師來說,這顆血珠可謂是無上神藥,當這顆血珠落在他身上之后,他便以最快的速度恢復了巔峰狀態。
    還不止如此,他身上的血氣越來越濃郁,他居然借此又突破了一層血魔**,他身上的氣勢也比之前要強盛得多。
    這全賴那血神選民賜下的那顆血珠,這確實是直接干預到了新人選拔,不過這血神選民雖然口中說著不把新人選拔的規則放在眼里,可實際上他還是很注意的,沒有逾越規則太多,沒有直接對何漣出手。
    而且他賜予那光頭牧師血珠,直接被對方吞噬了,可以說是直接銷毀了證據,到時候若是真有人查,他也可以推脫說是血腥之神之前賜予給光頭牧師的血珠,誰也弄不清楚真相到底如何。
    再說了,只要光頭牧師在進入通天塔之后,表現突出,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自然沒人去深究這新人選拔的過程到底如何。
    血神選民在賜下了這顆血珠之后,他對光頭牧師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吧,之前就是我指導你對我主進行祭祀的,也是我引導你投入了我主的懷抱。”
    “現在我賜下你血珠,你不僅恢復了全盛狀態,還獲得了不少的強化,實力比之前只強不弱,現在你已經可以稍微抵抗一下血色魔劍的威力了。”
    “你將眼前這個女子殺掉,免得她泄露出這回新人選拔的事情,她手中的血色魔劍,你可以拿去用,足以幫你在新人試煉之中取得一個好成績,完成最終挑戰,成為新人王加入天王是妥妥的。”
    “至于她身上的冰火龍玉,那是我勢在必得的東西,我想你知道該怎么做吧!”
    光頭牧師雖然對冰火龍玉也有一定的野心,可在看到了這血神選民翻云覆雨的手段和肆無忌憚的行事風格之后,他一點都不敢觸怒對方。
    光頭牧師連忙點頭回應道:“我一定將這小娘們擊殺,并將她身上的寶物奪來,獻給大人您。”
    光頭牧師很快就將話語付諸于行動,他在練成了更高層次的血魔**之后,血魔之軀又有了新的變化,他的渾身血液可以變化為各種武器或是防具,對何漣發動攻擊。
    而且血神選民所說的確實是真的,在吸收了那血珠之后,光頭牧師對血色魔劍有了一定的抵抗力,何漣激活血色魔劍的力量之后,再也無法像之前那樣輕松吸走光頭牧師身上的血氣。
    在這樣敵強我弱的情況下,戰斗形勢再一次扭轉,何漣被光頭牧師壓著打,她根本不敢被光頭牧師那血液所化的武器擊中,只要被其刺入身體,她體內的血液都會被瘋狂吸收吞噬。
    可久防必失,何漣一直處于下風,終于被光頭牧師攻破了防御,被其血液所化的長槍連續的刺中了身軀,何漣體內的血液狂飆而出,被光頭牧師張嘴吸入口中。(未完待續)
    ...
    ...